王浩威 :看不見的世代變遷,流動的身份認同
作者: 王浩威 / 3713次阅读 时间: 2012年4月06日
标签: 王浩威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c{]f&w

王浩威 :看不見的世代變遷,流動的身份認同
5xV y HI"LA-gvy0
A,rX*o"l0社會變遷的發生往往是悄然無聲的。即使這變遷可能帶來激烈的衝擊,甚至是相當程度地撕裂、重組、改造原本的結構,身置其中的我們雖然被深刻地影響了,但往往無法察覺變遷的發生,只是任由這些變遷改變我們的生活。於是,變遷出現時,我們先感覺到生活本身變得不再如往日一般容易與理所當然,然後是社會出現了新的社會問題和社會現象,媒體工作人員開始報導,接著是相關專家的討論和分析以及提出對策,最後才是官方政策的出現。心理学空间:d1p3EU}u7R^y
社會變遷既然如此不容易清楚地捕捉,如何對社會細瑣的現象進行病徵的閱讀(symptomatic reading)進而提出假設性的推論,也許是可能的參與方式。心理学空间^nf;f,R4Sxv\IFI
本文試圖從當今青年性格的特色著手,試著討論這現象背後的社會變遷及其對我們生活的影響。
til%X%\/i;G0心理学空间MI@:p'i&Z8[
心理学空间 Z)F3R*yh+g/Y5K Kc@7l
青年三個薄弱中的能力心理学空间rK-j o#_!`0J?
  各世代都有不同的處境與問題,然而很不幸地,過去的時代青年的問題 ,如 :「互不信任感」、「自我的紀律」等,仍然出現在現今青年的身上。令人憂慮的是,舊的問題之外,新的問題又相繼出現。以個人的觀點來看,現今青年有三個能力正逐漸衰弱中。
Zqm\,u S^H0心理学空间t;tz8?@6m&Jh.d
  一、愛的能力:心理学空间4qr"l%zk#T7WW%o
青年人無法體會別人的心情與處境,以致許多以自我為中心的愛情,衍生許多暴力、凶殺的悲劇。此點社會學家多有討論,在此就不多贅言。心理学空间g#vDi#yd~r0f4k
心理学空间e2YhOb
  二、自信的能力:心理学空间0yr.pliE#{&n
雖然現今青年不似以前那般木訥、內向,懂得「炫」出自我,不在意旁人的看法。但那是在群體之中才有的表現,若其獨處,或置於陌生的情境中,突然間,他的能力與自信就會消失殆盡。
G2g B!iqIN;t0心理学空间-j?1[j9NMB\
  三、夢想的能力:心理学空间 {~V^2vH*p-F p
過去的時代裡,在某些社運場合中,我們多少會有一些關乎於整個台灣或者全人類的夢想。然而,每當我問青少年,他們的夢想為何,答案卻不外乎:「當明星,唱歌、演電影」、「選讀有出路的科系,找個好工作」。若找更進一步追問下去,人活著的終極目標是什麼?他們大多會啞口無言。
/F,X4P\%j/{D0
G Lw*^Y&c$D0  為什麼這三個能力會逐漸喪失呢?這相當值得我們探討。心理学空间$oX\3ma4D
心理学空间0iZ,s3v ^YlJ
  成長於物質豐厚、科技發達當下的青少年,按理來說,應是非常快樂幸福的,然而,經過實際的探問與瞭解,我們卻不難發現,他們其寶並不比上一代青少年來得快樂幸福。
X cg o%U3g1B#G0
.P9M%Dx(tl0  現今台灣一直被認為經濟發達、生活富裕,但若與舊時代相比,我們會發現,事實並非如此。過去一個男人大概可以撫養三、四個小孩,太太不外出工作,可在家專心相夫教子。但今日,大專學歷的薪水平均三萬多元,僅能供養1.5個人,若有許多貸款要付,太太就必須成為職業婦女,才養得起小孩。心理学空间C t ^5[:F
心理学空间 N[F.u4Q,h9G._s
  從此觀點來看,台灣雖然經濟繁榮,國民所得提高,我們的生活成本卻也愈來愈高,高到不足以顧及到其他的親人。昔日大家族的結構,有較雄厚的生產能 力,也較團結,能互相照應。如今轉型成小家庭的結構,又社會成本不斷地提高,以至於家庭結構愈來愈薄弱,遂造成兩極化的家庭結構:一是薪水僅能維持小家庭的開銷,若有意外或失敗,家庭就面臨崩潰的危機。當自已都照顧不好時,就會發生棄老、虐待兒童的社會問題。心理学空间,J2b*c od
心理学空间ThKyY8C%@}
  隔代家庭的問題正是這類社會隱憂的典型。偏遠地區有許多夫妻都到台北工作,薪水連維持自己的生活都有問題,無餘力再照顧孩子,便將子女留在家鄉託父母撫養,而父母多為老弱多病者,根本無力照顧孫子,更演變成許多青少年問題,因為從小沒有被愛的機會,長大後便不懂得如何愛別人。另一個極端則是認真盡責、充滿愛心的父母,為了家庭生計努力工作外,又過度的保護小孩。夫妻每日不停地忙碌,只好用最有效率的物質來彌補或限制小孩。社會治安差,上下學接送,怕小孩吃苦受挫,一切生活所需全部都準備妥當,卻忽略了感情上的互動(要有一定的量才能有好的品質出來)與獨立性的培養。這樣家庭下成長的孩子,自發性、自律性的學習機會被剝奪、被限制,青少年如何會有自信心?如何敢嘗試新的事物?如何經得起挫折呢?心理学空间r,r9qN,qZe7Mj0^

RSy:q)_6y4|c"i0  近年來台灣經濟逐漸穩定,成長的比率已進入高原期,社會階級也益加穩固,因而想要往上晉升的機會也愈小,不似六O、七O年代還有「黑手變老闆」的成功故事。過去石油危機時期,廣農村可以吸收大量失業人口,使台灣能安全地度過全球經濟風暴,那是因為農村與大家族是過去社會安全的基礎,像一張大網一樣,能接住任何人在事業位置上摔落下來的人。而今大家庭瓦解,社會福利的安全網尚未完善建立,所以當人們遭失業、變故而失去一切時,便很難避免上演人倫悲劇。現今社會結構的轉變,社會福利的缺乏,造成人的希望愈少,害怕掉下來的危險性愈多,更加沒有自信,因而不敢有夢、不敢嘗試。再者,媒體帶來豐富的資訊,卻又塑造了唯一而永遠不可及的標準。心理学空间 J/vGf Xq
心理学空间c)|M ni
  缺乏社會福利制度所帶來的諸多弊病,也在家族功能漸亡的過程中逐一顯現。過高的經濟負擔、家庭結構變得脆弱,再加上單親家庭、隔代家庭相繼產生, 造成許多青年在功能不足的家庭中成長。因為沒有足夠的愛,也失去愛的能力,自我中心的暴力傾向也就更加突顯,這將是新問題中極為迫切的危機。心理学空间"y1n3Py:L

p,x R8K&u0經濟發展由奇蹟成長轉為高原期,個人收入換成可撫養的人口數,遠在奇蹟未結束以前就明顯下降。生活的經濟成本提高了,生活可能的成就感的機會卻在下降。這時,社會對個人的效率和速度要求提高,個人的生涯普遍延後(如單身寄生社會的出現),維繫家庭於不墬之地越形困難,於是家庭功能的不足使得家庭的場域不得不縮小,個人被迫釋出,於是獨自面對不安全感的情形增加,互不信任感愈形嚴重。心理学空间 ?B]*R*`NDI

!`c3O_^ G0  我自己身為精神科醫生,在面對個案時,可以處理的程度非常有限,因為問題的產生是整個社會結構根基的改變,及社會各層面的影響。這樣說來似乎有些悲觀,但我們還是得面對問題,思考可能的出路,以下幾點是我從家庭層面所提出的解決之道。
G a1{y-p Q0心理学空间Z1KY8}+E
  一、認知孩子是社會國家所共有的。
3_0r6|Q"S0當父母雙方自顧不暇,或家庭破碎、功能不足時,子女可由社會共同扶養,並設立育兒津貼,鼓勵母親全職撫育小孩。以瑞典為例,他們認為孩子不僅是父母的,更屬於國家與全體人類,只要是孩子,就應該受到照顧。所以,不僅本國人有撫育孩子的津貼,連外國留學生也有此福利,且全職扶養小孩的母親,也有薪水可領,因為「她」是為國家、為全人類照顧小孩。因此,該國一個育有三個小孩的家庭,連同母親照顧這些小孩的薪水,一個月可以領到台幣三萬多元的支持!
(] PZ RyW(\0心理学空间_&b$J)H/cz
   跳脫家庭經濟結構,以整個大環境來思考,可以改變父母對孩子的觀念,減輕父母的焦慮,而不會過度保護小孩;且孩子由社會共同扶養,減輕父母經濟的負擔,便不會有丟棄、虐待兒童的悲劇發生。
4Q/}'B-\hx0心理学空间L*r q^}%`4UUELkB
  二、鼓勵家庭儘早讓小孩獨立,不要因社會混亂而限制他們的腳步。
~/mlp*f%i/^S]-A0唯有在真正的生活中,才能開始學會行動;而在行動中,小孩才能建立真正的信心。父母應引導孩子親自去嘗試,從錯誤中學習。在某個年紀就應負起一定的責任,懂得在適當的時機,逐步將小孩推出家庭,接觸 外面的世界,這才是稱職的父母。心理学空间oPW?s)M)F

&A[8J4[*x0  三、在生活中應有更多的行動。心理学空间8`7Ka;B8uw^
因現今社會是一強調 「知」 的價值體系,但有些「知」卻必須透過「行」才能真正瞭解。例如:若你讀完所有游泳技巧的書籍,卻不親自下水,你還是不會游泳。同樣地,如人際關係、基本的生活能力、處事態度等,都必須藉著行動與不斷的錯誤,小孩才能真正將書本的知識,落實在生活的層面。讓孩子們大膽地向外飛翔,體驗人生不同的領域,這樣才不會形成自我為中心的思考模式與行為。心理学空间)S(EA-u3R$g7g \:R
心理学空间h'z+Bj Ps"k!t!T
  四、鼓勵做個快樂、稱職的父母,而非成功的父母。
P3fQgXv}mS3M C0若為了提供好的生活條件,讓自己日夜忙碌、疲累不堪,平常面對小孩流露出焦慮、倦怠、不耐煩,這樣的態度會對小孩產生負面的影響,甚至有隨時被拋棄的不安全感。他們所要的是和諧、親密的親子關係,而非錦衣玉食的孤單、焦慮生活。
9x*g,^A cv0心理学空间]`KV-}
  藉此機會再談談我在面對現代的年輕人,尤其是在平順的環境中成長的年輕人時,常跟他們提的三點建議:
*MXLj8Y\/S6o0心理学空间0_;i%Y \@
一、出去遊蕩。心理学空间 T4] X,mnnsG.N
生涯規畫很重要,但得先知道這社會長什麼樣子,才知道自己要如何去做選擇。因此,要多參加杜團或學校以外的活動。心理学空间E/@g V"o}.t:J\g'J

lWGx{Uo0二、創造逃家的機會。心理学空间'{R.a0b5jh
我所指的是「合法的逃家」,例如選填學校,或選擇畢業後的工作地點時,都可以選擇離家較遠的縣市,為了前途打算,父母比較不會反對,如此可以提早訓練自己學習如何獨立、如何管理自己。心理学空间h t/bwQ{?(U1|
心理学空间hs~y(} [^
三、趕快創造失戀的機會。心理学空间]([)gH,Lw%xw
只有失戀的人才能深刻了解,原來自己是多麼自我中心,也才會去思考要如何愛一個人,如何以真正尊重的態度去愛一個人。這對沒有失戀過的人來說,恐怕是很困難的。
NPD$n/kRw b9Y M0心理学空间 w&I2K R7x@h1zxs
除了上述家庭及個人生涯的反省,同樣的,我們應該去質疑現有的各種建制,包括學校等等,才可能避免社會的變遷粉碎了個人的幸福。心理学空间(it)ct.w*`5{
心理学空间n[5Ryn8n_

lVVY#tmv0原文亦可見於《靠岸-尋找台灣人精神健康座標》精神健康基金會出版,民91

?.S-XF[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王浩威
«陳水扁的婚姻選擇與成就追求 王浩威
《王浩威》
恐懼。笑聲在暗夜裡迴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