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性人格障碍的移情焦点治疗》书序
作者: 李孟潮 / 10474次阅读 时间: 2012年7月12日
标签: BPD 边缘性人格障碍 人格障碍 移情焦点治疗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在心理治疗师的职业生涯中,总会遇到这样的来访者:他们好像滴水不进;对于他们,任何方法、技术都失去了效果。

  尤其是传说中包治百病、有益无害的“共情”。对他们来说,有时候越“共情”越糟糕,甚至 “共情”之后,治疗师就被来访者纠缠而无法自拔。

  这些来访者虽然让治疗师们头痛欲裂,但他们身上又有一种特殊魅力,让治疗师们要坚持工作。

  他们的痛苦,是可以理解的,是打动人心的;他们的感情,虽然常常突破治疗界限,造成治疗师生活的无比麻烦,却是真挚坦白的。

  他们,就是传说中的边缘人格组织者。

  具有边缘人格组织者,大多数在DSM系统中,可以具有一种以上的轴二诊断上的人格障碍,轴一也多有焦虑障碍、抑郁障碍、摄食障碍、创伤后应激障碍等共病。

  边缘人格组织中最困难的一类,大概就是具有边缘人格障碍者诊断者。

  这个疾病,过去被认为是“无药可救”的,现在不少专业者也如此认为;可以预期未来一段时间,仍然会有不少人如此认为。

  矫正人格障碍的治疗,相当于精神治疗领域的心脏移植。难度可想而知。与边缘人格障碍者的治疗工作,用呕心沥血实在是不足以形容其艰辛困苦。不少同行为了他们的来访者,花了无数的时间和精力,还经常被同行不理解。

  最让人丧气的是,来访者好不容易治疗好转了,但还经常出现负性治疗反应――贬低治疗师,攻击治疗师,认为自己的好转和治疗师无关。

  而治疗只要出现哪怕一点点的纰漏,治疗师就有可能被来访者辱骂、殴打、控告、索赔、威胁、投诉,甚至有些治疗师为此丢掉了执照。

  所以有些机构明令禁止治疗师接待边缘人格者,避之如洪水猛兽。

  有些培训师也对学生们谆谆教导――“见到边缘的,躲远点,那是治不好的。”

  可是数十年来,专业界仍然不乏其人、前赴后继研究边缘人格障碍的治疗。

  现在终于可以说,至少有一部分边缘人格障碍者,是可以痊愈或好转的。

  目前经过随机对照实验验证,对边缘人格障碍有效的治疗,共有四种――辩证行为疗法、图式疗法、心理化基础疗法以及在本书中将要介绍到的移情焦点治疗

  其中辩证行为疗法已经有较多的中文资料,图式疗法的治疗师操作指南也已经翻译过来,来访者自助手册正在翻译中。

  而此书便是移情焦点治疗的治疗师指南手册。

  这几种疗法各有特长。我个人的感受是,移情焦点治疗和图式疗法比较适合门诊治疗,而辩证行为疗法和心理化基础疗法比较适合住院治疗。因为前两者对治疗团队的协作性要求不高,而后两者则要求一个较为团结和谐的治疗团队。

  据我这些年的观察,治疗师在运用移情焦点治疗的过程中,最容易出的问题主要有两方面:

  第一,觉得这个疗法太理性了,太“冷酷”了,不够人性化。

  其实这个疗法的原理之一就在于,治疗师要成为一个“民主的权威”,既能设定各种界限和规则,又允许来访者拥有自己的权力;并可以和来访者建立起分享彼此权力的领域。

  这就要求治疗师能修通自己的权力情结,不要害怕拒绝来访者,也不会用“热情”来掩盖自己的恐惧――害怕来访者体验到被抛弃感。

  当然一个修通权力情结的人,更不会轻易地对某某事情贴上一个标签,说,这是人性化的,那是不人性的。

  因为他知道,人性往往在不同的人们的认知中具有不同的认知标准,随意拿着“人性”大棒挥舞的人,其实是在享受自己的话语权,而且往往不允许别人辩驳。

  第二,治疗师求胜心切。

  如果从纯粹性价比来看,治疗边缘人格障碍,真的是有些得不偿失。

  一个治疗师一周接待边缘者2小时的话,大概要用2~3小时来平复自己被激发的情绪,用4~5小时看书学习先进技术,用1~3小时来参加案例研讨会。

  但是治疗师为什么还要治疗这些人呢?除了权力情结外,自恋情结是很重要的动机。

  虽然把自恋情结升华为对疗效的追求是适应社会的,但是治疗师的自恋情结会很快被边缘者捕捉住,从而成为控制、虐待、伤害治疗师的方法。

  有些具有恶性自恋结构的边缘者,在治疗成功后,相反会通过自伤、自毁、控告治疗师等方式来彻底摧毁治疗成果。

  以上两点其实每天在临床工作中,都在我自己和同行们身上可以看到。直到8年前遇到了这本手册的前身――1999年那一版,一页页看过去,不禁叹为观止:

  俺们能犯的错误,别人早就犯过,总结出来了;

  俺们还没来得及犯的错误,人家也说了,该怎么避免;

  俺们还没本事犯的高级错误,这些前辈们也写出来且指出来了;

  俺们要还好意思说自己要发明一个本土化疗法超英赶美,那也太不地道了。

  从那以后,我就很少说,本土化等,决心首先做好学生再说。

  这次再次精读此书,仍然觉得自己对前辈们充满佩服和尊敬,而且对照自己的案例,又有了一个新领悟:

  以前总以为自己应该把几种疗法的精华合在一起,为每个病人创造出一个更好、更快、更有效的疗法来。

  现在猛然醒悟,这其实也是自恋情结在作怪――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完美的疗法的,也没有完美的治疗师。有些病人就是我没法治好的。

  我学会了承认治疗的失败,承受治疗的失败,承担治疗的失败。

  后来发现,当我接受失败后,好几个病人对失败的耐受力也提高了。

  当下明白,又一次进入了自体-客体关系循环中。

  最后要提醒读者的是,这本手册基本上可以算是精神分析书籍中困难度较高的几本之一。

  困难一方面来自于作者的写作语言,虽然2006年这个版本已经在语言上有所改进,而我们翻译的时候,也已经照顾国内读者习惯,改写了很多句子结构,降低了因为语言带来的阅读困难。

  但是,语言带来的阅读困难是微小的,阅读这本书真正的困难来自于其知识结构本身。

  读者想要完全读懂这本书,除了需要具有精神病学、精神分析学、临床心理学、医学统计学、神经心理学各方面的知识外,尤其要有一定的人格障碍者的治疗经验,并且对精神分析客体关系心理学和自我心理学的术语运用较为熟悉,能够看到这些术语就想到它们代表的临床现象;否则,要读懂它恐怕并不那么容易。

  对于临床经验较为丰富的治疗师而言,你会不难发现,这本书真是“旱地里下了一阵及时雨”,对很多临床困境提供了宝贵的治疗经验。

  当然很多地方也许你会怀疑,我当年也怀疑过,不过后来实践证明,还是按照这些前辈的做法来做比较得当。

  写这篇序的时候,正值身边出了两件事:一个是高铁撞车,另一个是我的一位同行的病人坠楼而亡。而这位同行和铁路系统一样,追求快速根治所有神经症和精神分裂症,倾向于认为自己可以整合并超越西方所有心理治疗流派。

  高速高效是一件危险而悲哀的事情,做心理治疗的双方,都需要有耐心地享受时光,等待结果的浮现。无论成败,坦然接受,如同两个垂钓溪边的老者。

  李孟潮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边缘性人格障碍的移情焦点治疗》《边缘性人格障碍的移情焦点治疗》

TAG: BPD 边缘性人格障碍 人格障碍 移情焦点治疗
«美人的黑血 ——《精神分析的伴侣治疗》 书序
《书序》
《当事人中心疗法》译者前言»
延伸阅读· · · · · ·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