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共餐(一例厌食症案例) by 李維榕
作者: 李維榕 / 5422次阅读 时间: 2012年10月03日
标签: 厌食症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f0|S&J `J:_x

与你共餐(一例厌食症案例)心理学空间I7Umq4\

*O5Kd/ka0李維榕博士心理学空间|L6oV$s(nB L

.@ Eq#DA,T+IG O2_0《張老師月刊》第366期,2008年6月號

wn_ xoR8w.^E E/KH0

S \,J$x I;gD0我們見過很多專家,都找不到答案,因此我想,會不會是家庭出了問題?心理学空间b nd cP8]Jif:j

心理学空间_0A:l t(L6n2Y

一般父母碰上兒女出了岔,都會認為兒女本身有問題,很少有人從家庭著手。

Z!y\U;_[ v0

#G N6G6o~$m0這男士讓人很容易產生好感,他溫文雅爾,對兩個女兒體貼入微,女兒一個十二歲,一個十五歲,兩個都先後患上厭食症。心理学空间OF0W Bb1B;j6J

sy'b O9J5W8q0他說,我們見過很多專家,都找不到答案,因此我想,會不會是家庭出了問題?

u Wc3hN ^0心理学空间$pEm?!Ifx5e

一般父母碰上兒女出了岔,都會認為兒女本身有問題,很少有人從家庭著手。我抓著時機,趕忙問他說:你從何產生這樣的想法?

1N4P$T'WLuN ]0心理学空间b8NPK0A#q4YM

他說:我們一家四口,很少與外人接觸,也許是太封閉了。

]-_)G1K4CT5O4[w.}X0

z t/D~g/lVy X6yD0我心裡想,這位父親真有見地,難怪他身旁的妻子總是微笑不語。心理学空间(Kr,F)aE9r

心理学空间el-j4] }JAsQ

我對家庭的研究,開始時的確集中在女性在家庭體系的角色發展,總是希望提升婦女的覺醒和突破。漸漸地,就發覺陰不離陽,陽不離陰的道理。家庭內,其實沒有絕對的強者或弱者,只有不斷地平衡和調整。因此,我對男性的角色也愈來愈產生興趣。

8qO0nyoL0

a EL\ m h'] MV0而家庭治療師有時更像人類學者,走入別人的家庭國度,一方面要尊尊敬敬地盡客人的禮儀,一方面又要投入家人的經歷,靜心觀察。這個過程往往不能單靠語言傳遞,幸好我的老師米紐慶在處理厭食症時,創造了與家人一起進餐的場面(luncheon session),讓我們對這個打在食物上的戰場,有實際的參與。心理学空间lP lFP C@ a

L:c^%_fV g2u-v0這家人很快地就接受了我的邀請,他們大盆小盆地來帶了一桌家常食用的菜式。心理学空间5| F { p+t}

心理学空间X4p%_s WZKWc

美食當前,我察覺父親夾起一塊牛肉,小心翼翼地切成手掌形狀,然後又用牙籤插入量度它的厚度,左量右度,簡直像創作一件雕刻藝術。心理学空间{Nq9] i`1YS

心理学空间lTNL*r[s8o

我早前聽過妻子埋怨丈夫有個很奇怪的切肉方式,但是不到親歷其境,無法想像其中妙處。我問他為什麼要如此準確?他說如果不是這樣,女兒就不肯進食。心理学空间V g_Vp9t:ez~

心理学空间'PMHG Ax!PfV+S

他指的是小女兒。大女兒其實已經慢慢痊癒,盡量不讓自己參與家人的活動。小女兒卻是對父母親的一舉一動十分投入,眼睛老是盯著看父親怎樣為她切肉。

h;w\^x;v0

([&qf3`.u [4oY I0L0他們說,這塊肉的分量是根據營養師吩咐的。

r? ^uU/Cfc0心理学空间%UR if ^t5az

我說我仍不明白,為什麼小女兒不能自己準備分量?

(T @ a't,_^3o]-d0

e5V,kv!D8pS0父親的答案仍然是:她自己是不肯進食的。心理学空间2M'Ci`H

i/^c-p:c]%j0最有趣的是,父親一方面完全不相信小女兒有自己切肉的能力,一方面當他把肉塊遞給女兒時,那種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服務精神,又把女兒當作權威無上的法官位置,全部由她發落。

&O`k:olPXY0

)J9l*w+?Rr0小女兒拿著盛肉的盤子,東看看、西看看,然後像老師審核了一份不合格的功課,退回給那恭敬從命的父親,叫他再度量清楚。

_/['P~*k r _i ~~0心理学空间|7a R8q+f

這父女的互動是他們每天飯桌的一景,家人都見怪不怪,有時要讓一個陌生人的好奇,才能為這習以為常的情況提出新疑問。談起這個現象,連那小女兒都忍不住笑起來,她說:爸爸把我當做幼兒園的小孩。

1f9B@3Zx b#v;`0

aw5o5y{(G ?0當然這也不全是父親的問題,總有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a"|$Ri7o#u0心理学空间f~b/Zu$DZe8p

我見過這家庭三次,這是第一次母親真正有感而發地說出心裡話。心理学空间_D%h3T2T:?

心理学空间2v;|!Ne]+G}Lr

她說:我一直以來,都覺得我的先生很喜歡做爸爸,我產下大女兒時,曾經患有產後憂鬱症,那時由他照顧大女兒,但是自此便好像女兒沒有我的分;生了二女兒,他仍不讓我參與。最深刻的一次,是他把我鎖在門外,自己在房內教育兩個女兒。……讓我覺得在家中完全沒有自己的角色。

vp1m y6Z/zW O!uP0心理学空间7]8BX:{(T)@

母親說到傷心處,眼睛含著淚光,小女兒立即也緊張起來,開始下淚。我想起上次會面時,她提起過看見母親把結婚照全部剪碎,讓她十分焦急。心理学空间d pkTK"]/l

+a3m!G VUfo2i0奇怪的是,那如此愛家的父親,不知何故,對於女兒的要求全無擋架之力,對於妻子的悲哀與落寞,都好像無動於衷。不單如此,他對於我們這次共餐的談話及觀察也好像全無印象。他全部專注都是集中在那一塊牛肉上面,其沉迷程度,比小女兒的厭食行為有過之而無不及。

/Pt[1T`S0

-rr?8cY4c J0最後,被身旁幾個女士迫得緊了,才望著我們,一面無奈地說:你們說什麼?我都記不得了。心理学空间4@G6^w{ig

n0D4`'wpBb0妻子對我說:你看,他是聽不到別人的話的,所以我都不再白費工夫。我這才明白,她一直以來的苦笑。心理学空间(Fa*jIK1jc*Y+V1J

心理学空间L.} [2Dr6L

我們真的白費工夫嗎?又好像不盡然。因為他不時也會做出一些極有見地的回應。但問他,我們說了什麼話?他又好像一片茫然。心理学空间 c^6hX&cV L1I]#t(R2f d

心理学空间[b{'S exN'n

也許男性的思維與談話方式,真的與女性不同,所以也不能用女性的角度去看他們。尤其中國男士對表達方式的執著,往往與近代中國女性對西方浪漫形式的嚮往,造成男女之間的一種冤家路窄。心理学空间8HJ^"Xg fe

B Et ^%QnzdPk;E0其實想想看,能夠如此為女兒一分不差地雕度一塊肉的男人,怎會是個不解風情的丈夫?問題是,有人說女兒是前世的情人,妻子是討債,是否可以移花接木,把債主變回情人?讓他放下女兒,為妻子切肉?心理学空间6mi6U/V m9h#{9at

7lw d5V~8tK0iz!N0這裡面,當然又是另一番文章。心理学空间.Im XbA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厌食症
«家庭舞台上的老舞者 李维榕
《李维榕》
希希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