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拉康的大他者:以一个梦的分析为例
张涛 作者: 张涛 / 14582次阅读 时间: 2012年10月13日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psylacanist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首先作为开始,我们先从何谓大他者(L’Autre )来开始:这是拉康发明的大他者术语,意味着超越想象的自我他人轴线关系,联系着无意识领地的一个精神机构,对该机构,拉康有如下表述:

1Y'Wp hrQ"o6O8}0

1L’Autre est un lieu ,大他者是一个地点。怎样的地点呢?在不同的时刻,拉康如下表述【1】:心理学空间(fKSol

1.1 L’Autre est le lieu de la parole,大他者是言说的地点;心理学空间}u2Js6~TGX4H6K

1.2 L’Autre est le lieu de l’inconscient大他者是无意识的地点;心理学空间*[ gQ&pX(Mx%^i

1.3 L’Autre est le lieu du signifiant大他者是能指的地点;心理学空间-fI4Sq8t X#`]}

1.4  L’Autre est le lieu du manque大他者是缺失的地点;心理学空间j QF1y*`t,K ~'NBv

对于上面的四个地点的表述,拉康参考于弗洛伊德《梦的解析》中对无意识作为意识之外的anderem Schauplatz (另一场地)的表述因此我们透过下面的梦境为例子来展开一次细致的讨论。

8BMd$R|&q:| ^x0

 

Z SU |H!L `0

这是梦者大学毕业前的那学期做的一个梦,基本个人信息已经全部修改,该梦梦者讲述如下:    

h_s#^GY0

1梦到我在教室里,就是现在的大学教室,但我座位前面是一个我讨厌的人:李柯和我的好友同学董强【他们是我小学到初中的同学】,他们上课的时候,转身对着我,续而都扒在我的课桌上,这个课桌是和我的同桌连着的那种,我坐在右边,因此我的好友扑在我课桌上,但左边那个梦里也是我的课桌,没有人,但我的书包放在里头,李柯往里头拿什么东西,反正对我不利的,想要整我,然后我正想问,怎么就下课了。

?7W,\wES5C?'` X0

2于是,我们都出去,回家了,路上,在一个大的球场旁我遇到另一个好友和同学林某【高中同学】, 林某说金某的毕业论文【大学同学】好差啊,我说我还没看过,这样就不用看了。然后,我就推着自行车,跟他一起,到了一个大的球场外面躲雨,由于下午关门了,所以里头没人, 林某在旁边一个墙角躺下了,看似街边的乞丐一样,喝酒喝多了,想要睡但又没有睡着,我则跟武志囡  【小学同学】在旁边,相互开玩笑续而挑逗起来,但正想要进一步发生什么关系,突然雨下得很大了,我想想,这是公共场所,好朋友又在旁边,梦里记得对方的家就在附近,于是说:那去你家吧。对方同意,然后双方穿好衣服,为了避嫌就分头走了。  心理学空间,{yN@4x]J

3自己找到自行车,发现前车胎没有气,后面的圈子也坏的,我很快到了武家的大院子,很高的楼,下面停有自行车,但找不到钥匙上锁。随便放下车子,却想到自己不知道对方家的门牌号码了。

9ri!~ PY)e Q0

4然后我查手机也没有她的号码,这时候正好遇到刘小科【高中同学】,他也在忙着干啥,但我不记得了,只记得反正没帮到他,我就顺便问他那叫武志囡的女生的电话,他说没有,我就连着问能否用他的手机上qq联系对方,因为我的手机太差无法联网,我记得也许我的qq还有她的号码,或者最好他的qq上就有。他问我急什么找她,我怕泄露说还笔记。他说:今天下雨,改天还还不是一样。我只好出去。心理学空间!W;[Q|5F A)wb

5对方坐在一个屋子里继续上网,旁边几个位子也被人坐着,都是陌生的女人在上网。然后,我看到桌子上都摆有手机,我想拿,但是还是没胆量,就出去了,看着整栋大楼,想已经耽搁很久了,难道要再挨着一间间找不成,很绝望,此时,就醒了。 心理学空间d%A#u,yt

梦者讲述后自己的联想:

Z H'_ q X1A9_5E K0

1自己前天丢了自行车,初中的时候也丢过好几辆,有次李柯在我旁边坐着跟人讲自己偷车的事情,我就想我的是不是他偷的。他是班上的痞子,我没跟他有过冲突,但也没有任何交流,虽然9年的同学【这里梦者前面的书包被对方盯,和后面的钥匙丢了建立联系。虽然,梦者在梦里的自我并不清楚这点,所以他说他正要问对方要干啥就下课了,仅仅是这个联想,才能帮我们找回这个被无意识删减的章节的具体内容。】心理学空间"`6_1O)Q"lO2aY

2金某是现在的大学同学,拿了奖学金,很得瑟,林某是高中同学,成绩也很好,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有这个对话;心理学空间IC[/E.C0Y?

武志囡更是奇怪,我们是小学同学,但印象中一句话都没说过,倒是挑逗的场景让我想起前天和一个大学女生出去,她曾对我有性暗示,但是她有男友,而且是我班上几年的好朋友。我觉得跟她偷情绝对不应该。而且都要毕业了,各分东西,不会有前途,何必弄的不愉快呢。

)c!BO0R!p8@"t7` Dk0

接下来是分析中的干预:心理学空间{DFa b4M

分析家:那女生叫什么名字呢?

:S/V1l1}7J Q9p0

分析者:紫岚。

-G/q n+U/z9U5EW/Q te0

分析家:刘小科是谁呢?心理学空间gv"T7Jn*J8]C

分析者:嗯,我跟他也不算熟,有段时间高中的时候比较要好,我从来没梦到过他。心理学空间\F)P'nG5C?Uo

分析家:你问他要电话?心理学空间'Ox;b p{:N!S

分析者:对,但是他不认识我的小学同学武志囡啊,

Z$V9O A:blg0w0

分析家:那出现在你梦里肯定有个好的理由。

ZFZ R/o0

分析者:哦,对了,我们叫他绰号叫:孜然肉片,他很喜欢吃孜然的东西,长的很肥,所以我们这么叫他,还有那个大学女生叫紫岚。又提到这名字,我突然觉得在我们小时候用方言讲的话,孜然,紫岚和志囡几乎是一个读音。

)M,Xf*Q,q;gi'e0

分析家:啊。而且李柯也是小科的ke一个音。心理学空间~mLv @L(P

分析者:对,当年因为同年级还有个叫李科的,为了区分很多人叫李柯为大科,那个李科叫小科,也许这点对于这个梦也有点关系吧。心理学空间ol Je r1f"WC)q5LLB

分析家:那林某谈了金某呢?心理学空间+M GwL%C@#d

分析者:嗯,这也奇怪,林某是高中同学 也不认识金某,倒是前天和紫岚聊天的时候,我说不喜欢金某,自己努力却从没有评到过奖学金,对方安慰我,说她男友现在和金某一个小组做实验,前几天被实验室的老师批评过。也许有可能毕业论文按时做不出来。心理学空间*wU+S:]D${o

分析家:林某和她男友都是你的好朋友?心理学空间;q7_j&v#??'d1Y

分析者:嗯,以前高中的时候我跟他竞争,直到高考那次,我才分数高过他,不过我们关系还是很铁的。

-En_R9z8d0

分析家:啊。这样。

!T$h;n!jR1[_1f-U3M0

分析者:嗯

({7J-D)vU{8V0

分析家:那董强呢?

2[%|yLe0

分析者:也是我的好朋友,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和李柯一起出现,他们不是好朋友;

m1]p8H Uc"qUW6`l4t0

分析家:你后来选择去那女生的家里,但不知道地方,心理学空间gox[Lq-a4L{6}

分析者:哦,对了,李柯,董强和那女生都是一个机关院子的,离小学很近,也许是这个原因,心理学空间S(V`.@*G

分析家:那个院子很多小学同学?

` YAL#O |z0

分析者:嗯,三分之一的同学住那里,是当地个很大的机关。心理学空间ucP-g/sg+lL

分析家:但你没梦到别的那个机关的同学?心理学空间P+r?-n4M w[#}

分析者:没有。

[%TK5X%Pc-b0

分析家:偏偏是李柯和董强?

D0B3HO u.~/s l+HH0

分析者:哦,这倒也是,心理学空间PH(\#R2i,rys

分析者:你说你的车被偷了,这唤起了李柯,同时,你怕和她偷情让他男友知道会有威胁,而李柯也是个痞子,对人有威胁?心理学空间9Wfv dKrn#J'v!vt

分析者:对,是这样。心理学空间7qe2nOp5\7r^

分析家:所以偷车-偷情,心理学空间Z8[2{4R|ECk

分析者:你这么说我突然想到小时候大概小学6年级吧,我们学校很多男生喜欢到厕所偷窥,我干过一次,从小孔看,那次正好看到武志囡在墙那边进来,结果一下就被对方发现了,骂了我一句。这是我对她唯一的印象。心理学空间[Nd/F3e@

分析家:偷车-偷情-偷窥?心理学空间cCW2`/Jy0L#_+H]*dj

分析者:董强,一直跟我还有联系,虽然不多,前两年,他失恋了,还找我,我安慰了他,最后他要把前女友的照片撕了,我说好,对方拿出来,我一看很漂亮,我当时还有猥亵的念头,觉得撕了可惜了,但没讲。后来分开后,我还去那个垃圾堆找那个照片想拼起来,但是没找全,一半都没拼出来。心理学空间1|k8{f[1u?

分析家:啊。(停顿)手机呢?心理学空间'cW'J:MQ+{} k G

分析者:我前段时间因为自己的手机很老旧,存号有限,把一些长期不联系的人都删除了,也许有关,qq也觉得人多不方便,但是我从来就没有过那小学女生的号码,qq也没有过!哦,对了,那天丢车回来后,经过一个男生宿舍,他们宿舍好几个家里有钱的,有个还开车来上学,我经过的时候,看到他们的手机放桌上,当时我想着金某和丢车的事情,我就想,老子这么倒霉,改天给你偷了,反正毕业了你也找不到我,呵呵,不过只是当时一时想想,走过那宿舍之后就忘了。心理学空间8e!m#eSG*h%]

分析家:呵,等你毕业后,不仅他们找不到你,你说和那女友也是要各奔东西,梦里也找不到是哪个房间,然后觉得很失望,就醒了。

b5dL#LI h'p5e8s0

分析者:呵呵,确实是这样。

|p-X*? {|0

分析家:为什么下雨了呢?心理学空间y E b"kY*|

分析者:鬼知道呢?反正下雨对于我是很扫兴的事情,(停顿)你问的也太精确了吧,这只是一个梦;

){Bp;t j.o0

分析家:对,这是你的梦,不是我的。

9V;afvn7d"]|0

分析者:也许你名字里有水,我于是下雨了呗。

k M |'v5Hr&U0

分析家:你是说梦里,我变成涛涛雨水”来干扰你?

J+b Z(rz5^x@0

分析者:哈哈。心理学空间o4~qJ@"D/u|I

分析家:好吧,今天就到这里。

7vm\/Ph,]s'K0

 

1D z-g7?)O0

对这个梦的回顾:动力结构【分析工作的纵轴】与转移关系【分析工作的横轴】心理学空间#qE&C(t0e%lr'Q

很少有分析者清晰地记得自己的梦,并且通过自由联想顺利地找到梦的关联,让我们清晰地看到近期的事件和压抑的欲望,如何由此唤起过去的回忆,并一起组织出这个梦,同时隐藏了当前的欲望。【正是在这里我们发现1.2大他者如何作为无意识的地点,过去和近期压抑的事物与相关回忆以梦境方式展现。】

5G)kf`+Hvq}0~0

一个压抑会通过多重决定唤起相关的表象和回忆,进而构建出症状,梦,幻想等等。

yjC kFw)Hr#_!g0

我们看到:核心的梦的欲望是一种性的欲望,但总是没有满足,在现实中被她的男朋友自己的好朋友的威胁而压抑,在梦里是被林某和李柯所干扰。【正是这种没有被满足,指涉了客体的缺失,因而从作为记录该缺失的过去,从涉及到1.4  L’Autre est le lieu du manque大他者是缺失的地点;1.41.2一脉相承心理学空间$e~*\ Q0d8W2n

然而,1,11,3较难,一般有一定分析经验的人才能理解,因为这两点涉及弗洛伊德梦的解析第四章和第六章对语言和话语叙事般构成的梦的内容的阐释,以及由此揭示的一些基本的梦的构成的无意识能量多重决定的投注规则:即原初过程的移置,凝缩,等等。我们可以发现在上面的梦境中,多重决定(凝缩机制)还决定着的这些因素:林某的梦中产生是和金某的话题有关,丢车与李柯有关,刘小科同时与李柯(威胁)和武志囡(性对象)有关,于是问他要号码,但没有。

.Uh9t;R|%D&|p0

手机和qq与现实的因素联系着,同时,武志囡的梦里产生则是因为与那女生名字声音想通而唤起。心理学空间HAiqz:q-U

这样,梦里没有了主要的欲望的对象:那个女生;也没有了威胁的对象:那个男友和自己的好友;

D0S)z._-{/dY0g;g/N)oF0

分析家由于名字的联系,作为“雨”产生在梦里,也能由此看出分析中的转移关系,分析家如何在一定程度上起到阉割和挫败的功能。

GmT T(ff0

正是这些透过语言的神奇转换,构成了是貌似不相干的一些事件和场景,成功地比意识清醒的时候更好地透过梦展现出来的,于此同时,因为荒诞性又能继续让这些欲望回到遗忘,回到压抑的另一个地点。我们由此得知,1,11,3只是1.41.2的动态过程,如果没有这种动态过程,我们无法了解缺失与无意识的地点,如何去到当前的精神现实,并且构成梦境和幻想等核心精神过程。心理学空间/V Zg2vBmSWl

我们还要强调,正是这些荒诞的构成,使得同时以过去的记忆以组织成梦境的方式表达出来,而且如果不分析,并不能清晰梦里遇到李柯的焦虑是和过去的经历的威胁和当前欲望的焦虑的关系;在神经症者那里,则是以症状的方式表达:比如强迫症也许会不断会认为自己倒霉:自己丢车,肯定是因为武志囡,但这个思想如此没有意义,因为意义被割裂了,所以不断要求去除这个思想。如果不分析背后的无意识动机,是无法处理这里的困扰的。 心理学空间V8['s(mq%ct}

根据拉康的理论,不仅仅这些无意识的经典场合产生这种多重决定,而且日常的话语中也是如此,当我们堂而皇之地讲AOC(法国葡萄酒原产地认证制度的缩写)的时候,并不妨碍同时隐晦(淫秽)地表达cAo(操)的无意识的想法,尤其通过口误,遗忘,过失行为等方式表达出来。心理学空间"IGl,?%szL9s}

通过这个梦例,我们再度看到,并不是分析家知道分析者的一切象征,而是分析者的自由联想带领我们,我们仅仅知道它我,超我以及无意识可能会在哪里,但可能毫不知晓其内容!根据弗洛伊德与拉康的教义,精神分析家的功能在于支撑起无意识之场域,这样,我们才能听到,无意识,它(它我)在讲话。心理学空间;R+H-TK^/u

 

7~+n2P g!P9e.\q0

 心理学空间FF1S f$G ~+O2B

然而,对于这些初步的表述,如果涉及到它我在讲话的话,这个动力学的过程,如何再度回到想象的自我轴线和外部现实联系的呢?在这个维度上,拉康对大他者有如下阐释:

Um NDd h*y&P8Z0

2.1 Le sujet reçoit de l`Autre son propre message sous une forme inversée.主体从大他者那里以颠转之形式接受到自己的信息。

R2H Z${.|+|%X s|0

2.2 L’Autre est au-delà de l’autre大他者超越于他人。

[U1iq`x0

2.3在分析中,在妙词中,在言说的合约中涉及大他者。

$MA2awi X*NL0

我们先从2.2开始,大他者涉及的是一个外在于他人领域的场所,位置,这和前面的叙述是一致的,问题是如何透过这个超越的场所抵达他人。然而,2.1似乎在阐释这个如何回到主体又区分于和超越他人的部分。在一般的关系中,这个部分难以体会,在前文中,我们提到转移关系的轴线,由于分析家对于分析者是一个谜,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这样,分析者上演的剧情,能够在转移关系中展现出来。具体在上文,则是在涉及到对分析家的名字构成的梦境中,这个相关的梦境的想法完全是分析者自己构造的,透过这种分析家功能的反照,分析者才能理解自己的无意识如何产生出这些梦的产物,因此,是以颠转之方式接受到他自己的信息。这个他自己,是无意识主体,而不是自我。我们上文的梦涉及的自我和移情关系下涉及分析家体现的例子外,这种情况也会在妙词,白日幻想等各种即时的关系中更加清晰地予以体现。我们给出一个例子。例如,在巴黎恐袭后,一个恐惧症的男性分析者非常担心我在死亡名单上;在我回国之前,这个分析则正巧看到有飞机失事的新闻第二天由此联想说,不过你飞的航线肯定会没事。这两个例子中分析者的担心处于想象的层面,即分析者体现真的很关心你的安危;然而,背后则是负移情,因为一个可疑的事情是他看到的中奖等各种好事从来没想过会发生在我身上。所以,要体现这个部分,分析家应该说你真是个好心人,确认对方的想象层面。这样,对方才可能有暇去理解是他首先无意识幻想中希望出现在死亡名单,才会如此担心,或者回国飞机会否坠毁才能予以安慰。这个担心和安慰是一种意识的自我的妥协。在无意识中我替代了他一直试图超越竞争的父亲。心理学空间;PV-W!yY3Jy? Sk

无论如何,如前文所言,这个构成的原初过程,让自我的现实和内在的过往,缺失的无意识的固着物和回忆衔接,扭结,串联,协同加工出梦境和幻想,这个过程涉及到对规则的打破:对语言的,对叙述结构的,因此也是在分析中,以妙词(语言打乱),梦境下梦思涉及到的言说的合约的突破。心理学空间i8d*[!yw!K r]d:T[0x

 心理学空间J%A9F'zF |

然而,大他者本身是个主体而言的怎样的机构呢?它本身具备怎样的性质呢?拉康对此提到:心理学空间l _j)q2n'}

3.1无意识是大他者的话语。3.2没有大他者的大他者;3.3人的欲望是大他者的欲望。

DH c'R;](v0

这三者密不可分,我们一点点来,首先前文已经提到无意识的位点涉及的缺失的回忆,这涉及过去的欲望,而联系过去与当前的梦境也指涉了如何透过各种话语层面的部分进入到幻想的具体构成,然而,当拉康说话语的时候不仅仅是语言文本的话语,而且还是具体的话语,这点和过去的欲望一起涉及到3.3,如果主体从虚无中诞生,那么社会价值和整个前文提到的言说的合约,语言中建构的社会价值,是如何建立的呢?这显然是透过和母亲的最初的互动,这个互动就是从乳房开始的。拉康在第四个研讨班专门讨论这个过程。我们在此不用细讲,在上面的梦境中这并没有体现,然而,如果我们考虑其中涉及的和男性女性的幻想关系,背后还涉及更原始的部分,我们就能对该处有个直觉性的了解。这最终会无意识是大他者的话语,正是某个原初的认同的父母的话,构成了最初的价值。然而,对此的深入工作,就将遭遇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那就是,如果我的某个核心欲望来自我对母亲最初的某个让我挫败的话语:例如,你父亲在某个领域多么优秀,你一定要向他学习。或者,你父亲真是个蠢货,我希望你长大不要象他,而是象你的某个叔叔那样。

(vxgEh(e0

 心理学空间~qR7q0M)Z

那么,就将分析者的欲望导向这个问题,我的欲望如果来自母亲,那么母亲的欲望来自何处呢?对此的追问才能真正参透欲望形成的谜题:拉康称为对象a。这个概念联系着3.2:没有大他者的大他者,分析者终将了解没有一个完美的客体,并且自己并不能透过认同和成为母亲当年提到的那个形象的人物就满足母亲。因为那个形象,也如自己梦境般,只是一时的幻想与话语罢了。因此,并没有一个终极的位点能不断产生欲望,欲望本身来自主体和大他者原初关系的建构。主体由此将了解,对象a,异化,以及分离的关系,主体可以由此选择自己造就欲望,因为能指总是在话语关系中等待着被确定;在分析之前,他并不知晓这些能指如何建构造就一场人生之梦(由每日每夜的幻想和梦境所积累)的,在分析之后,他知道欲望的基底,从而可以超越这些过往和当前积累的挫败和缺失,而且“回忆”(回忆从来都是幻想的一部分,因为没有对主体产生客体缺失的那些记忆都不存在!),自己能选择走出回忆,从郁郁寡欢中走出,接受过去生命的洗礼(宿命),以此为基础,去面对明天的太阳,去开创自己的天地(天命=穿越幻想后获得的比死更坚定的欲望)。

y8O?pn,?0

 

_ `@u&y5Bd^0

5qN,x I B!t/XV0

2L Ib |-c#Ya }0

 【1】本文涉及的拉康涉及Autre的表述均可以在其文集(écrits)中找到原文。

f {k3R i.~ O(S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巴黎Guimet博物馆《荣格与红书》展览纪行 张涛
《张涛》
【梦例分析】浅论专有名词的功能与临床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