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格的阿尼玛情结及其启示
作者: 齐亚玲 / 21671次阅读 时间: 2012年10月21日
标签: Sabina 阿尼玛 伦理 荣格 设置 影响力 爱玛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Sa I8f-Ry0荣格阿尼玛情结及其启示心理学空间 P5Tew4k

$J-oH0r-N rW0齐亚玲心理学空间|YvF8fvM2X2CF2X

心理学空间 g@KG-l1w%{z

在分析心理学理论中,阿尼玛(anima)由荣格首次发现并命名,一般指男人心目中的女性形象,心理学空间"Dm4LUp Y+F2i

心理学空间P\)Z4N:}.}9lz;q~7x

阿尼玛原型的发现,与荣格生命中最重要的几个女人紧密相关,而且对荣格的人生影响巨大。荣格说:“由于(阿尼玛)这一形象是潜意识的,因此它总是潜意识地给一个人勾勒出所爱的人的形象,也是情感上产生好恶的原因。”(《人格的发展》,荣格全集,第17卷,第198页)。很难说阿尼玛原型的形成过程中,来自于集体无意识的遗传和后天影响的比例各占多少,不过从荣格的成长经历来看,这一原型的后天作用似乎也很大。

-W5f4yJhZ0心理学空间!U+i.N%cY3mR

荣格的阿尼玛情结,彰显了荣格作为一个人的伟大与局限。心理学空间 g-E3pAFk-Y

心理学空间2\s C k@v$i

一、家庭生活中对荣格最具影响力的三个女人

3y:k+n h t0心理学空间*s$m&r&}6a*o'r

1、母亲:双性阿尼玛心理学空间-CtW;e4H_Dg[

心理学空间%Zv%Ryz9lge

由于父母婚姻的不顺遂,家中气氛压抑,荣格的童年记忆里常常有很多恐惧、焦虑的梦,“我觉得这里面有一种内在的心理因素:房内的空气开始变得无法呼吸了。”(《荣格自传》第13页,刘国彬 杨德友译)。那时候的小荣格,苍白瘦弱,敏感,胆小羞怯,易受伤害,孤独孤僻,郁郁寡欢,自卑感强:“说到底,我从来就没有自信过……我往往认为自己是个堕落而又远远不如他人的人。”(《荣格自传》第30页,刘国彬 杨德友译)。另一方面,或许因为出身于宗教气氛浓郁的牧师家庭(荣格的家族中,父亲及八个叔叔都是牧师),从一开始,荣格就感觉自己命中注定是被上帝赋予职责、执行上帝意志的人:“我被责成去干上帝去干的事而不是去干我想干的事,这给予了我力量,使我敢于自行其是。”(《荣格自传:回忆·梦·思考》第36页,刘国彬 杨德友译)。这种上帝情结,当然也是对内心虚弱的高度补偿。反差如此巨大的矛盾性格,贯穿了荣格的一生。而这一点,与荣格母亲的影响息息相关。

"irv A pp9Z9ilB Sv0

Sh {9~`]#y0荣格回忆中的母亲,比父亲强悍,高大壮实,十分仁慈,温暖,热心听别人说话,也喜欢说话,对人友好且生性愉快,极为好客并十分富有幽默感,城府很深,面相威严,拥有无懈可击的权威性——而且做事毫不犹豫。

:@4q2f/^l^e y1{+y0

a@g n L f},K0荣格说:“我母亲具有双重性……在我母亲的两种人格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异。这就是为什么当我还是个小孩子时便经常做些有关她的忧心忡忡的梦的缘故。白天,她是个可爱的母亲,但到了晚上,她便显得成了不可思议的了。然后,她更像那些预言者之一,这种人同时又是一种奇异的动物,像是洞穴里的一个女祭司。富有古风而无情:像真理和大自然那样无情。在这种时刻,她就是我叫做‘自然精神’的代表。”(《荣格自传:回忆·梦·思考》第38页,刘国彬 杨德友译)。“一到夜里,母亲就显得古怪、神秘。”(《荣格自传:回忆· 梦· 思考》第13页,刘国彬 杨德友译)。“我确信她拥有两种人格:其一是不抱恶意且富有人性,其二是神秘诡谲。”(《荣格自传:回忆·梦·思考》第38页,刘国彬 杨德友译)。“荣格继承了母亲的诸多性格特征,例如热心助人,关心人的内心世界,本能洞察力非常之强,年轻时因治愈第一例精神病患者,曾被当地人誉为“巫师”这个响当当的称号。

;UP$L1i7I9M0心理学空间6x#ExI"tv

母亲的这种双重性性格,对荣格后来形成的类似分裂样人格(荣格称之为“第一人格”与“第二人格”的分裂)显然有直接的影响。荣格说:“在所有的事情中,我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我虽设法阻止但却无法克服自己内心的分裂,即我内心被分成了两个世界。”(《荣格自传:回忆·梦·思考》第57页,刘国彬 杨德友译)

*Y%^jUwE p0

[+t;lg v(d$z c?01878年,3岁的荣格得了湿疹。荣格认为这场病一定与父母的短暂分离有关系:“母亲在巴塞尔的医院里躺了几个月,她的病大概起源于婚姻上的麻烦……母亲的离去使我深深地感到痛苦。从那时起,有人一讲‘爱’这个字,我就有一种不信任感。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女人’在我心中引起的是一种固有的不可靠的感觉。而‘父亲’却意味着可靠和——没有权力。我就是带着这样的精神创伤开始人生之行的。后来,这些早期的印象有所改变:我信任男人,但他们却让我失望;我怀疑女人,可她们并没有让我失望。”(《荣格自传:回忆· 梦· 思考》第2页,刘国彬 杨德友译)

1v-MB`|dd$mM0心理学空间O`+]6l[q

母亲,是人在头脑中形成最初的、也是影响最为深远的阿尼玛原型的基础。荣格母亲的身上,既有阿尼玛的积极面:温暖,热情,慈悲,滋养,包容,爱,直觉等,也有阿尼玛原型的一些消极面:神秘,隐蔽,诱惑,毁灭,吞噬,烦躁易怒,抑郁寡欢,反复无常,忐忑不安,多愁善感,冷漠无情等。从荣格身上,同时能看到母亲这个阿尼玛原型对他的双重影响,特别是母亲情绪上的困扰及照料上的疏忽,造就了荣格对女性的非常矛盾的内心冲突。心理学空间'Ay f5f3O!b

$Esb f(D]02、女仆—继母:神性阿尼玛

W O)b}"d:?0

~ CCo&J0在荣格不甚快乐的童年印象中,有一个形象最美好的女人,这个女人就是他家中的女仆:心理学空间1B%L(}'S s#X

心理学空间G9v-I9c+v)luE

“母亲离开后,女仆也来照料我。我现在依然记得她把我抱起来,把我的头靠在她的肩上的情景。她有一头黑发和一副橄榄色的面孔,和母亲完全不一样。就是现在,我还仿佛看得见她的发型轮廓、她的喉,那深深的肤色和耳朵。她的一切在我看来那样奇特,但也格外熟悉。好像她不属于我们家,而是只属于我一个人。好像她是和一些我还不能理解的神秘事物联系在一起似的。这一类姑娘后来成了我潜意识中异性人格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她所传达的那种既生疏又始终为人所认识的感觉,是后来在我心中象征女性本质的那个形象的一种特征。

P a8s;V hY0Nw&r#Kz7{0

smXB I0“从父母分居的时候起,我的记忆中还有另一个形象:一个美丽的、非常漂亮的、迷人的姑娘,她有蓝色的眼睛,美丽的头发。是她引着我在蓝色的秋天,在瀑布下面沃思城堡附近,沿着莱茵河,徜徉在金色的枫树和栗树下。阳光穿过婆娑的树枝,黄色的叶子飘落在地上。这个姑娘后来成了我的继母。她崇拜我的父亲。后来直到我二十一岁时才再次见到了她。”后来,这个女仆还救过小荣格一命——那时的他,无意识中就有自杀冲动。(《荣格自传:回忆·梦·思考》第2—3页,刘国彬 杨德友译)

1gfC-c |'j1n9v a)O4Q8^0心理学空间UO@~ |#KflQ

这段回忆性文字写得格外优美、深情,充满温馨。可以推断,在母爱缺失的那段痛苦的日子里,女仆用她真诚、温暖的母性之爱,抚慰了这个幼小的心灵,使三岁的荣格从这个崇拜父亲的女仆身上,得到了相当大的情感滋润,替代性地满足了对母爱的渴求。在这个后来成为他继母的女仆身上,荣格投射的几乎全是阿尼玛原型的阳光面,特别是具有感情滋养作用的、灵魂性的一面。心理学空间!q.Wrc4T

#R9SZ'N W03、夫人爱玛(Ema Jung,1882-1955):贤妻良母式的夏娃

*p^xN$Hx?0心理学空间4J0\P2Vg5S

荣格与爱玛可谓一见钟情,当时的爱玛只有15岁。1903年,28岁的荣格与21岁的爱玛结婚。爱玛的娘家相当富有,拥有一家国际钟表公司(IWC),这是瑞士手表行业的名牌企业。当时的瑞士法律允许丈夫对妻子的资产拥有完全继承权,这使得荣格在与弗洛伊德决裂之后事业处于低谷、辞去教职后一度收入不够稳定之时,也依然维持着一个资产阶级绅士的体面生活。荣格说:“在此困难关头,我妻子在现实和道义上给了我莫大的支持,对此我深表感激,没齿难忘。”(《转化的象征》瑞士第四版序,孙明丽 石小竹译)心理学空间 P7|/Mb!`O

心理学空间WW(NlHovK3Q*j

1910年荣格曾帮助爱玛做了几个月的心理分析,当时弗洛伊德赞同但又警告荣格,这会给他们的私人关系带来危险。后来,爱玛也接受了弗洛伊德短时间的分析。随着弗洛伊德与荣格之间冲突的加剧,爱玛曾利用她的特殊关系,试图从中协调,但始终没有成功。(《心理分析:理解与体验》第158-159页,申荷永

w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