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钱也可以镇痛?
作者: 王喆辰 / 5677次阅读 时间: 2012年11月05日
标签: Baumeister 周欣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数钱也可以镇痛?——记一组有趣的实验

王喆辰

复旦大学神经生物学研究所,上海 200032

阿司匹林可以镇痛,伏特加可以镇痛,母亲的吻可以镇痛,数钱也可以镇痛?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科学研究表明,数钞票的确能够缓解疼痛,而且心理、生理“双管齐下”。这一研究结果以“金钱的符号力量 :启动金钱概念改变社会性痛苦和生理性疼痛”为题,发表在 2009 年 6 月的国际知名心理学期刊《心理科学》(Zhou X, Vohs KD, Baumeister RF. The symbolic power of money: reminders of money alter social distress and physical pain. Psychol Sci 2009; 20(6): 700–706) 上,作者是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管理学院 Kathleen D. Vohs,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心理学系 Roy F. Baumeister,以及我国中山大学心理学系周欣悦教授。2012 年 5 月,在由果壳网策划的中国版“搞笑诺贝尔奖”、“菠萝科学奖”评选中,周欣悦凭借这项研究一举斩获“心理学奖”!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这些心理学家们是如何进行科学假设、缜密设计、严谨实证、通过六个环环相扣的实验,一步一步最终得出“数钱镇痛”这一结论的。

人们不断地从社会中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社会名望或金钱皆有助于此目的达成,在某种程度上,金钱甚至能够取代前者,被用来直接从社会中获取好处,这为金钱具有符号力量提供了基础。同时,以往研究表明,人们对于社会性痛楚 (social distress)和躯体性疼痛 (physical pain) 反应的形成,可能共享某些相同的机制。那么,在金钱、社会性痛楚、躯体性疼痛的“三角关系”中,金钱究竟会对后两者产生多大影响呢?

实验一:社会排斥激起对金钱的渴望

心理学研究当中的“小白鼠”——72 名大学生们,被随机分成同性别 4 人小组,各自互相认识后,每个人单独回答“两人任务中,最愿意选择与谁合作”问题,然后被告知组内其他人的答案 :“大家都选择了你”( 社会接受组 ) 或“没人选你,你出局了”( 社会排斥组 )。当然,得到何种答案乃是由研究者随机分配,跟研究对象的真实回答无关。接下来,研究者用三种方法测量了研究对象对金钱的渴望 :第一,要求参与者凭记忆画一个一元硬币,根据前人的理论,硬币越大,反映了对金钱的渴望越大 ;第二,发给参与者一张清单,上面罗列了“阳光”、“春天”、“巧克力”、“海滩”等 7 件令人愉悦的事物,询问他 / 她愿意永久放弃其中哪几样,以换取 1 000 万元人民币;第三,当实验结束,参与者准备离开时,一名慈善活动者 ( 其实是研究者的同伙 )“恰巧”走进教室为孤儿募捐。

结果显示,“社会排斥组”大学生们画的一元硬币更大,愿意为 1 000 万元人民币付出的牺牲更多,而在面临为孤儿募捐时则变得更吝啬。由此可见,在遭遇社会排斥 ( 引起社会性痛楚 ) 时,人们变得更爱钱了!

实验二:躯体疼痛激起对金钱的渴望

92 名大学生们被要求完成一项填词任务 :一半人得到诸如“石头”、“午餐”等 30 个中性词 ( 中性条件组 ),另一半人得到的 30 个词里,有掺杂了10 个诸如“头疼”、“酸痛”等令人联想起疼痛的词( 疼痛条件组 )。

接着,研究者用类似的方法测量了研究对象对金钱的渴望,发现“疼痛条件组”大学生们估计的硬币形状更大,并愿意舍弃更多美好事物以换取1 000 万元人民币躯体性疼痛,哪怕只是想一想,都会令人想起钱的重要性!

实验三:金钱概念能够减轻社会排斥带来的痛苦

没错,高潮来了,“数钱镇痛”结果正是出自于此!

首先,84 名大学生们被要求完成一个“测试手指灵敏度”的点数任务 :一半人领到了 80 张百元大钞 ( 数钱组 ),而另一半人领到的是 80 张同样大小的白纸 ( 白纸组 ) ;接着,每人在电脑上玩儿一把“4 人掷球游戏”。但事实上,其它 3 名玩家都是电脑程序模拟的,在这个游戏中,有一半人得到与“同伴”一样的传球次数 ( 正常游戏组 ),另一半人得到的传球次数却明显比“同伴”少,仿佛同伴们都不愿意带你一块儿玩 ( 社会排斥组 ) ;最后,参与者填写一系列心理测量表,包括 Southampton Social Self-Esteem Scale (SSSES) 和 Positive and Negative Affect Schedule (PANAS),用来评测其感到的社会性痛楚程度,以及性格、情绪受到的影响。量表统计结果显示,模拟社会排斥情境引起了社会性痛楚,而事先通过数钱,启动了金钱概念,就能够缓解这种社会性痛楚,同时,根据 PANAS量表自述,数过钱的研究对象感觉自己“更强大”!

实验四:金钱概念能够减轻躯体性疼痛

完成与实验三中相同的“测试手指灵敏度”任务后,96 名大学生被分成两组,一组人将手指浸入50 摄氏度的热水中 30 秒 ( 疼痛条件组 ),另一组人则浸入 43 度的温水 ( 对照组 ),随后填写心理测量表。

统计结果显示,面对躯体性疼痛时,金钱概念亦具有神奇的镇痛魔力。在“疼痛条件组”中,事先数过钱的研究对象的“自我疼痛评测”项得分有了显著降低!

到此,研究者已经发现 :(1) 社会排斥和躯体疼痛联想能增强对金钱的渴望 ;(2) 数钱能够缓解社会排斥带来的痛楚和躯体性疼痛 ;但这些还不足以证明“金钱镇痛”反映了金钱的符号力量 ( 即金钱作为社会资源的概念所引发一系列镇痛的心理过程 ),因为还存在着其它可能性,诸如“分心”假说,即数钱的人感觉不到痛,仅仅是由于“想到金钱”这一过程分散了注意力、令人无暇顾痛而已。

于是研究者又设计了后续实验,通过令参与者联想起金钱损失,观察其痛阈朝何种方向变化,换句话说,若镇痛是由“想到金钱”这一过程令人分心所致的话,那么“想到获得金钱”与“想到损失金钱”,所起到的效果应该是一样的,即两者皆引起镇痛;然而,若镇痛效果与金钱的符号力量有关,那么前者会缓解人的痛苦,后者则会加重人的痛苦。

实验五:想到损失金钱会加重社会性痛楚

108 名大学生分成两组,第一组人被要求回忆过去 30 天以来自己的花销情况,诸如花了多少钱在食物、衣服、娱乐活动上等等 ( 花钱组 ) ;第二组人则被要求回忆过去 30 天以来的天气情况,哪几天打雷、下雨,或者晴空万里 ( 天气组 )。接下来,每个人又玩了一把“4 人掷球游戏”,有人玩到的是“正常游戏”,有人则在游戏中被“社会排斥”了。最后填写心理测量问卷 SSSES 和 PANAS。量表统计结果显示,“花钱组”在遭到“社会排斥”时,感觉到的痛楚更强烈!

实验六:想到损失金钱会增加躯体性疼痛

96 名大学生分成“花钱组”和“天气组”,进行实验四中的手指浸入热水实验。结果显示,“花钱组”的“自我疼痛评测”项得分增加,即感到更痛!据实验五和实验六的结果,研究者又发现 :(3)想到损失金钱令人在社会性痛楚和躯体性疼痛面前更脆弱,有力地支持了金钱的镇痛效果是由于其作为社会资源的符号力量,而非分心作用。

显然,有钱具有许多好处,甚至仅仅想起钱就能有效!金钱作为社会资源,能够增强人们解决问题、满足需求的信心。而资源 ( 金钱 ) 之所以在逆境时 ( 社会排斥、躯体疼痛联想 ) 更被重视,也是因为其能够增强人们的应对能力,因此,当获得资源后,社会性和躯体性疼痛就会得到大大缓解。同时,想到金钱,还能令人感觉更强壮、有效率和自信,这些感觉都参与缓解社会排斥带来的痛楚和躯体性疼痛。

此文的结果发表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国内外社会各界引起了激烈讨论,保守主义者哀叹人心不古,预言从此拜金主义将愈盛 ;实用主义者则着眼于如何利用这项有趣的研究造福人类。顶尖自然科学期刊《Nature》亦在其新闻网站首页专门报道过这项研究,并采访了相关领域专家们对此项研究的看法,肯塔基大学心理学家 Nathan DeWall 认为:“社会排斥会对人类行为造成一系列负性影响”,因此“对金钱概念减少社会排斥造成痛楚的研究具有很好的前景”。杜克大学行为经济学家 Dan Ariely则评论道“金钱能够令人重获控制感,而研究这种控制感如何随着时间而波动、金钱抚慰人心作用同社会性行为之间的联系,尤其是在当前全球经济衰退的背景下,将是非常有意义的”。

科研,原来也可以很有趣!提到痛觉研究,很多人脑海里第一印象就是信号通路传导、化学递质波动、神经电生理记录、关节炎痛、癌症痛小白鼠模型等等。不过,自家屋里的景致有趣,可也别忽略了窗外世界的精彩!大千世界,与疼痛相关的现象无处不在 :社会排斥会令人在疼痛面前更脆弱,拥有钱却能够增强抗痛能力 ;想到获得金钱会令人忘记痛,想到损失金钱会令人感到更痛……延伸开去,为什么有些人觉得热水泡脚很好很爽很舒服,有些人却觉得太烫太疼受不了?为什么小伙子在姑娘面前哪怕是受了重伤也表现得很坚强?有时候,思维再发散一些,视野再拓宽一些,想法再贴近生活一些,也许能取得意想不到的创新!比如,经常有奇妙点子的周欣悦教授最新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就是《怀旧令人变得更慷慨》,通过激发起研究对象的怀旧情结,观察他们的慈善捐助意愿是否发生变化。心理学研究,说不定会为生物学研究提供不一样的思路和视角呢!

生理学报 Acta Physiologica Sinica, August 25, 2012, 64(4): 495–497

http://www.actaps.com.cn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Baumeister 周欣悦
«别压抑你的情绪 自我
《自我》
小猪幼年被“情感剥夺”会怎么样?»



Array
(
    [catid] => 87
    [upid] => 599
    [name] => 自我
    [note] => 
    [type] => life
    [ischannel] => 0
    [displayorder] => 1
    [tpl] => 
    [viewtpl] => 
    [thumb] => 2011/01/1_201101052215581Q4Js.gif
    [image] => 2011/01/1_201101052215581Q4Js.gif
    [haveattach] => 0
    [bbsmodel] => 0
    [bbsurltype] => 
    [blockmodel] => 1
    [blockparameter] => 
    [blocktext] => 
    [url] => 
    [subcatid] => 87
    [htmlpath] => 
    [domain] => 
    [perpage] => 20
    [prehtml] => 
    [homeid] => 0
    [upname] => 生活中的心理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