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莉塔:情陷谬思》──对青春的怀恋与告别
作者: 张冠伦 / 6831次阅读 时间: 2013年1月28日
来源: 放映周刊 标签: 青春 眼神 萝莉 生命力 恩娇 Eungyo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萝莉塔:情陷谬思》──对青春的怀恋与告别心理学空间+t ?0FzC'_ kZw G

zJ7WdDn:Rk"rV9E0导演:郑智宇心理学空间;^VA9w1U/C a#eT
演员:朴海日、金武烈、金高恩
M-Aq+`T0k0出品:南韩/2012
)wj}%zQZ E,vT0发行:MDC
?JH1w(|rk0心理学空间['_K.FZ7uJ1dRj
文 / 张冠伦
-bqz0oC| I0心理学空间3R7P5w_&Ly
心理学空间(ZWrV(n`p)`(N
青春总是让人迷恋。于是,我们透过小说、连续剧和电影,重新回味青春的各种滋味;甚至,更直接地,拜医学美容科技之赐,我们还可以让肉体回春,试图将青春永驻于自己的身上。但是,别忘了,我们之所以会如此耽溺于青春,正是由于那一去不复返的特性,才使其显得弥足珍贵。韩国导演郑智宇的《萝莉塔:情陷谬思》(恩娇 Eungyo)主要呈现的即是对青春的怀恋。心理学空间jic](c&~T*t+q

;C/HF$N9f*_E0电影伊始,几个明亮、澄澈的空镜头推移之下,一幢别致的小屋出现在银幕上,周围树影婆娑,宁静之中展现出自然的生命力。当画面转至屋内,昏暗的空间里,只见年届耄耋之龄的李寂寥(박해일/Park Hae-il饰)独自坐在书堆中,随后他起身,因陋就简地吃着电饭锅里早已冷掉的剩饭,沉沉的死寂之气笼罩。前后两个场景成了鲜明的对比,在这之中,全然没有缓冲的过渡空间,郑智宇残忍地让观众直视年老的衰败阴沉:李寂寥在穿衣镜前褪去衣衫,眼神无力地检视自己的身体,那松弛下垂的皮肤,那萎缩于阴毛之中的短小阴茎,在在皆狠狠地揭露出衰老的事实。
|/x6bcH:vRu0
-uD1q z Z @g4C0如同影片开场的对比,片中的青春与老迈彷佛是两种不连贯且对立的生命存在,相较于李寂寥所显露出的老态,芳龄十七的恩乔(김고은/Kim Go-Eun饰)则是给人一副纯真、活泼、充满生命力的青春印象。片中,恩乔的出现多沐浴在阳光底下,清朗的光线温柔地洒在她白皙透亮的肌肤上,轻抚过优美、修长的身体线条,十足明艳动人;少女的身上总穿着洁白的上衣,更突显她的稚嫩和纯净。透过服装、化妆和光线等方面的运用,郑智宇成功──虽然有些刻板、扁平──塑造出青春与老迈两种截然不同的形象;当然,如此绝对的设定,更加将两者置放于遥远的两端。
LkG&Fw Lrb-at0心理学空间)t Z#l(r0[4w\AK
不过,少女还是闯进老先生的生活里了。恩乔开始到李寂寥的家里打工,替他扫除、清理屋里的整洁,她擦亮了屋前的落地窗,引进柔和、白净的阳光,同时也以自己的青春活力为李寂寥逐步衰败、腐臭的人生注入一股崭新的生命力;自此之后,画面渐渐染上清亮的色调。恩乔和李寂寥谈天说地,不时还逗得他脸上浮现笑容,李寂寥彷佛找回自己的青春岁月,桌上那张年轻时的照片又重新立了起来。李寂寥的心就像恩乔帮他画的老鹰彩绘,正准备展翅高飞,展示生命的律动。但是,李寂寥是节制的、压抑的,就算想触碰,也是战战兢兢地,因而他的欲望仅止于窥视少女的身体,剩下的,全都转换为创作的能量,藉由文字发泄自己的情欲。
O1SD.C^:C%e!bO0
%| XgaV8zq8x0N0人们对老年的的情欲总抱持着否定的态度,使得他们的情欲只能陷于困局,甚至被架上禁忌的枷锁。或许正因为如此,郑智宇才让李寂寥返老还童,以青春的面貌在梦中实现他的欲望,而现实中的李寂寥只能藉由创作──另一种形式的情欲出口──来完成,但仍遭到他的徒弟徐志友(김무열/Kim Mu-Yeol饰)的残忍批判。徐志友在发现李寂寥的创作后,偷偷以自己的名字公开发表;当李寂寥发现之后,徐志友反而责备他:「你是老人,70岁的国民诗人和17岁少女的爱是肮脏的丑闻。」企图将李寂寥推入不正当的位置,以换取自己的行为的正当性。法国当代思潮先驱乔治‧巴代伊(Georges Bataille,1897-1962)于《情色论》(L’erotisme,1957)一书中曾开宗明义指出:「所谓情色,可说是对生命的肯定,至死方休。」由此观之,徐志友的一番话其实颇有弦外之音,他一方面否定李寂寥的情欲,另一方面也等同于否定其存在,这自然和师徒两人的微妙关系有关。
^4i+N%Y#d0
!`;zv bY5@F7shJ0年龄介于恩乔和李寂寥之间的徐志友,原为理工科学生,对于文学创作实在没有什么天分,多年来只能活在李寂寥的阴影之下,像个跟屁虫般引人侧目,就连颇受好评的畅销作品也是李寂寥代笔完成;换言之,他犹如魁儡,没有属于自己的生命存在。影片中,他不时提到李寂寥的年老和自己的年轻(年老和年轻几乎成为相对的词汇,前者为贬义词,而后者为褒义词),好似希望经由否定李寂寥的存在来肯定自己的存在。于是,李寂寥在一场颁奖典礼上响应了徐志友:「你的年轻,不是靠努力得来的奖赏。同样的,我的衰老也不是因为犯错而受到的惩罚。」这番话看似试图平反人们对年老的否定和负面印象,但是依然无法否认自己早已远离青春、迈向衰老的事实。心理学空间#WNdP/Bro8m

CY x9}-i}o?&C)i0无论是青春或老迈,其原貌就是时间,而时间根本是无所不在,它总是无声无息地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屋外的树林从绿意盎然到草木摇落是时间的印痕,花园围墙边梯子上完整无缺的积雪也是时间的印痕,如果我们抓不住时间的流逝、躲不过时间在身上留下的痕迹,又怎能留住青春呢?心理学空间A"Z,Cx d(t8b M
心理学空间w|pA_{d
电影末尾,李寂寥再度陷入死气沉沉之中:屋内酒瓶散落一地、苍蝇四处飞,而他则是浑身酒气萎缩在昏暗的角落,一切犹如电影开头的翻版。李寂寥在遇见恩乔后,曾经努力找回逝去的青春,然而这终究是徒劳,就像他无法理解年轻人的用语而闹笑话一样,青春与老迈之间根本存在着一道鸿沟(尤其是17岁和70岁这样存在道德争议的鸿沟),一旦跨入老年,便再也回不去了;是以李寂寥向恩乔的告别可视为对青春的道别,同时也宣告放弃追逐青春的执念。这样的结尾固然使人感到惆怅,却也不失为是一种解脱,毕竟李寂寥曾经追恋青春,也做了道别,算是获得完满。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青春 眼神 萝莉 生命力 恩娇 Eungyo
«少年派随想 心理电影评论
《心理电影评论》
《筑巢人》──凝视自闭症患者、家属的B面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