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乐美:一位征服多位天才的女性
作者: 《人物》杂志 / 23380次阅读 时间: 2010年3月05日
来源: 新浪网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2

  1880年秋天,19 岁的莎乐美告别俄罗斯,到瑞士苏黎士大学求学,主要选修宗教、哲学、语言学及艺术史等。一年后,过度紧张的学习损坏了她的身体,莎乐美得了肺结核,不得不中断学业,到意大利疗养。

  在罗马,她结识了德国妇女解放运动中杰出的领导人马尔维达·封·迈森堡夫人,并在夫人的文化沙龙中戏剧性地与思想家保尔·里不期而遇。保尔·里思想深刻,学识广博,而且宽宏大度、性格温和,有着一种高尚的人格魅力。两人好像多年的老朋友,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默契。莎乐美觉得保尔·里是一个可信任的朋友,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会像哥哥一样地体贴她、保护她。这时候,一个奇异的计划在她的心中形成。

  这个奇异的计划源于她的一场梦。她梦见在蔚蓝色的大海边有一座漂亮的大房子,房子的中部是一个很大的工作室,四周墙壁的书架上放满了书,窗台上各种各样的鲜花散发着芬芳,一张非常大的桌子放在工作室的中央,他和几个男人围坐在桌旁,正在讨论问题,气氛热烈而紧张。工作室通向几间卧室,他们分别在里边居住,大家志同道合,亲如兄弟,既是一个工作集体,又是一个和睦的大家庭,不同的性别结成了最纯洁的友谊。

  但是,保尔·里可没有把莎乐美当成一个小妹妹,他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莎乐美。“这个身材高挑”、“长着一双闪烁着光芒的蓝眼睛,那高高的额头后面是积极的令人敬佩的思维”的姑娘令保尔·里饱受单相思的折磨。终于有一天,这位充满理性的哲人抗拒不住对莎乐美强烈的爱情,像一位绅士一样,跪地求婚。然而,莎乐美率直地拒绝了他。她说她到国外来是为了求知、求学,而不是为了结婚。

  心地善良,自尊心很强的保尔·里受到重重的伤害,他决定离开罗马,去医治自己的创伤。没想到这个想法遭到莎乐美的反对,她不明白为什么男女之间除了做夫妻、做情人外,就不能做朋友?她告诉保尔·里,希望他留下来,一起实现她的梦。保尔·里动摇了,爱情不能强求,友谊也是很可贵的,他答应了莎乐美,并建议把尼采也请来。莎乐美对尼采的大名早有所闻,当然同意。于是,尼采在接到马尔维达夫人信的同时,也接到了保尔·里的信。保尔·里如此向朋友描述莎乐美:“她充满了活力,天资极为聪明,她具有最典型的姑娘气质,而且还有点孩子气。”



  从第一眼起,尼采就喜欢上了莎乐美,他后来回忆道:“莎乐美是我所认识到的极其聪明的人。”莎乐美也非常理智地记下了对尼采最初的印象:

  尼采一出现,就让人感受到他身上隐藏着一种孤独感……他视力不佳,使得他的特征格外神奇:即没有流露出对外界有各种不同的、外表上的印象,而只映射出他的内心。这眼神既瞥向内心,同时又瞥向远方,或者换句话说,像瞥向远方一样地瞥向内心。当他关注某个令他感兴趣的话题时,他的双眼在激动地熠熠发光;当他情绪低沉时,目光中便流露出阴郁的孤独感,而且仿佛是从无尽深沉之处咄咄逼人地流露出这种感情……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莎乐美、尼采和保尔·里一起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他们的生活充满了活力和智慧,他们的思想是相通的,三个人相处得很好。莎乐美那敏锐的思辨和特有的悟性,以及思维中反传统的勇气和果敢的想象力,赋予她的个性以独特的魅力,使得两位男性同时钟情于她。

尼采完全没有了那种轻忽的态度,一种高尚的爱充溢着他的心灵。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恋爱,也是最后一次,这一年,他38岁。他怀着一种少有的兴奋向朋友们透露:一位女性进入了他的生活,他决定向她求婚。

  遗憾的是尼采的求婚也遭到了莎乐美的拒绝。莎乐美不愿意让自己独立的人格束缚在婚姻的枷锁下,她追求的是灵魂上的沟通和碰撞。但尼采并没有放弃对莎乐美的追求。

  夏天,他们一行三人一起到阿尔卑斯山旅行,尼采有机会单独和莎乐美登上了萨库蒙特山。他们在山上谈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无稽可查。有一种推测说,他们两人在山上的行为超出了友谊的界限,因为老年时莎乐美曾回忆道:“我是否在萨库蒙特山吻过尼采,我已记不清了。”而尼采呢,他曾动情地说:“萨库蒙特山,我感谢你让我拥有了人生最美妙的梦想。”

  这最美妙的梦想是什么?萨库蒙特山,你沉默吧,让世人去猜测!

尼采,这位20世纪最伟大的,也是最有争议的哲学狂人,这位孤独、高傲、冷峻的思想者,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力量,而第二次向莎乐美求婚的失败,摧毁了他的自负和自信。不过,表面上,尼采的情绪似乎没有受到影响,他向莎乐美提议和保尔·里一起去照张相,作为他们友谊的见证。在摄影棚里尼采导演了一出喜剧:他让摄影师把一辆小推车推进布景中,请莎乐美跪在车上,他和保尔·里站在车前,用一条麻绳绑住两人的胳臂。又请摄影师找来一根棍儿做了一个鞭子,让莎乐美拿在手中。这样一来,尼采和保尔·里就成了拉车的马,被莎乐美拿着鞭子抽打着往前走。摄影师大声抗议,说这不成体统,可是尼采解释说,没有比这更好的姿态能表明他们三人目前的关系了。照相机咔嚓一声,留下了一个宝贵的历史镜头,也留下了一句尼采的警言:“你要到女人那里去吗?可不要忘了带上鞭子!”

  秋天,莎乐美和尼采在图滕堡单独生活了近一个月,与其说是生活,不如说是思想交流更准确。这是一个两个人的世界,或者说,两个灵魂在精神世界中遨游,他们仅仅是精神上的伴侣。他们探讨、交流着,彼此都能进入到对方的思想深处而产生共鸣,当然有时也发生争吵。莎乐美回忆这一段时光:“不是爱情、崇拜、调情和私通,而是工作、研究和哲学思考。”

  不过,莎乐美已经意识到他们之间存在着根本的差异。她不能接受尼采充满痛苦的人生观和对人的不信任,以及他的悲观和孤独。尼采不是她崇尚的哲学家,她反省自己:“我们真的很近吗?不,我们还没有达到靠得很近的程度。恰恰是几个星期前让尼采高兴的那些想法会造成我们之间的隔阂,造成我们分手。在我们本质的深处,我们还是有着天壤之别的……有一件事非常奇怪,我前一段时间突然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想法,我和尼采完全有可能成为敌人。”

  这是一个不祥的预感。冬天,伴着严寒的到来,这种预感变成了现实。一种无形的隔阂把莎乐美和尼采分开了,时间无情地磨灭了他们的激情,他们再也找不到春天在罗马时的那种感觉了。在莱比锡火车站,尼采送走了莎乐美。当火车徐徐开动的一刹那,尼采清楚地意识到,这是永别,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孤独像巨浪一样袭来,尼采陷入到绝望中。他精神恍惚,痛苦万分。失去了莎乐美,就好像失去了自我,失去了理智,他怨恨,他受不了这种情感的煎熬。一封封充满仇恨和恶意的信,彻底地摧毁了他们的友谊,莎乐美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

  是哲学创作又让他起死回生。这年冬天,在一个小海湾旁,伟大的杰作《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诞生了。这是尼采的巅峰之作,他通过查拉图斯特拉之口宣告了超人的到来,预言了一个人类伟大的未来。

  多少年过去了。1894年,莎乐美的论著《弗里德里希·尼采及其著作》出版,这是对他们之间友谊的最好纪念。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没有了 莎乐美 Lou Andreas-Salomé
《莎乐美 Lou Andreas-Salomé》
师从弗洛伊德:我的私人笔记(1912-1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