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康实在的临床导论:增补的临床
P Skriabine 作者: P Skriabine / 8459次阅读 时间: 2013年2月16日
来源: Ornicar? 标签: 超越 弗洛伊德 拓扑学 欲望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拉康实在的临床导论
心理学空间q(k6t1U,RaT5d

DU"C|jO_5\0
    自05年习拉康理论至今8载,深谙其对精神分析临床之颠覆性,初始于符号秩序与无意识关系,后晚年发展享乐的临床,深入冲动与实在的领域处置精神病理的深层,并在此超越弗洛伊德,创立独特的实在的书写——拓扑学,以避免精神分析理论遭受想象的退行。目前,国内精神分析则处于这种所谓超越弗洛伊德的后弗洛伊德想象退行之侵害,尚处于转移与象征化之临床,对符号与欲望主体的临床尚不及拉康早期般深入,又有诸多邪说入主,更别提超越符号直达实在的临床了;然实在的理论乃拉康最后一役,倾其一生贯注之最后的一口冲气,其理论领先性指导着其逝后至今30多年对于冲动障碍(如成瘾)、心身疾患、精神病、孤独症等重度病理的精神分析治疗方案,也意味着拉康在神经症需要穿越幻想的分析的结点再度进发,对对象a等提出重组之sinthome作为分析的终点:以超越弗洛伊德俄狄浦斯情结之不可消解下分析的某种无法完全终止的僵局。但是,其关于实在的理论书虽然多如牛毛,但其临床实用介绍却颇少或毫不清晰,来蓉讲授的诸多法国当代分析家,虽屡屡触及,却浅尝而止,草草了之,让人误解颇多,甚觉不足,今偶得拉康著名弟子P Skriabine在Ornicar?(拉康创办的期刊:《奥妮卡?》,直译为:《或否因此?》)44期(1988年春季刊)发行之《增补的临床》,甚为清晰,故摘译以餐读者。阅读基础:需对拉康前期符号分析之主体欲望理论有充足应用,并了解其在大他者享乐(JA)问题之局限的基础上方能明晓此文深厚之临床意涵。
心理学空间hc"}!XZ7h|
心理学空间 c$_!c@r
增补的临床(la clinique de la suppléance )

8r? @;m,ij9a T0
作者:P Skriabine   译评:张涛

:xW`7o~~ q E0
心理学空间 T @u5b,C w
【sinthome为精神分析接近尾声之时,分析必然残留的症状,这种症状和一般的症状有着区分,它是不可抛弃的生命存在,下文提到的父亲的名字,或者精神运作必备的“精神现实”——俄狄浦斯情结的必然产物。本文所用的症状一词主要是在这个意义上使用。】

j:Py px^0
心理学空间v8?%S"fVG
此文是为了着手博罗米结出发的增补的难题,这是拉康在RSI的讨论班开头用类似术语引介来的。

W5e%oP _\0
1第四术语
R(实在)S(符号)I(想象)是三种异质的登录。可是,言说的存在若由此三种登录支撑,其享乐的某种东西则因之而被约束、卡住。这就是拉康在encore的第20本讨论班(p101)所考虑的问题。最终,拉康在博罗米结中提出了第四个术语。
 三界RSI并不在相互两两相交,但是三者一起却形成博罗米结,交织而不可分割。这种性质就是博罗米的结性。这种扭结,博罗米结不再仅仅是三元素,而因此成为一种第四种的整物。
我们之前谈到由拉康提出的问题实际在弗洛伊德那里已经提出了,虽然弗洛伊德没有符号想象实在的观念,他已经有相关的揣测了,拉康说。但是在弗洛伊德那里,这三种登录是相互独立,相互分离的,而为了成就他的理论构造,对于弗洛伊德就需要某种他称为“精神现实”的东西,他不是别的正是俄狄浦斯情结——即第四个让三个分离的RSI结得以结成的术语。(RSI,1975年1月14日)
。【如果通过个人分析将三者分离,即没有理解三界的构成,就无法理解为何需要一个第四元素将此三者结成,并运作出我们的思想,这也是我提到读者读此文所必备的那些基础的原因,否则读者读及此处就已经无法前行了。我们并不能理解超越于我们的东西。如同某位著名的哲学家说,我们无法理解上帝的那种意义上,这个上帝在精神分析中,就是无意识。】
心理学空间9kD-Y6F b']
 
注:上两图拓扑学等价,但是拉康在后来sinthome中变换的这个sinthome的结的位置,是为了让它和符号界联系在一起。

K o0U,ZJJ;qB0
在俄狄浦斯情结中发挥作用的是父亲的功能。这第四结,作为第四术语,就是父亲的名字(NDP)。
心理学空间/A4}#dQtj
2父亲的名字与症状
由此来看,何谓症状?
父亲的功能,通过父性隐喻的操作,设置了阳具的意义,并且同时允许言说的存在在哈鱼的结构中得以定位,这是一种这样的功能——如同Miller强调的——写出外-在(ex-sistence),表达出所有的结构只能建基于某种产生例外的外-在的东西之上。父亲的名字赋予享乐以它的能指,阳具,使得其功能得以安置,而这个能指具有一种与大他者相关的外密(extimité)的地位,它在大他者之外,由此建立了能指的广泛性。
   症状是由字母支撑起来的,就是说由能指的“一”(Un),S1,支撑的,作为这个“一”得以作为字母来书写,但却停留在话语的秩序之外。症状的书写因此是一种外在的,把无意识建立为话语,如同知识的苦心之作。
   父亲的名字和症状都会援引因为能指而总是不再完整的大他者,也因此,对象a来到此处;换句话说,援引的大他者并不存在。
   这个症状和父亲的名字的问题一直延伸,直到在RSI讨论班结束的地方,拉康才总结说:症状的地位本身如同父亲的名字,协调符号界及其连带的无意识。   正是原因命名、专名以及父亲的名字的根本功能,即赋予事物以名称,也就是说:S(A/),这个能指,没有它则一切别的都无法代表任何东西。因此,正是这种命名本身产生了第四个术语,它也能够被切分为RS或者I,这也让拉康可以描述症状。(即症状如同这个S(A)在命名什么,因此可以分配和影响三界。)通过揭示与符号的对子,这第四术语——“符号的命名,符号之花”,拉康说——是以三界术语描述的症状。
 
  因此,症状实现了三界的扭结,如同父亲的名字一样。
心理学空间'Ori2Ai'cx
3症状与符号界
那么,我们能够说所有症状填补了这种结的功能?所有症状都能增补父亲的功能吗?
我们来理清楚被放平的四结的博罗米结:图(1)与拉康在《乔伊斯与拉康》中划出的图(2)。
二图仅仅是放平方式的差异,于是能够让我们清晰这种症状和符号界的连带性,以及同样是症状与无意识的连带性。
 
符号的圆环,如同在图(1)中放平的,被一种双环所替代:S+∑:拉康说,如果需要四个元素,就是症状实现的,它和无意识一起产生一个环。
S1、字母、 Un在凝缩的享乐下造就之症状和S界构成了这两个环,前者因而是无法分析的是实在的。所以拉康在另一个图中如此画出:

'jo&J5Zl(D2E0
心理学空间&cXQ0a%ZJXa
 
【拉康在1972年再度把弗洛伊德之《焦虑、抑制、症状》三个概念构造进了博罗米结,症状在图中被放置为符号界对实在的扩张:即符号侵入实在所致。】

tD2Gw\5{0
症状是符号在实在中的影响,但却无法被讲出,而无意识则是症状在符号界产生的意义,二者相互映衬。
症状因此是一种痕迹、符号对实在“转移”的效果,享乐的凝缩性的字母:无意识,整个Un,作为它吃掉能指以维系体力,由此无意识坚持着,整个Un对书写出字母有所易感。所以症状才野蛮地运作着。
心理学空间Tv{;o KkC]'f
4 区分性的临床
e Ab.z\q0M^"F0没有两性关系,因此不会登录与符号界,这就会在症状中再度出现。因此,拉康说,正是在圣状(sinthome)的维度我们说没有性关系,就是说,有一种关系,有且仅有一种有圣状的关系。正是圣状能够支撑另一性别。一个女人对于所有男人而言就是圣状。【关于拉康重构俄狄浦斯情结,续而遗留男女性别位置在后期讨论,得出没有两性关系,也即在此处符号无法表达之实在只能另文叙述。简单地说,由于实在的性别与符号主体精神之双性性的错位导致了一个补充(supplémentaire, 不是suppléance 后者译为增补)的必要,即圣状sinthome。】
;M GI0xx0图4展示了症状之与符号的关系,就如同实在之与想象的关系,这个想象是我们的身体(无意识之身体形象),根据图(3),我们进而看到,身体如拉康此时称作的“臭皮囊”(sac),包裹实在【补充:弗洛伊德将冲动放置在身体的边缘,因此冲动是围绕皮囊的开口,指涉外部对象,再返回。这些开口导致了主体永远的丧失,主体不断引发不死的冲动,所以拉康的冲动之实在是作为创伤性的,因此符号侵入实在的症状(见前图)就是符号的死结——见拉康的L链之死头,这样我们就理解了图(4)中症状对于符号就为何相当于想象的实在;同时,也就理解了,四结的相互关系: 1 R与SI的关系:符号能指命名限制了想象的身体,残余了实在的部分,父性隐喻必然的残余——S(A/),拉康前期理论讨论至此(欲望图与穿越幻想终止分析的三结的博罗米结理论);2∑与R S的关系:符号侵入实在的部分即圣状/症状,圣状也因此成为符号的死头,引发强迫重复的无意识能指;3∑与IR的关系:想象的身体包裹实在的冲动,后者另一方面连接着原初的享乐:凝缩享乐积聚的字母、S1与Un,后者是圣状(NDP的命名部分,由此别的能指才有效,即别的能指支撑起符号秩序S);4∑与IS的关系:身体形象-镜子阶段的自我被专名所标示,后者是∑的符号命名,进而符号秩序S建立。我们选择这样的组合方式来解释,是为了介绍前期的理论到后期∑圣状界引入的三种命名方式:Ns,Ni,Nr。后三者就是作者说的三界术语描绘的症状或者父亲的名字。即,父亲的名字本身是一个悖论,其来源就是基于大他者缺失的能指S(A/)——Nr,此悖论和空洞的基础上才有符号系统,它反过来假设有大他者存在;因此,父亲的功能和父亲的名字需要区分,父亲的功能在于造就父性隐喻,产生大他者和父亲的名字维系的秩序,但这个名字和大他者是空位,其组成只能是实在界的对象a,即字母、S1与Un等享乐的海岸线(littoral)Ni,镜子阶段的自我形成与专名的单一特征(trait unaire)则造就了Ns。这个基础上,我们就可以谈更复杂的病理学了,这就是下文作者进行的。】。心理学空间[.G9^+I-H
心理学空间3L4i'h i m$cB^CmM
在精神病中,父亲的名字的脱落,【也就是圣状界不稳定,导致符号界脱落出去了,请考虑四结之图(1)以方便思考!】所以符号界以及其联系着的无意识的遭到拒斥,对象a的维度:焦虑大爆发,符号界只能通过幻觉的形式回归,另外,圣状界根植于实在的字母则不断书写以稳定享乐(JA),这造就了语词新作与精神病的书写。【译者补充:在想象界,身体形象得到扭曲,能指的宇宙的紊乱殃及想象的世界,主体与现实无法区分,肢体感受残缺不全。另外,谵妄则是对这四种紊乱的一个弥补,通过谵妄的世界:外部的迫害等稳固圣状界NDP的空洞,把符号想象和实在拉在一起。】心理学空间*{7CpIP%f'~vx
在神经症那里,也正是∑+ S的关系,症状能够破译为符号,产生意义。【这二者构成莫比乌斯带,即前期理论中,拉康提出通过直达欲望的“解释”,切分莫比乌斯带为双倍长的单面。】
q cnm4IM t'tcS,[0
Zt8e v4Y,]/e0【建立这套理论的价值显然并不仅仅用来鉴别和阐述神经症与精神病的区分,否则前期的R图和I图已经很充分了,作者于是来到乔伊斯的个案。】心理学空间whqV D
简单地说,乔伊斯先生的家仇国恨使得他无法找寻自身的位置,为自己命名,但是他的符号界与实在界的关系却没有脱离,即便最困难的情况下,也没有Schreber那样的幻觉和妄想,因此,没有导致三界的脱离,而是1造就出他的特殊的文学书写方式,2拉康通过他的传记研究发现早年身体感受上的困难,但那时候也并没有由此导致符号系统的困难。这时候,脱落并非广泛的,而仅仅是结的差异保证了这两点:
+Js+R/g hZ0
在图6的图(1)中,早年的困难并没有使得三界脱离,身体症状说明想象的身体脱离,但另外两界却“勾搭”起来了;而通过这种勾搭基础上的特殊的对字母和能指的特定使用,造就了“Joyce”,为之命名,这是自我的增补,因此乔伊斯后期的精神模式即为图(2),他的sinthome以最简约地方式(图7)“增补”了自己的身体与自我形象的困境。
Ur#O xJ.K L{:O0
心理学空间N%V4KNoM3d
正是R与S界一直勾搭,所以才能使得其存在于话语和无意识之中,冲动的实在被不断表达为无意识的形式。这种因为减少想象,而两环相互运行的加强,最终造就了他的“自我”的圣状之结,稳住了想象界。心理学空间F7Tv ?Q[(o
【临床意义:Nathalie Charraud在成都的讨论班曾给出和乔伊斯相反的例子,她的一个个案是身体和实在是勾搭在一起的,但是符号却出现了缺口:此个案13岁的时候父亲去世,20岁青春期后一直处于各种心理治疗中无法解脱,最后找到她进行拉康派的分析,他曾在分析中提到一重要的点是,当他注意到神父们在宣称教义的时候说谎,从此对所有的理论都持怀疑态度。仅仅是他感觉到的东西是可靠的,他是伴随这些形象的。他相信他自己讲的关于他父亲死亡和母亲是酒鬼的非常糟糕的想象的形象,她认识到这点后,其分析的工作就是试图把这些形象和能指连在一起。而对于乔伊斯来说,实在变成了文字也就变成了符号,对她的来说,实在变成了想象界的东西,是符号界单独在运作,没有链接上去。】
rj5U(P0Cf[!L05 增补的妄想狂版本心理学空间zk\-cB
本文结尾,我们回到拉康的妄想狂的结,他认为妄想狂是最减缩的三界的扭结形式,即三界被减缩为相互连续的三叶结(trefle),见下图(1),而对此拉康认为需要在实在和想象之间增补一个小环,但是为什么需要如此,拉康在讨论班中并没有深入讨论了,我们仅仅列举出来,即图(2)和图(3)。心理学空间G&H W3_@ My R
【作者通过此文,帮助我们看到拉康的博罗米四结的理论如何开启了全新的临床,超越了神经症精神病和倒错的前期理论,能对新的临床结构加以描述并根据四结的辩证关系建构对应的“增补”技术,此理论下的当代法国精神分析家已经有诸多前驱性的尝试,比如通过实在的临床(药物)与符号化的增补冲动激惹的躯体的实践产生的对心身疾病的治疗方案;通过Un的临床对孤独症的治疗(见前世界精神分析协会(AMP)主席E Laurent关于孤独症的新作),整合Pankow的无意识身体形象弥补想象,进而命名符号来治疗精神分裂(见我曾翻译的多个Pankow的个案),进而命名符号来治疗精神分裂,而Joyce和Nathalie的个案指涉的是前精神病的状态,如果处置不当,会导致精神病的发作,在客体关系理论下,它们很多被认为是人格障碍;但是由于理论的基石有着本质不同,拉康派能从人格的本质(精神现实)上来鉴别真正的前精神病,而客体关系通过客体依恋以及转移关系等现象学的理论为出发点,缺乏三界的区分,也无法看到其病理的相互关联与人格诊断的核心关系,因此其个案报告所针对的很多所谓的人格障碍甚至精神病对于拉康学派仅仅是神经症罢了。拉康由此的临床革命,不仅仅是现象学背后通过人格结构的全新诊断,其实践也不再单是弗洛伊德时代的转移下通过符号分析五种无意识形式,这既是拉康后期理论进一步发衍出的《治疗的变体》(1)!】
心理学空间SBuCr:X1s%WW
(1)拉康实在的纯数学图示的理论超越了想象而能整合诸学派临床前沿,例如Kernberg的移情焦点技术实质为想象关系的符号化工作,Pankow的胶泥下对无意识身体形象加以边界化,区分现实和身体,进而符号化,则是一种三界性质的工作,这些前沿的临床使得四结的辩证工作丰富化,一次分析的过程也将随着转移和分析中的诊断来随时变换,而非固有僵化的治疗模式,在这些基础上,临床技术也许只有此后另辟一文详细研究,无论如何,在这个人格的本质的实在的诊断理论及其对四结的各个节点的错位之临床增补的技术进行理论化才能使得这些不同专长的各学派的精神分析家的著作和实践得以传递,我想,这才是拉康真正伟大之处。因为,虽然弗洛伊德和荣格强调,精神分析应该为每个个体发明一套专有的治疗方案,其后诸多分析家秉承弗洛伊德遗志开拓精神分析的疆域,随着其临床也发展不同的实践模式,至今可谓百花齐放,但每个分析家的方略和其临床的偏颇密切有关:如Kohut局限于自恋人格障碍;Ferenzi的互为分析的个案主要为慢性精神病人(即拉康对精神病应辅以想象的工作,或Kernberg的焦点转移治疗以弥补破碎的自我);Reich的方案针对性格神经症等等,所以最后一一凋谢,后人也无法阅读所有这些先驱们的所有著作以窥会可能遇到的各种复杂的生命本质;所以,仅有拉康,反其道而行之,通过抛弃想象(描述性质导致过多现象学),对每个个体本质的不同,却以其接近纯抽象的理论(从中期matheme的理论到后期的结理论构建),再以“不全”的对象a基础的理论发端,使得分析家可以以此,从不同的个体的每次即可的当下的相遇中“听”取其人格的本质,进而发展出对应的治疗方案成为了可能。】

5Iz%J,YcJYN@0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超越 弗洛伊德 拓扑学 欲望
«一例变性个案的临床报告 张涛
《张涛》
酗酒者的精神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