酗酒者的精神分析
Charles Melman 作者: Charles Melman / 20412次阅读 时间: 2013年2月17日
来源: 张涛 译 标签: 酗酒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酗酒者的精神分析心理学空间0mTb p6JG

心理学空间(b Ub"\["ek;V

作者:Charles Melman 
原文载于拉康派期刊 Scilicet
摘译:张涛
心理学空间b'@ v Cfk%~A

K$viF;a{?6}0【提案: 酗酒在Ferenzi时代就作为成瘾被定位为某种性倒错的特质,目前无论西方还是国内非禁忌的药物成瘾:酗酒与法律禁止的药物成瘾(大麻,冰毒,可卡因等),都是一个越发严重的问题,在精神科也是常见的一类问题。就此,摘译拉康著名弟子Charles Melman关于酗酒者的临床及其处置的文本。】

/E6Y6^&Gz%E"a0

C8B,sTSy:|K(`0酗酒者沉寂在酒瓶之中,他非常了解自己的真相:上瘾,但是悖论的是,他又选择喝酒以便忘记自己的上瘾。这就是拉康构造的冲动与主体的图示,在对酒精的请求(A的请求)中,在冲动中,主体消失了。心理学空间HNiS)p&O8|(OuA

xu2? kvS)o$r GMb0一、现象定位心理学空间 T i S ~6X T%M@ F fK

心理学空间/~)y {1g p

1、被诅咒的转移心理学空间|@4{3o$Y6F

心理学空间1M8D&M lI)\^

我们必须理解酗酒不是原发的,因为原发的问题是他与社会和世界的关系,首先,比如他的老婆,在这里,他的妻子占据了一个核心的转移的位置,因此,他对妻子具有色情狂式的转移。妻子就如同美杜莎,他对于妻子的抱怨就如同那些控制他的那些冲动一样。因此,酗酒者对妻子与别的男人有接触有强烈的嫉妒就不算什么了。

T;t^#@M+F0心理学空间@dle4bf q6HF.a:z

2、被侮辱的父亲

&B-A(DPm~*X,gk0

-`1w,`.Cs^D L#z0酗酒者萎靡的精神以及毫无价值感,回到一个问题:我是自己屋子的主人吗?法则和隐喻并没有建立,一方面,是建立失败的父亲,另一方面是因此产生的全能。这两个以悖论的形式存在,所以酗酒者感受到极易受到侮辱的谵妄形态,但同时,又因此毫无惧怕,充满攻击性。心理学空间*Y0L4|L du#I ?;\

5g:LK!Svy&t03、嫉妒与真相心理学空间Y8vy`Vh a+y0J

心理学空间 uWm1c3k"TTH ?@

这就来到嫉妒的问题上,这里的谵妄并非击中其问题的本质,而恰恰是逻辑的,这和妄想狂是不同的,酗酒者所在的地方,别人遮掩了信纸、话音中断等等现象,“别人因为我而如何如何?”但这本身是逻辑的,如果我们看到酗酒者那醉酒和攻击的暴力,因为他人不知道他的出现会发生什么,所以他观察到的这些反应是逻辑,而非单纯的谵妄。妻子不知道他会怀疑自己什么,孩子也不知道父亲今晚会不会发作。

h _9\MU0心理学空间\8X#H MfT1{9jB

这样的家庭固着在一种受虐的幻想中。酗酒导致的性无能会加重对妻子的怀疑:对自己的无能进行投射变成妻子的出轨。

azp!xNB0心理学空间 yy gN,[_9D _ n*S

4、享乐

Oxi`/y#h0

*N$D-i-t3mF O0在酗酒者那里享乐成为核心,由于这种问题,酗酒者对医生是不买账的,医生建议这样那样,因为医生把本质看成是酒,而实际是享乐的议题,所以酗酒者不会把医生制定的规则(父亲的功能)当成一回事,酗酒者的困难本身是与母亲的未分离导致的享乐,和对父亲的排斥。在这个问题上,酒瓶就如同倒错者的倒错客体一样迷人;而另一方面,酒瓶的酒水如同癔症的口欲期的乳房一样。但是我们要区分一下,对于酗酒者,是没有癔症患者对口欲之物的厌恶的,这本质仍旧是父亲的功能缺乏,他不会因为酒而引发癔症的恶心和呕吐,他的呕吐本质不是精神的。

,L$K I.jy"P0

`ryJ)k05、大他者阉割的否认(disavowal)心理学空间 Wb3^#V0qH]Bb

M9rxmRlL4C3}"[0妻子,如同原初母亲,作为女性的大他者在酗酒者那里是全能的,他者以吸血鬼的方式呈现,别人都背叛自己!而由于对父亲的功能:法则的大他者——即阉割的否认,他以酒精后的雄性特质去攻击,在二元的关系中,这就是一种主体的悖论:自己成为了超人,回家打女人。在和孩子的关系中,自己作为父亲也无法占据父亲的功能,而是和孩子处于竞争的关系,因此,孩子也被殃及。心理学空间2U'I4Ac,z1}(o~

)NM@ L@4`Bb0二、临床:我们如何能在治疗中不失败呢?

6b+\ Y"|h0{r#m%t0

~O HwHi0医生不能成为酗酒者的对象,他们不喜欢医生。这个意义上,酗酒者对于真相的理解:自己的上瘾,会让分析家更易于和酗酒者工作,因为分析家也不固着与确定性上,而是位于偶然和真相的位置去倾听。心理学空间c^BmL9k f~@

心理学空间fK0PG'[Q:_~$d6QV

但是仍旧是有困难的,由于符号的缺乏,我们不能如同神经症那样去工作,第一个困难因此是酗酒者围绕着想象的阳具,呼唤并且确认雄性性而公开藐视女性的阉割的矛盾,二者导致了酗酒者时不时的同性性行为,在那里被动和主动是一样的。

FB,T$K2@5N0

y m}Lkx%]H(Is0那么,酗酒者到底是精神病,还是神经症抑或倒错呢?心理学空间"y8I:to1vy S2w

dD8@c}6Q0继续追问阳具的问题,在那里,这种阳具和母亲粘连,即成为某种乳房的口欲性质,或者准确地说,如果不减缩为客体关系的话,乳房被阳具化!心理学空间u;M"h:jw{ {qE

.UmO{N-MR4z2h0于是我们就引入了焦虑的位置,酗酒者无法离开酒瓶子,这会焕发焦虑,而酒瓶如同乳房一样,在酒吧间,激发了某种倒错的尊严。酗酒者喝酒如同一种对大他者的效忠,在这些的基础上,我们才能讨论酒精的生理问题,酒精的效用导致了某种生理的麻痹,主体消失了。这种状态如同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酗酒者在这个意义上表现是不尊重生命,不害怕死亡,某种“勇气”;进而是暴力性;同时,主体的消失,让某种大他者上演,他絮絮叨叨的话语非常地快速,对着他人激烈而不断地讲。在身体的维度,皮肤的瘀斑、大出血、发抖也不为所动,他们似乎来自另一个世界,对生命毫不在意。而其懒散的形象,自己毫不在意,或者说不知道,这也表明他们对于欠大他者的债务拖欠着,通过其对阉割的否认。相反,他总能从别人那里,甚至陌生人那里挑出各种毛病。某种妄想性质反转的东西产生,“他们拿走了我的一切。”

9a'u2mJ4l/W0心理学空间Z{g1EI'LC

我们如何进一步定位这些呢?在大他者阉割否认,并处在享乐困境的主体消失中?他无意识地处于女人的位置:他不认为自己是被阉割的,所以他们如同女人一样在清醒的时候要戒酒(如同节食),为了法律而保存生命(医生的告诫,某种大他者的法则)。然而,在意识中由于否认阉割而处于父亲的位置:只有一个人没有被阳具法则限定,雄性性质上演。心理学空间 s wev#L9e_s]

G2^ ^ k8@%Br"|0因此,在临床干预中,除非他认识到这种原始父亲的位置有点过分了,否则治疗是没有可能的。直接限制酒精,则会引发这些本质的问题,加重焦虑和嗜酒!心理学空间d'q%Gg!| w

'r&|1M} ~ @Mq0转移关系则会使得大他者复活,其毫无基础会引发焦虑和去人格化。分析家如果沉默,他会感受到无能和挑衅;而好心的干预则会让对方希望要“更多”而引发异化。在调整异化的构建以及恰当的分析关系下,会引发病理的原发性焦虑:这点他必须放开来,如果可能的话。心理学空间:dq;l9]{[4Ko5d

心理学空间,ctc:s/tN.jY

对身体和生命的不尊重是精神病的特征?对酒精的成瘾如同倒错?口腔的快感如同神经症的固着?这些问题将继续伴随我们的临床。

$}W%]!HB4C7c0

:D"y VTHw#G^0————心理学空间bXW,Py-f H

心理学空间yf'Gg3bpD:}

【法国人的文章似乎都是点到为止,幸亏习惯了这种风格,作者最后的意思是,分析家不能如同医生一样强行造就分离:如直接放弃饮酒,或者神经症那里可以采取的沉默、冷漠等中立方案,而应维系部分的想象,以便试图构成异化:见拉康第十一个讨论班异化和分离的理论,神经症因为具有父亲的隐喻功能,所以分离能唤起挫败,进而接受阉割,从而理解症状和无意识;但是对于父亲隐喻阉割被否认的酗酒者,必须先异化,才能加入符号(仍然是弗洛伊德的观点,症状本身是一种治愈,必须尊重“酗酒”症状的前提开展工作。对于精神病也必须尊重其谵妄和投射),所以作者说酗酒者只有离开原始父亲的位置(因为这是能进入意识层面的,而无意识中是女性的位置:这是拉康第二十个讨论班建构的理论)才是治疗的前提,才能离开享乐,进而才有可能看到背后自己所处的无意识的女性的位置——这里联系着酗酒者的困难:符号化外的享乐(plus de jouir)的问题。从而可能进入到男性主体的阉割的位置,限定享乐,符号化与压抑。所以与成瘾者工作是很困难并极具挑战的,尤其其具有施虐和受虐的幻想基底,也许分析家这项工作唯一的满足就是他们相较于医生更能做点什么。】

a$\%K N5i9X4H?(g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酗酒
«拉康实在的临床导论:增补的临床 张涛
《张涛》
造就石头的欲望——自闭症(孤独症)的精神分析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