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即“共有应答性”的给予和接受(上)
作者: Margaret S Clark / 5894次阅读 时间: 2013年2月28日
来源: 《爱情心理学》第十章 标签: 共有应答性 婚姻
爱即“共有应答性”的给予和接受(上) 作 者:Margaret S Clark
出 版: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2010-5
书 号:9787510017711
原 价:¥39.00元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P2c:V@{Bd%B

爱即“共有应答性”的给予和接受(上)心理学空间5Y'[9Y#Cau

|!Br*qv Ts-ed0玛洛丽特·S·克拉克〔Margaret S Clark )琼·K·莫内(loan K. Monin)

(pP ^/_ m A S |^0

~4jY8r;nWOv0“爱,这个词有很多不同的使用方式。爱可能指的是强烈的性吸引,也可能是对某人的朝思暮想,是想和某人在一起的动机,是友谊的感觉,也可能是对别人的无私奉献。没有哪种用法是精确的。在这里我们只详述一种爱的意义:爱即关系中的“共有应答性”(communal responsiveness ),即它是作用于伙伴的感觉以及伙伴所感到的作用于自身的感觉。我们讨论了包含和促进“共有应答性”的人际过程,也讨论了减损“共有应答性”的人际过程以及是什么导致了那些人际过程。我们相信当一段关系以相互的一致的“共有应答性”为特征时,关系中的双方都会有爱和被爱的感觉。我们还讨论了一个人的共有关系的整个定势结构可能影响爱的感觉。本文对“共有应答性“的讨论建立在两部分基础之上,一是对共有关系的长期研究方案(比较Cark & Mills. 1979,1993; Mills & Clark, 1982)。二是里斯、克拉克和霍尔姆斯(Reis. Clerk & Holmes, 2004)关于关系中应答性的最新研究。

3v)~;JO+Z0

什么是“共有应答性"?心理学空间N(R2R5f3Jd8Z

J,K+`&z/E0"共有应答性"的本性可能更容易通过提供具体的例子表达出来。考虑下面的每一种互动。心理学空间 c4nGw:_/O-x!`

2W5Q0MX Qu0一个小男孩突然哭了,他向妈妈解释是因为同班同学嘲笑他的发型,妈妈抱着他,并且耐心地听他诉说。她让儿子确信她觉得他的发型看起来很好,但安慰不能消除他的忧虑。她询问他是怎样想的,他说不喜欢自已的发型,妈妈回答说:“如果你想要理个新发型,我们现在就去。”她取笑那个嘲弄孩子的同学,强调如果有人能关注一下他,他就不会如此刻薄。她真正关心的是孩子关于安全与接受关爱的需要。她立刻安慰孩子,使孩子高兴起来,她还竭力培养他的复原力和对他人的同情心。心理学空间/b hT7qQaN/Q`]

.H |7]:}3MA*Z,q&t U0想象一个不同的场景。一个女性靠在丈夫身旁,下意识地开始哼唱。丈夫露出笑容,也跟着哼唱了几句,还添加一些好玩的歌词,他们一块笑了,然后接着哼唱。每个人都感到很舒服,并意识到双方嘟很享受这种互动。心理学空间z%QH)}d2oTR5i9C

,f[jQ'U D5X0现在勾勒出一幅年轻女性与哥哥谈话的画面。女性抱怨她厌烦自己的工作,想要重返学校获得生物学的硕士学位,然后可以在高中教生物。哥哥感到很吃惊。他觉得她现在这个高薪的销售工作很不错。但是,他更在意的是她,他询问了她现在不开心的理由以及她想要达到的目标。最后哥哥表示理解,说她会成为一个非常好的老师,并帮助她探索完成必要课程的途径。

!UW!C&P sY+W-T H0心理学空间/^6m,Y*k*VM8P q

最后,想象一位女性,在开会中途她想起错过了与朋友的午餐约会。她感到糟糕,于是离开会场,打电话给朋友表达歉意、忧虑和内疚。她的朋友并没有生气,在朋友的语气中听不到一丝恼怒,朋友关心的是她这个忘记约定之人的需要,而不是自己的需要,朋友安慰她说理解她的忙碌以及苦恼。朋友说“不要担心,我们可以找时间再聚。“朋友还说自己也犯过类似的错误,从而进行社会比较,让她感觉舒服。朋友站在对方的立场上,缓解了违约者的压力,并建议了应对方式。违约者表达了感激,得到了解脱。心理学空间9vXf~,Ha'q R8d

&x\ bj.v#CByx0我们相信大多数人会把以上的每一种关系都看做是爱的关系,每一种关系都包含着“共有应答性”。这些情境的共同之处在于一个人表露自己的需要或者渴望,也可以说自己的脆弱。另一方转而明确地关注前者的幸福,并且以促进其幸福的方式作出反应。“应答性”具有不同的形式,像试图抚平创伤(在被嘲笑的孩子的个案中),和伴侣一起参与令人愉悦的活动(在“妇唱夫随的个案中),对同伴的目标给予支特(在兄妹的个案中),或抑制自我关注( self-focused )和愤怒的反应而提供持续的关爱支持(在女性的朋友忘记约会的个案中)。此外,伙伴做这些事是没有附加条件的。更重要的是,伙伴没有以此种方式利用对方的脆弱而进一步伤害对方。母亲没有这样问孩子:“所以,你做了什么蠢事让他们嘲笑你?”丈夫没有笑话妻子的哼唱,哥哥没有嘲弄妹妹的目标,那位朋友也没有对忘记午餐约会的女性表示生气、拒绝和嘲笑。

?(H0TRem c0心理学空间 k{"z&D1C_@w

伙伴的“应答性”似乎很少关往自己—即使在关系到自己的时候。妈妈不会担心一个不受欢迎的孩子会反映出她的不体面,哥哥在帮助妹妹开拓受教育的机会时没有计算自己的成本。朋友既没有要求忘记午餐约会的女性道歉,也没有挂掉她的电话。心理学空间&eB Eu[4WF

`'@b0F0n$~5D%lEZ Bf+_0在相互的“共有应答性”关系中,伙伴关注对方的需要与幸福,满足其需要并促进其幸福。他们确信对方也同样会这样做。于是,他们在关系中感到安全、可靠和轻松。这样的“应答性”包括提供给对方有形和无形的利益,在必要的时候满足对方的需要(带孩子理一个满意的发型〕,增强伴侣生活中的享受感(与伴侣一起哼唱歌谣),而且支持同伴向着心中的目标发展(研究妹妹的职业选择)。尽管我们没有一个例子概括说明“共有应答性”,当一个人写给另一人鼓励的话语,送给对方一张贺卡或者花束,或只是简单地表达情感,共有应答性仍然具有其强大的象征意义。当一个人说自己爱上另一个人,我们认为这个人的意思是他/她打算向对方表现“共有应答性”,而且已经体验到这一点,同时期望从对方那里得到“共有应答性”。

Y4]3Hm~]6ec;dF8}0心理学空间_G+Y#o6@h2J7A

一段包括“共有应答性”的爱情关系把重点放在作出应答的那一方,或许还暗示着爱情关系的一个需要就是双方愿意,并且能够彼此作出应答。然而我们至少应该对“应答性”接受者的自我引发行为给予同等的关注。“应答性”的潜在接受者相信对方会在乎他。并且对其做出回应。在行为方面,“应答性”的潜在接受者必须公开他们需要什么,他们喜欢什么,他们的目标是什么,甚至公开他们的违背行为(以及他们对自己违背行为的感受),这样伙伴才能理解。证实并且作出共有应答——里斯和他的同事(Reis & Shaver, 1988; Reis & Patrick 1996)认为这是建立亲密的三个关键性的过程。他们也必须愿意接受来自伙伴“应答性”的姿态:孩子表示他及到嘲笑很伤心;妹妹表明了她的目标;朋友承认了自己的违背行为,并表示她因此感到苦恼与内疚。所有这些行为促进了伙伴的“应答性”。转而,“应答性”被对力接受。心理学空间 b2e3yn&~'G*d\

如何表达关系中以“共有应答性”为特征的爱?心理学空间.@Da;{x

Gbw'cS!Z X)k0以“共有应答性”为特征来界定爱请关系意味着,表明爱情关系质量的最好途径是两类人际过程。一类是导致“共有应答性”的人际过程,另一类是与实现“共有应答性”相对立的任何人际过程。也就是说,一段高质量的关系应该以这样的行为为特征,例如,帮助,与对方一起参与令人愉悦的活动,支持伙伴向着目标前进。自由表达其需要状态的情绪,自我表露喜悦与烦恼之事以及愿意寻求和接受帮助。良好关系的特征不是伤害性行为。也不是独立性和“保存记录”这一类的行为。心理学空间CX`{hnL5B;h

j0m.G7Y8R W YR/j0我们坚信,相互的“共有应答性”不只让人感到安全与慰藉,还促使个人的成长和保持最佳的身心状态(Clark & Finkel, 2005 )。与评定关系质量的普通方法相比,例如让一个人评定自己在一段关系中的满意度,计算段关系中冲突的次数,或者检验一段关系是否维持稳定,我们更加相信以“共有应答性”行为和支持“共有应答性”行为为特征来定义一段爱情关系.能更好地评定这段关系的质量。毕竟,人们对一段关系感到满意,可能只是因为它超出以前设置的期望,可能这段关系是低质量的.而且关于满意的等级评定显示不出一个令人满意或不满意的原因。关于冲突的评估至少抓住了关系中的人际互动过程,但是。冲突并不总是有害的。实际上,从我们的观点来看,当冲突包含的是对被忽视需要的建设性抗议 ( constructive complaints ) ,而抗议能带来对那些需要的关注时,冲突就是“共有应答性”的一部分。最后,关系可能只是因为人们拥有较少的选择权而稳定(Rusbult & Martz, 1995)或者因为个人或社会的规定必须维持一段关系而稳定〔Cox, Wexler, Rusbult, & Gaines, 1997),而不是因为这段关系以“共有应答肥”为特征而稳定。

~f j'Z@1l0

高质量爱情关系特有的关系过程有哪些?心理学空间6om5`+gH%vj;m ^

心理学空间M7zC7^SZ7`BT

不管是在友情,一段浪慢关系,还是在家庭关系中,双方直接重复的非相倚的“共有应答性”,行为有助于产生爱的感觉。这种行为出现的时间越长。期望其持续的时间越长,在此类行为中的差错则越少,爱的感觉应该越强烈。心理学空间h5l|X-S/P!Wt

E\ ~BW9w+Dk0一般来说,“应答性”是指一方采取行动来促进另一方的幸福(Reis et al.,2004).然而,正如所表明的一样,“应答性”存在着不同的类型。一种类型是,当某人失去一些东西或者遇受一些伤害而迫切需要帮助时,正好一个人雪中送炭(“炭”即某人缺少的,而在他的情境中大多数人却拥有的东西)。这通常被称为帮助,并且引起了许多研究的重视。另一种类型涉及支持一个伙伴朝着他/她的目标前进,不管这个目标是短期的还是长期的,是共享的还是个人的。一个人的目标可能只是简单地放松-个下午,或在奥运会的马拉松比赛上做尝试,减肥10磅,或者继续一场梦幻之旅。这种类型的“应答性”没有获得心理学家足够的关注,尽管也有例外(Feeney, 2004)。它有很多表现形式,可以是倾听一个人的梦想,表示理解与接受,给予勇气,并克制自己认为其目标是疯狂的、不切实际的,或者提供具体的帮助。重要的是,还有一种形式,即为对方向目标成功迈进的每一步喝彩,为达成目标而庆祝(Gable, Reis,lmpett & Asher. 2004 )。心理学空间:[_8\"v z&cMo*|f

心理学空间:I:p[XRN

“应答性”的第三种类型涉及与另一个人同心协力去创造一些让方或双方都感到愉悦和有益的活动——一场愉快的谈话、一场网球比赛、一起哼唱一首歌、一个合作项目或跳一支舞。第四种积极的“应答性”类型包括以关爱行为回应伙伴的背叛行为。假设一个人在此情境中的自然反应是以牙还牙或表达怨气,那么仅仅克制自己不这样做就算是“应答性”。宽恕、持续关爱的保证和表示涸解都是这种意义上的“应答性”。心理学空间d;zE(q(gzAT

*{EJ/UW Pn0最后,一个很重要的“应答性”类型对于另一个人具有“象征性“的意义。这种应答性可能出现在没有明显支持或合作参与需要的活动中,它在于表达一个人真正关心着伙伴,并且如果对方需要,他将会一直陪伴。这可以通过言语(比如“我爱你”)、肢体行为(例如一个拥抱〕、卡片甚至善意的玩笑来实现。“应答性”也可以通过出席伙伴的毕业典礼、参加其音乐演出或者观看其体育比赛、听伙伴的演讲练习等传达出来。心理学空间%Du7Ht&p$K$K@

为什么“应答性”如此重要?心理学空间6t hZqPw

心理学空间$k d5o l.?6h

显然.“应答性”向伙伴提供他/她能用到的支持、物品、信息、评价和金钱。不太明显的是,它向伙伴提供一种持续的安全感——这种安全感使他/她能够放松,享受生活,探索并且获得成就,让他/她知道自己并非孤身一人追寻幸福。得知另一个人也在关注自己的幸福,至少在某种币导度上能使人较少关注自身,特别是不再过多保护自身,从而把注意力放在其他方面。包括关系中的伙伴身上(Miknlincer,Shaver, Gillath, & Nitzberg, 2005 )。同时,它传达着伙伴是真正关心自己的。反过来,这又会使人产生舒服的自我开放,表露情绪,坦陈需要,寻求和接受帮助,分享目标,显示出创造性,并且参与合作性的活动——所有这些本身会引发进一步“应答性”。缺失应答性的证据显示,一个人关心的事情、情绪、目标和创造性常被牢牢地看护着,因为一个不关心自己的伙伴可能会用这些信息来利用或者伤害一个人。

L_'H3W(u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共有应答性 婚姻
«Margaret S Clark Margaret S. Clark 克拉克
《Margaret S. Clark 克拉克》
爱即“共有应答性”的给予和接受(下)»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