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境家庭治疗伊凡·纳吉
作者: 转载 / 5539次阅读 时间: 2013年3月18日
标签: 家庭治疗 Nagy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X C T1~(S!S

语境家庭治疗伊凡·纳吉(Ivan Böszörményi-Nagy)

F@3]lq0心理学空间4bx4^%ZM `mCD

Ivan Böszörményi-Nagy (May 19, 1920, Budapest, Hungary – January 28, 2007, ) was a Hungarian-American psychiatrist and one of the founders of the field of family therapy. He emigrated from Hungary to the United States in 1950.Ivan Boszormenyi-Nagy的治疗方式又被称为“语境家庭治疗”(contextual family therapy)。

e^Mz W `e%cF0心理学空间jhx._LX:^.s^kH

伊凡·纳吉(1920-2007)匈牙利裔美国人,家庭治疗师,十九世纪50年代移民美国。心理学空间5k-p-J,Z`Y,E LM*k

`^&B3LCE Z wv0他的治疗理论有两个基本的假设:1 家族是一个连续体,家族传统一代又一代的传承既影响到人际关系,又影响到个人的内心世界;2 治疗师不应该仅仅注意孤立的个人,而是应该注意语境中的个人,人们不像我们所幻想的那样非黑即白,而是由语境决定的,人们出生的家庭环境赋予他们传统(heritage),在这种传统中,人们能做到最好。 心理学空间 WN.hZjdAZR

心理学空间&b0Q?k&gDW(Yt?.{

Nagy 认为,“无数先前世代的冲突存在于核心家庭的结构中。”( Boszormenyi-Nagy, I. & Ulrich, D. ,1981) 一对夫妻组建家庭时,他们并不是一块白板,而是把过去家族的传统带到了新家庭中,并对此忠诚。Nagy 把这称为“无形忠诚”,新家庭里人际关系的本质是建立在代代相传的无形忠诚的基础上的。代代相传的无形忠诚的基础上的。无形忠诚是无意识的,对夫妻、夫妻双方来源的家族都是一种束缚(Boszormenyi-Nagy, I. & Spark , G. , 1973)心理学空间W8M._Gu{f

心理学空间&x*i]x&W:]6]#| lZPD

Nagy 指出,在每个家庭的人际交流中,都有一本记录负债和权利的帐 ( a ledger of indebtedness and entitlements ),这本帐中有两个伦理部分:第一个部分被称作“遗产”(legacy),这是由我们的出生和社会化过程形成的帐,遗产可以被看作是一种“命”,它决定了一个人在新家庭中的角色,而这种持续的、条规化的角色是从这个人来源的家庭中获得的;而一个人还清这笔遗产帐的方式可能仅仅是他在来源家庭中学会的那些方式,比如说,被殴打的孩子以后可能会殴打他自己的孩子。遗产的第二个伦理成分是根据是否“为别人的福利做出贡献”的原则对个人做出的累计功过纪录。每个人都带着家庭的帐生活,不可能完全重新开始,实际上,试图重新开始的人是因为他们的家庭帐中出现了负债和权利的失衡,但平衡的帐让人们能自由地组建新家庭,而不必背上忠诚的负担。(Dorothy Stroh Becvar & Raphale J. Becvar,1988)

KS mV2Z&ag0

)W7P k5b3G7zx;M[#o8S0Nagy 认为,关系伦理中有两个方面式最基本的。一是“平等”(fairness)。关系中最重要的是,关系应该建立在“公平”的基础上。在对每个人都平等的语境中,每个人都有权要求自己的福利被考虑和被尊重。如果一对新夫妻在他们来源的家庭中体验到了足够的公平。他们带到新家庭中的帐就是收支平衡的。关系伦理中另一个重要的特质是“信赖”(trustworthy)。 人际间的信赖感是家庭的基石,只有当家庭能面对负债和权利的帐并能有效地处理这些帐目时,家庭中才会有信赖感。心理学空间Odvw['}p

心理学空间a"i4[i+B!o1}

家里人获利的同时也负债,而这笔债只能返还给拥有债权的人。所以说,关系伦理中不可能像经济领域那样存在其他的替代还债形式或债权转让。这在语境家庭治疗的理论中特别重要,因为如果一对新夫妻对各自的来源家庭负有债务,而来源家庭企图对夫妻双方同时收债或夫妻中任何一方企图为对方还债就是不公平的,而且这还会造成家庭负债和权利的帐的不平衡。(Boszormenyi-Nagy, I. ,1966)

y|#NZQw:eK0

}%v/Fm,g JD0Boszormenyi-Nagy & Ulrich 发现家里人对负债和权利的关系平衡的看法有很高的主观性,“没有任何家庭成员能单独决定帐是否平衡”。(Boszormenyi-Nagy, I. & Ulrich, D. ,1981)这就需要家庭中通过讨论达成客观的账目平衡和公正。心理学空间:? b%_[~

心理学空间Cj2Dpr

语境家庭治疗理论还有一个重要方面是强调孩子在家庭中的重要性。亲子关系被认为是不均衡的。小孩子天生就是得到的权利多于债务,这种不平衡是必要的,而父母在孩子早年的责任之一就是不求回报。但是随着孩子的长大,权利和负债之间的伦理平衡也就越来越重要了。然而,如果父母希望在童年期的付出让孩子在青春期回报的话就会造成问题。青少年维持权利和债务帐平衡的能力是随着年龄增长和让不断发展变化的。如果青少年负的债超过了他们年龄的承受能力,就会阻碍他们的发展。也会损害他们对家庭的信赖感。而信赖是与负债和权利的帐有关的。(Boszormenyi-Nagy, I. & Framo , J. 1965)这样一来,症状性行为就可能成为一笔永远算不清的帐,而从此代代下传,成为遗产。

K@[ tK2E w~$KX0心理学空间,M$\3PzJ5~L4D

Nagy 认为,家庭中最有问题的事情是父母中的一方要求孩子对自己的忠诚超过对另一方的忠诚,他把这称为“分裂的孝顺性忠诚”(split filial loyalty)(Boszormenyi-Nagy, I. ,1962) .。如妈妈对孩子数落父亲的不好。较严重的分裂的孝顺性忠诚的形式是,夫妻中一方和她的父母联合起来拉拢孩子一起反对另一方。而孩子这时候可能会采取“我不关心”的态度来平衡忠诚。而这种“我不关心”的态度又会变成孩子长大后的遗产,带到新的家庭中。(Boszormenyi-Nagy, I. & Spark , G. , 1972)孝顺性忠诚是一种隐形遗产,很常见,是关系动力的核心。心理学空间/b9W6NNDrd2vc

心理学空间LV VoKc F.H

Nagy 用“循环板”(revolving slate)这个术语来描述人们对遗产的态度,许多人都试图反抗自己的遗产,但实际上,他们还是被大量的无意识的遗产所束缚。人只有遵从这些遗产的安排,才不会感到焦虑和内疚,因为这是忠诚的,而如果一个人找了和自己父母截然不同的配偶,就违反了孝顺性忠诚,这会让他们感到内疚。所以他们机会周而复始地重复上一代的家庭模式,并一代代往下传,这就是“循环板”,它是功能不良的家庭的核心影响因素。 

%P"S `$w)`d;]dh5gj0

)j?~GE%H Y$yzM0基于以上的理论,Nagy 提出了他的功能良好家庭的标准:这就是平等、灵活、多方面都考虑到,不平衡的时候能够进行协商,家庭帐能平衡,忠诚能有适当程度的改变,能意识到并讨论家庭的生命循环等等。 心理学空间fXd-r]|

心理学空间7cT0`4n5g3r

心理学空间/Skwdg

C|0DG,R-^0语境家庭治疗的理想治疗目标是在治疗过程中,家庭成员能够从彼此那里得到信任并让别人能信赖自己,对彼此真诚的交流,从而形成诚恳、负责、平等的关系。心理学空间W^]7q-bTsUE@ V

心理学空间"oL&hk5^ su

治疗师有责任让每个人都能从多角度理解其他人的观点。每个家庭成员都要学会抛弃自己对别人的先入之见,开放地和别人交流。(Boszormenyi-Nagy, I. , 1976)

){qx)h \;i.Y0

e@p/H/e8?n0治疗师要鼓励家庭成员探索新的家庭规则的组合,即便有些建议没有得到接纳的情况下也是如此。在治疗开始的时候,治疗师可以显得比较温和、对探索多角度观念充满兴趣。但是,一旦信任建立之后,治疗师应该加强一些对抗性。治疗师应该坚持语境治疗的基本原则,这会让咨客们显得主动一些。接着,咨客们就会看到重新安排和组合家庭的价值所在。 

S g/g|.F!fV0心理学空间U;V6k ~3lNxSc

语境治疗没有时间的限制,治疗可以持续几周或者一、两年。家庭设置他们达到重组的步速。理想的治疗结束的时候,家庭应该是开始建立起信赖感,并重新平衡关系,但结束的时间应该由家庭做出。有些家庭会在症状消失的时候结束治疗,但有些家庭在症状消失后还会继续治疗。 

*N:Il _ \"M7i]0

+I7|E p fJ Pk a0语境治疗的理论倾向于关注家庭中孩子的未来的家庭。这意味着理想的治疗效果是让家庭中储存一种能平衡个人和他人利益的系统。也就是说,重组是让下一代的家庭有不同的忠诚、遗产和帐。 心理学空间H+qe:~*IU5n6xN:A

.\ M K kzqb0治疗师倾向让孩子参加治疗,即便这个治疗的焦点是婚姻问题。而且,治疗师要明确表示出孩子必须参加治疗的期望。治疗师要带到治疗中的伦理原则是孩子和孩子的为出生的孩子的利益是得到优先考虑的。 

5{Bb ~ L*c hV,i:Wq0心理学空间6Rfm3r;}vHAI

从语境治疗的观点来看,个人治疗和家庭治疗的矛盾是不存在的,因为个人治疗也在家庭治疗的框架之内,无论面对是一个咨客还是一个家庭,治疗师的任务都是提供多角度的视野。 

X5dY6e K&C0

&Hw1uH CmW0而治疗师的态度并不是不偏不倚的,他本人也是多角度的一角,因为他倾向多角度的看待问题,但在他的治疗态度上,他对家庭的每个成员都给与同等程度的“共情”(empathy)。 心理学空间Wg6D d4[v8N

心理学空间2D#i:s2uaAO%iG

治疗师并不担任重新结构家庭的角色,也不会做“重建”(reframe)。因为重建是把人放在了什么都好的聚光灯下,其实也是一种先入之见。治疗师试图让家里人从别人的角度出发来思考,并能体验别人受到的伤害等等。 

C`})r2VY(BM0

)y'~q!R'^Ox [0在语境治疗中,阻抗也不认为是传统意义上的阻抗。阻抗的存在是隐形忠诚、遗产和分裂的孝顺性忠诚的影响。治疗师把阻抗看作伦理事件,治疗师通过自己的多角度立场来支持咨客并指引咨客面对这些事件。焦虑是正常的并受到期待的,人们出现焦虑是他们要建立起信赖的前兆。心理学空间6YR^ZfT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家庭治疗 Nagy
«BIBLIOGRAFIE IVAN BOSZORMENYI-NAGY 鲍斯泽门伊-纳吉 Boszormenyi-Nagy
《鲍斯泽门伊-纳吉 Boszormenyi-Nagy》
Ivan Boszormenyi-Nagy»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