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ein 1960 关于精神分裂症中忧郁症状之短评
作者: 梅兰妮·克萊茵 / 5204次阅读 时间: 2013年3月19日
标签: 精神分裂 偏执类分裂 忧郁 罪恶感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关于精神分裂症中忧郁症状之短评(1960)

Symposium on 'Depressive Illness'-V. a Note on Depression in the Schizophrenic

在这篇文章中,我主要将聚焦于妄想型精神分裂症者所经验到的忧郁状态。我的第一个观点源自于我在1935年所发表的立论,即“偏执心理位置”(我后来命名为《偏执——类分裂心理位置》)与分裂过程有密切关系,包含了精神分裂症者这一族群的固有点,而忧郁心理位置包含了躁郁疾患的固有点。一直到现在我仍保持着这样的观点:偏执和类分裂的焦虑与忧郁的感觉,是在这类情景下回到这些早期的心理位置,较正常的人处于外在和内在压力之下时,也可能会发生这样的情形。

从我的观点来看,在精神分裂症族群和躁郁疾患之间经常观察得到的关系,可以用存在于婴孩时期偏执——类分裂和忧郁心理位置之间的发展链接来解释。偏执——类分裂心理位置的特征,即被害焦虑和分裂过程,会持续到忧郁心理位置,虽然强度和形式已经有所改变。在忧郁心理位置产生的时期,忧郁和罪恶感情绪就已经开始滋长,但是根据我较新的观念,他们在偏执——类分类期间某种程度上就已经在运作了。两种心理位置之间的连接——包含在自我之中所有的改变,就是他们都是生、死本能之间挣扎的结果。在更早的阶段(延展到生命第三和第四个月),随着这种挣扎而来的焦虑具有偏执的形式,尚未巩固的自我被驱使着增强分裂的过程。随着自我强度的成长,忧郁心理位置产生了,在这个阶段,偏执焦虑和类分裂机制减少,忧郁焦虑在强度上则增加了。在这里,我们也看到了生、死本能之间冲突的运作,所发生的变化是两种本能之间融合状态改变的结果。

在第一个时期,原初客体(即母亲)之好与坏的层面都已被内化,我经常说,如果没有某种程度的好客体变成自我的一部分,生命是无法继续的。然而,和客体的关系在生命的第一年的后半段会有所改变,保存这个好客体是忧郁焦虑的核心。分裂过程也改变了,在开始时,好、坏客体之间有一种分裂,与这同时发生的是自我和客体双方强烈的碎裂。当碎裂的过程变得较少时,受伤或死去的客体与活的客体之间的区隔会越来越明显。碎裂的减少和聚焦于客体一起朝向整合迈进,而整合意味着两种本能更加融合,并且是由生之本能所主导。

接下来我想说明为什么妄想型精神分裂症的忧郁特征,在经验上不像躁郁状态般易于指认,我将提出解释,说明这两种疾患所经验的忧郁在本质上的差异。在过去,我强调偏执焦虑和忧郁焦虑之间的区辩,前者我定义为以自我的保存为核心,后者则聚焦于内化和外在好客体的保存;现在我认为这样的区辩太概要化了。从出生开始,客体的内化既是发展的基础,我提出这个观点已经有许多年了,这意味着某些好客体的内化也发生在妄想型精神分裂症中。然而,从出生开始,在一个缺乏强度和受制于粗暴分裂过程的自我中,好客体的内化在本质和强度上是不同于在躁郁状况中的内化,它比较不持久、不稳定,不允许对好客体有足够的认同。无论如何,因为客体真的发生过某些内化,代表自我的焦虑——也就是偏执焦虑,势必也包括对客体的某些关注。

补充另一个新的观点:就忧郁焦虑和罪恶感(我的定义是在于内化好客体的关系中所经验到的)已经发生在偏执——类分裂心理位置中来看,他们也和自我的一部分有关,也就是感觉上包含了好客体,因此那也是好的部分。也就是说,精神分裂的罪恶感是指破坏了自己内心的某些好的东西,也因为分裂过程而弱化其自我。

接下来我要提出第二个理由,说明为什么精神分裂症者的罪恶感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形式,因此很难被侦查出来。由于碎裂的过程(在此处我将提醒你们史瑞柏『Schreber』把自己分裂为6个灵魂的能力)以及精神分裂症者发生分裂时所伴随的粗暴,忧郁焦虑和罪恶感被强烈的分裂开来了。虽然偏执焦虑被大部分的分裂自我经验到,因此成为主导,罪恶感和忧郁却只在精神分裂症者某些难以触及的部分被经验到,只有分析时才会把他们带入意识之中。

更甚者,因为忧郁主要是好、坏的客体合成的一个结果,伴随自我更强固的整合,精神分裂症者的忧郁在本质上势必和躁郁症的忧郁不同。

最后,精神分裂症者的忧郁为什么难以侦查的第三个原因,在于投射性认同,由于投射性认同非常强烈,以至于将忧郁和罪恶感投射到一个客体之中——在分析的过程中,主要是投射到分析师身上。因为投射性认同之后会跟随着再内摄,所以投射忧郁的企图不会持续。

汉娜·西格尔一篇最近的论文(1956)中,提到一名精神分裂症者的投射性认同如何处理忧郁的例子。在该篇论文中,借着深度层次的分析,帮助精神分裂症者降低分裂和投射,使他们得以更贴切地经验忧郁心理位置,以及继之而起的罪恶感和修复的驱策力,作者举出精神分裂症者获得改善的实例。

只有在心灵深度层次的分析,我们才能够碰触精神分裂症者的绝望感——觉得混淆困惑和变成碎片。更进一步的工作之后,我们可以在某些案例中触及罪恶和忧郁的感觉,那些感觉是由于人受到破坏所主导,以及因为分裂过程而摧毁自己和自己的好客体。我们发现碎裂再度发生,以作为对抗这类痛楚的防卫;只有借着重复经验并分析这类的痛楚,才有可能产生进步。

我在这里简短地提及一名病得非常严重的九岁男孩,他无法学习,其客体关系深深的困扰着他。在一次会谈时段中,他强烈的经验到一个中绝望感,对于自己碎裂、摧毁他内在好的东西,以及无法表达对母亲的情感,都让他深感罪恶。那时,他从口袋里拿出他心爱的手表,把它丢在地上,用力把它踩成碎片;那意味着他既表达也重复了他自体的碎裂。现在我会推论这样的碎裂也显示了一种防御,以对抗整合的痛楚;在成人的分析中我也有类似的经验,不同的是,他们不会以摧毁一件心爱的拥有物来表达。

如果分析破坏冲动和分裂过程能够激起人的修复驱力,那便是迈向改善(有时是治愈)的开端。强化自我的过程,使精神分裂症者得以经验自己和客体被分裂开来的部分,这些须奠基于对分裂过程已有某中程度的疗愈,因此得以减少碎裂,让自体死去的部分更容易被触及。相对地,借由使精神分裂症者执行结构的活动以帮助他们,我相信这类治疗方式虽然有用,但是他们并不像分析心灵层次和分裂过程一样持久。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精神分裂 偏执类分裂 忧郁 罪恶感
«Klein 1963 论孤独的感受 梅兰妮·克萊茵
《梅兰妮·克萊茵》
Klein 1950 关于精神-分析结案的标准»



Array
(
    [catid] => 79
    [upid] => 322
    [name] => 梅兰妮·克萊茵
    [note] => 梅兰妮·克莱茵 (Melanie Klein, 1882-1960) 在当今的精神分析学界普遍被视为客体关系理论与儿童精神分析的创始者,她的理论一方面保留弗洛依德提出的本能驱力,另一方面大力扩展客体及客体关系概念,而她对客体关系的创新看法,尤其是儿童在前伊底帕斯时期的心理冲突 ( 对客体的投射与内射 ) 及母亲在儿童人格养成的重要性,则渐渐脱离正统弗洛依德精神分析。一九二六年,克莱恩由柏林移居伦敦后,她的学说在英国吸引更多追随者,她的儿童精神分析临床治疗也在英国落地生根,以致最终不管是理论、临床或她个人与弗洛依德的关系,都有明显且激进的区别 (如克莱恩与安娜·弗洛依德在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女士协议」,导致英国学会发展为三个壁垒分明的团体:克莱恩学派、安娜·弗洛依德学派与中立派) 。
网络链接:The Melanie Klein Trust [type] => news [ischannel] => 0 [displayorder] => 174 [tpl] => [viewtpl] => [thumb] => 2009/10/1_200910281213031TZLD.gif [image] => 2009/10/1_200910281213031TZLD.gif [haveattach] => 0 [bbsmodel] => 1 [bbsurltype] => [blockmodel] => 1 [blockparameter] => fid/70/order/dateline DESC/limit/0,10/bbsurltype/bbs/cachename/1266587210/tpl/data [blocktext] => a:32:{s:8:"formhash";s:8:"27b1a788";s:8:"bbsmodel";s:1:"1";s:10:"blockmodel";s:1:"1";s:6:"settid";s:1:"0";s:3:"tid";s:0:"";s:3:"fid";a:1:{i:0;s:2:"70";}s:4:"blog";s:1:"0";s:4:"poll";s:1:"0";s:10:"attachment";s:1:"0";s:6:"closed";s:1:"0";s:8:"dateline";s:1:"0";s:8:"lastpost";s:1:"0";s:8:"authorid";s:0:"";s:8:"readperm";a:2:{i:0;s:0:"";i:1;s:0:"";}s:5:"price";a:2:{i:0;s:0:"";i:1;s:0:"";}s:5:"views";a:2:{i:0;s:0:"";i:1;s:0:"";}s:7:"replies";a:2:{i:0;s:0:"";i:1;s:0:"";}s:4:"rate";a:2:{i:0;s:0:"";i:1;s:0:"";}s:5:"order";a:3:{i:0;s:8:"dateline";i:1;s:0:"";i:2;s:0:"";}s:2:"sc";a:3:{i:0;s:4:"DESC";i:1;s:0:"";i:2;s:0:"";}s:3:"sql";s:0:"";s:10:"subjectlen";s:0:"";s:10:"subjectdot";s:1:"0";s:10:"bbsurltype";s:3:"bbs";s:14:"thevaluesubmit";s:8:"提交保存";s:9:"bbssubmit";s:3:"yes";s:5:"catid";s:2:"79";s:4:"type";s:4:"news";s:5:"start";s:1:"0";s:5:"limit";s:2:"10";s:9:"cachename";s:10:"1266587210";s:7:"tplname";s:4:"data";} [url] => [subcatid] => 79 [htmlpath] => [domain] => [perpage] => 20 [prehtml] => [homeid] => 398 [upname] => 客体关系治疗理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