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奇幻《卖梦二人组》:女性的生存方式
作者: 张冠伦 / 5786次阅读 时间: 2013年4月02日
来源: 放映周刊 标签: 女性 松隆子 奏鸣曲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 ^&RSkXi6J+R

金马奇幻《卖梦二人组》:女性的生存方式心理学空间}5w"Xbv cR

心理学空间+u&dbwB Et

导演 西川美和

R+H3vR"\0Hs7Ul.o0

9BeO.xp pWc0演员 阿部贞夫、松隆子

\:Q#_$K q:aUa~ v2R0心理学空间fg!E}1w&[^6g

出品 日本/2012心理学空间vt tR8R#idn$T

1l3]3D#yD]Y0发行 金马奇幻影展心理学空间pljR3f:HOC

心理学空间7@'f-Xi*QgzOK

文 / 张冠伦心理学空间"| e-@&cp.e8o| XD

!hD+\6_FK9kE1ctQI0《卖梦二人组》Dreams for Sale / SEE RANK Yume uru futari由日本导演西川美和所执导;有趣的是,身为女性创作者,她的这第四部剧情长片却是她首次以女性为主角,并将故事的焦点投注于女性身上的作品,「描写女性的生存方式是(这部电影)最重要的主题。」西川美和在一次访谈中曾提到。

(c&eH9Wm0心理学空间 k!m9~Ics

电影始于片中几个人物的日常景象,或平淡,或激烈,左不过是这些市井小民的人生片刻,不足为奇。但是在这平静之中,却穿插着几场意外,譬如:车祸的撞击声、撞倒在桌上的咖啡杯和火灾,这些意外看来或许偶然,但安排在开场却似乎别有用意,因为在这故事起始的时间点发生了这些事件,正有意无意地预示了往后一连串的风风雨雨。这样的开场让我联想到黑泽清的《东京奏鸣曲》(トウキョウソナタ,2008),两者同样以看似稀松平常的生活景象为起始,并在其中穿插一些征兆来揭示主题,显然西川美和与黑泽清都深谙破题的艺术。
8@,bG ^%r {~x,i0

j[&z'g%AC&W`0
心理学空间y+K7S v!c?+Jo6H

心理学空间]bp ZVE:kT

-M kT z IT(t0《卖梦二人组》的主轴在市泽贯也(阿部贞夫饰)和里子(松隆子饰)这对夫妇身上,两人原本经营一间小餐馆,过着忙碌却充实的生活,然而一场火灾却无情地夺走一切,吞噬两人的梦想。贯也和里子就像《东京奏鸣曲》的主角佐佐木龙平一样面临失业的问题,但是里子很快便振作起来,到拉面店找份工作,而贯也则如同龙平,即使失意,仍旧十分好面子,面对熟人的关心,他选择隐瞒,不愿让人知道自己的惨况。同样是面对困境,夫妇两人展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度,但这样的差异并不令人意外,因为这不过是映现男女两性的不同罢了。

~#M'rx6Zr {0a X_2`0

XHr$hp0里子在事发后第一时间便拿出自己的积蓄给贯也,并鼓励他:「反正就和十年前一样。」意指两人可以从头再来过。相较于里子的坚强与韧性,贯也显得脆弱许多。作家渡边淳一曾说:「男人看重面子超过女性的想象。」他又指出:「男性最难忍受的便是自身人格被否定;其次是自身的地位、收入等受到轻视;第三便是性方面的挫折。」餐馆失火,对身为厨师的贯也而言,等同于失去自己的事业(地位);妻子的援助,以及对食材新鲜度的坚持遭受嘲讽,则犹如对他(男性)人格的否定,在重重打击之下,他便觉得自己丧尽了颜面,进而自卑,甚至陷入堕落的悲惨境地。因此,贯也才会愤而对里子说:「我没对妳不满,是妳对我有不满吧?」并向玲子(铃木砂羽饰)倾诉:「她还是充满干劲,她很厉害,但我看见她就好痛苦。」男人总是无法接受女人──尤其是自己的妻子──的能力比自己优秀。心理学空间'^S;x9E@B#nI

在传统的性别(Gender)架构里,男性总处于主导者的地位,而女性则是被动、附属于男性之下的角色,但是西川美和企图颠覆此一既定框架。
心理学空间$s_RAsX.`\

在传统的性别(Gender)架构里,男性总处于主导者的地位,而女性则是被动、附属于男性之下的角色,但是西川美和企图颠覆此一既定框架。此意图在一场浴室的戏便可清楚查见:当贯也在泡澡时,里子于一旁控制水温,她让水不断加热,又三番两次阻止贯也加冷水。显而易见,里子是主导者,而贯也一方面只能受控于里子,另一方面也暗示他将会像水煮青蛙般,在不知不觉中慢慢被煮熟,听凭宰割。心理学空间Uo GM%U%P8~j

心理学空间U.gGGrlJS

于是,在里子的操控之下,贯也开始行使结婚诈欺的骗术,试图从单身女子的身上骗到钱,以完成自己重启事业的梦想。两人下手的对象从OL、女子举重选手、性工作者到单亲妈妈,一次又一次的诈骗,犹如演了一场又一场的戏,一边给的是虚情,另一边回复的是真意,真真假假,竟也换得一笔钱财,实在讽刺。然而,看到里子振笔疾书指导贯也用电话假装与女子分手,实则却是一个女人利用另一个女子的怜悯之心骗取钱财,再也没有比这个戏码来得荒谬、可笑。心理学空间8~ y*Ha5U mc4E(k

心理学空间 h^"izM t0o5?a^

西川美和在电影里融入许多现存的社会现象,诸如:诈欺、外遇、面临结婚压力的单身女性、单亲妈妈,但她却选择以夸张,甚至离奇到令人发噱的故事来包装,制造出黑色喜剧般的效果,然而不容忽视的还是这些议题背后的复杂性,包括日本社会对女性的制限和歧视。

$aG~N^? }P&q'gC0

"CC6riS)bz9q0就拿结婚的问题来说,传统观念认为,女性最终的归宿还是婚姻,唯有委身于一名如意郎君,人生才是圆满。所以受害者之一的单身OL咲月(田中丽奈饰)时不时就必须面对家人的「关怀」,提醒着自己仍单身的事实;举重选手皆川瞳(江原由夏饰)则是自觉到「这样下去,我会的只有举重」,担心自己无法结婚生子,因而参加联谊会。女性为了结婚到底承受多少的压力?抑或付出了多少?失去了多少?或者,婚姻是否真为女性最后的依归?我想西川美和不做如此想,因为咲月和皆川瞳最后并未走入婚姻,反而是以另一种方式面对人生,使自己过得幸福心理学空间 FY&h9gZ2tO|-kB

J/f X)`#u+K0西川美和于片中突破传统性别框架,安排里子指使贯也骗财骗色,故事所倡导的家庭价值也挑战社会传统灌输的观点(咲月最后从原生家庭独立出来),种种迹象或许会让人以为西川美和企图挑战传统父权,但从性的角度来看,却又显示出不一样的观点。影片中,贯也发生了几次性行为,可是对象都不是妻子里子,另一方面,里子仅有一次的性行为,而这唯一的一次却是自慰;换言之,贯也和里子可说是无性夫妻。原因很简单,正如渡边淳一所言:「在现代社会中男性难以对女性持有优越感。」对男性来说,性是征服,是展现自信的时机,是以女性的地位一旦压过男性,便很难引发男性的性致,好比贯也和里子的关系。由此看来西川美想和表达的,究竟是男女地位的颠倒可能导致夫妻关系的失衡──特别是在性生活上──还是意图打破传统夫妻价值?着实令人玩味。心理学空间|$c3~-|7?$I

心理学空间-S ~)XM`u9@

电影的开场是在清晨的鱼市场,收尾的画面也是在鱼市场,看似兜了一圈回到原点,但是同样的画面却有不同的意义。开场时,贯也和里子两人一同上市场买菜,准备一天的开始;结尾时,贯也和里子却分处两地,一人在监狱里煮饭,另一人在市场里工作。夫妻两人虽然暂时分开,但是在听见海鸥鸣叫声后不约而同望向天空的动作,让人意会到他们之间仍存在着某种连结,尤其是里子贯穿镜头的凝视,或许一如她所言:「只要能和你一起活下去,无论再怎么黑暗,我都能看见一点光芒。」即使到最后,里子依旧流露出能屈能伸的坚强韧性,这大概就是女性的生存方式。心理学空间8k0E-l P { Z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女性 松隆子 奏鸣曲
«间际性影像:电影与绘画 心理电影评论
《心理电影评论》
追寻自由的本能欲望:《泰芮丝的寂爱人生》»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