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疗法中的科学、哲学和父爱
作者: 李孟潮 / 5836次阅读 时间: 2009年8月22日
标签: 认知疗法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本文为万语文化策划,东方出版社出版的《认知治疗学派创始人——贝克》一书序言

每位心理医生都要学认知疗法

认知疗法是如今心理治疗界循证实践(Evidence-based practice, EBM)风潮的宠儿,支持认知疗法的有效的科学证据远远超过其他疗法,所以不少治疗指南手册已经把认知治疗列为治疗首选。认知疗法如日中天的地位和贝克的贡献是分不开的。正是贝克,让认知疗法走出艾里斯那种的草根风格,登堂入室,进入“心理科学”的圣殿。他以众多的实验研究验证了认知疗法的有效性,并且让这种疗法具有了食谱一般的可操作性。

可以说,没有贝克,就没有今天的认知疗法。在临床心理学界,贝克的影响已经超过了弗洛伊德。可是他却没有弗洛伊德一样的声名,被人顶礼膜拜,奉为偶像。这也许是因为贝克的认知疗法实在太简单了。在认知疗法中,一切都是明明白白的,每一步都很清楚,一二三四五六七,只要照着贝克发明的各种表格做就行了。任何一个初中生都可以学会,

如果你真的认为认知疗法很简单,那么说明你还没有理解认知疗法。一位教授认知疗法的美国老师如此说。的确,别忘了,把复杂的事情弄简单了不容易。《易经》简单吧,就一阳爻和阴爻搭积木式的变样子,可是谁敢说《易经》简单啊。认知疗法表面看起来就是自己挑自己的思维毛病。这谁不会啊,中国人从小到大不就是在琢磨别人和自己的心思,深挖别人和自己的思想根源,挑剔别人和自己的思想毛病中长大的吗?这种对认知疗法简单化的理解,让认知疗法在实践中变成了心焦火燥的驾校大老粗教练对战战兢兢冥顽不化的初学者的呵斥和责怪。

认知疗法至简至繁。它试图恢复一种古老的传统,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对话传统,佛陀和弟子的对话传统,这里存在着一个智者和一个受苦的人,这个受苦的人倾诉自己的苦恼,而智者总是能够保持心灵的平静,对这个受苦的人保持感同身受的同情,能够循循善诱,通过一个个的提问、反问、设问,让这个受苦的人最终产生领悟,发现万物的因果苦恼的根本原来皆来自内心,来自自动思维,中间信念,来自图式(schema)和核心信念,来自歪曲的思维模式和对现实的纯真而不切实际的幻想。认知疗法的施行离不开这种古圣先哲般的心平如镜心静如水的心态,治疗师如同沉着冷静的猎人穿行在密布逻辑错误的丛林,如同散开在黄昏的河流上睡莲。

认知疗法,就像钟表一样精确,就像数学一样严格,就像药品一样有效(实际上,疗效比药品还好)。但是不少治疗师却不愿意使用认知疗法,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枯燥无味、机械刻板的疗法。但是正如贝克的同事对他的治疗风格描述一样,认知疗法完全可以(本来就是?)像一个慈祥耐心的祖父和自己的孙女对话。也许“认知疗法是刻板枯燥的” 这个观念本身就有必要使用认知疗法来检验一下其合理性。

认知疗法起源于一种爱,起源于对真理的爱,对心理健康的爱。这种爱也起源于年幼的贝克像一个懂事的大人一样陪伴他那患抑郁症的母亲,起源于青年的贝克摆脱抑郁症和恐惧症的努力尝试,贝克他必然像一个坚定而慈祥的父亲去抚慰自己的母亲和自己内心的痛苦。在认知疗法的规划严密、看起来有些死板的每一步骤中,你都可以感觉到一个略带焦虑、关怀备至的中学老师一样的父亲,他很关心你的康复,他不厌其烦地告诉你解脱痛苦的方法,他拙于表达一些美丽而感人的词语让你情绪激动让你眼泪汪汪,但是在他一次次的教授中,你会渐渐地体验到一股父爱的暖流。就像陆游,写了一堆 “示儿”的诗,大多是“闻义贵能徙,见贤思与齐。食尝甘脱粟,起不待鸣鸡。”这类教训人的话,可是父爱的关怀也在这些冷冰冰硬邦邦的话语中润物细无声,父爱就像粗粮虽然难以下咽可是对茁壮的身体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在陆游的《示儿》组诗中,也有“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这样蕴含着伟岸雄奇的父爱的句子。这种父爱是一个民族精神的脊梁。

一个人不具备哲学家那种对真理的热爱,不具备父亲那种对子辈的关怀和期望,是很难领悟认知疗法的精髓的。认知疗法如果沦为照葫芦画瓢的填鸭训导,既是这个疗法的失败,也是治疗师本人灵魂的失败。

认知治疗学派创始人——贝克》这本书不仅仅是给心理治疗的入门者看的,更是给我们这些号称已经使用认知疗法多年的人看的。要学习一个心理治疗方法,必然对此疗法的创始人要保持一定程度的认同,通过和此创始人的心心相印的过程,你才能够真正理解为什么当初要发明这个疗法,在使用这个疗法的过程中你会经历如何的心灵历程,以及这个疗法的局限在哪里。而这整个过程,都离不开了解此创始人的传记。虽然贝克是各大流派的祖师爷中“活着的传奇”,可是有关他的传记却只见到这一本。这本传记的作者亲历历史,和传主有亲密的联系,并且作了大量的历史研究的工作,言简意赅地阐述了贝克发明认知疗法的整个过程,有利于大家了解贝克这个人。作者还插入了不少章节,对认知疗法操作过程进行了讲解,并且介绍及学术界有关认知疗法的争论和研究证据,不知这算不算一种“超值奉送”?

贝克的历史传奇仍然在延续之中。就在前年,他又做出了可以写进历史的事情,那就是他开始和佛学界对话,并提出佛学和认知疗法从理论到实践有诸多类似之处。这无疑给近年来本来就对佛学发烧的美国心理治疗界火上浇油,可以预测认知疗法和佛学的进一步整合将会成为这个世纪心理治疗界最具有革命性的事件之一。而贝克,这个田京家族的后代,在这场风潮中也是不甘于寂寞和落后的。感物思君叹复歌,且随鱼鸟泛烟波;落花寂寂啼山鸟,静室同虚养太和。祝老贝克一路走好。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认知疗法
«窥豹诸记之——认知疗法和父亲的秩序 CBT 认知行为疗法
《CBT 认知行为疗法》
与嘉瓦仁波切的对话——佛教与认知治疗的比较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