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ognito《躲在我腦中的陌生人》在线试读
作者: David Eagleman / 10056次阅读 时间: 2013年6月01日
来源: 《躲在我腦中的陌生人》 标签: Eagleman 自我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W^b9fP ^;x:V}

哪位才是真正的梅尔.吉勃逊?麻烦请起立好吗!

6x!IE_] C0心理学空间)R0Y#C$~-Wv1J9e

二〇〇六年七月二十八日,演员梅尔.吉勃逊在加州马利布市(Malibu)太平洋海岸公路超速被拦下来,当时他的车速将近速限的两倍。警察詹姆斯.梅伊(James Mee)进行酒驾测试,发现吉勃逊的血液酒精含量高达0.12%,远超过法定上限。吉勃逊旁边座位上摆了一瓶打开的龙舌兰酒。警察告知吉勃逊他已经被捕并要他进入警车。这次拘捕和其它好莱坞酗酒事例非常不同,吉勃逊竟然口出煽动性不当言辞。吉勃逊咆哮,“去你妈的犹太人……世界上所有战争都是他们惹出来的。”接着他质问那位警察,“你是不是犹太人?”梅伊确实是犹太后裔。吉勃逊不肯进入警车,警察只好给他上手铐。

|&fb%u Q#_q0

7MG%q@;n'Q:~~uC0过了不到十九个小时,名流网站TMZ.com取得当局流出的手写拘捕报告并立刻贴上网络。七月二十九日,吉勃逊在媒体争相报导之后公开一纸致歉文:心理学空间ggoM'O F'i u/y

心理学空间 o;MZcs;ffs

周四夜我喝了酒,结果犯下好几个让自己感到羞耻的大错……我被拘捕的时候,举止彷佛完全失控,还说出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卑劣言词。我对自己所说的一切深感悔悟,而且我要向我冒犯的所有人致歉……这个行为让自己和我的家人蒙羞,为此我真心感到抱歉。自成年以来,我始终不断对抗酗酒问题,对这次严重复发,我也深感懊悔。有关这次在酒醉状态表现的一切不得体行为,我在这里道歉认错,而且我已经采取必要措施,来确保我能回复健康。

+l,U0h6R4vCl_O0心理学空间5O V:X!mV-w]`

美国反毁谤联盟主席亚伯拉罕.福克斯曼(Abraham Foxman)对于致歉文中没有提到反犹太污辱言词部分深感震怒。吉勃逊就此响应,特别针对犹太社群进一步提出悔过声明:心理学空间;m]d3o3L](N1W uz

心理学空间B0HS7of:h$?]

没有任何借口,也完全不得容忍,不管是谁都完全不该浮现反犹太想法,也不该发表反犹太言论。我希望特别向犹太族群所有人士表达歉意,我不该在酒驾被捕当晚向执法警员说出那么刻薄、恶毒的言词……我信奉的教义告诉我,生活必须广施博爱、宽以待人。所有人都是神的子民,要想荣耀我的神,我就必须荣耀祂的子民。但是请了解我的一片真心,我不是反犹太分子,我没有偏执想法。不管哪种仇恨全都违背我的信仰。心理学空间?kClI2J0_a"z6Xg

`a?Xda4UM7^0吉勃逊提议和犹太社群各领袖一对一见面,来“理出妥善的疗愈路径。”他似乎真诚悔过,同时福克斯曼也代表反毁谤联盟接受他的道歉。

(F} L&g _,z1oEu*Q0心理学空间!kkyBo*{4I.E

吉勃逊的真面目是反犹太分子吗?或者他后来令人信服的真诚道歉言词所展现的才是他的真面目?心理学空间%?.\B@ D C

^9ksSX/_z0《华盛顿邮报》刊出尤金.罗宾逊(Eugene Robinson)的一篇文章,标题是〈梅尔.吉勃逊:开口的不只是龙舌兰酒〉(Mel Gibson: ItWasn’t Just the TequilaTalking),文中写道,“唉,我很遗憾他故态复萌,不过我完全不相信些许龙舌兰酒,或者甚至大量龙舌兰酒,会莫名其妙把一个没有偏见的人转变成暴怒反犹太分子──或者诱发种族歧视或同性恋恐惧症,或者就本例来讲,变成一个偏执看待任何事项的人。酒精令人百无禁忌,种种见解全不受约束脱口而出。不过最该怪罪的不是酒精生成、酝酿那样的见解。”心理学空间.[7m?'[A8A?pe

心理学空间 kRi6KF4BTd

电视节目《斯卡波罗国度》(Scarborough Country)制作人麦克.雅维茨 (MikeYarvitz)支持这种看法,他在节目上饮酒,让血中酒精含量提高到0.12%,和吉勃逊当晚酒测水平相等。雅维茨喝了酒之后表示,“没有反犹太感受”。

2B2?Lq;@1^4V V0心理学空间*B4Nzl.Qk`

罗宾逊和雅维茨和其它许多人都猜想,酒精让吉勃逊的自制松绑,露出他的真实自我。他们的质疑从本质看来已经有悠久的历史:希腊诗人米蒂利尼的阿卡额司(Alcaeusof Mytilene)创出一个通俗的词句:“酒中含真理”,后来罗马人老普里尼(Pliny theElder)也曾引述。巴比伦《塔木德经》内含一节传达相同意旨的文字:“美酒入喉,秘密出口”。随后还有几句劝戒,“三件事物让人松口:他的酒杯、他的钱包和他的怒气。”罗马史家塔西佗(Tacitus)曾称日耳曼人议事时都喝酒,以免有人撒谎。心理学空间 f;u7I eC]/_fM

心理学空间I+aD,~J&IV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同酒精揭露吉勃逊本性的假设。《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半月刊作者约翰.德贝夏(JohnDerbyshire)论称,“老天,那个人喝醉了啊。我们喝醉了都会说蠢话、做蠢事。若是以我酒醉越轨愚行来评断我,那么我就应该被彻底驱离斯文社会,而且除非各位是什么圣人,否则也全该如此。”犹太保守派活跃分子戴维.霍罗威茨(DavidHorowitz)上福克斯新闻节目(FoxNews)发表评论,“陷入这种麻烦的人都该令人同情。我认为不肯同情他的人都非常无礼。”成瘾症心理学家亚兰.马拉特(G. Alan Marlatt)在《今日美国报》(USA Today)上写道,“酒精不是什么吐实药剂……酒精不见得总能让他吐露真实感受。”

K,z+a\W'U3m0

4DDQk&Q"F]"g0事实上,吉勃逊被捕之前曾在一个犹太朋友家里待了一下午,那位朋友是电影制片狄恩.德夫林(DeanDevlin)。德夫林表示,“我从梅尔摔跟头起就陪着他,他整个人完全变了。看了令人胆战心惊。”他还表示,“假使梅尔是个反犹太分子,那么他和我们(德夫林夫妻,他的太太也是犹太裔)共处那么久时间,根本没有道理。”心理学空间'MX%G+g-I f

心理学空间z%GmbQ@p$a1y

所以哪个才是吉勃逊的“真”面目?他那副咆哮反犹太言论的嘴脸?或者是深感痛悔、羞愧并公开说明,“我向犹太社群伸手请求协助”的那个人?心理学空间1QVB"O3L

w CN'QB2k:h8rH"`7g0许多人都宁可相信人性包含真实和虚伪两面──换句话说,人类有单独一个真正的意图,其余部分全都是修饰、遁辞或掩饰。这很合乎直觉,却并不完全如此。研究大脑有必要实行更细腻的人性观。本章稍后我们就会见到,我们是以许多神经子群建构而成;诚如惠特曼所述,我们“广纳万象”。纵然贬抑吉勃逊的人仍会不断说他其实是个反犹太分子,而为他讲话的人则会坚称他不是,两边或许都是为一种不完整的情节来辩护,并支持自己的偏见。有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认定,一个大脑不可能兼具种族主义和非种族主义的部分?心理学空间q P4@2lt0M7d g H+D zH

心理学空间+P/OB3\ KKT

回头谈到吉勃逊和他的酒后恶言,我们可以询问,是否有所谓的“真”面目这种东西。我们已经见到,行为是内部系统对抗生成的结果。这里要说清楚,我并不是为吉勃逊的卑劣行径开脱,我的意思是政敌团队大脑先天上会同时怀有种族歧视和无种族歧视的感受。酒精不是吐实药剂。事实上酒精往往会倾向眼光浅短的卤莽党派;和其它任何派系相比,这种派系并不会更“真”,也不会更“不真”。现在我们就可以密切关注某人内部的这种卤莽派系,因为这就定义出他们表现反社会举止或危险行为的能力。担心一个人的这个层面肯定很有道理,而且我们也可以合理表示,“吉勃逊具备反犹太主义能力。”到最后我们就能合理谈起某人的“最危险”面目,至于“真”面目说不定就是个暗含危险的误称。

9P.z"[6[?$_:L1m@0

l%t/eg-T(zc FV C0记住这点之后,现在我们就可以回头讨论吉勃逊致歉文中的一点意外疏失:“没有任何借口,也完全不得容忍,不管是谁都完全不该浮现反犹太想法,也不该发表反犹太言论。”各位看到这里出了错吗?不管是谁都不该浮现这种想法?若是再也没有人会浮现反犹太言论,那我乐观其成,然而不论是好是坏,我们要想控制偶尔侵染异类系统的仇外恐惧病态症状,可说是希望十分渺茫。我们称为思考的作用,大半发生在认知控制的底层深处。这项分析的用意并不是要为吉勃逊的卑劣行为开脱,而是在于彰显一道问题,而且截至目前以我们所学全都要就此提出质疑:如果有意识的你,对于心理机具的控制程度低于我们先前直觉认定的水平,那么就责任归属而言,这一切代表什么意义?我们接下来要谈的就是这道课题。

rX"z8tne6Xl2`0心理学空间 Ti8` }L+P~+E4d3b

心理学空间"zZ[/tX

心理学空间t7QK*z2u"U(li

'l9i1f0S*Ix.m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Eagleman 自我
«隐藏的自我:大脑的秘密生活 大卫·伊格曼David Eagleman
《大卫·伊格曼David Eagleman》
为什么我们有时会感到时间变快或变慢了»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