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图式治疗:概念模型
作者: 杰弗里·E·杨(Jeffrey E.Yo / 9532次阅读 时间: 2010年3月11日
来源: 《图式治疗》 标签: 概念 模型 书摘 图式 治疗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三种适应不良的应对风格

所有的有机体在面对威胁时都有三种基本反应:战斗、逃跑和惊呆,分别对应于过度补偿、回避和屈从三种图式应对风格。广义而言,战斗就是过度补偿,逃跑就是回避,惊呆就是屈从。

在童年环境中,早期适应不良图式象征着威胁的出现。威胁是儿童某种核心的情感需要受挫(如安全依恋、自主性、自由的自我表达、自发性和游戏,以及现实限制等)。威胁可能也包括对图式带来的强烈情绪的恐惧。面对威胁,儿童能结合这三种应对方式做出反应:儿童可以屈从、逃避或者过度补偿。这三种应对风格一般都发生在意识之外——也就是说是无意识的。在任何既定情境下,儿童可能只使用三种应对风格中的一种,但是,儿童也可以随着情境或图式的不同而使用不同的应对风格。(我们会在下面提供这三种应对风格的例子。)

因此,图式激活是一个威胁,这个威胁就是核心情感需要的挫败及随之产生的情感反应,以及对这个威胁产生的应对反应。这些应对风格在童年时通常是适应性的,并且可以被看做是健康的生存机制。但是,当他们长大后,这些应对方式就变成适应不良的方式,因为当条件改变,个体可以采取更好的方式时,这些应对风格会保持图式的持久化。适应不良的应对风格最终把患者禁锢在自己的图式里。

图式屈从

当患者向图式让步,他们就屈从于这个图式。他们不会努力逃避或与之战斗。他们接受图式这个事实。他们会直接感受到图式带来的情感痛苦。他们以证实图式的方式行动。他们意识不到自己在做什么,不断以图式驱动的方式行事,以至于作为成年人,他们还再造出形成图式的童年经历。当他们的图式被激活时,他们的情感反应就会失衡,他们会充分意识到自己的情绪。行为上,他们选择那些更可能像“讨厌的父母”那样对待他们的伴侣——就像我们前面讲述的抑郁患者Natalie一样,她选择了情感剥夺的丈夫Paul。然后,他们总是以被动、顺从的模式与伴侣相处,促进了图式的持久化。在治疗关系中,这些患者可能把自己当做孩子,把治疗师当做“讨厌”的父母,从而又再现了他们的图式。

图式回避

当患者采取回避的应对风格时,他们会努力安排自己的生活,以使图式永远不被激活。他们试图以意识不到图式的方式生活,就像这个图式不存在一样。他们避免想到图式。他们压抑可能引发图式的想法和意象:当这样的想法或意象出现时,他们会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或者把它们赶出自己的意识之外。他们避免感受图式。当这样的感觉出现时,他们自动把它压抑下去。他们可能过度饮酒,吃药,有随意的性行为,贪食,有洁癖,寻求刺激,或者成为工作狂。当他们和别人互动时,似乎很正常。他们通常会回避可能引发图式的情境,比如亲密关系或工作挑战。许多患者会避开所有他们敏感的生活区域。他们经常回避进行治疗;比如,这些患者可能“忘记”完成家庭作业,回避表露情感,只提表面的问题,会谈迟到,提早结束治疗等。

图式过度补偿

当患者采用过度补偿的应对风格时,他们就通过思考、感觉、行为和人际关系等方面与图式作斗争,就好像图式的对立面是真实的一样。他们竭力使成年的自己与形成图式的童年不同。如果他们在童年时感到无价值,当他们成年时就会努力做到尽善尽美。如果他们在童年时是服从的,那么当他们成年时就会反抗每个人。如果他们在童年时被控制,那么当他们成年时就会控制他人或拒绝各种影响。如果他们在童年时被虐待,那么成年后就会虐待他人。面对图式,他们会采取反击。表面上,他们是自信的,但在内心中,他们感到图式濒临爆发的压力。

在某种程度上,过度补偿可以被看做是一种抵抗图式的有益尝试,不幸的是做得过头,以致图式没有被修复,而是被持久化了。许多“过度补偿者”似乎是健康的。实际上,社会上最令人钦佩的一些人——传媒明星、政治领袖、商界大亨,常常都是一些过度补偿者。只要行为能适应环境,考虑他人的感受,并且合理期待达到想要的结果,那么对抗图式就是有益的。但是,过度补偿者常常会一味地陷入到反击中。他们的行为通常是过度的、不敏感的、徒劳的。

比如,对于易屈从的患者来说,在他们的生活中实现更多的控制是有益的。但是,当他们过度补偿时,他们就会变得过于控制和专横,最终把别人都赶跑了。一个由于屈从而采取过度补偿的患者,不能允许被他人领导,即使这样做是有益的。同样的,对于情感剥夺的患者而言,向别人寻求情感支持是有益的,但是,由于情感剥夺而过度补偿的患者会做得过头,而变成过分苛求且自以为是了。

采取过度补偿是因为它提供了一个减轻图式痛苦的方法。它是患者逃离随着成长体验到无助感和脆弱感的方法。比如,自恋的过度补偿通常有助于患者应对情感剥夺和缺陷的核心情感。这些患者没感到自卑和被忽视,而是感到自己很特别和卓越。虽然自恋患者在外部世界中可能获得成功,但是,他们的自我通常是不和谐的。他们的过度补偿使自己孤立起来,并最终带给自己不快。他们不断过度补偿,无论这样做赶走了多少身边的人。这么做使他们失去了与人建立深层关系的能力。他们努力使自己似乎很完美,却失去了真正的亲密。而且,无论他们努力做得多么完美,他们最终必然会在某件事上失败,他们几乎不知道如何建设性地应对失败。他们不能为自己的失败承担责任,也不能承认自己的局限性,因此,很难从自身的错误中吸取教训。当他们经历巨大挫折时,他们过度补偿的能力就衰退了,通常他们会陷入抑郁而变得代偿失调。当过度补偿失败时,由于强烈的情感反应,潜在的图式被再次强化。

我们假设,气质是决定个体采取这种(而非那种)应对风格的一个主要因素。事实上,气质对患者的应对风格和图式都具有重要的影响,但对前者的影响更大。比如,有被动气质的个体更可能屈从或回避,而有攻击性的个体更可能过度补偿。患者采取某种应对风格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选择性内化或模仿。儿童通常会模仿他们认同的父母方的应对行为。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概念 模型 书摘 图式 治疗
«图式治疗:实践指南 图式治疗
《图式治疗》
图式治疗理论与实践»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