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动力咨询及治疗技术

> 心理动力咨询及治疗技术

温迪·L.莫斯
化学工业出版社2017-10
9787568907880
49.00

B lA0GK,jc0日志心理学书籍 psychspace.com d!Nj/zvFu

[&g&g6?|E0可能这里面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写日志(Joumal)——记录我们的受训经历及随后的个人实践。在治疗和培训中,日志是提供可回查记录的可靠工具。在培训中,它被用来做反省练习(Bolton et al,2004),在有些课程中是必须做的,也是(或者)要被评估的。它用来反映培训的各个方面,包括个体阅读、讲座、工作坊,以及你对来访者工作的反馈,这也是最重要的。麦克劳德(McLeod,2004)对如何写这样的日志给过一些意见,包括给每条记录注明日期并设定一个标题,以便追踪你的跨时间的成长变化;快速记录,这样你就不会去审查你所写的东西;随身携带笔记本以方便在想法还很新鲜的时候匆匆记下,抑或把写日志作为你每天的例行公事来做。麦克劳德也指出,学习日志与私人日记之间是有区别的,个人信息要限制在私人日记中。我个人觉得这种区别应该建立在日志是否被评估的基础上。如果日志不会被评估,那么我认为,日志可以提供一个重要的机会来探询个人和专业之间的界限,而这个部分正是我们在努力做好这份工作时产生最大的困难。对来访者的移情和反移情部分是我们自己内部世界的功能。反思这些与培训或者资格后审(post—qualification)相关的内容是我们个人成长的潜在重要资源。心理学书籍 psychspace.comkdaqi

心理学书籍 psychspace.com.o7F{;E;I

观察心理学书籍 psychspace.com I&rf%Y&w@T:t

p5xF VC_"o_ w0当其他学派的人和我谈起让他们震惊和好奇的来访者时,我通常会关注那些容易被忽视的细节。这是心理动力学工作的标志。来访者进入房间的方式、一闪而过的表情、一点点的口音、诉说时的犹豫,所有这些都可能指向非常重要的内容,要么在意识之下,要么来访者不能说出来。作为心理动力学的实践者,我们要注意这些细节,并且,我们被训练成为这些行为碎片的观察者。这并非易事,因为在日常生活中,如果我们将身边发生的大小细节都吸收进来的话,那么很快就会被这些信息淹没的。但这就是动力学工作的重要技能,因为它有助于我们警觉到来访者挣扎着去思考的或者挣扎着想要表达的。个人的心理治疗和个案督导都会促进这些技能的提升,但最好的方式是进行直接观察。心理学书籍 psychspace.com-d"v b7RQFJZ I

心理学书籍 psychspace.comT!Mza J/J

有些(但不是全部)心理动力培训会提供机会让受训者进行一段时间的观察,以此作为临床工作的前提。有些培训将婴儿观察包括在内,作为进入临床工作之前第一年的先修课程。观察训练先于见第一个培训期来访者(training cIient)(译者注:指的是治疗师在受训期间接待的来访者),也是后续治疗工作非常重要的准备阶段。我发现婴儿观察培训是我所接受的训练中最有益的部分之一,多年后我依然从中获益。心理学书籍 psychspace.comL*rd2_h

wG,RxDy"w+p8y0婴儿观察给我们提供了机会去观察人生命第一年的自然发展状况。它使受训者接触到母婴之间情感关系的力量,也使受训者体验到婴儿对其家庭有怎样的影响。它让受训者练习关注人与人互动中的每一个细节,以及每一个细节中所包含的信息。它提供了一个环境,让受训者可以观察关系对于关系的影响,而不必去管理治疗会谈。理解婴儿与其养育者在生命第一年里的交流方式,可以促进我们理解前语言阶段的重要性,这些是很难描述的,除非观察者亲身体验过。观察创造了一个发展对于移情和反移情议题的调谐能力的机会。它同样也提升了诸如治疗节制的技能和涵容强烈情感的能力。心理学书籍 psychspace.comdoOTC

Wo2M P~j0并非所有的培训都把婴儿观察作为课程的一部分,如果培训没有纳入这部分的话,你就有必要考虑自己来安排观察了。观察是随时随地的,可以发生在任何地方——只要你可以观察到关系之间的相互作用,比如在诊室、教育机构或等候室。在生活中,我们有无数的观察机会,比如几年前,某大学安排其受训者在地方法庭的等候区进行观察。你需要获得观察的许可,也要组织督导以便讨论。观察时,你不要介入,安静地坐着观察,并在心里记下发生的事和你所观察到的事对你的影响。观察通常持续一个小时,观察时不做笔记。相反,你需要在事后尽可能多地记录下细节,尤其是关于移情和反移情的议题。婴儿观察绝不应该单独组织,而应该是培训课程的一部分。

H)TYS,}0`:FEA0

#I~m|w_ {+^0体验小组

^5Q7``0g8uO{!R:a0心理学书籍 psychspace.comYhIx#D W4l

一些训练项目把参加体验小组作为课程的一部分。在我看来,这是对个人治疗强有力的辅助而非替代。体验小组使我们直面诸如竞争、猜忌(jealousy)和嫉妒(enVy)这些议题,以及提供我们处理这些强烈情绪的方式。一个相对安全的小组能帮助我们面对这些情绪,当这些感觉干扰我们与来访者的关系时能够意识到它,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意识不到的来访者的猜忌和嫉妒会对我们的咨询工作起破坏性的作用。在小组中,也可以使我们直接体验到小组产生原始情绪的力量(如分裂和投射性认同)。直接暴露于小组的退行动力(reg ressive powers)中,这样的体验对我们的治疗工作是有帮助的,尤其是当来访者的困难与小组情境中的冲突有关时(比如工作环境)更是如此。参加这样的小组也迫使我们检验自己在一个群体中的功能,以及我们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这常常能阐释我们对自己的许多假设以及在我们与他人的关系中自己所处的位置。在这样的小组中,小组成员会给我们许多反馈,这些反馈是关于他们是如何体验我们的,我们极少能够在小组之外得到这样的反馈。心理学书籍 psychspace.comVLtTH3uIS

[K"I.b%Uc2Y0即使没有正式参加体验小组的机会,培训中或培训结束后的同侪小组也会不可避免地带入一些同样的议题,在个体治疗和学习过程中,给你提供一个反思对这些议题之反应的机会。你可以考虑参加培训以外的一个治疗性小组来增加自己这方面的体验。心理学书籍 psychspace.commn[6x4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