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首页 > 心理学人 > 王蕾王蕾

露易丝的案例(第I部分)《Tavistock Clinic》

王蕾2016-12-14 10:09
查看:997次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使用)

选自Tavistock Clinic系列

Internal Landscapes and Foreign Bodies——Eating Disorders and Other Pathologies》一书

作者:Gianna Williams

译者:王蕾

    作者简介:吉安娜·威廉姆斯是一名受训过的儿童及成人心理治疗师,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期间她也是塔维斯托克诊所的一名教职工,随后成为塔维斯托克青少年部门的顾问治疗师。1987年,她开始在塔维斯托克青少年部举办进食障碍的工作坊。她执教于塔维斯托克中心和东伦敦大学,以及比萨(意大利)和博洛尼亚(意大利)的多所大学,并且在意大利、法国和拉丁美洲参照塔维斯托克模式创办了大量的课程。

 

本案例选自本书第一章

露易斯的案例(第I部分)

 

1、柴郡猫

露易斯是由学校转介到医院的,她被学校描述为经常走神(switched off)并且回避接触(out of touch)的类型。她没有朋友,老师也很难和她建立关系。她在学校中的实际情况不像是装出来的。在写文章的时候,她又表现出卓越的想象力,但是学校的工作人员也会反映说,经常也会“有点怪怪的”。她有学习的能力,但和书呆在一起要比和人呆在一起要多得多。在她的关系品质中,当她和有可能变质的人事物建立关系的时候她会淡漠疏离,而这种品质到她进入青春期的时候越演越烈,几乎到了对这样的关系敬而远之的程度。对于露易斯的童年,除了她三岁半的时候和父母有两个星期的短暂分离之外,大家都想不出其他的创伤性经历。露易斯四岁半的时候,她的弟弟出生了,那时候露易斯就表现出很难接受这个弟弟出生的事实。在她妈妈住院生产的时候,她的爸爸就放下工作回家照顾她。

当我第一次见到露易斯,我对于她看起来和她年龄不相符的稚嫩外表感到很吃惊。她的身高是符合她的年纪的,但是对于一个14岁的女孩子来讲,她看起来最多只有12岁,她很瘦,也相当单薄,而且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大大的黑眼睛看都不看我。实际上在那次会谈里面,怎么让她愿意和我目光接触就已经是困住我的大麻烦了。

我将通过举一些我们早期工作的实际例子来开始我们的内容。有时,当露易斯坐在面向我的扶手椅上,侃侃而谈并且看起来是和我有互动的的时候,我们之间就会出现一片阴影。她很快就不再能被碰触到,然后看上去她的想法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这个情况发生了很多次。最初到时候,我认为她可能使用了走神作为一种防御,为了防止当时一些痛苦的感觉的出现;但是在别的时候,看起来也不会有什么痛苦感觉出现时候,她的注意力也表现出毫无预兆就轻松消失(Fade away just as easily and suddenly)的品质。我经常会被她这样的反应搞得措手不及。

然后我开始思考她的行为或许并不是出于之前那样的理解,在潜意识方面也是。或许在我身上露易斯真正需要的是我能够体验到当她毫无预兆地“消失”的时候,我会有什么感觉。实际上,我经常感觉到很失落;我不知道她到哪儿去了,她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的话。另外,我经常感到困惑的是她一个很古怪的笑容,一种出现在她脸上的露齿而笑但她的表情却是一片空白。我很好奇露易斯是否是在通过这样的方式满足她要唤起我内心的痛苦体验,这个体验是她自己没有办法忍受的——而或许这是她唯一能用,将这种体验告诉我的方式。

有时,她在会谈的时候胡涂乱画。有一次,她全神贯注地画画,画了一幅看起来和“柴郡猫”很像的画。她说这幅画看起来和她《爱丽丝梦游仙境》那本书中的一张插图看起来有些像(她非常喜欢这本书)。这张图片是柴郡猫脸上带着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背景是一棵树的树叶之中。刚开始,她一直在说的是柴郡猫身上看起来很有吸引力的部分:她喜欢柴郡猫的难以捉摸和嘲弄,这些特质也正是我处在在和她的关系中能感受到的某一些部分。我试着用易于理解的方式把这些感觉和露易斯交流,我说经常她对我的举动会让我感觉到和“柴郡猫”很类似的方式,也就是一种非常滑不溜丢的(slippery),让人捉摸不透的方式,甚至有的时候她脸上露出的笑容也和这副情景非常契合。我说,她或许希望我通过这种类似于爱丽丝和柴郡猫在一起的经验体会到一种感觉: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机会一起试着来理解这种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并不是把精力放在通过描绘这个过程中的细节来和露易斯分享然后来确认在她的身上有些时候出现的滑不溜丢的,让人捉摸不透的品质到底占了多大一部分。我通常告诉她,她希望我能够感受到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是她现在还没有办法用言语说出来的:她希望我能够知道这样的情境下会有什么感觉,这个情境就是当你知道自己和某人呆在一起但却一点也不清楚这个人什么时候就会不见,包括真的不见和不再给予你关注的时候。我当时认为——现在也是这样认为的——露易斯需要我感受到与这个情境伴随的不确定感和焦虑感,以此来传递她内在世界核心部分的品质;一个让她在生活中感觉如此游离的部分。如果她内在世界的重要客体是以柴郡猫为代表,那就是捉摸不透的,非常不可靠的,心狠手辣且一付嘲弄的样子。这样的话,她很少为了处理焦虑而去坚持什么就一点也不奇怪了。实际上,这样一个客体不但不会保护她减少焦虑,反而会引发焦虑。

我和露易丝的工作中有个很重要的部分就是持续地为她提供关注和稳定的体验,也正是这个部分逐步抵消柴郡猫捉摸不定的特质(前一分钟还在,下一分钟消失)。这种意象在露易丝的心智里是怎么发展出来的现在还很难获知。我们从她的母亲做了一些了解,可能会让我们联想到妈妈是否给露易丝的成长提供了足够的关注,但是我也并不认为有任何部分让我们想到露易丝曾经被刻薄地对待。从另一方面来说,她可能感觉到被刻薄对待,当她弟弟诞生的时候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正如我之前说的,在治疗过程中有好几个月露易丝自己就是柴郡猫,然后我就只得面对她的“消失”和“古怪的笑容”(grin),同时面对这些部分在我身上唤起的感觉。然后有些变化开始发生了。露易丝开始变得不那么难以捉摸而且开始慢慢能够面对一些当她成为柴郡猫的时候她所回避的痛苦。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她变成柴郡猫的时间越来越少,她就能越来越多地开始感知到我的不可捉摸和不可预知性。比如,我记得有一次会谈的时候,她一直坚持说我说话说到一半就中断了,就像我的思维游离出去了。事实上,我是说完了那句话而且还用一个问题结尾,这个问题就是问路易斯好像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这样混乱的例子很多,我们可以在多次的会谈中都找到,但是大多数时候是在会谈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几乎都会变成柴郡猫。任何“再见”,即便是会谈结束的再见,都会被露易斯感受为:我残忍的消失了,不仅如此,我还在对一个小小的孩子无情地嘲弄,就像是在说你怎么会为了被抛弃这种事情这么大惊小怪。她这种感知我的方式就像是她透过她内在那个像柴郡猫一样的妈妈这个有色眼镜来看我。

对于露易斯来说,在度假前做小心的准备是非常重要的,并且要在一次特定的会谈中和她讨论正在接近的分离,然后在只有5分钟的时候要提醒她。她无法忍受突然的“消失”。在一次会谈中,当我们之间正交流地很好,露易斯引用了爱丽丝对柴郡猫的恳求,拜托你慢点消失。这和露易斯所关注的内在世界的方面是一致的,而与她的外在现实做对照的话,这也带来了进一步的调整;她的内在意象开始发展出比柴郡猫要可靠以及不残忍的部分。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接下来我将会试着描述这个过程中的几个阶段和具体的细节。



译者介绍:王蕾,中级心理治疗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在精神专科医院从事动力取向心理咨询及心理治疗十年,现于匠心心理工作室执业,参加Tavistock(由Tavistock中心M7课程导师Silvina带领)婴儿观察小组训练。曾参加过中挪班、中法儿童青少年精神分析班等连续培训班,母婴精神分析、创伤心理治疗、儿童青少年动力取向心理治疗等学习,个案小时数6000小时以上,长期接受督导,分析。

联系地址:温州市大南门荷花公寓4幢404室(匠心心理咨询工作室)

联系电话:15957713576

个人微信号:13838029



王蕾的其他日志

此時此地:我的觀點|作者:貝蒂 乔瑟夫
露易丝的案例(第I部分)《Tavistock Clinic》
早年客体关系的皮肤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