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少年喜欢F-4的什么
作者: 岳晓东 / 4238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9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T Ta#Mfn1D |8q [6aJ

What do Hong Kong Young People Care about the F-4心理学空间&q%qhIh(]7SQ
作者:岳晓东博士心理学空间y3[Z_2x.p
   黄成荣博士
.DA;G+q5ZYgZ1n-V8iE0   张宙桥博士心理学空间}s-k^b
服务机构:香港城市大学心理学空间.c+k Yq)C6WW} JM
     应用社会科学系
+z%G {B8I sw0     达之路,九龙心理学空间,_"u0D/KD$T2ykFm
心理学空间6h)Q%\:g%I4M W$\;?
  摘要
H#^c7Y`c!|0
2V0q;I8j3M1C:^0  本文汇报去年年底F-4来港举办演唱会期间做的一项调查。共有265名16-20岁的青少年(男44名;女221名)在演唱会现场接受了采访。男生最受崇拜的F-4成员依次为周渝民, 吴建豪,言承旭和朱孝天;女生最崇拜的F-4成员依次为周渝民,言承旭,吴建豪和朱孝天。对于F-4的崇拜理由,最受看重的理由是样貌特征(46.6%),其次为才能特征(17.6%)、魅力特征(15.0%)、性格特征(11.6%)和知识特征(0.4%)。此外,女生较男生更看重F-4的样貌及才能特征,而男生较女生更看重F-4的人气特征。
xc0gW9S#t4o$P0心理学空间C&y}fW:A(Ac.q {+n
  关键词:偶像崇拜 F-4心理学空间!KA7Bo"u3d0W't
心理学空间,avJ"@K
  Abstract心理学空间)_ gpTi
心理学空间+Al,?L!R#W KO3D x
  The present study examined Hong Kong young people’s worship of Taiwanese F-4 pop stars. An on-the-spot interview was conducted at a concert of the F-4 in last December. 265 attendants to the concert was randomly selected to complete a questionnaire. The results indicated that among the F-4 members, Mr. Chou was most favored by both males and females. Facial attractiveness was most valued by all interviewees, followed by talent, charisma, and dispositional factors. Besides, females cared significantly more than males about F-4’s facial attractiveness, talents and characters whereas males cared significantly more than females F-4’s popularity.
!|Xh2]R+Zj0
4_~&{*ZTx8_0  Key words: idol worship 心理学空间(SN1tx'aOd-V
心理学空间0S^PQ1o1\p3j
  1. 前言心理学空间,NW|FW9_
心理学空间 Q na|+_A%M$E"@
  青少年偶像崇拜是青少年文化的一种次文化形式,有其社会群体所独具的态度、价值观、思考及行为模式(e.g., 万育维、张智雅,2000; Leung, 1999; Wong & Ma, 1997)。就心理学而言,青少年偶像崇拜反映了青少年自我确认中对生活中理想人物的社会认同和情感依恋,是其特定年龄阶段心理发展的“附属品” (e.g., Adams-Price & Greene, 1990; Emanuel, 1990;张酒雄,1993;薛晓阳,1997)。心理学空间/J/si h$G~,j9Pl
心理学空间T_ L?$DC
  据本港和内地近年来的研究表明, 当今香港青少年的崇拜偶像主要集中在歌星、影星和体坛明星等娱乐界名人身上(e.g., 岳晓东,1999a, 1999b, 2000; 岳晓东、甄雪莉, 1999; 岳晓东、张宙桥, 2002; 岳晓东、黄成荣、张宙桥, 2000;岳晓东, 张宙桥, 黄成荣; 2003; Yeung, 1995; Yue & Cheung, 2000)。据此, 笔者(岳晓东, 1999a, 1999b, 2000)提出将青少年对歌星、影星和体坛明星的崇拜称为“三星崇拜”或“明星崇拜”,它是一种较为感性的、直观的和全盘接受式的心理认同方式,其突出特点是特别欣赏偶像的形象性特征 (如容貌、身材、性感等)、流行性特征(如服装、动作、发型等)和名利性特征(如财富、知名度、生活方式等),并从中获得最大的精神享受。心理学空间 q%h*i0qkxt'@W8mc
心理学空间Fx?8V9T&s R
  换言之,明星崇拜导致青少年以偶像的外在特征来决定其取舍, 把偶像视作心目中的完美人物,甚至是梦中情人(e.g., Adams-Price & Greene, 1990; Henriette & Michel, 1985)。它还使青少年获得某种超现实的自我情感体验,排斥现实生活内容,迷恋或向往远离现实的人格形象和生活方式,使他们被崇拜的偶像所深深倾倒,产生强烈的情感共鸣(薛晓阳,1997;何宇红,1994)。它还可强化青少年的虚荣欲望、浪漫幻想(Cheung & Yue, 2000, 2003)。心理学空间$HV,O^N3b
心理学空间e+SE a4l)h8w
  虽然近年来有不少学者对青少年偶像崇拜的性质、种类及其社会、心理影响进行了问卷研究,但从未有人对青少年偶像崇拜做个案研究,诸如青少年怎样看待某个的偶像(组合),喜欢其哪些方面,怎样从其偶像崇拜中获取自我成长的养分之类的问题均无从回答。鉴于此,笔者借2002年年底台湾当红歌星F-4来港举办演唱会之际,设计并开展了本项研究。其目的主要有两条:(1)检查香港青少年对F-4成员的不同看法; (2) 验证青少年偶像崇拜的形象性、流行性、名利性之特征。
LT!k7z1mX.G(WZ6Wk0
)j5q a6X#Au yh0  2. 研究方法心理学空间 @)qYd9R K bLR

p5PE7m)CV F Y0  2.1 受访者心理学空间 {1xQ2PV

Y oD{ v:wK;V-x0  本研究趁F-4于2002年12月18-22日举办F-4 Fantasy 演唱会期间,在红?{体育馆现场采访了265名香港的青少年,其中男生44名(16.6%),女生221名(83.4%),平均年龄15.35岁(SD=2.14)。采访由经过训练的香港城市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的学生来完成。他们在演唱会开始之前,以随机抽样的方式采访现场等候入馆的青少年观众(根据入馆先后,对每隔两个次序的青少年进行采访),每位完成采访的青少年获赠一套彩棒(每份约20港币)。
Z/o/b0e6k0心理学空间9@w4dU Wim
2.2 收集资料方法
.v~/?\ w5y Tr?ss t j0心理学空间y7_R&? [/Mj"k
  本研究之采访问卷是特别设计的,它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调查对F-4每个成员的态度,它共有4道题,其中涉及喜欢或不喜欢F-4成员的具体理由;第二部分调查对F-4组合的喜欢动机,它要求受访者按重要性排列下列喜欢F-4的理由:相貌好、有性格/个性、有演艺才华(演技好、唱歌好、跳舞好)、有学识、有品德/修养、有钱、有成就、身材好、人气旺等9条理由(岳晓东, 2000),以1代表最重要,9代表最不重要;第三部分调查对F-4的崇拜动机,它共有10道题,涉及心理认同、浪漫幻想、才能欣赏、容貌欣赏等方面的内容,并以Likert 1-5 点的方式加以评分(1 = 最不同意,5 = 最同意)(岳晓东、黄成荣、张宙桥, 2000)。心理学空间im]7z[3Tm

$Mk(u&QI[ N:g,K0  2.3 数据整理与分析方法
4Al'M1js|U2{VC+N0
"P!f gw|S xGaYE0  对于采访第一部分的调查结果,笔者将受访者喜欢F-4的所有理由分为五大类:样貌特征(如:靓仔、有型)、才能特征(如:会演戏、唱歌、作曲)、魅力特征(如:得意、可爱)、性格特征(如:孝顺、勤力、有上进心)及知识特征(如:有上进心、学历高),然后以百分比图表的形式加以展示。对于第二、三部分的调查结果,笔者对其平均值做统计分析(t-test),再以图示。
Kvu2U"l0
$qE:A_6~]F C0  3. 结果分析
K |2uq${ Q E8W&P0
心理学空间-X)F_HM5_+b/tIk
  3.1 受访者对F-4成员的态度心理学空间0Z#p)P7xI1r
心理学空间.Cb&zY M#w^
  就男生而言,在F-4成员中最受崇拜的成员首推周渝民(40.9%),其次为吴建豪(20.5%),言承旭(18.2%)和朱孝天(9.1%);至于女生方面,最受崇拜的成员亦是周渝民(42.5%),其次为言承旭(30.3%),吴建豪(16.3%)和朱孝天(5.0%)。此外,有5.0%的受访者表示崇拜全部F-4成员,也有0.9%的受访者表示没有崇拜任何一位成员。心理学空间x/?FX/|7g4Hk

c\EY` Ze03.2 受访者对F-4的喜欢理由心理学空间.mF7jF,E

{S%|2jfB~{0y0  在受访者喜欢F-4的五大理由中(样貌特征、才能特征、魅力特征、性格特征及知识特征),排位最高的是样貌特征(36.2%),其次为才能特征(25.0%)、性格特征(21.3%)、魅力特征(12.2%)、其它特征(3.9%)、知识特征(1.4%)(见图一)。由此可见,F-4的形象性、流行性特征的确深受受访者看重。 心理学空间'b"M5}1t+DTj n
心理学空间%qf B l.i$U D:@m
图一:受访者对F-4的喜欢理由百分比图
)~+q|/uW8D0心理学空间!k.vMu Rb:^z#N%Ihm
心理学空间e9{UwrN
心理学空间kt&J8St5D

3i(B6A(}*@4s1]?0  在受访者喜欢F4的理由排列顺序方面(见表一),无论男生还是女生都依次将“有演艺才华”、 “相貌好”和 “有性格/个性”这三条理由排列在前三位,且女生的平均值高过男生,“相貌好”和 “有性格/个性”的平均值差异还具统计显著性。此外, 男生则较女生更看重“人气旺”、“有成就”、“有学识”这三条理由,其中“人气旺”的平均值差异更具统计显著性;而女生较男生更看重“有品德/修养”、“身材好”这两条理由。总而言之, 受访者均最看重F-4的样貌特征和才能特征,但女生的看重程度明显高过男生。
.iy @,PJ0心理学空间;{}*g.qah|.k i_P
表一:香港青少年喜欢F4之理由排列心理学空间 G_qaN;\FI4I
 心理学空间V O1a;h x2W;p.B

表一:香港青少年喜欢F4之理由排列

6eZ {$~S0

 心理学空间?&AN,m"DO _U

 心理学空间8MF:x$x'Mm0w;u

男生组心理学空间 H}!u&I.e,^6u,?Eh0r

(N=44)心理学空间6W|g `^

 

)D@8yT/Lars4_0

女生组心理学空间x5R8i [+[*~'L

(N=221)心理学空间"lVO }`]3s

 

@1M%L%^P/q p0

 

"L~K{2i p2kD]0

排名心理学空间1ohT\Hr

平均值

B{eu{1Rd0F0

S.D.心理学空间_sC$PvK

排名心理学空间8QNeQ3u.@{/Z d

平均值心理学空间:l`$f7J_`7\&H BJ F

S.D.

NI HoUw3G#B0

t-value心理学空间sA$v(v:FyW

有演艺才华

1} ]}q*X:xZ\0
1 3.21 2.32 1 2.71 1.80 1.568

相貌好心理学空间-}2A,_i(cY9ug1Rw

2 4.00 2.71 2 2.96 1.98 2.976**

有性格/个性心理学空间-Sz*X+}Oc

3 4.33 2.06 3 3.26 1.82 3.418***

人气旺心理学空间/O9Y?-C~ l

4 4.35 2.53 6 5.72 2.05 3.847***

有品德/修养

%TM:L7M M,t;oT0
5 4.84 2.57 4 4.32 2.19 1.388

有成就

2G%^5[C0lH N0^B0
6 5.26 2.30 5 5.65 1.74 1.278

有学识心理学空间E(W5x`jK7d6P%I

7 5.56 2.06 7 5.88 2.01 0.644

身材好

yl%kG ] [0
8 6.19 2.02 8 5.90 1.94 0.894

有钱心理学空间wBr_{o

9 7.35 2.44 9 8.58 1.07 5.317***

*p<0.05, ** p<0.01, *** p <0.001

vw(B J]TI|8u?7l0
心理学空间1?S8fZ$D TZj

心理学空间e`b,o0c?e1i?

G2Gl2m.@+@x!qD0
9~YKDi%r I/e0Xu0心理学空间2v-[D!v ~W
3.3 受访者对F-4的崇拜动机心理学空间U6~J1a7d^

u^/PPwn K0  表二展示了受访者对F-4的崇拜动机,其中女生大部分条目上的评分均高过男生,其中“将F-4看作自己奋斗榜样”、“重视F-4在事业上的成就”和“重视F-4的个人魅力”这三条的平均值差异更具有统计显著性。男生只是在 “希望成为身材或容貌出众的明星”、“重视F-4的财富”和“希望受到别人的崇拜”这三个条目的评分均高过女生,但都不具有统计显著性。整体说来,女生对F-4的心理认同程度要远远高过男生。这与前面获得的结果正相呼应。
cxPM%orEf(d0心理学空间L&@5B`2ce jl

?e"X6j#h#m0y mQ0表 二:香港青少年对F4的崇拜动机心理学空间XxQ@Kv/t.F K
 心理学空间+^NG6COm'P [O

二:香港青少年对F4的崇拜动机

3qt+RS XS mH0
  男生组 N=44 女生组 N=221  
  平均值 S.D. 平均值 S.D. t-value
希望成为F-4那样的人物 2.30 1.15 2.44 1.19 0.756
将F-4看作自己奋斗榜样 2.30 1.36 3.49 1.21 5.858***
重视F-4在事业上的成就 3.18 1.37 3.65 1.18 2.321*
重视F-4的个人魅力 3.09 1.24 3.85 1.08 4.161*
重视F-4的财富 2.32 1.41 2.13 1.14 0.951
希望F-4会喜欢你 2.73 1.55 3.19 1.53 1.621
希望像F-4那样受人瞩目 2.61 1.35 2.63 1.27 0.072
希望成为身材或容貌出众的明星 2.52 1.39 2.46 1.33 0.277
希望享受富豪的生活 2.91 1.36 2.98 1.38 0.301
希望受到别人的崇拜 2.89 1.47 2.58 1.23 1.446

*p<0.05, **p <0.01, ***p <0.001

Z\Fa+X*B$bZ0
心理学空间-GR o\AHV#b

心理学空间2tD:I%Gl,J0m-fH

E,`J`#I2k6I0  4.结果讨论
:ph"Tc D"r9k0
pq.S9@5|"E;aWa1Y0  本次研究表明,在受访的265名香港青少年当中,周渝民最受青睐,样貌特征最受关注,F-4的演艺才能普遍被认为次等重要,女生明显较男生更认同F-4。这些发现说明,受访青少年对于F-4的关注或崇拜的确以样貌特征和才能特征为主导,它在女生中表现得更为突出。这些发现充分验证了青少年“明星崇拜”之形象性和流行性特征。换言之,受访青少年对F-4的崇拜基本是表层性欣赏(superficial appreciation),而非实质性欣赏(substantial appreciation)(岳晓东,2000; 岳晓东、张宙桥,2002),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重在欣赏偶像人物的形象性(如容貌、身材、发型等)和流行性(如服装、动作等)特征,并从中获得最大的精神享受;后者则重在欣赏偶像人物的人格性(如突出个性、为人等)和气质性(如举止、风度等)特征,并从中获取最大的精神享受。然而,欣赏一个偶像的外部特征,充其量只能给人带来美的享受及其模仿,却不能促进一个人的自我成长。而认同一个偶像的内在特质,会推动一个人去积极辨别偶像身上那些有利于个人成长的特征,把偶像所代表的精神内化为自我成长的动力。所以,本研究结果再次提醒我们,香港青少年宜从不同层面来看待偶像的价值,提高对偶像认同的批判意识。只有这样才能化偶像崇拜为榜样学习,终而在偶像的感召力下促进自我的奋斗与成长。
9G)hn-Lox0
'nj\&|/c W5H:V0  本研究还表明,受访者并不看重F-4的财富、名气、富豪生活等特征,这似说明受访者对F-4的认同与崇拜并非在名利方面。若真如此的话,则表明受访青少年的偶像崇拜方式颇为成熟,因为许多青少年追星就是为了追求明星的名利和风采。心理学空间 H$?(hv2THn9x[4{f3X)x

"e6` V {i6k0  本研究作为本港青少年偶像崇拜的第一个案例研究,在方法上还有许多值得改进的方面。如,本次研究的取样仅在270名青少年左右,且绝大多数为女生,随机抽样方式不能得到充分保证等。所以,在今后的研究中,要扩大取样范围,特别是在内地的取样范围,并加强取样的随机性,以使其研究结果更具代表性。在今后的研究中,还应加强定性研究和定量研究相结合的方法,通过不同的问卷调查方法及统计分析方法(如ch-square tests, ANOVA等)来交叉验证调查结果。心理学空间r'KO:`)f}1u4f
心理学空间2@j"Z!p$BF F
综上所述,本文是香港第一篇专门探讨青少年崇拜F-4的案例研究 。希望这可以抛砖引玉,吸引更多专家学者对此问题的关注,以期开展深入的研究和探讨。
GNeqB'U0
JL\3j[Q] uR[A0
X}5W6Q)}o HMr{0心理学空间-z.KJ"u3I!Z~] ^
参考文献
'Q*mO1Gw3uu0心理学空间6x8c8c9s(h!Z!S;x9Y
Adams-Price, C., & Greene, A.L. (1990). Secondary attachments and adolescent self concept. Sex Roles, 22, 187-198.
&KmA#F?W5K/m0心理学空间+E%P8o+W$|jR6C
Cheung, C. K., & Yue, X. D. (2000). Idol worshipping for vainglory, illusory romance or intellectual learning: A study in Nanjing and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dolescence and Youth, 8, 299-317.
z$K$\yz3z0心理学空间/`2tit-z.a!{-LU
Cheung, C. K., & Yue, X. D. (2003). Identity achievement and idol worship among teenagers in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dolescence and Youth, 11, 1-26心理学空间$B'E%p["DT\ a

']E2L8Eud0Emanuel, L (1990). Social attributes of American movie stars. Journal of Media, Culture and Society 1990, 12, 247-267.
[BEXu.v p6vE0心理学空间;Yg"ga,A1]
Henriette, D. and Michel, V. (1985). Persons who most arouse the admiration of youth in
"VW3p4|nW)o+Z)?]0心理学空间'R^8CIc!Z%\
Leung, L. K. (1999). Study on the influence of media on youth. Commission on Youth, Hong Kong Government.心理学空间D}I%IA wz
心理学空间 v Y @n:G
Wong, S. W. & Ma, K. (1997). A survey on the patterns of Canto-pop appreciation in Hong Kong. Dept. of Applied Social Studies,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心理学空间*m'^E#IP

JRy[|(b*Y2v#V0Yeung, Y. Y. (1995). Adolescent idolatry behavior: An exploratory study. Unpublished postgraduate diploma thesis, Department of Applied Social Studies,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u3D:lU7n d;J[0心理学空间9\M3[4yKe]
Yue, X. D., & Cheung, K. C. (2000). Selection of favorite idols and models among Chinese young people: A comparative study in Hong Kong and Nanjing.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ehavioral Development, 7, 20-28.
.r(jpa!s$q&H0
Y*lM#nSr7]z.n vj0岳晓东 (1999a):青少年偶像崇拜与榜样学习之异同分析: 一个六边形图型和两种社会学习和依恋模式的提出,《青年研究学报》(香港) , Vol. 4, 页137-152。心理学空间Fxm8P8y6F
心理学空间 V&f1U8jz*dUm3w
岳晓东 (1999b):偶像与榜样选择的代沟差异: 香港和长沙成年人的见解《香港社会科学学报》, Vol. 15,页27-51。
u p^Ro/K9v6n9CI0
!X0_}6d9dZ `0岳晓东、甄雪莉 (1999): 香港、长沙中学生偶像与榜样选择比较分析. 《香港社会工作学报》, Vol.33(1&2),页57-72。心理学空间%m-k] G*y;s T

j!C.`e HH7GmW)E,C5eLU0岳晓东 (2000):香港和内地青少年对四类偶像与榜样人物之选择和认同差异分析, 《青年研究学报》(香港) , Vol. 6, 页152-167。
KUOn`mVT0心理学空间!S.y{^%gA1s
岳晓东、张宙桥 (2000): 青少年偶像与榜样之比较:香港、广州和长沙三地大学生的调查分析,《青年研究学报》(香港) , Vol. 5, 页133-145。
F s E({'hhbI r c0
;N0s&H| X)u:s0岳晓东、黄成荣、张宙桥 (2000): 青少年偶像与榜样选择类型对比:香港、南京、长沙和南通(藏族)中学生的调查报告. 《香港社会工作学报》, Vol.34(1&2),页57-72。心理学空间U5c-t_(](^O-H6b
心理学空间iP#P#Ve HSJ%@
岳晓东、张宙桥 (2002):青少年明星崇拜与杰出人物崇拜: 香港与内地1998-2001年的研究与思考,《青年研究学报》(香港) , Vol. 8,页133-145。
#mi:[;X%]&kx4uY:y0
"u%P q^M x4`d3o0岳晓东、张宙桥、黄成荣 (2003). 香港与内地中学生偶像崇拜中性别与年龄的影响分析,《教育研究学报》, 18(1) 页97-112。心理学空间?s$i*m q8sB
心理学空间9A\}&y2QC~8GD
何宇红 (1994):崇拜心理的历史根源及现状分析,《湛江师范学院学报》1994.2. 105-111, 142。心理学空间fE"]S ub]
心理学空间:H/A7X${*_
张酒雄等人(1993):国中学生偶像崇拜与自我概念、学业成就关系之研究,《教育学刊》,10期,页261-322。
b U5a"Yl0心理学空间)c&T)?ec"?
万育维、张智雅(2000):青少年偶像崇拜行为其社会意涵之初探,《青年研究学报》,Vol.3 (1), 页147-157。心理学空间)HP U"uTB
心理学空间7i/X.y[m n n,| t
薛晓阳 (1997):偶像教育: 教育理论的新概念,《教育评论》 (福州) 1997. 1. 22-25。心理学空间 x#t9x$Tc4jb Md
 心理学空间 YDAty[hg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咨询督导是平等对话 岳晓东
《岳晓东》
创造力教育:研究与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