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父教缺失是我们民族很大的隐患”
作者: 迟毓凯 / 2144次阅读 时间: 2011年12月28日
来源: 世纪心理沙龙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0ey{ Q+I3c/pE0

fT5X"R]Cc0^ v"j0

@w+g0R},K0前些日子去妇联开会,会上就有一位女同志控诉当前家庭教育中“父亲缺位”的现象,今天便看到《中国青年报》的相关文章,采访的是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孙云晓,说的正是这个事。作者是:韩妹、黄冲。——www.xlxcn.net

~9[MY$Ebo(r1_0 心理学空间\)}3b-dx(r1nviEZ

“我至今还记得17年前的那个下午,语文老师用了整整一节课时间,给同学们念《夏令营的较量》。老师声音很沉,一字一顿,就连班上最闹的学生都低下了头。当时我们还在念小学,但那一幕,我至今还记忆犹新。”一位“80后”这样对记者说。

V @4Nz K!O|'i,Bm0 心理学空间(@1GJ Jy_9V'i

3月23日,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公布的《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权益状况比较研究报告》中,有很多让人振奋的发现:中美高中生比日韩高中生更自信、更能坚持个性;中国高中生对未来最有信心,更愿意积极采取行动改变现状。

|:xHUht0

3]3y!uUH+B(n.w0但在发布会后,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夏令营的较量》一文的作者孙云晓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时说,如果在17年后的今天再来一场夏令营的较量,情况其实依旧没有改变。

AXc_$K8y0 心理学空间&]q/~_]D?:|"@

中国青年报:对中美日韩高中生的比较研究,您已经做了三年,您的总体感受是什么?心理学空间3`N(z(B?Q]

心理学空间GXnp[4M

孙云晓:中国进步很快,在很多指标上,中国的高中生都排在前列。中国学生非常自信,对未来充满信心,跟美国相似,比日韩好得多。心理学空间G$k%x'b@+s A

心理学空间5u'g#Q`"v:a

中国青年报:但调查也发现中国高中生的学习压力是最大的,为什么他们还能如此自信并坚持个性?

OBN0l$q,}@L VL*U0 心理学空间K7P-d0Qh`p

孙云晓:这跟中国社会发展的背景有很大关系。中国社会越来越开放,积极的信息也比较多。另外,我们也发现中国的代际冲突有缓和的趋势,比方说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调查发现,中学生愿意和父母交流的只有1%,现在已经在30%以上。中国父母的教育素质也在明显提高,全职妈妈多起来了,好多父母都是“教育狂”。心理学空间 ? |7l|7G/RD z1m

;Cu'?Fo5H0不过,中国高中生的学习压力是很大。日本的教育是鼓励孩子做普通人,中国的教育是让孩子做非凡的人。我们在2005年的一项调查发现,54.7%的中国父母希望孩子将来读博士,83.6%的父母期望孩子考前15名。中国的传统一向是不甘心平凡,这有积极意义,但大部分孩子肯定是不能如愿的。所以,我觉得鼓励孩子有一个充实的人生就很好了。

F~4u ^z&M.EH N0 心理学空间.i| A9I)w

中国青年报:这个数据很有意思:高中生的首选倾诉对象中,中国父亲的排名是4个国家中最低的,甚至排在了“网友”之后。这是怎么回事?心理学空间:gl`(@'}:dLk

&Ph)_'EM;j5e0孙云晓:是的,中国的父教缺失是我们民族很大的一个隐患。我有一次打出租车,司机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是搞儿童教育的。那个司机当时就看我一眼,说:“老爷们还搞什么儿童教育啊?教育是他妈的事,我就管挣钱!”心理学空间)td9z0Tr

心理学空间Jj{7li?cG

事实上,研究表明父母的教育是有所侧重的。婴幼儿时期以母亲的教育为主,小学阶段父母的责任各半。而上了初中以后,母亲的影响力下降,父亲的影响力变大。高中阶段父教缺失,严重性就在这里。心理学空间`Q:_n5]Ax

心理学空间 es'AFW

中国青年报:我们怎么找回缺失的父教?

3p!V:J"w3PV`u0 心理学空间%E X,t}0j]?

孙云晓:我觉得全社会都应当推广这样的理念:父教不可缺!要制定相应的法律,明确父亲的责任,像瑞典就有《父亲法》。现在绝大多数人还是认为教育是妈妈的事,实际上是很不够的。如果是男孩的话,父教缺失的伤害会更大。心理学空间{M\Y^'RWD

5N xYA!wBF_R0其实也有很多好的例子。比如说国际奥委会中国首席代表李红,她父亲从她7岁开始带着她去跑步,一直跑到高中毕业,最后跑进了清华,又到哈佛留学。可以说,这个跑步成就了她。心理学空间VY#~n~Pm

p(sPV KmiO&W/Ke0实际上我们对运动的理解是特别片面的。体育不仅仅是锻炼身体,它是讲规则、责任、团队合作、服从、荣誉的,体育给了儿童一个最有效的社会化模式。在带领孩子运动方面,父亲有特别大的责任。心理学空间_v?7G&e&FE0X2C

HW%X_ Tq0中国青年报:您也是一个父亲,我们很想知道,您是怎么和女儿沟通的呢?

.ZF7X9W+Pr JY1?5w0

2]J*B5|h-`0孙云晓:一定让她独立,教是为了不教。成长的过程就是一个探索的过程,我们会引导。具体的沟通方式很多。比方说我们大部分寒暑假都是在旅行,在她18岁以前就一起走了13个省。而且往往是跟几个家庭一起旅行,让孩子们一起玩。每次旅行她都特别愿意跟我聊天。我们会在长江三峡游轮上讨论历史人物,晚上在甲板上仰望星空,探讨人生和梦想。

}tl+}0{w f^0 心理学空间L]E/y Ut

中国青年报:这次调查也提到中国学生的学习时间最长、压力最大。但在2006年你们做的一个调查中,又提到中国学生压力是四国中最小的。中国学生的压力到底是多大?

%Qw \&N)y'B@0 心理学空间U Z!N#CW-b

孙云晓:那其实是另一个问题。日韩美学生的压力大,是因为他们要独立,要是学习不好,找不到工作,压力会很大。所以他们的压力是真正的压力,是独立生存的压力。而中国学生的压力只在于学习、在于应考,大学生就是找不到工作也压力不大,啃老嘛。心理学空间xa$y3yE:o2y B

Q S)NJ9^0中国青年报:对。您看中国父母虽然关心孩子,但他们关心的内容都是学习成绩,比例高过对孩子身体健康、生活习惯、交友情况的关注。这是不是有一点舍本逐末?心理学空间M,|f [*x ^

~K{3lc0孙云晓:中国父母有一句最经典的话——“只要你把学习搞好了,别的什么都不用你管”。这句话几乎所有中国孩子都太熟悉了!我认为,这句话就是“教育荒废”的宣言。实际上从教育的本真来说,根本目标是促进人的发展,绝不仅仅是学习知识,还有生理心理、社会适应等各方面的发展。我曾经提过一个观点:如果你的孩子没有朋友,比考试不及格还要严重。

nz\E ?y0 心理学空间l$k7B$GjRm+m

中国青年报:“教育荒废”的说法是日本文部省上个世纪80年代提出的,那个时候日本被称作“考试地狱”。咱们现在比起日本当时如何?心理学空间C'}L6d,mfS5d

m'ftr}N)s#G(d.O3n,W0孙云晓:我认为还要严重。中国政府也意识到不能搞应试教育,所以小升初考试取消了,但却催生了五花八门的考试,反而更复杂,学生的负担更重。心理学空间"T yS8|9{

心理学空间0f7@#D a/|F)`

中国青年报:您1993年发表的《夏令营的较量》距今已有16年了。如果今天再来一场夏令营的较量,结果会怎么样?

_F S$R6Z'^ww0

:MO sG RQ ^0孙云晓:我们每年8月都会举办这样的夏令营,情况还是没有根本改变。《夏令营的较量》的结论,到现在依然是这样——日韩的孩子顽强,中国的孩子还是叫苦连天。心理学空间7v7W xf ilA:k

4H%Z1OZi6n3H3t;d6Q1l6j0n0我从来就不认为中国的孩子不如日本的孩子,中国孩子也是很优秀、很可爱的。但是中国教育危机四伏,导致中国孩子某些能力的缺失,比如吃苦耐劳、实践能力、团结合作,这会影响一代人的基本取向。像日本孩子现在修学旅行非常普及,有些中国孩子连门都不敢出。

fY cb9c[o@}0 心理学空间,?+D%p!?;B_$^

中国青年报:真的这样吗?我们原以为现在的中国孩子会有更好的表现。心理学空间)Ab*\+C CL

心理学空间 |H(s%y _ KZX|

孙云晓:也许中国孩子还会更差。因为现在他们锻炼更少了,体育、野外生存的机会不多,这是我们的一大弱项。我在2000年参加过日本举行的一个夏令营,早上5点就出发爬山,一直爬到晚上7点回来,整整14个小时。不要说中国的中学生,就是成年人也受不了啊,我走下来简直跟死过一回一样。日本的孩子却如履平地!而且日本的国民都有共识:应该让孩子锻炼,出了事不能找学校。心理学空间 q4t0LOaX}

c\ u4lLc9IR*NG0现在春天到了,对于中国的教育界却是一个尴尬的季节。因为校长、老师和家长都提心吊胆,不敢组织孩子去春游。要我说,没有春游,那对于孩子来说,就等于没有春天。但绝大多数中小学生都享受不到春游的快乐。因为一旦发生意外事故,家长就会把学校告上法庭,学校既要赔钱,又要受上级处分,干脆就不组织了。你说这是什么问题啊?差距就在这里!心理学空间Y2aWv5d'k

心理学空间8oxm(I.yn.d

来源: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心理学空间?/p$~O'fyj)a

心理学空间9^Z`N)G Gb/u

链接:http://www.cyol.net/zqb/content/2009-03/27/content_2598691.htm心理学空间#zX`.RdWR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武志红:怎样学好心理学 迟毓凯
《迟毓凯》
“我没有说过小沈阳有心理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