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格丽特·米切利希处理德国的战后内疚的心理分析师
时间:2014年09月09日|2915次浏览|1次赞

玛格丽特·米切利希处理德国的战后内疚的心理分析师
DAVID CHILDS 2012年6月18日 星期一

玛格丽特米切利希是德国-丹麦精神分析学家,也是声称德国人无法哀悼而闻名的女权主义者。她通常被称为为“德国精神分析的贵妇人”,她与的丈夫亚历山在1967年她合著了Die Unfähigkeit zu trauern[“无力悼念”]。

在康拉德·阿登纳重建经济奇迹时期,德国与二战达成协议的企图是一个探索。他们得出的结论是: 针对纳粹时代的罪行做的还不够,并呼吁德国人联合起来,一起动手做的更多一些。这是挑衅性的,同时触及了许多德国人长期赖以慰籍的禁忌。 

事实上,许多普通德国人很茫然。他们觉得他们有没有插手纳粹罪行,他们已经为之付出了代价,密集的盟军轰炸毁坏了他们的城市,在前德国领土和东欧,数以百万计的人从他们的家园中驱逐,巨额的赔偿,国家的其余部分被分割。 难道没有罪犯在纽伦堡的审判中被绳之以法么?他们想要着手重建他们国家剩下的部分。

米切利希注意到,在重建的最后,许多老纳粹分子已经回到了显著和重要的岗位。很多时候,过去被简单地一笔勾销。这一变化始于1963年12月的奥斯维辛审判。无法哀悼成为那些西德学生的关键武器,1968年走上街头不仅是对德国大学陈旧传统的抗议,同时也引起了他们父母一代的关注,是什么集体抑制了德国人心中罪恶感,并虚假的重新回到了假装的的常态。这本书迅速畅销,并影响促成了勃兰特的社会民主党于1969年执政的政治辩论。 

1917年她出生于丹麦的小城镇南格罗斯滕,取名为丽特·尼尔森,她的父亲是丹麦医生,她的德国母亲是女校长。她曾在德国弗伦斯堡中学学习,然后着手学习文学。后来她转到医学,在慕尼黑和海德堡,受训成为一名心理医生。她的工作生涯始于瑞士州提契诺的人智学诊所。在那里,她遇到了她未来的丈夫,亚历山大·米切利希,他向她推荐了弗洛伊德的著作。 

亚历山大·米切利希出生于慕尼黑,是法兰克福大学精神病学教授,他是人本联盟的创始人之一,也是1959年至1976年法兰克福弗洛伊德研究所的董事。玛格丽特也是该研究所的雇员,夫妻两人在那里一起工作了很多年:在20世纪50年代玛格丽特在以安娜·弗洛伊德,梅兰妮·克莱因和迈克尔·巴林特为首的伦敦研究所完成了分析训练。

玛格丽特越来越多的把注意力转向妇女在社会中的地位,并在她朋友爱丽丝·施瓦泽的杂志 Emma (1977年11月)中宣称,“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她同时积极参与法律行动,反对媒体中的那些有辱女性人格的描写。在她1985年的成功书:Die friedfertige Frau: Eine psychoanalytische Untersuchung zur Aggression der Geschlechter两性侵略的精神分析研究(英译本为,和平的性:论男女之间的攻击),她给了妇女在政治中的作用。在其次的一本书中,Die Zukunft ist weiblich 未来的女性(“未来是女人”,1987)她主张社会的价值观应该变得更加有女人味。

她作为一个心理医生持续工作到她90多岁,劝勉年轻的同事,评论政治发展。在她最后的书,Die Radikalität des Alters: Einsichten einer Psychoanalytikerin 年龄的激进:心理分析洞察(adical Age: Insights of a Psychoanalyst激进年代:心理分析洞察),她审视了她岁月的经验。

玛格丽特·尼尔森,精神分析师、作家:1917年7月17日出生于丹麦格罗斯滕;1955年与亚历山大米·切利希结婚(卒于1982年)育有一子;卒于2012年6月12日法兰克福。

标签: 纳粹  二战  德国  精神分析  哀悼  女权主义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