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滋味第七篇:甜(原创微小说)
时间:2019年12月27日|272次浏览|1次赞

旁白:冬至过了,圣诞过了,新年快来了,上一回开讲还是年头,这新更就到年尾了,2019好快哦,
愿大家的生活都越来越滋味隽永,道生花开爱心田,充实人生,有英雄呵护,也有勇气孤独~~~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朱旭东(秀塵)(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746877179/


人间滋味第七篇:甜(原创微小说)

哑儿会说话,可是她不太说话,原因当然很多,有时候仅仅是她以为自己已经说过话了~时间久了,叔叔婶婶们就逗她,丫儿丫儿,你是不是“窝子”(窝读三声),后来社会上开始流行说普通话才显得文明了,哑儿就叫哑儿了,或者哑小姐也是常有的招呼。

哑儿不是很在意,她在意的是她的牙,哑儿出生的时候就有两颗小马牙,明晃晃的,眼皮周围还长了斑驳的血管瘤,眼睛都遮得要看不见了,哑儿的妈妈觉得这不太吉利,不好养,再加上生产后没两天就割伤了手,见了红,又算不得工伤,孩子不济,养还是要养的,怎么办呢?哑儿的妈妈用了四分法分配了家庭收入,一份工资分四份,一份养老母老父,一份养哑儿、一份养夫妻两个,一份存起来防老。

爱花婆婆生育了九个孩子,道生爷爷又中风偏瘫,每日在家笃信耶稣诵念祷告,哑儿跟着他们是再好不过了,一定会白白胖胖,健健康康、大吉大利。也倒有趣,哑儿的血管瘤自然退去了,是个挺漂亮的丫头儿,是丫头就嘴巴俏,哑儿爱吃糖,爱吃甜的玩意儿,一口白白的乳牙全都蛀成了一片片,咯嘣咯嘣地掉了,第二拨牙倒是没有那么脆了,却一直不太长了,又黄短又小又稀疏,让哑儿总想悄悄地把牙藏到口袋里去。

哑儿的心思也总是藏着掖着,她不喜欢问,总喜欢自己琢磨,特别是琢磨门口弄堂烟纸店里的新玩意儿好不好吃,道生爷爷瞧在眼里,偶尔背着爱花婆婆悄悄塞一分两分毛票儿给哑儿,一分钱可以买好大一板子甜薄荷糖了,粽子糖贵一点,要两分起卖,爱花婆婆可不喜欢这样,教堂里做礼拜的时候,会有糖的,何必浪费钱去买呢,可是爱华婆婆也只装作不知道。

可是,那年夏天,烟纸店桌上的透明的广口瓶里竟然出现了包装起来的小方块糖,看不见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只有五分硬币那么大,也卖5分一块,上面还画着一个很漂亮的旗袍女人,哑儿还不认字,虽然道生爷爷每天都把哑儿放在八仙桌上,带着哑儿一起读一本字典一样的圣经,但那字儿实在太小了,太密了,哑儿根本就连大大的“道”、“生”、“爱”、“花”四个字都还没有学会怎么把它们写进田字格,虽然爱花婆婆就姓田。倒是那一板一板的薄荷糖被爱华婆婆看见的时候,爱华婆婆就会眯起了眼睛,一边埋怨老头子又神知无知的了,一边扭头宠溺地教哑儿:“田~~~甜不甜~~~田,记住了吗?“哑儿总是努力地点点头,所以这么漂亮的糖一定会很多倍的好吃吧,虽然哑儿还不太清楚五分是一分的五倍呢。

盼啊盼啊,忍着那一分两分的甜蜜,哑儿终于盼到了5分,盼到了道生爷爷午睡,爱花婆婆去小姐妹家唠嗑,如往常一般从午睡的棕邦床上偷偷爬起来,一溜烟儿地跑出去,到了那还够不到个儿的街坊柜台,捧着那漂亮女人小方糖回了家,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装,好香,这次哑儿不准备一点点舔了,都等待了那么久了,要心满意足地将它一下子包在嘴里舌尖上。

哑儿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苦,所有的眉眼鼻都抽了起来,难言的苦、酸、涩全部冲进鼻腔,这根本就不是糖,不知道是什么鬼玩意儿,而这么就得等待居然不是甜的???哑儿想不通也不能接受,也没有能力去想什么,只是觉得不想被任何人发现的伤心,她躲进了蝴蝶牌缝纫机下,蜷在踏板上哭了整整一个下午,也许吧,因为她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是黄昏,爱花婆婆抱着她,一脸忧心,道生爷爷也坐在旁边,房间内已经掌灯,隔壁的医生阿姨说:没事了,烧退了,晚上不要吃饭,喝点米汤就好。哑儿悄悄摸了摸口袋那糖纸还在,悄悄扔掉就好了,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以后,以后,以后怎么样了呢?哑儿不再偷偷去那里买糖了,幸福地保住了第二拨长出来的恒牙,只是,一直到20岁的圣诞节,道生爷爷突然去世的消息传来时,哑儿正在值班,带着不止20倍于当年的薪水回去奔丧,大家没有让爱花婆婆参与仪式,在葬礼后豆腐宴的桌上,心不在焉的哑儿又看见了当年的漂亮小方糖,大家伙在互劝酒水的时候问:有没有人要喝咖啡的?

40年后的全家便利,一以贯之,咖啡口味醇厚、经济不贵,圣诞期间搞活动的杯型防烫优雅,还加一元送一杯,店员在温柔地邀请:“要不要寄存一杯?“哑儿恍惚回到也已经去到天国的爱花婆婆和道生爷爷的身边,他们在温柔地凝望着哑儿:无声地询问:“道“、”生“、”爱“、”花“,要怎么写呢?哑儿你学会了么?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