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比克泰德《如何能够在任何情况下保持自己的本性》
  • 分享
    1

    心理空间

    2019-03-22 10:44
    如何能够在任何情况下保持自己的本性

    1.对于理性的动物来说,非理性的东西是无法容忍的,而理性的东西则是可以容忍的。

    2.被人抽打在本质上并不是不能容忍的。

    “这是什么道理呢?”

    看看拉可戴蒙人(2)吧:他们忍受鞭笞(3),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合乎理性的。

    3.“那么,被吊死也不是不能容忍的喽?”

    如果一个人觉得被吊死也是合乎理性的,那么,他也应该去上吊。4.简单地说,如果你仔细留意观察的话,你会发现,对于人这种动物来说,最让他们痛苦的是不合乎理性的东西;反过来讲,最吸引他们的就是合乎理性的东西(4)。

    5.但是对于不同的人来说,理性和非理性,就像善和恶、有利和不利一样也是有很大不同的。6.正因如此,我们才需要通过教育来学会如何在符合自然本性的条件下,把我们对理性和非理性的天然认知(5)正确地运用到具体的实际情况中(6)。7.但是,为了确定什么是理性的,什么是非理性的,我们不仅要对外在事物的价值进行估计,而且还要考虑如何才能符合自己的本性。8.因为,对有的人来说,给别人端夜壶就是非常合乎理性的;因为他唯一考虑的就是,如果他不干,他就会挨鞭子,没有饭吃;如果他干了,他就不会忍受折磨和痛苦;9.可是,对另外一些人来说,不仅他自己为别人端夜壶他受不了,而且让别人端夜壶他也受不了。10.所以,如果你问我,你该不该给人端夜壶呀?我会说,有饭吃比没饭吃好,挨鞭抽比不挨鞭抽要糟;如果你用这些东西来衡量自己的利益的话,那么你就给人家端夜壶去吧。

    11.“可是,这活儿不配我呀。”

    这是你考虑的问题,不是我考虑的问题。因为只有你了解你自己,了解你在自己的眼里到底有什么价值,了解出卖你自己需要多少价钱——因为不同的人出卖自己的价钱是不一样的。

    12.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阿格里匹奴斯看到福劳卢斯(7)正考虑该不该去尼禄的剧院表演(8),他就对他说,“去吧。”

    13.福劳卢斯问道,“为什么你不去呢?”

    14.“因为,”阿格里匹奴斯回答,“我嘛,我根本就不考虑这个问题。”因为,如果一个人斟酌考虑的是这类问题,算计的是外在之物的价值,那么他差不多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本性。15.你问我什么?我愿意去死还是活着?我当然会说:“活着。”16.你问:“你愿意痛苦还是快乐?”我当然会说:“快乐。”(9)

    “可是,如果我不参加悲剧表演,我就会被砍掉脑袋的。”

    既然如此,你就去参加悲剧表演去吧。不过,我是不会去的。

    17.“为什么?”

    因为你已经把自己当作构成一件外衣的普通的一根线了。

    “这又怎么着了?”

    这就是说,你就应该留意如何才能像其他的线一样。因为凡是衣服上的线都应该像其他的线一样,从不希望突出自己,把自己抬高一等。

    18.“可是,我却想成为衣服上那条颜色鲜艳的紫带(10),这样,我就可以使整件衣服显得雍容华贵,耀眼非凡。你为什么告诉我让我跟衣服的其他部分一样呢?如果照你的话做的话,我还怎么能够做一条紫带呢?”

    19.黑尔维帝乌斯·普利斯库斯(11)也看出了这一点,而且当看出这一点以后他也是这么做的。罗马皇帝韦斯巴芗(12)传话过来命令他不要进入元老院,他回答,“你有权不让我参加元老院。但是,只要我当一天元老院议员,我就一定要参加。”

    20.“那么,你去吧。但是,不要说话。”

    “只要不问到我,我就不说话。”

    “可是,[你是议员,]我当然会问你问题的呀。”

    “既然这样,我就要说我认为自己应该说的话。”

    21.“你要是说的话,我就杀了你。”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会死来着?你做你分内的事,我做我分内的事。你要做的是杀我,我要做的就是去死,但是绝不是浑身发抖地死去。你要做的是流放我,我要做的是漂流他乡,但绝不是满怀忧伤地漂流他乡。”

    22.可是,普利斯库斯他又能起什么作用呢?他不过是一个人而已。紫带对一件衣服来说又能起什么作用呢?我想,他的作用恐怕只有这么一点:在一件衣服上,紫带是衣服上最鲜艳的一条带,它这么突出是为了给其他线条树立一个好榜样(13)。23.在这种情况下,换了别人,如果皇帝不让他参加元老院的时候,他就会说,“谢谢你饶了我。”24.但是,这样的人,韦斯巴芗一开始就根本不会阻止他进入元老院的。因为他知道,即使他进去了,他要么就像一件泥罐一样一声不吭。要是说话,也只会照着韦斯巴芗的意图说,而且还会再在这个基础上添油加醋一番。

    25.同样,有一个运动员,[他在竞技场上受了伤,]如果不把他的生殖器切掉,就会有死去的危险。他的弟弟,——是一个哲学家,走过来对他说,“哥哥,怎么办?你是不是先割掉你的生殖器,然后再返回竞技场呢?”可是他坚决不让步,而且下定了决心,最后终于死掉了。

    26.于是有人就问,“他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作为一个运动员还是一位哲学家?”爱比克泰德回答:(14)“作为一个人(15),一个参加过奥林匹克竞赛、熟悉赛场、并在赛场中战胜过对手的人,而不仅仅是作为一个在巴托(16)学校受过训练的人。”27.而对于有些人来说,假如没有脑袋他们照常能活下去的话,他也是会让人把他的脑袋砍掉的(17)。

    28.这就是我们所谓的保持本性,这就是在生活中决定采取什么样的行为的时候总是习惯于思考这种问题的人所体现出来的力量。

    29.“把你的胡子刮掉(18),爱比克泰德。”

    如果我是个哲学家,我就会说,“我不刮胡子。”

    “但是[不刮]我就砍掉你的脑袋。”

    要是这会对你有什么好处的话,你就把它砍掉呗。

    30.有人问,“那么,我们每个人怎么才能知道什么样的行为才符合自己的本性呢?”

    [爱比克泰德]回答,[你说说看,]当狮子袭击牛群的时候,公牛为什么会意识到自己的力量,而且勇敢地站出来保护整个牛群呢?很明显,只要有力量,它自己就会意识到的(19)。31.对于我们也一样,只要自己有力量,我们也是不会不知道的。32.公牛不是一下子就变成公牛的,人也不是一下子就变得很高贵了的。我们必须经受冬日的训练(20),不断锤炼自己,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不要轻率地卷入。

    33.你只需考虑一下,你出卖自己的意愿,出的价钱到底是多少。否则不要把自己的意愿卖得太贱了。伟大的人格,崇高的品德,也许只属于其他人,比如苏格拉底(21)以及像他那样的人。

    34.“既然我们大家天生的本性都是这样的,那么,为什么不是所有的人或者没有多少人能够变得像他那样呢?”

    “难道所有的马都跑得快,所有的狗都嗅觉好吗?”

    35.“可是,难道说,既然我没什么天赋,所以,我就因此应该放弃努力吗?”

    当然不是啦。36.我爱比克泰德并不比苏格拉底强;可是如果我可以做到不是太坏,这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22)。37.虽然我做不到像米洛(23)[那样强壮],但我也绝不会因此而忽视[对]自己的身体[的锻炼](24);虽然我永远不会像克罗伊斯(25)[那样富有],但是,我也绝不会忽视[对]财富[的积累]。同样,不管是在什么别的方面,我也一定要绝不气馁,力臻完美。

你还不是该小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