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我执是爱自己的表现
时间:2021年10月06日|200次浏览

突破我执是爱自己的表现


我个人执业心理咨询十来年了,我以前很喜欢干心理咨询这行,当然进入这行前我有过很多思考及动机,毕竟十几岁就想干这行,所以这里面肯定有很多的动力在,再加我这个人特别爱反思,这是我为数不多的优点。

本来毕业后就想着先找地方考医师资格证再去沿海,后来被同学告知招心理医生,其实去了湘潭后发现实际是病房精神科医师岗,虽然有心理门诊,不过跟我实习时的三甲医院心理门诊那是天壤之别,那也就留下来了,毕竟是在城区,且医师办公室不在病房内,两年来心理门诊的客户一只手数的过来,病房也没有适合做心理治疗的客户。所以因为种种因素,像没钱没客户,精神科专业不长进等,还是想干纯粹的心理咨询就出来个人执业了,记得还是找个了很烂的理由,什么我要去干酒店行业辞的职。

我曾谈到过进入心理咨询这行的五点动机,像自己有病,自恋啊,利他啊,为了就业的,跟自己专业契合啊等。然后也曾尝试短暂放下过,在自己于岳阳单干不久去广东逛了一圈后,本是开玩笑跟同学说要找工作,她就推荐了一个外科医生的岗位,也想着自己不能非心理咨询不干的这种执念,就去做了个把月的外科医生,有意思的是是在精神病医院干外科医生,但是发现仍旧有很强的要干心理咨询的动机,并且发现我外科业务还得好好的学学,所以就继续搞心理咨询了。当然也逐步的发现自己对于偏聚焦的理论及技巧不感冒了,更偏向了精神分析类,同时自己在现实层面逐步的可以兼职干些相关的工作,比如心理教育等。以前我就说我的客户同行不能超过一半,虽然很多同行也是很适合的客户,但总有一种所谓的传销的感觉,这也是我执嘛,包括不想干网络咨询,那是自己太教条化了,不过后面没多久就变了,其实个人执业初始就有过一例网络咨询,甚至还出诊帮忙过,只不过后面自己非要把自己往那么教条化的路上去走,等于是逐步的把超我扩大了。当然那也是自己没有学通透,处于看山是山的状态,是第一层与第二层的状态。所以别人觉得我越来越轴,我也发现自己固步自封,比如对于客户的选择,对于理论的选择,对于面询的选择,还将接待室取名为见析,即见面的分析,搞得有些学究了,虽然偶尔也有突破,但总体还是我执状态。这其中也在逐步的改,变得包容,其中总是在偏执分裂与抑郁之间往返,虽然人是偏抑郁,但职业上偏执应该是占多了。

那么直到第十个年头,我发现我可以做到不干心理咨询这行也很好的感觉了,我很放松,这种感觉就像我曾经还清银行贷款一样,在开车回家的路上,突然感觉神清气爽,晴空万里,虽然是冷的季节,但是风不刺脸。所以呢,我们在面对我执的时候,要知道这个执着肯定有东西卡在那里的,像我曾经那么想干心理咨询这行,其实有很强的救赎自己的情结存在,也就是我的利他有一部分是为了自救的投射,所以当我的心理状态好转了些时,我发现我的共情能力不够,我那时对自己很是自责,感觉就是把心理咨询当作职业了,不过我还没有做到可以完全放弃心理咨询,只是觉得可以把心理咨询做成兼职了,大概是在从业的七八年吧,想着可以通过其他行业赚点钱,不至于在咨询中有杂念,同时呢,也希望把心理咨询干的纯粹些,我其实是一个修正的理想主义者。

那么在出来第十个年头时,随着现实的困扰,我自我的突破,我发现我的我执有很大的改变了,就是我发现我不干心理咨询这行没有以前那种放不下了,我记得那时我去干外科医生,其实我接下来还有培训,并且在读心理学在职研究生,当时我抽屉里放的是心理治疗这本书,而不是外科书,并且很多人都知道我是干心理治疗的。所以仍旧是处于我执的状态。而这两年我跟陌生人介绍自己不会像实习时那般表明自己是心理医生,而是会说我是干销售的,或者教育的,也不是那种生怕别人知道的而纠缠问问题的躲避,我也可以正面回应很多问题,我在一些网络平台就有很大方的回答问题。而是一种比之前从心理咨询从理想变成一份职业后的更进一步的感觉,就是一种不过如此的感觉。

我在思考我为何没那么多执念了,我觉得最起码就是我的病好些了,比如我对自己的包容多了很多,超我松懈了很多,攻击性也少了一些了,最主要的还是对人性的理解要接纳了些。那么这个过程的改变,一是自我分析,二是读心理学书籍,特别是传记,三是个人体验,四是自己的咨询工作,五是现实经历,比如人情事故,物质生活等。

张拯平写于2021年梅溪湖家中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