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屋同心
作者: 李維榕 / 2062次阅读 时间: 2013年4月20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一屋同心

學前弱能兒童家長會製作了一套短片,叫做「一屋同心」,他們邀請我為這套短片揭幕,我十分高興地接受了。過去兩年來,我們都在忙於這套短片的剪接工作,本來預算是幾天的工作,結果一開了頭就無了期。因為大部分都是義務工作,要統籌起來十分不容易。

這究竟是什麼樣的一部短片,讓我們如此投入?

這是一套有關智障人士家人的紀錄片。一般智障服務的焦點,都是放在智障人士的需要,而我們這次提供的角度,卻集中在智障人士的同胞及其他家人。因為智障並非一個個人的問題,整個家庭系統都會受到影響,父母親忙着處理有問題的孩子,往往就會忽略了沒有問題的孩子。

美國有個研究,訪問了多個家中有智障同胞的大學生,發現這個成長經驗,令其中一半人變得包容、寬大,對弱勢社群有一股明顯的熱誠。而另一半人卻變得焦躁,容忍力薄弱,並且缺乏安全感。為什麼同一個經歷,會有兩種不同的後果?我們相信,關鍵在於這些兄弟姐妹,在成長過程中,是否有足夠的空間處理他們自己的負面情緒。

因此,我們與家長會合作,主辦了一個專為智障人士兄弟姐妹而設的工作坊,讓他們擁有屬於他們自己的一天,完全不必顧及智障的同胞。來參加的這些同胞年齡不等,由六七歲到十四五歲都有。我們讓年齡相仿的組成小組,交換經驗。起初他們都小心翼翼,都說要了解及遷就智障人士,講的都是大人喜歡聽的話。漸漸地,也就放膽起來,有人說:「我的哥哥有自閉症,不喜歡有吵聲,我們誰都不能吵鬧,但是他自己卻會大吵大鬧,實在不公平!」也有人說:「我都一個月沒有碰過電腦了,全部被哥哥霸佔,但是媽媽說要讓他,因為他有智障!我認為這樣是不公平的,智障也得講理!」有個小女孩說:「我姐姐比我大很多,卻來搶我的玩具,我只好把我的舊娃娃讓給她。我真希望有個正常的姐姐!」

這些孩子又把他們的家居生活編成舞台劇,在教室內搭建了個小戲台,為在場的父母及導師演出。

投訴世界不公

孩子們這些自導自演的劇本,都是一般的兄弟姐妹的生活點滴,有時彼此爭東西,有時又鬧成一團,唯一不同的是,每個劇本的結論,都是大人叫他們忍讓,每個劇本都有一個相同的投訴:這個世界太不公平了!

有機會讓他們暢所欲言,孩子們興高采烈,他們的扮演也就有聲有色,扮起自己的父母來,維妙維肖,每一幕戲都讓人笑爆了肚。有個十二歲的男孩尤其厲害,他編導了一幕活生生的家庭劇,內容是兩個孩子,一個有智障,一個沒有,他們在爭用電腦,本來只是兄弟間的正常爭吵,但是父母親一旦參與,智障的孩子就很微妙地變本加厲,利用自己的弱勢,佔盡上風。孩子為劇作解釋說:「這個故事的教訓,就是不要以為智障的孩子無能,很多時候,他們與我們正常孩子是一樣狡猾的!」

這幕表演讓在場的每個人都看得十分投入,它凸顯了父母在處理兩個有不同需要的孩子時最容易出現的毛病,那就是習慣性地偏幫了有問題的孩子,而不是中肯地考慮每一宗事情的細節。

鼓勵大小對話

這個工作坊的目的,並非只顧讓孩子提出控訴,主要是鼓勵大人與孩子對話。對於一個智障家人,父母與孩子的看法往往很不一樣。大人不知不覺就基於過分保護而擴大了智障問題,認為智障的孩子什麼都不懂,因此就會缺乏對他們的基本要求。孩子卻能夠以較為正常化的眼光看待自己的智障同胞,尤其觀察到父母親的盲點。只是一般父母都被有特別需要的孩子弄到筋疲力倦,只會叫其他孩子聽話,卻很少善用他們的意見。

這次交流,讓大人對孩子的明察秋毫,感到十分驚訝,也甚為安慰。其實,如果父母給予孩子適當的空間自由表達,他們投訴完畢,自然就會自我反省。其中有個較大的青年人說:「我以前從不帶同學回家,不想他們看到我的弟弟,有時放學回家,在路上碰到媽媽帶着弟弟,我也假裝不認識他們。後來有個較好的同學來我家找我,玩了一天,我對他說,我弟弟是有問題的,他說,我看得出來。慢慢地,我就不再介意了。」

他的母親聽後,才恍然大悟地說:「我從來都不知道他是這樣想的。他小時候,我不斷鼓勵他把同學帶回家,但是他都沒有回應。原來其中有這麼的一個過程。」

其實很多負面情緒,都必須有個過程,才能消化,也許這就是長大後情緒能否健康的一個大關鍵。這些好像多多抱怨的孩子,在發洩過後,都承認其實十分關心家庭,只是有時不知如何插手。

宣洩負面情緒

這些孩子同時要面對一個切身問題,那就是長大後,如果他們的配偶不能接受他們的智障同胞,那該如何是好?他們都說:「那就另找一個好了!」

父母的心願,當然是希望兒女找到能夠接受家人的伴侶,兒女將來怎樣取捨?親情還是愛情?那絕對不是一個容易解決的問題。

這一天,不但孩子盡訴心中情,父母也加入他們,扮演各種家庭生活的角色與情境。印象最深的一幕是「放工時間」,母親在家中被兩個孩子纏繞得頭昏腦脹,場面完全失控。此時父親回到家來,一開聲就駡妻子無能,管不動孩子,結果夫妻便爭吵起來。妻子埋怨丈夫缺乏關注與支持,丈夫投訴妻子不善持家。

感受自我反思

扮演父親的男人事後說:「我不是不知道妻子的難處,但是有時放工回家,真的不敢開門入屋,面對一片吵鬧之聲,讓人頭痛不止!」

另一位男士附和說:「感同身受!」大家都熱烈地拍掌!

這一天,我們笑中帶淚,十分痛快地分享了家中有智障孩子的甜酸苦辣。並不是每一宗事情都有解決辦法,但是有機會在輕鬆的氣氛下一同自我反思,起碼可以增強我們的能量,那是一種充電作用。可幸的是這個歷程被紀錄下來,並成功製成紀錄片,希望更多家庭可以受用,而我聽到有些機構也採用了我們的模式提供服務,心中也感到十分快慰。
李維榕博士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婚姻完結時 李维榕
《李维榕》
孩子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