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那些有着困难父母的孩子们的指南》(五)
Jean Van den Brouck 作者: Jean Van den Brouck / 2738次阅读 时间: 2014年8月22日
来源: 王剑 译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请允许我们在此说点关于“教学法”这个术语的离题话。我们这里对这个术语的用法的构建是很重要的。但是,在字典中却没有一个词语用来明确地指示教育父母这门学科。在我们这个以教育为中心的文化中,甚至连父母可以受益于一种专门针对他们的教育这个观念也没有,这是多么奇怪啊!尽管本书的作者们已经是童年期的退伍人士了,他们关于希腊文和拉丁文的知识却还不足以让他们创造出一个深奥而合适的、以父母为中心,比“教学法”更好听的术语。也许在我们的读者们中间,能有一个希腊-拉丁文人士能为发明并向我们提供一个术语。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们目前先使用教学法这个术语。

*

* *

在上面的例子中,我们已经讲到将自己包裹起开,用来给面对父母举措的这两兄弟所使用的方法赋予特色。如同我们看到的,这是一个代价很大的、并且不易使用的办法。此外,它的教育价值是很不稳定的。

还有一个比自我包裹更温和、更易于操作,并且可能在教学法层面上更有效的办法。这就是伪装的办法。通过其态度,伪装的方法能通过在父母面前投射出一副极具效果的夸张图景,从而能够有助于赢得时间。

 

——伪装成智力低下

这个方法能被各个年龄阶段的孩子使用。诸如这样一个小男孩,他作为迟迟来到的、被父母渴望的家里的头一个孩子,直到四岁才开始说话:在父母非常习惯终于有了孩子的喜悦以后,他才向其父母——双方都是智力超常的大学知识分子——显示其智力。今天,这个孩子是一个路桥工程师。另外,爱因斯坦本人也是到了三岁才开始说话的:大家都知道他后来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应该是很明智地选择了闭口不言。

另外一个小男孩,在面对父母中的一方过分的雄心壮志时,精心地拾掇了一些学业上的失败,直到最终完成一项了不起的艺术大作:没有任何文凭。他一点也没有弄脏他的学业履历表;既没有(小学)结业证书,也没有中等教育初级阶段毕业证书(B.E.P.C),更没有一点高中毕业进入大学的迹象。为他预想(巴黎)综合工科学校或者中央工程制造学院(都是法国工程制造方向的名校哈——译者注)的父母,开始慢慢放弃他们的雄心。有点儿受到自己的这一成就打动后,在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孩子找到一个(临床)心理学家做咨询,并接受了智力测试。他得了146分的高分(一般来说,智力测试低于75分为Very low(十分低)7590分为low()90110分为Normal(一般)110130分为High()130分以上为Mensal level(天才). 3.据说爱因斯坦的分数是160分,呵呵——译者注)。在这个结果儿感到安心的情况下,他就决定离开父母家,自己满足生活的需要。他先在一家小印刷厂找到一个工作,后来自己创业,并大获成功。因此,他的父母们就终于能够承认其儿子的价值,虽然他们还是用那些不属于他的衡量标准来看待他。他们重新开始尊重他,彼此的气氛也变得缓和起来,这使得父母能够因此奉献更多的精力来接受这个比他们能赋予大儿子的教育要好得多的教导。

 

——伪装成朋克

我们要在这里向大家引用一个历史上的例子。在他还是皇太子的时侯,为了让他的父亲能够重新审视其关于君主政体、特别是关于继承制度的立场,未来的英国国王亨利四世将自己伪装成朋克。确实,这一举动并没有给他父亲带来惊人的进步,但是这成功地让他保存了其人格特点,并且,一旦时机成熟,他就立刻成为一位完全可以让人接受的国王。

 

——伪装成杂技特技演员

一个小男孩觉察到母亲对他强烈的死亡祝愿。为了让母亲能意识到这一点,他通过不断几乎完成这一潜在祝愿而让母亲面这一点。八个月大的时侯,他差点因为内因性中毒而死去。3岁到7岁间,他多次骨折,这都发生在一些他自己故意组织的杂技情境中:大约6岁的时侯,他爬上一个五米高的墙,并让自己从墙的另一端掉下来,摔在水泥地面上而折断了一条腿;他多次从自行车上摔下来,特别是用自行车下楼梯(导致锁骨骨折)。在不知道游泳的情况下,他在从一个四米高的跳板上跳到游泳池里,差点淹死。这一情形终于导致一个真正的风暴:激怒的母亲把孩子拖到一个心理学家那里,然后成为此人的情妇,并离开了她的丈夫。这个小男孩终于能够加深与到那个那时到目前都一直在回避的父亲的关系,最近的消息是,后者终于能够重新过上一个正常的生活,并开始照料孩子。

 

——伪装成可怕的捣蛋鬼

这个技术的要点在于一直保持父母的恨。在被迫不停面对一些预料之外的情形以后,因为这些情形实际上是不可预见的,父母慢慢只感到剩下唯一的一个欲望:天下太平。他们就一下全部放弃所有那些关于孩子未来的强制性欲望。无需举例,这一技术是如此广泛地被使用,以至于我们认为,完全可以相信我们的读者们的创造性。

 

——伪装成让人生厌的人(法语为emmerdeur,原义为到处拉屎的人,故有下文此说—译者注)

在下面的例子中,这个术语采用了其本来的意思……如果我们可以这样说的话。一个很结实、聪明的小男孩,在一个已经包括一个愚蠢、撒谎成癖和不胜任的母亲、一个因长期酗酒而导致肝硬化的父亲和一个癫痫并缄默的姐姐的家庭中,冒失地来到这个世界上。自从他意识到这个这个灾难的时侯起,孩子在脑中就只有一个念头:用最少的代价尽快搬家。为了实现这一点,他选择了手边的一个武器;他在公寓的角落里到处拉屎,然后用通过这样获得的原材料在墙上画些有趣的画。这样清楚地向父母表明,他们是生活在一个大粪坑里。这一活动也让他有机会逃到所在街区的医院里,在那里休息一会,并借同一机会表明,他不欣赏的只是父母的家庭而已。慢慢地,孩子终于能够动员足够多的社工、医生、家庭助理、心理学家和其他专业人士们,并最终让他们明白,在这种情况下,唯一的出路就是将他安置到(相关机构或者其他寄养家庭)。

*

*   *  

(未完待续)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自闭症儿童治疗个案——Laurie的故事(二) 王剑
《王剑》
《给那些有着困难父母的孩子们的指南》(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