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识重复与命运
张涛 作者: 张涛 / 5761次阅读 时间: 2015年7月04日
标签: 病理学 笛卡尔 弗洛伊德 命运 强迫症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 N Mzd P\6pW'w

精神分析的发现在于无意识的领地,该领地在意识之外。癔症透过他者欲望、或者强迫症透过法则和知识试图掌控一切而构成了症状,与之不同,精神分析透过无意识而离开所谓的意识层面,尤其是笛卡尔的思与在的逻辑关系

!u i#W@wln6u;o{4q-{:]0

#[Gg6]hl,?I3E^~,W0存在不再只是思想的反应,意识之外的因素,以多重决定的方式产生无意识现象,并再影响意识。这样,自我不再是掌控命运的部分,命运更多是无意识所掌控,然而,这样是否说明无意识就具有一切我们命运的元素?如同荣格所言,集体无意识和原型早就在出生之前决定;或者,如同赖希所言,我们的命运由性格盔甲,早就由早年的性格生成所决定?又或者如兰克,在诞生创伤的那一刻,所决定?无论如何,如果命运已然被无意识在某个时期所决定,只能对之理解进而展向未来?

,lW6bdBS9@0心理学空间\i j%wCp

 心理学空间 D,yf)M6u,jkX.]

心理学空间+z2wFZL L:@

一、重复议题

]#r(`ec0

M t [FP ^y0 心理学空间,u l,ka`^ pqX

心理学空间R f!j`+N4G

要理清这个概念,核心在于重复。在精神分析中,重复具有非常特殊的含义。Laplanche词条如此阐述弗洛伊德的定义:心理学空间{7F[!o-m]c

$s Yu#s nsu]({0A)在具体的心理病理学的水平上,起源于无意识的难以抑制的过程,主体通过这一过程主动地处于痛苦的情势之中,重复着过去的经历而没有对原型的记忆,相反地,他对完全是在当下被激起的某物有深刻的印象。心理学空间s@&}X4G d6b/|

,I?y'I wC+[!}-H h X0B)在弗洛伊德给出的理论制作中,重复的强制力被设想为一种自治的因素,不可最终地被简约为只是由快乐原则和现实原则的联合作用所介入的一种冲突的动力学。它从本质上被归于冲动的最普遍的特征:它们的保存的特征。心理学空间+r#n0|N6@*qK

7M&D JY|7Yu0重复因此并非意识的重复或者习惯,比如每天吃饭,每个月都会做一些事情,或者隔两天见某个朋友。心理学空间~0?7L5~,W(I

dR%]0RJ%o2ph$p0重复关涉无意识主体。在拉康的理论中,正是符号关系构成主体最核心的部分,因此符号关系决定了主体,也构成无意识的形式。对无意识的分析,将逐渐了解个体的生活中的“符号过程”。

-I$wP8o@ L[YP9@1]R,C0心理学空间:Q&S"?(NEI;p

这个过程包含两个部分:1过去的经历遗留的原始部分;2它在动力学的因素中透过各种可能的元素被唤起,构成某种无意识的重复,同时影响现实。这尤其表现在某些核心的“欲望事件”上,例如:婚姻、工作、生育等等重大的欲望决策中,重复某位亲属的“命运”:尤其是父辈和祖辈。而且主体经常惊愕地发现自己在不断避免的事情,却总是发生。

F1UC:rd@t0

m*C/a:j,H0 心理学空间4v#P|k"LW)Nd

心理学空间ch$a#v_0?+`-z2`

二、重复的其他面向心理学空间:k.|GEs b%Zf

心理学空间}X NVx%]U

 心理学空间0m t!|1o K c)j,B U*n*|@(i

心理学空间-gq2E y#U

根据上述,重复涉及这样的维度,症状或者命运中无意识的重复,然而,与意识不同,涉及某些特定的欲望事件;同时,这种重复会发生在转移关系中,即与分析家的关系中。

l s x)pp A0心理学空间POv5V6A-`V#V

然而,这还并非全部,无意识的重复既然并非纯粹的随时产生的重复,与意识的意向性的重复也不同。那么,它具体是如何参与进来的呢?或者,是否具有一种无意识的纯粹的重复呢?因为如果具有一种完全纯粹的重复,那么,再理解无意识机制所构成到现实中的重复过程,就会更加容易。心理学空间 jbW5K{-} `\#[

心理学空间r.B v!tu O+x-KIB

自闭症精神病的临床中,我们可以见到这种非意向性的,完全不受自主控制的重复,精神病学称为刻板症(包括刻板行为、刻板言语等等)。这些元素和无意识的能指不同(总是不等于自身:如我就是我,前后两个“我”含义不同),是拉康称为等同于自身的部分,这个部分是完全纯粹的重复,而不再是无意识符号过程:能指链。心理学空间\hF+ee*ntl

$@g#nf7GDs M.E'T0 心理学空间4F5fU0Ay y

心理学空间;Plc+X8Y3\lZ

三、命运与宿命到欲望的伦理心理学空间9g0OEDm/]M-x

C bj|8xq E?r&~0 

1l6y^8GC6d+SD0心理学空间e[5v5K!Hb#D#R9H

在精神病那里,刻板症是意识和无意识的精神机构的彻底瓦解的产物,在自闭症那里,是语言过程构成前的必须物,是最初的原始符号。这两种临床,帮助我们更好理解弗洛伊德意义的无意识的重复。为什么呢?心理学空间x)@eu2e

心理学空间:Q/a4L5[+V&@%fC

无意识主体受制于能指链条,处于纯粹的重复(实在界的动力学)和意识的意向性之间。这个过程是异化(认同)的构建,为了更好理解,我们可以简单的这样说明,在纯粹的重复那里,尚没有无意识主体,是感知觉获取物的重复,是一种机械过程(但并非纯粹的神经的机械过程)。心理学空间3Tc Zt{"wN@

心理学空间neVJ6D

无意识是符号进入语言和法则的部分,异化是对符号的认同(并非想象的自我的认同),这里尤其来自母亲对某些符号特质的传递:如做这样的人是不好的,或者怎样的女人才是好女人。这个异化的符号特质,决定想象的形象:这里是有差距的,例如人们经常事后发现之前的多次感情中所爱的人根本没有自己喜欢的东西,但是当时却深深陷入这段感情。这是因为符号关系决定了主体的欲望,意识中自我感受只是对已然决定的欲望的客体进行想象,因此发现这样的人怎样都是好的,全然不知跟这些形象完全无关的因素,也因此了解他的朋友客观的劝告也一点用都没有,最终重复自己的感情生活的命运:怎么又是找的这样的人?心理学空间SP*L&c0Hm2wpq

K;sGy V8b@ g:Y0对这个过程的分析会逐渐了解,重复背后的异化机制、符号的认同,它是如何联系着某些原始的东西,例如:父母的婚姻中就具有的症结。

-s] [0E2n]s0心理学空间MA-I;? {

然而,这并非全部。这是无意识能指链的过程,透过异化的幻想,在压抑返回;然而,刻板的重复超越能指,处于实在中。这个部分是异化之外的过程,正是这个部分决定了某些东西,是可以超越无意识的重复的。对此部分的构建,产生了拉康发展出的整套精神分析的理论。

oX6B Rg0心理学空间&nP7K8unC

拉康借用亚里士多德的理论,后者曾在“运气”(chance)中区分出两种类型:tuche与automaton,拉康把第一种作为超越符号法则的实在的部分,后者则是无意识能指链重复的部分。两个部分都涉及符号想象和实在的过程,然而,一个受制于阳具法则,因此联系着可能性,一个则与之关联却不全在其中(拉康称为女性享乐):联系着偶然性。神经症,就是无法接受女性享乐或者偶然的主体,也因此,可能性也被缩减,只能被必要的代表父亲的名字的症状所囚禁,这也是症状的功能。

|XrhH!I F;{:Gaa0

R HAM*c!e'su0因此,在生命的际遇中,有我们无法改变的遭遇:例如:家庭出身,各种偶然的事件:车祸,地震,疾病致残等,称为宿命;有无意识决定的部分,是欲望的机制,称为命运;有无意识无法决定的部分,尼采称为自由意志,拉康称为比死更强烈的欲望,只有这个部分能改变无意识重复的命运,在分析过程中,拉康称为分离,只有“分离”能辩证的远离“异化”,这个过程当然也并非意识的意向性的分离,而是能指对无意识的享乐模式重新加以切割导致,也是因此,精神分析的过程本身困难重重。神经症一方面抱怨自己的生活,却无法接受各种欲望及其偶然性,甚至宿命的偶然,也因此永远处于异化中,无法构成分离【0】。症状因此构成了疯狂之前最后的担保,因此,精神分析和心理治疗不同,不致力于直接改变症状。如同很多躯体疾病的症状一样,症状本身是具有抵御疾病病因功能的事物。在精神分析中,这种疾病的病因在于享乐。

\l?W+er;B+V nq5w u0心理学空间'h/`ZVo#h/}

这里标定着精神分析的目标(虽然它也可以仅仅开展心理治疗,因为是分析者很大程度主导了会谈),指明了精神分析与其他任何的普通心理学的差异,这也是精神分析过程和其他心理治疗会谈过程的本质区别[1],这里使得拉康说:“涉及到只有一种精神分析,它由欲望的伦理所决定。”这个欲望,对于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它担保了每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心理学空间*bI7\6z.w1W

o9gF6b.P r/_P0 心理学空间pO ~j4g,x

心理学空间Y4a#ifY Cz

【0】独生子女政策将在未来几十年给中国人带来极大的社会问题,随着父母的离去,精神上无法和父母分离的人们,将会陷入巨大的问题中。心理学空间-e:D M5qo m

心理学空间&U.yqKSOc!R

【1】在中国的传统中,各种算命的术数正是透过各种符号象征来试图破解命运的办法,国人目前迷恋各种中西方的心理治疗,是有着源远流长的传统的。这类似与今天的各种运用象征理解无意识能指链的心理治疗,然而,精神分析在一方面与它们有着类似的部分,但是,另一方面,为了超越无意识的能指链,去到弗洛伊德的冲动坩埚:它我,它的设置、会谈的长度频率因为最终目标而与心理治疗迥异。心理学空间,WY-p3Y ~c

心理学空间 _K0N5x:c-h$q go^

 心理学空间i3Df9|w e

心理学空间X nc@,_*W%dp&c;s

 心理学空间(zU&t,C2L(_k]q

心理学空间 Mx${p4H5VIa{2K

 

cM9o:m"p/J1c;nnA0心理学空间MV+X$Dt4^(Op[ Q

 

A1o0Lr D9p0sH0

:PwgUn0 心理学空间4?2Q#c(HC6\

R{O{9r0 

;PT9d W*o_B]2Me0T0心理学空间-U3?X WY3t4E!Y

 心理学空间Wqn*h)T6y(u,`

oB3VR%Dh K qh0 

R{-N~\%n"zs+Ee0

;j.I`_"u%O0xa0 心理学空间2? Jz/Q`9q$FI

心理学空间?;Edsr Go)g

 心理学空间+XQ-?/a\!W+W

心理学空间iYX%uC#LK s%Hi

 

0{3I4|2L(p_]0

|9a D0vA \#C[/H H0 

a.Fl| iv]'a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病理学 笛卡尔 弗洛伊德 命运 强迫症
«最简单的无意识形式:汉语口误的系统研究 张涛
《张涛》
弗洛伊德的几个特殊的分析者»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