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师的心理资本及其与工作表现的潜在关联
作者: 李新民 / 8827次阅读 时间: 2010年5月13日
来源: 树德科技大学幼儿保育系副教授 标签: 乐观 韧性 希望 心理资本 幼儿 自我效能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 p IQq/s/O%e


"\o s X6M4m0aih0幼儿教师的心理资本及其与工作表现的潜在关联
5BQaw6c0
9X:x!lV+g0Preschool Teachers’ Psychological Capital心理学空间 B+Sfw)dfq dt
and It’s Potential Association between Job Performance
RoS$R Q|'@$F0李新民心理学空间j?"S2Z l3sOo
Hsing-Ming Lee心理学空间R#Jb^ u3p6c vgwn
树德科技大学幼儿保育系副教授
#l'o{@`0Department of early childhood care and education, Shu-Te University心理学空间 e.}~$h*O+fS

f1T,vJO4wp0摘要心理学空间x/bp[!m3EI M
本研究旨在探讨幼儿教师心理资本的组合构面,以及幼儿教师心理资本与工作表现的潜在关联。389 名幼儿教师接受自我效能量表、状态希望量表、乐观量表、韧性量表以及工作表现量表的施测。搜集所得实证资料透过共变本位结构方程模式以及成分本位结构方程模式分析的统计处理。分析结果发现幼儿教师心理资本是一个包含自我效能、希望、乐观、韧性聚合的构念,而且幼儿教师心理资本与工作表现有显着正向关联。根据研究发现,本研究对未来研究提出可行建议。
l6O#iw~gO%P {F0心理学空间5`+vH;| Tng
Abstract心理学空间z2@d'k6m&](F!E
心理学空间n#@3q8J@2N d{
The main purpose of this study was to reveal the preschool teachers’ composite structure of psychological capital (PsyCap), and potential association between adult preschool teachers’ PsyCap and job performance. 389 preschool teachers were assessed with self-efficacy, state hope, optimism, resilience and job performance scale. The obtained data were analyzed by covariance-based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ing and component-based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ing.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structure of preschool teachers’PsyCap was composed of self-efficacy, state hope, optimism, resilience, and there was significantly potential association between adult preschool teachers’ PsyCap and job performance. Based on the findings, suggestions for future studies are provided.心理学空间3I v^Caj |0u l!B[

1n:Q4h3zF8T } O!s7[0KeyWords: hope, optimism, psychological capital, resilience, self-efficacy心理学空间!i#{8jAS8K#}
心理学空间5w&_j*m9_
壹、绪论心理学空间X:Gr.G!f`,|
心理学空间B.MUX%F(i:{&j:j5t
一、研究动机心理学空间} v l5Y Nu/g
心理学空间de dw-|
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心理学有三个重要使命,分别是治疗心理疾病,促使人类生活更有品味,滋养人类高度潜能(Seligman, Parks, & Steen, 2004)。然而,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心理学的发展取向转向疾病模式(disease model),专注在人类的缺陷(deficit)、错误(error)之修补,心理学逐渐变调成消极心理学(pathology psychology)、受害者学(victimology)(Seligman & Csikszentmihalyi, 2000)。二十世纪千囍年正向心理学(positive psychology)兴起之后,强调心理学的探讨不能侷限在这种人性的幽暗面,而应更进一步探讨人类的心理优势(strength)与价值(virtue)(Seligman & Csikszentmihalyi, 2000)。正向心理学做为心理学的一个崭新思潮,不但重新让心理学在原有的三个使命中取得平衡,其在临床心理学(clinical psychology)、社会心理学(social psychology)、健康心理学(health psychology)等领域也已获得巨大的回响,诸多学者投入相关的理论应用与实证研究(Gable & Haidt, 2005; Linley & Joseph, 2004)。在组织工作场域中,正向心理学的应用呈现两股趋势,其一乃是以University of Michigan 为根据地,强调组织在遇到危机困境时,能够提升生存能力与效能的正向组织特征之正向组织学派(positive organizational scholarship, POS);其二则是以University of Nebraska-Lincoln 为根据地,强调个体的优势以及心理能力测量、开展与有效管理,以提升工作表现(job performance)的正向组织行为学(positive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POB)(Luthans, 2002; 2003; Luthans & Youssef, 2004; Luthans,Youssef, & Avolio, 2007)。正向组织学派和正向组织行为学都是正向心理学在组织场域的应用,正向组织学派从正向特质与个别差异观点出发,着眼正向偏移(positive deviance)组织动态现象的解析, 强调稳定特质变项, 正向组织行为学则着重在可开放性发展(open-to-development)的类状态变项(state-like variables),认为组织可以透过这些类状态变项的培育开展,来改善组织成员的工作产出(Cameron & Caza, 2004; Cameron, Dutton, & Quinn, 2003; Luthans, 2002; Luthans & Youssef, 2004)。正向组织行为学取镜正向心理学,并应用在组织场域的切入点显然比较具有「可塑性」与「发展性」。
3SBX}h RWm0心理学空间$Q[A&eQ Aq
在正向组织行为学可测量、可发展、可管理的描述性解释架构下,Luthans, Luthans和Luthans(2004)在分析人力资本(human capital)和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等传统的人力资源投资开发特点之后,提出了心理资本(psychological capital, PsyCap)此一符应可测量、可发展、可管理的正向组织行为学指涉之积极心理状态。人力资本是个体经由教育或工作经验累积的知识、技能,社会资本是个体透过工作关系建立的资源网络,而心理资本则是超越人力资本、社会资本的一种个体内在心理资源,有系统的投资开发是可以让这种积极心理状态成为一种促进竞争优势的有利条件(仲理峰,2007a;Luthans, Avolio, Walumbwa, & Li, 2005)。毕竟,人是组织所有价值的转换主体,而心理资本是不假外求的,其不同于人力资本、社会资本得受到高价的购买成本或者劳动力迁移影响。心理学空间aY^8Q'H5vy

~/|k/sJkP0_(CO0根据Luthans等人(2004)、Luthans等人(2007)的理论命题,心理资本是一包含自我效能(self-efficacy)、希望(hope)、乐观(optimism)和韧性(resilience)四个构面的组合构念(composite construct)。这些个体积极心理状态皆是取正向心理学论述中具有理论基础以及实证研究支持的独特构念,不但符合积极正向、可测量可开发,且有助于工作表现的正向组织行为学解释架构,其所架构的你是谁(who you are)心理资本也超越人力资本指陈的你所知道的(what youknow)经验、知识、技术、观念,社会资本指陈的你所认识的(who you know)人际关系、工作网络、朋友情谊(Luthans & Youssef, 2004; Snyder & Lopez, 2007)。但是,这四种独特的心理状态该如何进行类状态的有效测量?彼此之间是否有重叠关联之处?其与工作表现之间的潜在关联如何?在国内仍极度缺乏相关实证研究厘清。特别是在幼儿园此一最基层的国家人力资源建设基地中,肩负教育与照顾国家未来栋梁的幼儿教师,其在心理资本架构下的四种积极心理状态测量模式形貌为何,彼此之间是否呈现相关,其与工作表现之间的潜在关联又为何,凡此种种皆攸关国家人力资源管理的未来发展,实有必要加以厘清。心理学空间? I4u%Rnf}h

Fm|8T;`2S-}[ A0二、研究目的心理学空间3o3\6{D5wCk)Z
心理学空间mOA-{|R
循上所述,本研究以「幼儿教师的心理资本及其与工作表现的潜在关联」为题进行实证分析,主要研究目的可以归结为以下两点。
H)] Z [ m9g&jfA;Y9R0(一)厘清幼儿教师心理资本的多构面聚合。
d&GQ\"`,M0(二)探讨幼儿教师心理资本和工作表现间的潜在关联。心理学空间bB.w(Yj7p
心理学空间f n5u'`?1n
三、名词解释
9TFs&T-C+Z V s$z0
*j0bO9} @M5K%Y"{0兹将本研究探讨问题所涉及的重要名词加以诠释如后:
"f"U3[)iO"}6Cs0心理学空间J5U'Y5v3op D.yI*?
(一)幼儿教师心理学空间p7H#}(s RKA
本研究所谓的幼儿教师系指服务于高雄县市、屏东县的公私立幼稚园教师、托儿所保育心理学空间+Nn:|,o:QQ n j
人员,其具有合格证照,且实际从事幼儿教育与照护工作。心理学空间|+SJu:@#ZqY
心理学空间5@k&yL)]9E
(二)自我效能心理学空间A7KQm6H l9D
自我效能是一种相信自己有能力应付工作场域各种艰难挑战的自信心,也是心理资本中表征成功达成职场工作使命自信的积极心理状态(Luthans et al., 2007)。本研究以Luthans 等人(2007)心理资本问卷(PsyCap questionnaire, PCQ)中有关自我效能部分改编的自我效能量表得分,做为自我效能的操作型定义。幼儿教师在自我效能量表得分越高,表示其越有信心完成工作任务。心理学空间&p?X+xs9Z^

1Vm6|p+@4W S0(三)希望心理学空间f%G'n5vK!m.t9Vy
希望是一种激励思考(agency thinking)和路径思考(pathways thinking)交织,以追寻既定目标的正向动机状态,也是心理资本中表征努力完成工作任务的积极心理状态(Luthans et al., 2007)。本研究以研究者参考Luthans 等人(2007)心理资本问卷中有关希望部分,以及Snyder, Lopez, Shorey, Rand 和Feldman(2003)成人希望量表加以改编的「状态希望(state hope)量表」得分,做为希望的操作型定义。幼儿教师在状态希望量表得分越高,表示其越能凭藉意志力,设法想法的完成工作任务。
7{leR@7y.z/OS0心理学空间]oX1m7YUl4}!F j
(四)乐观心理学空间Q[m6b9M
乐观是一种面对未来抱持正面期待的信念系统,也是心理资本中表征正面解释工作事件的积极心理状态(Luthans et al., 2007)。本研究以研究者参考Luthans 等人(2007)心理资本问卷中有关乐观部分,以及Scheier 和Carver(1985)生活取向测验(Life Orientation Test)加以改编的「乐观量表」得分,做为乐观的操作型定义。幼儿教师在乐观量表得分越高,表示其越能对未来事件结果进行一种积极的期待。心理学空间Z6J @xm;N
心理学空间 a7cO+IN-}
(五)韧性
&V U6a0OB{H-@0韧性是一种面对过去创伤事件能够很快恢复的能力,也是心理资本中表征正面解释过去事件意义的积极心理状态(Luthans et al., 2007)。本研究以研究者参考Luthans 等人(2007)心理资本问卷中有关韧性部分,以及Block 和Kremen(1996)自我韧性量表(Ego-Resiliency Scale)加以改编的「韧性量表」得分,做为韧性的操作型定义。幼儿教师在韧性量表得分越高,表示其越能对过去事件结果进行一种正面的解读。心理学空间EoX pT*|&C3U2Q

b7r7~me p$V0(六)工作表现
*Y8N f-n7bG?0工作表现(job performance)是指组织成员依照组织目标,展现符合组织期望或是职场工作社群共同利益的行为表现(李新民、陈密桃,2006;Campbell, 1990)。工作表现包含角色内行为(in-role behavior)以及角色外行为(extra-role behavior)两个反映性评量构面(李新民、陈密桃, 2006)。因此,幼儿教师工作表现系指幼儿教师展现成功解决实务问题以符合组织期望的角色内行为,以及实践幼儿教保工作社群共同福祉的角色外行为(李新民、陈密桃,2006)。本研究以受试者在李新民(2004)「工作表现量表」的得分,做为工作表现的操作型定义。工作表现量表所测量的工作表现构面有二,其一为「角色内行为表现」,其二为「角色外行为表现」。幼儿教师在工作表现量表上的得分越高,表示其工作表现越佳。
YT7F"xo Z0心理学空间4_0n+r9~jX0^
贰、文献探讨
B y9eK2AO2E ^6z/ki0
/z/s3lpg m1O.Kn0一、心理资本的理论架构
^\]%hfB!u0
f%H1j%C \sw0在Luthans(2002)早期的正向组织行为学观点中,依照可测量、可开发以及有效管理提升工作表现的标准,从正向心理学论述的议题中撷取具有理论依据与实证研究支持的自我效能、希望和韧性等三个独立构念,强调其类状态的人类优势和积极心理能量,将其标志为正向组织行为学能力。其中源自Bandura(1997)的自我效能被Luthans(2002)定位为最适配的正向组织行为能力(best fit POB capacity),源自Snyder等人(1991)的希望被Luthans(2002)定位为最独特的正向组织行为能力(unique POB capacity),以Masten(2001)主张的韧性(resilience)被视为最新的正向组织行为能力(new POB capacity)。Luthans等人(2004)在自我效能、希望和韧性之外,加入Seligman(2002)的乐观,强调自我效能、希望、乐观和韧性这四个符合正向组织行为学可测量、可开发以及有效管理提升工作表现的积极心理状态为正向心理资本。Luthans等人 (2004)在首度提出心理资本的论述时,只强调正向心理学中带有类特质(trait-like)的优势美德,或正向组织学派在巨观分析层次(macro level of analysis)时未纳入的构念,并未真正提出心理资本的理论架构与明确定义。心理学空间Kd V&op
心理学空间W2^V/a Z-k\:g V
Luthans和Youssef(2004)首先提出心理资本的描述性解释理论架构,指出自我效能、希望、乐观和韧性聚合成心理资本此一构念,如图1所示。心理学空间Gm#A'i-ge [)q9R d9A

e+f.V$zVD mUa _0根据图1,Luthans和Youssef(2004)明确指出心理资本由自我效能、希望、乐观和韧性四个构面组合而成,这些构面表征的构念都符合独特、可测量、可发展、影响表现等正向组织行为学的标准。自我效能又称做信心(confidence),源自Bandura(1997)指陈相信自己有能力去组织与执行必要的行动以实践预定的成果之自我效能,强调个体对其运作认知资源采取行动步骤来成功达成任务自我信任程度(Stajkovic & Luthans, 1998)。希望源自Snyder等人(1991)指陈透过激励思考(agency thinking)和路径思考(pathways thinking)追寻既定目标的正向思考,强调个体可以依靠激励思考的意志力(willpower)和路径思考的实践力(waypower)来实践目标的积极心理状态(Luthans, 2002)。乐观源自Seligman(2002)对正面事件和负面事件的解释风格,强调个体将正面事件归因于内在(internal)、永久(stable)及普遍(pervasive)的因素,而把正面事件归因于外在、暂时和特定的因素(Luthans & Youssef, 2004)。韧性源自Masten(2001)指陈面对重大威胁的良好适应,此一从挫折逆境中迅速恢复的能力,强调个体坚定的接受现实、深信生命的意义、有效而理性因应各种临时重大变化(Coutu, 2002)。Luthans等人(2007)对这些来自正向心理论述的重要构念进行了统整性的积极心理发展状态界定,主张心理资本就是付出努力完成具有挑战性任务的信心(自我效能),对现在与未来进行正面的归因(乐观),秉持意志力在必要时透过实践策略抵达理想标的(希望),面对挫折能够尽快恢复正常继续前进取得成功(韧性)。这样的心理资本界定彰显了Luthans等人(2005)提出的四个共通性:其一,自我效能、希望、乐观和韧性都是正向心理学指涉的积极心理优势;其二,自我效能、希望、乐观和韧性都是符合正向组织行为学标准的心理状态;其三,自我效能、希望、乐观和韧性都是类状态而非类特质的个体特征;自我效能、希望、乐观和韧性都是可开发且与工作表现相关的心理资源。
0g4dLoN)@nZ0

K$b#qEt s5`"d wv0

~ bD[/}o$zJ2F(g4v05心理学空间m(kA+{/n/a%s9K3`u\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心理资本的界定,在「名义意义」(nominal meaning)上其实是一种Borsboom, Mellenbergh 和Heerden(2003)的建构主义(constructivist)构念,在「经验意义」 (empirical meaning)则是一个MacKenzie, Podsakoff 和Jarvis(2005)所谓的构面合并(complementary dimension)聚合构念(aggregate construct)。就心理资本的四个组合构面所表征的论述「名义意义」而言,心理资本是一个学术社群共识所建立的构念,由测量构面来加以定义,其实质内涵随着构面的增删而有所改变。仔细检视这种学术社群共识建构的社会性构念,则可发现Luthans 等人(2007)的最新心理资本界定,自我效能「聚焦在现在到未来」(present-to-future focused),其对心理资本的贡献在于藉由开放性态度面对挑战,愿意尽最大努力去追求成功的目标。希望「聚焦在未来」(future focused),其对心理资本的贡献在于透过坚强的动力和自我效能相信自己有能力去动员认知资源去获得特定的结果。希望、拥有达成目标的意志力与实践力。乐观、以开放的态度赋予事件正面的意涵。韧性、有能力从逆境失败中回复正常。
U$r4xd(`0
;nK,ZC/O}w0心理资本
N5c3J*Q O;t01.独特(unique)
3v&{/Z |;T_ TS02.可测量(measurable)
7f"is*V/w c,s"a03.可发展(development)心理学空间;k0M k.L q/PK+Yym
4.影响表现(impactful on performance)
8l%eGIZ0
K!Q9T/Gs` q1_0策略性的计画去实践成功的目标。乐观「聚焦在未来」,其对心理资本的贡献在于提供负面事件的缓冲和正面事件的强化以做为追求成功的心理资源。韧性「聚焦在过去到现在」 (past-to-present focused),其对心理资本的贡献在于赋予个体从过去不愉快经验中快速复原与维持良好现状的实践成功心理能量。心理资本是由自我效能、希望、乐观和韧性所定义,自我效能、希望、乐观和韧性对心理资本都有独特的贡献。这种多构面构念(multidimensionalconstruct)受到其构面的影响,而非由构念引导其构面的观点,正如Luthans 等人(2007)坦言,未来若有具备理论基础和实证研究支持,且又符合类状态有益工作表现标准的构念加入,则心理资本的内涵便有再度拓展的可能性。
|,LE R!B0
Xt2kN$_0解释架构对应到统计分析实际操作上,心理资本乃是一种形成性测量模式(formative measurement model),因果关系指向(direction of causality)乃是构面→构念,构面的改变导致构念的改变。在实证研究上,Luthans等人(2005)以Snyder, Sympson, Ybasco, Borders, Babyak和Higgins(1996)的希望量表评量希望,Scheier和Carver(1985)生活取向测验(Life Orientation Test)评量乐观,Block和Kremen (1996)自我韧性量表(Ego-Resiliency Scale)评量韧性。然后,以此三量表题目为测量变项进行二阶验证性因素分析,复又以三个量表标准化分数相加以组合成心理资本的测量值。Luthans等人(2005)的评量工具选择,其实已经对希望进行正向动机状态的概念操作化(operationalization),对乐观进行积极期待的概念操作化,对韧性进行因应挫折压力情境能力的概念操作化。这种做法已经与「聚焦在未来」的希望、「聚焦在未来」的乐观和「聚焦在过去到现在」的韧性符应,不过却和原始引用的Seligman(2002)解释风格之乐观定义不同,转向乐观倾向(dispositional optimism)的测量。显然,这些构念在正向心理资本范畴中的指涉出现建构主义诠释现象。而只选择三个构念,进行反映性测量(reflective measurement)的验证性因素则是忽略自我效能的贡献,复又误将心理资本视为希望、乐观和韧性的共同性(commonality)。事实上,以标准分数相加的组合分数表征心理资本,本即是将心理资本的多构面构念与希望、乐观和韧性构面视为存在同一层次,根本不是将心理资本视为较其构面更深层次的潜在构念(latent construct)。仲理峰(2007b)的研究采取Luthans等人(2005)相同的评量工具,也进行单构面的独自分析和标准分数加总的心理资本分析,惟独未进行二阶验证性因素分析。显然此一做法是比较符合构面→构念的因果关系指向。在引用他人工具之外,Luthans等人(2007)则是依照四个构念的涵义发展出24个题目的心理资本问卷(PsyCapquestionnaire, PCQ),并把四个构面表征次级构念,组合加总指涉一个二阶核心因素。这种错解一如上述,忽略了构面→构念的因果关系正确指向。此外,检视其题目内涵,除了乐观的概念操作化改成乐观倾向,自我效能的概念操作化也偏向自信心(self- confidence)。则心理资本从Luthans(2002)的正向组织行为学,过渡到Luthans和Youssef(2004)的心理资本四大构面,最终进展到Luthans等人(2007)统整性解释,实一路都在进行学术社群的共识建构。心理资本的涵义的确受到构面表征的次级构念之改变而改变,但是在理论建构以及实际操作的演变中,其在次级构念与题目的连结中却始终维持传统的反映性测量关系。简言之,这种测量题目— 构面— 构念的连结就是Jarvis, Mackenzie 和Podsakoff(2003) 一阶反映性二阶形成性 (reflective first-order, second-order formative)因素细列。心理学空间(a1T/d Wb)fm
心理学空间([$s_X+o L"|1b,s
二、心理资本与工作表现的潜在关联
(vtic4@`2Bj0心理学空间k(Mw;r3s ]*{
依循上述心理资本四个构面的概念操作化,从语意网络(nomological network)中去厘清心理资本四构面与工作表现的潜在关联。则在自我效能与工作表现的关联部份,自我效能在工作场域中的心理资本被概念操作化为一种对工作完成的自信心,而依据Bandura(1991)的自我调节社会认知理论(social cognitive theory of self-regulation),自我效能其实是一种信念系统 (belief system),强调个体在特定情境中成功表现可能性的自我评价,而这种自我评价透过自我调节历程来影响行为表现。亦即,自我效能影响个体对任务的选择,努力付出程度以及遇到困难时的坚持程度(Pajares, 1996)。「聚焦在现在到未来」的职场自我效能心理状态,Luthans, Avey和Avolio(2006)认为一个在职场领域具有高度效能个体,也就是具备高度自信心的工作投入者,将愿意努力付出追求成功的工作表现。陈建文、王滔(2007)更明白清楚的表示自我效能就是「做事」的自信心,其有别于「做人」的自尊,重点置放在完成工作任务的自信程度。换句话说,自我效能在工作场域又称做自信心,其乃是和工作表现有高度潜在关联的解释变项。而在相关实证研究上,Gardner和Pierce(1998)研究发现证实自我效能与工作表现有显着相关,Judge和Bono(2001)、Stajkovic和Luthans(1998)对过去实证研究的后设分析,更进一步发现自我效能与工作表现平均相关在低度相关至中度相关之间。心理学空间jZ:^0T C)m E{N a

(` m3m;cQ"M4U"xN0在希望与工作表现的关联部份,希望在工作场域中的心理资本被概念操作化为一种对工作目标达成的积极动机状态,而依据Snyder(2002)的希望理论,希望是一种目标导向的「激励思考」意志力,以及「路径思考」实践力交互而成的一种成功感。这种成功感在Fredrickson和Joiner(2002)拓延—建构(broaden-and-build)的「向上螺旋」(upward spirals)中引发非特定行动倾向(nonspecific action tendencies),促使个体展现创新的思考行为模式。因此,「聚焦在未来」的职场希望心理状态,Larson 和Luthans(2006)认为拥有高度希望的组织成员,在目标导向的驱策下,能够制定实现目标的创新行动计画,并努力说服自我去实践目标。直接针对职场希望与工作表现的相关研究极为罕见,相近的研究中,Clairbourne (2003)研究发现希望有助于积极正向的行为产出。Peterson 和Luthans 的实证研究发现,希望较高的领导者,其管理部门的绩效较高。心理学空间V u H"k|5]
心理学空间kgk+I"bAP Bi
在乐观与工作表现的关联部份,乐观在工作场域中的心理资本被概念操作化为乐观面对未来的积极期望状态,而依据Scheier 和Carver(1985)以结果预期为概念基础的乐观倾向,乐观者通常对未来抱持正向的期待,这种期待能够鼓励个体不断努力解决当前的问题,因此带来更好的行为结果产出(Carver & Seligman, 2005; Scheier, Carver, & Bridges, 2001)。一如上述的拓延—建构之「向上螺旋」,「聚焦在未来」的职场乐观期望心理态度,Carr(2004)指出乐观的员工能够正向的解释工作场域中的未来发展,并衍生积极的情感来开阔其思考行为模式,尝试接受新观念努力进行开创性表现。Luthans等人(2005)认为乐观是一种与工作有直接关联的心理状态,抱持「务实」(realistic)的乐观者,可以透过弹性的心理适应,把各种挫败视为一种挑战与转机,对工作能够保留坚定的热忱。Peterson(2000)、Schulman(1999)、Wanberg(1997)的研究发现,都说明乐观和工作表现有显着正向关联存在。
:~}:J(^G.^HRiu0心理学空间i{"M \]z/WY
在韧性与工作表现的关联部份,韧性在工作场域中的心理资本被概念操作化一种面对过去挫败、创伤能够快速复原的心理能量,依据Block和Kremen(1996)、Coutu(2002)、Masten(2001)在正向心理学领域的描述性解释架构,韧性是一种面对不愉快的过去人生经历,能够快速而有效的自我调适,乃至迅速发展已超越现况的窘境。「聚焦在过去到现在」的职场韧性心理能量,Luthans等人(2005)认为高度的韧性可以帮助个体在变动不居的职场中取得创意、适应乃至坚持的心理能量,以谋求工作表现的提升。Luthans等人(2007)认为韧性能够帮助个体因应难题与逆境,从而在艰困中取得成功。韧性的研究集中在谘商辅导或者临床心理学的范畴,将其纳到工作场域进行实证研究是最近的趋势,但是初步的发现证实韧性的确与工作表现有关(Youssef& Luthans, 2007)。Carson, Carson和Lanier(2001)、Marcus和Pringle(1995)的实证研究发现,具有高度韧性的职场人士,具有较佳的组织行为表现。
2x.sK WE7r4~'F ~/fd0
,Il6mn'f@z*[0在心理资本与工作表现的相关部分,以希望、乐观和韧性组合为心理资本的实证研究发现,心理资本对于工作表现有显着潜在关联。Jensen和Luthans(2006)的实证研究发现,企业家的希望、乐观和韧性合并而成的心理资本与其真诚领导(authentic leadership)的表现有显着正相关存在。仲理峰(2007b)、Luthans等人(2005)的实证研究发现,希望、乐观和韧性合并而成的组织员工心理资本对工作表现有显着正向关联存在,而且合并的组合分数比原来的希望、乐观和韧性更能预测工作表现。Luthans等人(2006)以希望、乐观和韧性合并而成的组织成员「心理资本介入」(PsyCap Intervention, PCI),对于组织绩效带来实质的帮助。完整包含自我效能、希望、乐观和韧性组合的心理资本实证研究发现,心理资本对于工作表现有显着潜在关联。Avey, Patera 和West(2006)的实证研究发现,以自我效能、希望、乐观和韧性合并而成的组织成员心理资本,比单一构面的自我效能、希望、乐观和韧性更能有效预测员工的离职意愿(absenteeism),心理资本与离职意愿之间存在着显着负向关联。
4Z4r2b;J N"e,^K0
MNz"D-c x0Luthans, Avolio, Avey 和Norman(2007)的实证研究发现,以自我效能、希望、乐观和韧性合并而成的组织员工心理资本,比单一构面的自我效能、希望、乐观和韧性更能有效预测员工的工作表现以及工作满足感。Luthans, Norman, Avolio和Avey(2008)的实证研究发现,以自我效能、希望、乐观和韧性合并而成的组织成员心理资本,与组织成员的工作表现、工作满意、组织承诺有显着正向关联存在,而且组织成员心理资本在支持性组织气氛与积极工作产出之间扮演中介变项的角色。
fqkhG'?}0d0心理学空间'C2R/? @%I"B7^tO H:M
总结上述的描述性解释架构与相关研究发现,自我效能、希望、乐观和韧性与工作表现之间存在着潜在正向关联,而四构面合并的心理资本是否比单一构面表征的次级构念更能有效预测工作表现,则有待实证研究厘清。心理学空间&M"p5OXJ#}x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乐观 韧性 希望 心理资本 幼儿 自我效能
«世界学前教育组织(OMEP)与中国幼儿教育 教育与发展心理学
《教育与发展心理学》
儿童心理理论的研究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