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内心的景观
作者: 《身体从未忘记》 / 1312次阅读 时间: 2018年4月22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认识内心的景观

治疗师的任务是帮助病人将混淆的各部分自我分开,使病人们能够说:“我的这一部分像一个小孩子,我的那部分比较成熟,但感觉像一个受害者。”他们可能不会喜欢其中的很多部分,但识别这些部分帮助他们减少恐慌和难以承受的感觉。下一步,是要鼓励病人在保护部分出现时让它们逐一“后退”,这样我们就能分清到底是什么在起保护作用。这样重复多次后,各个部分开始从“自我”分离,为“内观自我”的浮现提供空间。患者们学会控制自己的恐惧、愤怒,或者厌恶,并打开心扉容纳好奇心和自我反思。通过一个稳定的“自我”角度,他们的内在各个部分可以开始进行有建设性的对话。

患者被要求察觉那些涉及当前问题的部分自我,比如感觉自己没有用、被遗弃,或沉迷报复。他们在问自己“到底是哪部分自我产生这种感觉?”时,某些画面可能会浮现在他们眼前。16也许,他们抑郁的部分像一个被遗弃的孩子,或一个老人,或因为照顾伤员而不堪重负的护士;他们寻求报复的一部分可能会像一个海军陆战队战士或街头帮派成员的形象出现。

下一步治疗师会问:“你对你的那些部分(悲伤、复仇、害怕)的感觉如何?”这为有意识地自我认知提供了平台,将你作为一个个体和问句中的那些部分区分开来。如果患者的反应比较极端,例如回答“我恨它”,那说明还有其他保护部分和自我混合在一起。治疗师会接着问:“是否能让憎恨它的部分离开?”此时,负责保护的那部分通常都强调自己的警惕性是多么重要,并再三确保它可以在需要的时候随时回来。如果负责保护的部分配合的话,接下来问:“你现在对那个(之前被拒绝的)部分感觉怎么样?”病人很可能会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感到如此(悲伤,想要复仇等)。”这为我们更好地了解各个自我部分提供了机会——例如,我们可以询问这个被拒绝的部分的年龄,以及当这些部分被拒绝时它有怎样的感受。

一旦患者表现出一定程度的自我认知,这样的内在对话就能很自然地发生。此时最关键的是,治疗师要在一旁小心地观察,留意那些会进行干扰的其他自我部分,而且不时地表示同情,进行评论或发问,例如:“关于这个问题,你会对你的那个自我部分怎么交代?”或“你现在在转变成哪个部分?”或“你认为下一步该怎么做?”当然还有无时无刻都会出现的自我体验问题:“你现在对那个部分什么感觉?”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去抑制型社会参与障碍 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
《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
神经反馈的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