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当娜--人尽可夫,舍我其谁?
作者: 施琪嘉 / 5877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8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性感的场景:黑夜,一束灯光照射在一根高耸的铁杆上,随杆合着暧昧的音乐,闪出一名男式短发、只穿内裤、裸露着丰满乳房和大腿的舞女,她顺杆――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一尺三摇地忸怩而下。T型台的尽头升起两座充满肌肉的男性塑像,一个黑如褐煤、另一名则长着典型的亚洲面孔。远处,连接T型台的舞台中心闪出一个皮肤白皙、戴日本学生帽、脚蹬过膝皮靴、身着露脐内衣短装、手拿皮鞭的女性,镜头推进,修长的手指轻轻滑过鞭身,特写面部,看到……麦当娜,一张惊艳的漂亮脸蛋,长长的睫毛下的一双大眼睛毫不扭捏直视着你,她从容地环顾四周,抛出一个典型的美国媚眼,亦步亦趋地走向那两座塑像,每走一步,皮鞭就挥舞摩擦着空气发出惊倏的响声。两个塑像活了起来,台下的数万名麦当娜迷活了,整个天空被充盈着肉欲的气息。麦当娜用皮鞭做出挑逗的动作,两个肌肉涌动的男人臣服在她的胯下,被踩踏、被蹂躏、因互相嫉妒而对垒,空气也被他们身体的接触所激荡,那黑黄所衬托出来的白皙,那黑夜中闪烁的五光十色,仿佛在表达麦当娜的欲望:“我要与上帝齐名。” 麦当娜是谁?在世的玛丽莲.梦露!一个人尽可夫的噱头?还是圣母?亦或是一个身体力行的女权主义者?或者,就是千万个男人梦遗的药引子!

  麦当娜,出生于一九五八年八月十六日美国密西根州的一个具有牺牲精神的天主教家庭,全名为Madonna Louise Ciccone。父亲是美籍意大利人,母亲是法裔加拿大人。母亲在她六岁时因乳癌过世。她在家中是最大的女孩。两年后,父亲娶了家中的女管家。麦当娜说:"我一直随身带着母亲的照片和给我的十字架。2000年她在接受澳洲的《世界巡游者》的采访时说,她一直生活在母亲死于乳癌的阴影里,深恐遭遇同样的命运,并使成年后的她始终缺乏安全感。

  从金发碧眼的坏女孩、网状的露脐装、嬉皮士的装饰品到齐整的波浪状金发、貂皮披肩、钻石首饰的贵夫人;从披肩的棕色卷发,无领无袖长裙,皮肤上自然生出的斑点的浪女到端庄坚毅的裴隆夫人;从《象个淑女》到《阿根廷别为我哭泣》,麦当娜如同一个千变之王,在温柔与冷酷、传统与惊艳、圣洁与放荡之间游荡,她从不在乎舆论,我行我素,正如其代表作“情欲”(erotica)中所说:我的名字叫迪它/今晚我要成为你的荡妇/放弃矜持/照我说的去做吧……/我的愿望就是让我爱的人痛苦/而痛苦,它为何物……。

  现代精神分析中的客体理论将女性的乳房视为婴儿早期的重要依附对象,它不仅仅是具有提供营养的功能,也代表着温软、安全,想象一个饱食后熟睡在母亲怀抱中的婴儿,那伏在母亲乳房上能感受有节奏的心跳和适宜的体温所带来的恬静、安详的面容,那正是人类心灵深处最无设防的彼岸。铁石心肠的人也会为此情此景所融化,只有法语中的单词Jouisance专门用来描述这种状态。当婴儿失去了母亲的喂养,又得不到关怀时,有四种反应:哭、撕咬、踢闹、假性昏迷。儿童精神分析的研究表明,婴儿内心的愿望不比成人弱,但在对愤怒的控制上远达不到成人那般稳定,前三种发展到成年常以攻击性加以体现,麦当娜的舞蹈中多次出现肌肉强壮的男性被关在一个个的玻璃房中打斗就是对攻击性的写照,而后一种,则是儿童精神病发病(如儿童孤独症)的重要原因,在成人则表现为不能形成稳定的人际关系,如果不是离群索居,那也是混乱无比,就象麦当娜的舞蹈中表现的那样,舞台上来来往往的均是过客,她反复变换着对象,随意与他们发生关系。

  意大利人性格热情如火,如地中海的太阳般灼热,意大利人有着地中海一样湛蓝的眼睛,被认为是最有浪漫情怀的男性,可早期,在意大利的南部,天主教家庭则过着相当苛刻和艰苦的生活,男孩女孩被要求清晨4时起床,默读圣经,喝淡而无味的汤,然后开始似乎是无休止的劳作,男性是绝对的权威,但只掌握在父亲的手中。没有资料表明麦当娜的父亲来自这样的一个家庭,但为“具有牺牲精神的天主教家庭”的评价不免让人产生联想,即父亲是苛刻和严厉的,至少,在麦当娜今后不断以各种男装的扮相对男性作出的带有性虐待色彩的表演就反映着她自己的心灵体验:男性-肌肉-力量,皮鞭-惩罚-快乐。她抱怨其父的专制:“ 父亲订下的规矩:‘你不能化妆,你不能剪发,你不能这个……’于是我发展到另一个极端……”。也许麦当娜母亲的法国血统不仅给她带来了漂亮的脸蛋,还给予了她安全和愉悦的体验。母亲在其六岁的死亡,特别是因患乳腺癌而死亡,无论是从母亲其人的生理角色还是其在麦当娜心目中的心理角色均不复存在:母亲,那个可以给予她乳汁的并因此带来温软甜润的心灵感觉的人竟然消失了。所以在GIRLIE SHOW开头的一幕中,便出现了一个乳房丰满的女子,那是肉欲的,但在麦当娜的潜意识中,它就代表着母亲,所以也是圣洁的:没有乳房(乳腺癌患者即便不死,很多女性也因做根治术而失去乳房)的女性是不能作为母亲的代表的,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形象。内衣外穿因麦当娜而起,在舞台上麦当娜经常脱到上身只剩一件胸罩,人们认为这是倒退,是对女性尊严的挑战,继而又群起而仿效之,殊不知这正是麦当娜表现母性、向往母性的象征,事实上,麦当娜自其母亲死后,作为家中最大的女儿,担负起其母亲的角色,甚至在父亲娶了家中的女管家,添了子女后,作为8个兄弟姐妹中最大的女孩,她哄孩子、换尿布,什么都干,活脱一个小母亲。在其90年代后回归母性,扮演阿根廷的国母贝隆夫人时以及生下女儿的举动使麦当娜这种对母性的想象达到了高峰,人们惊呼:精神女郎来了!这也在其98 年的歌曲“冰冻”(FROZEN)中反映出来:如果我失去你/我的心将会破碎/而爱是一只不停歇的小鸟/让创伤随死亡而离我们远去。

  很奇怪的是麦当娜选择了一个有着丰满乳房但着男短发、长相趋于男性的女性出场,让人有雌雄同体的感觉,也许麦当娜在扮演母亲角色的同时,也希望行使母亲对父亲的关系,她对父亲的要求中也有母性的成分在内,事实上人类的心理生发早期是双性的,男孩变得有攻击性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生殖器,也因为他们与父亲认同、与社会要求认同的需要,女性的认同比如在中国,则是被要求“从父、从夫、从子”。爱力克森认为,完美的人性应该是父性和母性的融合。

  按照弗洛依德对人类心理发展的分期,6岁是著名的俄底浦斯期,女儿在性别上倾向于向父亲认同,并怀疑母亲“阉割”了她的“阴茎”,因而成为母女敌对的来源。可女孩常常在肛门期(1-3岁)就表现出与母亲有距离的态度,并发现父亲是一个令自己向往的客体,希望得到父亲的赞美和承认,如此以来母亲则变为一个竞争对象。一方面女孩发现很容易将父亲看作一个性对象,而另一方面,她必须将其攻击性对准两元关系中的母亲。只有在俄底浦斯期前的冲突得到成功地控制的情况下,才能成功地完成这一步(否则变为自恋)。就麦当娜而言,一个严肃、刻板的父亲会让女儿重新转向母亲的怀抱,而在其一生中,她对父亲的赞美的需求从来就没有减弱,相反,会变本加厉地表现出来。

  9岁的麦当娜就在父亲面前跳脱衣舞,在我们看来这是一种美好的展示,其中的情欲的成分远不如想与继母竞争的动机:“看吧,父亲,这是我的躯体,我毫无保留地坦陈在你的面前,它美吗?” 麦当娜的本意是想获得父亲对她的认可,特别在6岁母亲去世后没有一个可供其转移依托的“客体”时。这样,就更能理解,为何麦当娜终身带着其母亲的照片和拒不接受继母的事实了。她终身都在重复着这样的尝试:坦陈自己的身体并利用它使与之发生关系的人臣服。得不到父爱的焦虑化成自虐和施虐的象征:着男装,在舞台上大胆地再现性爱的过程,甚至有群交的场面,模仿对男性施虐,自己穿上标有“Boy Toy”(男孩玩偶)字样的在舞台上招摇,以后“Boy Toy”成为了麦当娜的分店品牌。在现实中,麦当娜曾与200个以上的男性发生过性关系,后来与其结婚的私人教练古巴裔美国人卡洛斯利昂(Carlos Leon)至多只是一个“精子提供者”。麦当娜挥舞着皮鞭直言到:“我要是男人该有多好!我不是婊子,不要对我泼污抹泥。” 1992年,麦当娜发行了《性》为题材的写真集,这是将9岁在父亲面前跳脱衣舞的行为进一步推进了“我美吗?“麦当娜问全世界的人。

  临床实践中有着异常行为(自杀、自伤、反社会行为)、特别是在性方面混乱不堪经历的病人常用“边缘性人格”来形容,麦当娜的性格特点是否有边缘的成分呢?至少,其早期的作品中有首歌就叫“Borderline”(边缘),正可谓不谋而合!就边缘性人格障碍来讲,早年的性创伤往往必不可少,12 岁就有性经历的麦当娜是否体验了创伤不得而知,14岁委身于其舞蹈启蒙老师费林,比她大28岁,也许可以成为麦当娜对父亲感情折射下一个注脚。人们喜欢将此与麦当娜以后的表现联系起来,认为这便是祸起萧墙的原因,根据前面的分析,“创伤”应该推到麦当娜更早的时期,即出现想要控制、占有父亲的俄底浦斯期(4-6岁)乃至产生自虐的肛门期(1-3岁)。

  在麦当娜的表演中,人们还可以发现与宗教有关的内容,带有向往东方神秘主义的倾向,如在GIRLIE SHOW中贯穿全场经常出现一个身着类似于中国马褂、戴着类似于京剧面具的人物,在冷色蓝光朦胧地照射下显出诡秘的情调,婀娜多姿的印度舞蹈也是麦当娜喜好的内容。1989年,麦当娜出演了让宗教界瞠目结舌的一幕,在其热门歌曲“祷告者“(Like a Prayer)中,这位天主教徒大逆不道,在舞台上焚烧十字架,挑逗神职人员,混淆了神与人之间的界线,神龛旁的蜡像融化了,上帝也为了他被囚禁的七情六欲而哭泣,而麦当娜只不过是个误闯了教堂不留神唤醒了神灵情欲的女人罢了,她衣衫不整,像是个刚目睹人类罪行寻求救赎的无力女子。因为她的召唤,神灵与她缠绵,唱诗班为她歌颂,而身后十字架在一片熊熊的火海燃烧殆尽。显然,这涉及到麦当娜心灵中最隐秘的动机:与父亲交好――乱伦,消除这种忤逆观念的办法就是设想这种想法来自于对方,比如是父亲,他自己有这种想法在前,更比她父亲还有权威的是连上帝也有这种欲望,于是,什么规矩、什么道德的制约,统统见鬼去吧!上帝的精神如同蜡烛一般不能对抗欲火,那十字架还有存在的必要吗?麦当娜一生中带在身边的信物:妈妈的照片和十字架,后者就是父亲的象征,一方面,麦当娜烧掉了象征着父亲的十字架,这代表着一切男人(包括其父亲)都被淹没在情欲的火海中,或者也代表着麦当娜想从对违逆道德的欲望中摆脱出来―涅磐?而其作品中的东方神秘主义,则代表着另类的宗教――东方的、能找到人的灵魂安息的圣地,在那里,她是圣母,她是圣洁并慈爱的。1995年,麦当娜出演了阿根廷第一夫人贝隆夫人的角色,曲罢“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后,人们发现,麦当娜变成了一个圣母,她生下了一个女儿,然后唱到:“上帝送我一份礼物/用血肉造就/我的生命/我的灵魂/你使我精神充实”。

  如果你有很多秘密,肮脏的、见不得人的,你会自我大暴露吗?我向来对来我这儿求诊的病人抱着崇敬之心去体验他们的内心的历程,虽时时触目惊心,但你又不能不佩服他们对自己本能的坦然和不屈服,我们这些正常人,不过是凡夫俗子一个罢了。而麦当娜,则是公然向本能挑战的先驱,她蔑视道德并不等于她是不道德的,她将自己装扮成“男孩玩偶”(Boy Toy)并不等于她不向往圣洁。正如其歌“向你鞠躬”(take a bow)中所写:人生的际遇就像是舞台, 幕起幕落。 当你念着属于你角色的台词时, 你是否真的体会了言下之意? 谢幕之后看看你和我, 不过是平凡的人一个,将自己孤独地守候。 然而,如果人天生就是残缺的, 每个人都穷其一生在寻找其另一半, 那么,始终以为知道我的你, 在落幕之后,我如何能让这场戏继续?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儿童三宝[原创] 杂文
《杂文》
心理危机:肿瘤患者的梦魇»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