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如何摆脱过去的阴影》
作者: 李孟潮 / 6592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9日
来源: www.limengchao.com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LvkH}:t0r(}?m
来电者:莹莹(化名),女,24岁,机关职员,因为爱过一个不该爱的人,而懊悔心理学空间!B-~'sxh;Fyk1r)@ G

*\I T&X!O`0 主持人:晴川心理学空间 ]6YU{\s1y YH.ny

@U,C!Yd%W Fe O0 孤独的新单位心理学空间Rr1],lzG}i
心理学空间;{/cv;_ow2C,yf)v
2年前,我大学毕业,因为父母的关系,我顺利进入一个国营机关,小职员生涯从此开始了。
LV+y I!r!E"[C0 心理学空间 [']&x/b,l${0m M|
刚刚工作了一个月,我就发觉机关工作是如此无聊。最忙的是早晨,开水房、卫生间人潮涌动,人们排队打开水、排队拖地,忙完这一阵,一切都安静下来。看看报纸、喝喝茶、接接电话、复印一两份文件,好像也忙得脚不沾地,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内容。
+@c:DY QT.s~"PJ0
r T+O ugb'F|qPL0 最让人烦恼的是这里的人际关系,我年纪最小,自然是大家伙帮带的对象。“你还小,说了也不懂。”“你没什么社会经验,不知道人世险恶。”办公室的大嫂们都这样说我。无论做什么,总感觉背后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我,有冷漠的,嘲笑的,幸灾乐祸的,渐渐的,我什么话都不敢说了,每天沉默着,嘴巴憋得直泛苦水。
T rXub0
J0zJY }]0 我刚向父母表露出想离开这个单位的意思,母亲马上像被闷棍打了一下的样子跳了起来,哎呀你这孩子,不识好歹,好多人想进这个单位都进不了,托了那么多关系,多不容易呀,还花了那么多钱,我们再经不起这样折腾了。心理学空间 CTb6sQfv P
心理学空间*cE:}m|6a _7F
我也安慰自己,无论分到什么单位,难免会遭遇人际关系的困惑,走到哪里都摆脱不了,还是耐心地熬吧。
({H|+n\)G6E0
.{-PKu f_[0 正在我孤独无助的时候,他向我伸出了援手。
2e~h6oal5vq+{0
k2x sHcA] gM0
O7Uszk+q+]#h0
[3N*^'i%kTf x0 我们两个另类走近了心理学空间 |/|5]1H`5Ze*{:nR5Tc
心理学空间+m0B Q|F$~8Ut
他是我们科室的成员,我到这里来的第三个月才第一次见到他,他被下派到农村锻炼了一年。心理学空间0Oc[7\5oY:l~E
心理学空间|p{F$t
那天,我正给一些档案做登记,张大姐过来,唠唠叨叨地指手画脚。这时一个声音说,“张大姐,您老歇一会儿吧,我看她挺机灵的,教一遍就会了。”我抬头看见一张黝黑却生动的脸,风尘仆仆的样子。张大姐尖叫一声,“哟,小雷,你回来啦!”办公室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那个被称为“小雷”的人身上。大家纷纷询问小雷在农村的情况,我也向小雷投去感激的一瞥。事实上,我早已耐不住张大姐的唠叨了,可又不敢发作,是小雷及时解救了我。小雷偷偷地朝我一笑,然后变戏法般从他的行李包里抽出一袋又一袋的土特产,塞到同事的手里,大家谦让着感谢着,显示出热闹而团结的气氛。我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这是一贯冷清的办公室吗?心理学空间cm FE9W3O

+qH9t~$nVi9fm X0 大家围着小雷唧唧喳喳说了大半天,下午纷纷拿着土特产提前下班了,办公室只剩下小雷和我。小雷拿着一包礼物放到我办公桌上,说,这是给你的。我慌得不知怎样才好,说,这怎么可以,我刚来……小雷说,刚来怎么了,都是我们这里的成员,应该一视同仁。接着说,你以后要拿出骨气来,他们就爱欺软怕硬,我刚来的时候,还跟他们干过一仗呢。
@4R"U9X` Z0 心理学空间+^&Q0G%kLJ-bNs0H-|
小雷又意味深长地说:你别看大家表面上一团和气,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小算盘,今天你对他好,明天就暗地拆你的台,人心隔肚皮啊。你也别怕,以后谁要是欺负你,告诉我,我替你出气!
U1K:E['O@0
2O W YSp/E.Dv;q,K%N0 我频频点头,心中升起一股温暖,心想这下好了,终于有个说话的伴了。
#g A$o(m b0 心理学空间;WPW}d$B
第二天,大姐们的一番议论,让我再次领略了人情的冷漠。她们聚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像是在贬损某个人,仔细一听,原来是针对小雷。小雷比我大8岁,是到这里来的最早的大学生,结婚5年,妻子刚刚怀上孕。
:Hi.P1h ~+F/EU7{0
cK;V"g;O)ub0 “听说原来两人打架闹离婚,现在有了孩子,该收敛吧。”“咳,瞧那德行,狗改不了吃屎,一副花花肠子,不知骗了多少姑娘!”“我看不定是谁骗谁,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两相情愿,你管得着吗?”……心理学空间L6DD)Z2chk7n
心理学空间:~f*Wq Dm%E b
我愣住了,这就是昨天左一声右一声亲热叫“小雷”的同事吗?昨天,他们刚刚受用了小雷带回来的土特产,昨天,这里还是一幅亲密团结的假象。心理学空间Pl+T a5`YH]S%R'~

3u4BzaT0 我心潮难平,看见从走廊那边走过来的小雷的身影,突然领悟到小雷昨天和我说话时候语气里流露出的无奈和愤怒,我和小雷其实都是这里的另类,这么多年,不知小雷是怎样熬过来的?心理学空间*y H5UK T a-M

%ma~8N,d(O!v0 我的心,莫名其妙地和小雷贴近了。心理学空间d u1u^J}4n

Gb,OD!Y.{/?0
2I1AD'sA"QJ ](hnT0
1fU-oi,y&r f0 小梅的出现击垮了我
+_Gl8B2@+d0
CI(qjD%R#K0 小雷对我的关照与日俱增,我把他当作是患难与共的朋友,有了他,我才得以熬过一段难熬的日子。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发觉自己的视线里已经不能没有他的身影。他的座位要是空一会儿,我的心也跟着空无着落,他要是出差,我的心甚至已经觉出了痛。我默默地关注他牵挂他,心情很压抑。
%[S6A|!h3o4Q0 心理学空间*? FKg3o
从小到大,我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我不知道对他的这种感情是不是爱情。如果是,可这是一个多么大的错误!办公室恋情是禁区,婚外恋情也是禁区!
&V5tA N c z R9q0 心理学空间/P[$f9t&Sk
有一次我加班到很晚,走过办公室后面的花园,听到有人轻轻叫我的名字。是他,站在黑暗里,一闪一闪的烟像亮晶晶的眸子。我在黑暗里犹豫了一会儿,他走过来说,我等了你一个晚上,就想对你说,我们别互相折磨了。
p9UcS}yo0 心理学空间h-@e]?E|0k&S
我剧烈地颤抖起来,不知怎么就被他揽在了怀里。心理学空间D(~~%b;M4o

Hv8zi'fYw e(i0 我们的恋爱偷偷进行着,那段日子,我的心中整天洋溢着欢乐,恨不得时刻和他在一起。他再三叮嘱我,我们千万不能在同事面前露出马脚,让长舌妇们知道了不天下大乱才怪。但周围异样的眼光还是多了起来,同事常常在我不在的时候窃窃私语,等我进来,又嘎然而止。
0?&Q2`` u3y~+u\0 心理学空间^RM5~&gwc`@yE ?+?
一天下班,张大姐和我一起下楼,她说,莹莹,有句话我得提醒你,小雷不是个省油的灯,他在我们单位作风最臭,就是因为这才被派到农村去改造,我是怕你受骗才好心提醒你,你年轻又单纯,跟着他背个臭名声真不划算。心理学空间*j)b,Jt2H&_

i*A/xD"G hE9Y0 张大姐的话让我心生反感,心想,你们的德行我还不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GE"E w^ q6[0
{ x!P'? \s]G0 谁知过了两天领导也找我谈话,说,你刚来,背个坏名声会害自己一辈子。
)^!A"u)Ft4Y,J'X!nq0 心理学空间1t8InX+Z \
我委屈地哭了,我和小雷从来没有发生过违反道德的事,我们没有肉体的接触,彼此的爱慕更多地装在心里。因为我的理智一直在告诉我,小雷是有老婆的,很快就会有孩子,良心的折磨不允许我更进一步。心理学空间n-CN*wh}H

Ggo(Zg7?(?Yy+Q0 这段感情真让我痛苦,他的妻子横亘在我们中间,还有周围人的议论,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就在我要主动放弃时,一件意外的事情将我击垮了。心理学空间*n n:|Z*~Ti"D9{&w
心理学空间xMo9a&B%s
有一天,有个陌生的女人打电话约我出去谈谈。我紧张出一身冷汗,以为是他的妻子。可当我见到她时,却愣住了。她说,我叫小梅,我不是小雷的妻子,是小雷的女人,小雷在和你恋爱期间经常到我那里去过夜。我真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小雷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f Z:U,H6G@0
Fp y0} d)H'ml V0 小梅说,小雷就是这样的人,在我之前,他还有过别的女人。我承认,他是个很会吸引女人的男人,我们曾经也是真心的相爱,可他总是给人没有安全感,我痛苦极了。我们闹过很多次分手,都是他来求我,我又心软了。我今天来不是要你把他让给我,我想趁你还没有陷进去之前告诉你,你是个很单纯的姑娘,尽早离开他吧,免得像我现在这样痛苦。我也打算离开他,我已经受够了。
3DbATmAm8}0 心理学空间}y0y K TJy
我在床上躺了几天,泪水流个不停。我不知道自己纯洁的初恋竟沾染了这样不干净的东西。我为自己和小雷曾经相爱而耻辱。
%G3v"{g0{'V.q0 心理学空间;C tb"w\0g
小雷不停地传呼我,他知道小梅来找过我之后,多次企求我的原谅,可他的甜言蜜语再也激不起我的柔情了,我已经要彻底和他决裂。我处处逃避他,一下班就飞快往家里赶,我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多忍受一点尘世的伤害了。小雷依然纠缠我,上班时不敢有所作为,就在我回家的路上堵截,或者拼命地给我打传呼,害得我把传呼都停了。
8V|O"}Pm(N4d8t0 心理学空间?VU1d1ius
那段时间,周围的议论也多,我不想解释什么,只希望时间能证明一切。
'Ar8AZ4I0
b5dZ#_.fk4O0 心理学空间(_gX X-|p

y4wiBfA8ez0 黑锅注定要背一辈子吗心理学空间xgEa5`+S$L;y1g

z!Mi;l'k'd-g0 半年过去,小雷的骚扰少了,渐渐的,我们的故事风消云散了。我在心中逐渐放下了小雷,因为我弄明白,当初我对小雷的爱,不是真正的爱情,而是寂寞时的依赖和靠近,而他,不过是要满足自己的征服欲而已。
e\:g#E^2p%P0
%R]s!MFU.F0 想通了这一切,我释然了,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和小雷继续下去。我的脸上又有了笑容,对工作也有了信心、。通过两年的积累,我懂得了怎样在这个单位发展下去,也熟悉了人际交往。我要努力成为一个全新的我,和过去彻底决裂。
}5jm;UCr;F)H0
Ba.|4e5I1jS0 可是有一天,我无意中又听到人们的议论:“她怎么这么高兴?是不是和小雷重修旧好了?”“她怎么会又和小雷搞在一起?”……心理学空间E-wk4? ]-x:eb!}!s
心理学空间 DB(Xg zi6q"l$@
我的脑袋嗡地一声,就像好不容易垒起来的宝塔一下子又被推倒重来。为什么事情都过了两年了,人们还是不能放过我,还要时时戳痛我的伤疤?真的如领导所说,这个黑锅我注定要背一辈子吗?
WgC)] }(t0
*sT:Y)bwh(z Y Y&[0 那一瞬,我心痛得蹲在了地上,舆论的压力使我丧失了所有的斗志。我是一个上进的青年,也是一个对前途充满信心的青年,我知道在这里,我将会有很好的发展,可是这里的人际环境实在太糟糕,怎样才能摆脱过去的阴影,在一个糟糕的环境里继续工作下去?
1_ L cfD5[0
P6J#e_/Mv4h(@N0 谁给我勇气?心理学空间C U7X;Vj[(S U
心理学空间!w~rn#M

^m7S.i6BN0
#R:rhn4C#z0 心理学空间i?;w6y)e_r9i8_

B }-N7x { E#U6G0 热线回应:
7l:G/w3oY/L9N0
J#O.m(Q/b5J0 我们常常有一种错觉,以为我们的坏心情是完全由于外在的事件引起的。如“都是他不理我我才会发火”,“都是因为考试失败我才无精打采!”,以及“都是过去的阴影让我沮丧”等等。其实,一件事情发生以后,它首先会唤起我们的认知系统,认知系统对这个事件做出迅速的判断后,人们才产生相应的情绪。认知系统做出的判断就是往往是根据我们从小形成的信念,如果你的信念是理性的,那么自然情感就是理性的,如果信念是非理性的,就会出现很多让人难理解的情绪。
S9j)CCme1H7Y0 心理学空间avJ/e XU\$`
比如对莹莹来说,其实对爱情问题她已经能“释然”了,让她痛苦的主要是人们还念念不忘她的伤疤。
*p2`:Lk.V&~B5q0
eN@;i@i0 而这种痛苦的产生还是因为她又有很多不合理的观念。我们来看看这整个过程――心理学空间R$Mu^,P1dY5V5j

k _-hN~w5Y,F0 第一,她面临的事件是:有一天,听到两、三个人在说――“她怎么这么高兴?是不是和小雷重修旧好了?”“她怎么会又和小雷搞在一起?”心理学空间-Eh!mSMpS oP F}9Q

`-Q8gCsq0 第二,她对这件事的认知是:虽然只是有一次听到几个人在议论我和小雷,但这说明了“事情都过了两年了,人们还是不能放过我,还要时时戳痛我的伤疤。”,说明了这个黑锅我可能注定要背一辈子“。
+c#c-U,r.MeN0
~ u ]%L%i0 第三,于是她的情绪就是失望、痛苦、无能为力。心理学空间(hl_5@v\5|

/l'c ^-B;wgQ0 心理学空间v PXm$Z
心理学空间8tnC*L;^!xQ
如果在第二步的时候换一种想法如何?客观地来看,同事们是在说:“她怎么这么高兴?是不是和小雷重修旧好了?”,“她怎么会又和小雷搞在一起?”。第一句表达了一位同事的困惑:她不理解莹莹为何很高兴?她推测是不是因为小雷。而第二位同事则表达了疑惑,“她怎么会又和小雷搞在一起?”。这样的情景既可以理解成同事们是在念念不忘自己的过去,也可以理解成同事们好管闲事,甚至可以理解成同事们是关心自己。
F f!q!qSr mQ0
:b3? `(Wi|&^ l0 而莹莹之所以会选择一种负性的思维,则是因为她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一些不合理的信念,这些信念是:1虽然只有几个人议论我,但这说明了人们都会在背后议论我,人们对我都不友善。2我必须是冰清玉洁的,我必须让所有的人都说我的好话,即便只有一、两个同事说我坏话都不行。3 我的过去是个阴影,它必然会成为我一辈子的黑锅。心理学空间 ] o8x!YQ0gu0o/Ks

%tu!|jl5Pe;q/a0 当然这些信念人们一看就知道是不合理的,但他们的害处就在于我们时常发觉不了这些信念在支配我们的思想和情感。心理学空间 K5lF%v}? b!y/l
心理学空间;k.i5Go+A5BF
所以莹莹要学会和自己的不合理信念作辩论。
~$H'{-Q`Rm0 可以找一个本子,如上每天记下事件,情绪,再分析出自己的认知和信念。接着与不合理的信念辩论。要问自己如下问题:(1)我打算与哪一个不合理的信念辩论并放弃这一信念?(2)这个信念是否正确?(3)有什么证据能使我得出这个信念是错误的(正确的)这样的结论呢?(4)假如我没能做到自己认为必须要做到的事情,可能产生的最坏的结果是什么?(5)假如我没能做到自己认为必须要做到的事情,可能产生的最好的结果是什么?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青春梦醒方见路 科普杂文
《科普杂文》
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