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我是谁
作者: 李孟潮 / 3880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9日
来源: www.limengchao.com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讲课者总要被录音笔、摄像机、幻灯片、埋头刷刷作响的勤奋记录的学生包围。这真令人自恋或者令人生厌。
人们似乎总不愿意把讲课看作一场电视作秀、一次时装表演、一次朋友聊天、一场麻将比赛。他们总是拼命地想要记住所有的知识,所有的话语、所有狗屁不通的甜言蜜语。
我多想对那些天真可爱的学生们说,“如果我们能够漂流出梦境,一座城市就躺在海底等待;在裸露的呼吸中,你我如此自由的落体;黑色薄弱的夜空,探望行星的运行;轻拂于夏天之树的呼吸,他们在银色舞蹈中闪耀;我不是一棵沉睡的树。我写下你的名字,在破碎的星星上。那些割离的言语,这些陌生的处境,都不属于你我,从现在直到遥不可及的未来。
终有一天你会明白,那些不曾说出的话;它们写在树叶的脸上,在仲夏的眼光中闪烁;终有一天你会看见,当你闭上美丽的双眼;那些不曾说出的话,就在身边迎接你的到来;终有一天你会听到,当雨点寂寞的垂落;那些不曾说出的话,就在你耳边轻声呢喃;终有一天你会死去,当你漂流出自己的梦境;那些不曾说出的话,它们在默默等待;终有一天,终有一天,那些不曾说出的话,会突如其来出现,如一场未曾预报的地震。”
而一个优秀的学生,应该如此回答,“也许是今天,也许是明天,我将孤独的前行,告别悲伤;有时我超前,有时我落后,如今我为所欲为,不再悲伤。在清静的山路上,只需一件凉爽的衣衫。”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四十而惑 科普杂文
《科普杂文》
不过是事实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