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弱的父亲看望银河白色的身躯
作者: 李孟潮 / 7738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9日
来源: www.limengchao.com 标签: 父亲 银河 身躯 虚弱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gA,Tz xk0   那天,骑车经过一个路口。心理学空间 fc8h0| cp
   红灯。大家停住。心理学空间-@,fq+m9O `7FU
   红灯开始一分钟倒数计时。
p%o z Ky&{(e0   就在闪烁到“40,39……”的时候,有几个人开始蠢蠢欲动,后面的立即跟进。心理学空间 N)P Go)R$o#?
   眼看着这群人就要闯过红灯。
6o5J O^@'g0   此时,一声尖锐笛声划破长空。
5t g/fFz7B-fL0   一交通协管员大叔疾奔而来,摊开双臂,拦住车流。
-X t2H3F#X9O0   那姿态犹如一个性欲旺盛的战斗英雄,或一县城医学院足球队的齐达内。
u |u-?plv#i,w0   然后,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心理学空间0m9h$pl;lz#z
   他突然抬起双手,猛吹一声,示意大家走。
m#Mj%r.iz([$p0   我抬头一看,红灯还在闪烁,
y&UA6Uc.T0   “31,30,29……”心理学空间*drd_^ `G
   也就是说,他正在指挥大家闯红灯。心理学空间9R UM$nm"Xc }'O
  心理学空间W;a9D%l.D4GU
   一路上,我想着这个中山南路的瘦削交通协管员。心理学空间MP)} k7B{;]6?s
   这个五十开外的男人,通过指挥,在那个弥漫着雾气和阳光的下午创造了一个空间,
UT-z b.e)ky0   一个听从他指挥的空间。心理学空间w3z"md,Uc&w
   那一刻,他超越了警察,超越了红绿灯,超越了人群的欲望。心理学空间n%Xc;w2_H#b-M
   超越了历史和规训
'| l0M'm aK+g H4s2X;L;\0   他的面庞犹如一首诗歌让人难以忘怀。他曾经见过。心理学空间K)SYU:]#[b7k@
   那一道景致,可如今。心理学空间l,m o w,g,AQW.z [
   只剩下一面旗帜,心理学空间R&SD"Aa B j:fr)_
   啸叫猎猎噪音,
y.s NaJr0   吟唱沉沉悼词。
&@4g'l,]t'n,]%OjY0   总想窥视,你的梦境
!`Jx L;b0}|\0   理想的奢侈。彼此无语。对峙。心理学空间4k|'?!lO
   蝴蝶爬上了钢琴。心理学空间 oviqIb7dn'm@1^
   玫瑰沉陷于泥泞。
zr[Uw3mi R.~0   嘴一抿就倾心;手一指就赴死;
*No._fd)ur:e0   把未来放进花瓶,我们就开始痛饮心理学空间 ||$M O:h{
   所谓真挚和疾病。心理学空间5Rx2Mh n1[2H/he
  心理学空间5I ClP,B4JE
   朋友们就像报纸,印刷着你的神话。
] b h#J)P)? tB&~0   你是谁的父亲,谁来把这父亲的爱情注释。
+BKl vh9e0   我披上黑衣,为了赤贫的心灵心理学空间E{[?7G
   主持祭祀。心理学空间MxeP}l_D
  
+B)d/~tF+b)|+~/d0   电影《乘客(Passengers,2008)》和《第六感(The Sixth Sense)》中的心理医生都有共同的特点:他(她)已经死了,但是他(她)以为自己还活着。心理学空间TJ$Eg*K
   任何一个人,只有承认自己其实是个死人,才能可能真正活一把。心理学空间{t1wh*TV
   电影里的死鬼心理医生还有一个特点是:他(她)在不停地帮助别人,而其实是别人在帮助他(她)。
]aGD(J [NP0   这一点大概是所有心理医生必须面对的心理阴影――
u#Ffc?b W@0   渴望帮助他人的欲望是一个病态的欲望,如果你想要做一个像样的心理医生,你就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病态的。心理学空间-x(lLW/]/Vl B
   那么,心理医生的病谁来治疗呢?绝大部分才入行者以为是自己的督导、是自己的同行。
;o0{K @Xg0   其实,正如《乘客(Passengers,2008)》你所能看到的,那个实习心理医生直到最后才一生一世如梦初醒――原来自己的病人是来帮助自己的。
a?d@&{U(K0   心理医生的病就是被自己的病人治好的。心理学空间.o$M8A&@|6Q
   心理治疗师的心态成长分为六个阶段:
"j&N[O tH0   第一阶段:病我两分。把病人和医生进行二元对立。心理学空间k cZ*|.jm D
   第二阶段:病我同一。认识到自己和病人的关系是老病友和新病友促膝谈心的关系;
T3Tx2O*Kyd W-],^0   第三阶段:病我互换。认识到原来病人是自己的医生,自己是病人的病人。心理学空间EaK%kY3l{
   第四阶段:无病无我。认识到“病人”和“医生”这两个身份认同的空无性。心理学空间*h:}.JP*X M-\y
   第五阶段:病我任运。体验到“病人”、“医生”身份认同的空无性和明现性两面,并且体验到此两面相互联系转化的所有过程。
8Y+d,iH ^0i9J,r t&|0   第六阶段:病我融摄。此时咨询师整个身心状态都具有和病人融摄能力,可以自由进出两分、同一、互换、双无、任运等各种心态。其意志如山安住,岿然不动;其情绪如海安住,动静相宜;其感知随境安住,本然无修;其举止明心安住,如刀出鞘,立断无染。心理学空间K(f2[RJ!b
   在此六阶段的成长中,除了第六阶段,其他每个阶段咨询师都需要来访者的帮助和治疗。心理学空间"_'^KY eMz9s$@
  心理学空间(o}CH9gw
   何以咨询师会如此需要患者的帮助,而自己又完全蒙在鼓里呢?心理学空间]#HT/^[
   这是因为咨询师自己从小到大就一直蒙在鼓里,以为自己的能耐和职责就是帮助他人,以为自己是不需要他人帮助的。心理学空间nS E$f|a [e1E
   这种自恋幻想――“我生来就是帮助他人。”――的产生当然不是无凭无据的。
_ m;Nixu3tC0   它的前身是这样的念头,“成年人(爸爸、妈妈等)是需要我的帮助的,因为他们如此虚弱。”
:WG mK!bD0p cRJ0   这个念头形成一个人的儿童或青少年时期,并且会支配她一生的轨迹,让她持续终身成为一个助人者。心理学空间eZ2B#P,{C
   很多心理咨询师都会来做个人体验,了解他们自己的人格是如何形成的。
IW&M sTsP0   个人体验的一个主要内容就是从业动机的分析。
t(kTE/S@'G0   在个人体验中,来访者的材料总会在某个时刻打动我,让我说出这句话,“其实你一直是你们家的心理医生。”心理学空间.|;Ujn,P7X
   《我的毒虫医师(The Wackness,别译:烂人,古怪因子)》展现的就是一个心理医生的少年生活。心理学空间p._7WOR?
   少年自己的内心积累着很多情绪,可是成年人世界显然无法帮助他。
U1i9@"k)J!z7j0   父亲和母亲在破产的边缘苦苦挣扎,心情抑郁心理学空间l}L l Q2B"B
   同伴们心灵空虚,非常势利。心理学空间h?d3tE W]Uv
   他走上了贩毒之路,贩毒的动机却是充满了对父母的爱和关怀的,他期望通过这自力更生的方法来拯救家庭的危机。
S&u![Fw\:i5L6[0   他仍然存在对爱和关怀的需要,所以他找了一毒虫心理医生,同时爱上了毒虫心理医生的女儿。心理学空间j e8^7ajID.d
   毒虫心理医生的女儿对他只是“随便玩玩”,而少年付出的却是满腔诚挚的爱。心理学空间Cj~(C]h^ N,rE
   毒虫心理医生也看出了此少年内心蕴藏着的人性的关怀和温暖,所以为女儿错过了这个人惋惜不已。心理学空间U,Z?^`w y.~;UKk
   少年最终拯救了自己的毒虫心理医生,把他从自杀边缘拉回来。
`|T.l|0   他之所以有这样的力量,也和毒虫心理医生的鼓励有关,这个心理医生自己颓废抑郁,但是旗帜鲜明地鼓励对方不要和自己认同,应该活出自己生命的意义来。
s.D(DN2{%Ce(j0   少年和毒虫心理医生的配对中,其实是他们相互帮助、相互拯救了对方。心理学空间U-\,~z*@)D7V-?9{
   而且,少年对心理医生的有更大的帮助。心理学空间 dwn|s.o"AG
   Irwin Hoffman在1983年写了一篇文章,名叫《病人作为分析师体验的解释者(The Patient as Interpreter of the Analyst's Experience)》,就说到了,病人可以帮助分析师发现,分析师自己没有意识到的现实性。心理学空间,f3QW+q;l]D
  
:br#F0v$H I&v0   这个少年在他高中毕业,面临人生抉择的时候,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要做一个心理医生。心理学空间^!uMU g%T
   这个少年的生活环境,是一个典型的适合出产心理医生的地方。
1YkJ2zuT^0   首先,以其恋人为代表的绝大部分同龄人和部分成年人,都饱受“缺席的父亲”和“焦虑的母亲”这样的破碎家庭结构之苦。心理学空间'l0k6x~{*S
   100年的精神分析心理病理学,几乎就是围绕着“缺席的父亲”和“焦虑的母亲”展开论述的。心理学空间0t:v4N&k Nf8]a/?T
   “缺席的父亲+焦虑的母亲=百发百中的心理障碍”已经是预测心理障碍发作的标准公式。
?]'_ B I0Q8T&@0   但是在《我的毒虫医师》中的少年,其父亲却不是缺席的,其父亲的代替者――“毒虫医师”也不是缺席的。
8Zu#Y$dk8ki7N0   生理上的“父亲”和文化上的“父亲”都仍然在那里,他们仍然尽力想要完成自己的职责,可是他们的内心缺乏力量。
6o$P-DY:M pN@"sG/I0   他们欲表示忠实对于身份,表示向往对于遥远对于光明对于爱情中的幽暗。他们对生活的诠释沉入最黑的亮光中。他们的理想象一支芦笛唱响于空虚的后现代黎明。
)mk+\jG0  
4L V3\ElF cY0   虚弱的、无力的,但是仍然保持着关爱的父母,促进了少年的早熟,无论是能力还是心智上的。心理学空间B;G U3M_o]
   少年成为了毒贩,其实也是帮助吸毒同学的一个象征。吸毒同学们心理空虚,需要毒品和性交给自己提供迅速的幻想和温暖,而他却是提供这些安慰和满足的人。心理学空间RBBGQ J
   这样的少年长大后就会成为一个具有“助人情结”的心理医生,就像《扪心问诊(In Treatment)》中的那个心理医生一样。心理学空间LYs9Bl4P ~Y7^u
   他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无论我怎么努力,有些事情最终无法改变了。心理学空间3x1zp7{*[ Yk@
   就像那空虚的初恋无法救赎,那丧失的旧宅无法修复一样。心理学空间0x{:p w?C/kYOn'Spd
   “助人情结”是心理医生的自恋症,这种自恋是整个现代文化自恋的一个小小侧影、小小水波。心理学空间(W!NN!r1v'Q5z7}
   这种自恋波动的汇集最终会促使集权主义社会的卷土重来。
7{ p t}a6ei.}z0   你可能没有想到,父亲软弱的少年,治疗室的拼了命要治好对方的心理医生,和法西斯主义的代表者希特勒的存在着密切的关系。
g3C _M{0   《帝国的毁灭》中第一次展现了希特勒的人性,当你看到希特勒眼中闪过的悲哀之时,你是否想到,这也是少年和心理医生必然经过的心理历程。
J0Frt/o&W5Nf0   现代社会建立起劳动市场和工作场所,瓦解了家庭作为经济生产单位的功能;现代社会建立起无孔不入教育系统,代替了父亲在家庭中的知识权威;现代社会还建立起大众媒体和助人专业,进一步夺取了父亲和母亲的威权。
*i-_];}(kW R^0   每个现代人都在生命中贪婪地寻找权威认同,如果找到了,就形成一段集权主义的主奴关系,如果找不到,这些认同欲望就返回自身,形成一个自恋的人,一个悲剧的人,一个心理医生或者一个心理病人。心理学空间;}:]/x*C cj)vv
  心理学空间5P&W e8V MB2eU
  
]/sI2b%KQ0   本文部分内容发表于《心理》月刊2009年4月心理学空间5gA$o6`SP;[w

P5q'rY| R%V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父亲 银河 身躯 虚弱
«灵魂憋死在权力的阴道里 浊眼观影
《浊眼观影》
在每天腐烂一些些与一腔共情喷向你的中间――观李晓斌部分摄影作品有感»

 李孟潮

李孟潮

李孟潮,个体执业者,心理医生(精神科主治医师),精神分析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