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庙迷路
作者: 岳晓东 / 2891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9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就这样,我那次冲动没有当成英雄,反而成了狗熊,给同学的分手惜别留下了永久的笑料。

高中毕业时,全班同学决定搞一次郊游。大家一致决议去呼和浩特市北郊大青山的老爷庙游玩,并委派我和另外一个同学去购买聚餐用的食品。这是全班毕业前举行的最后一次集体活动,大家都很看重这次惜别活动。

那天清晨,我们很早在校门口集合,乘车前往大青山脚下。我那天的背包尤其的重,里面不仅有我自己的干粮,还有全班同学聚餐用的午餐肉罐头。一路上,有的同学提出要替我分担一些重量,我谢绝了他们的好意,坚持自己背。

从大青山脚下到老爷庙,有两条路:一条是平路,它沿山间的小路蜿蜒而行,约用两个小时可达老爷庙;另一条路是山路,它攀缘在山岩峭壁之间,约用一个多小时可达老爷庙。老师要求大家一致行动,不要分散。

但不知怎的,我那天有一股冲动,想攀山而行,先众人抵达目的地,好让他们称赞我的英雄本色。行前,我曾试图拉上几个同学与我同行,结果一个都没拉成。最后,我只好一个人上了路,这愈发增加了我的悲壮感。

走了一段山路,我来到一处峭壁,脚底一滑,差点儿滚下山去,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也吓醒了我的英雄梦。我决计不再攀山,还是顺平路而行,赶上大伙。但我又不甘心绕原道折回,在众目睽睽之下,最后一个人抵达老爷庙,接受大家的嘲笑。

我按照大致的方位翻山越岭寻找那条通向老爷庙的平路,最终找到了那条平路。可是在一个三叉路口,我犹豫了片刻,踏上了一条自认为是正确的路线,疾步前行。

可惜我选择了一条错路,因为它越走越窄。我决定爬上一座最高的山峰,期望在那里能够望见老爷庙。当我气喘吁吁、颤颤巍巍地爬上那座山峰时,眼前出现的却是一片群山。我登时瘫坐在一块岩石上,半天没有能爬起来。至此,我已筋疲力竭,心里感到阵阵发麻。

我仰望天空,望见那蓝蓝的天空白云飘,可那白云下的我现在哪儿呢?我问苍天。

在接连翻越了几座山头后,我终于确信自己迷路了。我开始埋怨自己这么糊涂,丢人现眼。在此之前,我从未做过一件违反班纪律的事情,今天做了这么一回,就捅了个大娄子。更糟的是,我还带着全班同学中午食用的午餐肉呢,他们吃不上肉,该怎么怪我呵!

我不敢想象这一切的后果。

我到一条小溪旁坐下,把手插进水流中,感到丝丝凉意。我打量了一下自己,鞋上沾满了泥土,右边裤脚拉破了一个大口子,小腿上布满了血印,上衣磨掉了两个扣子,左袖口也开了个口子。我开始担心,这深山老林中会不会有什么虎狼熊豹的;万一找不到众人,今晚,我岂不要与它们相伴到天明?芽

我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了。

正在这时,我遥见远方有一群山羊在移动,我想那附近一定会有人的,于是使尽最后的力气冲向那群羊,生怕它们消失。

没多久,我见到了羊倌儿,上气不接下气地问他:“请问,这里离老爷庙有多远?”

“两个来小时的路程吧。”那羊倌儿答道。

我听后大失所望,怔怔地望着他,接着又问:“那么,从这里出山要用多久?”

“也要两个来小时吧。”那羊倌儿面无表情地说。

我彻底泄气了,心想现在再去老爷庙已经没有意义了,不如出山算了。于是,我请羊倌儿给我指明了道路,千谢万谢地踏上了归途。

我这次的选择是正确的,因为待我快出山时,太阳已经挂在西山头了。

没多久,我听见有人在大声喊叫我。寻声望去,我看到山顶上有3个男生正在向我招手,我大声地回应着他们,庆幸自己总算归了队。当他们见到我时,生气地告诉我说,全班同学自中午以后都在分头找我,不光男生在找我,女生也在三五成群地找……

听到这里,我心中犹如针刺一般地难受。我感到真是有愧于同学们,特别是那些女生,我与她们同窗两年,平时绝少说话,此时却要她们四处大声喊叫着我的名字,这是何等残酷、难堪的事情。

我感到大脑一片空白。

不久,班主任老师也出现了。我以为他一定会向我大发雷霆的。不想他望着我这副狼狈的样子,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唉,总算找到你了,没出什么事就好,咱们赶紧回去吧。”

我连忙将午餐肉罐头拿出来交给老师,他接过来掂了掂又还给我,苦笑着说:“还是拿回去补一补你的腿伤吧。”

就这样,我那次冲动没有当成英雄,反而成了狗熊,给同学的分手惜别留下了永久的笑料。

心理分析

青少年时常想潇洒(“傻”)一回。这种逆反表现是成长中的冲动,可惜这种冲动常常是徒劳无益的、事与愿违的。

青少年时常爱想入非非,不想清楚就贸然做一件事,结果做到一半才发现有许多地方没有考虑好;青少年时常为了表现自己,义无反顾地做出一些为世俗所不容的事情,而在别人皱着眉头的扫视中,他们居然还自我感觉良好。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芽有时候,他们自己也说不清,只是觉得那样做会很派,很酷(cool),很有型。

在哈佛大学旁的哈佛广场中,总有一伙“鸡冠帮”在那里游荡。有一天,我问其中一个人为什么爱这般打扮,他翻来覆去只说了一句话:“I just like it,I just like it (我喜欢这个样子)。”当然,像“鸡冠帮”那样的闲散青年毕竟是少数,但青少年大多想在这段时间内做出些什么标新立异的事情来,过把“逆反瘾”。

所以,无论是追求某种流行的发型,还是身着某种奇异的服装,还是穿戴某种特殊的名牌,青少年好像生怕误了这人生中的“放纵”季节,总得做点儿什么,才会心甘情愿地向旧日告别,与往事干杯。

这是因为,他们以前从来没有机会去表现自我。10多年来,一直是父母或老师在指教着他们,现在他们要从父母及师长的影子里走出来,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人。首先要做的,就是亲自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是否属实,尽管这种验证可能是徒劳无益的。

但,他们还是想去试一试。

回想我那天去老爷庙,清早出门前,父母曾再三叮咛我要随大队人马行走,不可单独行动。但他们的话就像耳旁风一般,一吹就过去了。后来,待我一个人独坐在山顶上,呆望那蓝蓝的天空白云飘时,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早上父母说过的话。这下子,我可明白了什么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呵。

长时间内,我一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一件违反常性的事情。学了心理学后,我才明白那是因为在我内心深处一直有一股想挑战权威、大胆尝试的冲动。这是青少年时期的一个基本心理特征。我虽然在学校和家里一直扮演着“乖孩子”的角色,但在潜意识(subconsciousness)当中,一直在寻找机会表现自己的个性。

所以,那次单独行动,实际上是我在追逐自我变化,满足逆反心理的需求。我不愿再充当原来那个循规蹈矩的我,想做一个不同的我,一个富于冒险精神与英雄气概的我。我为自我的重生而振奋,而欢呼。

但是,当我一个人瘫坐在小溪旁,呆望着那湍湍而过的溪水时,我多么怀念原来那个循规蹈矩的我。我这才发现,原来的那个我活得多么自在。

我的新我尝试虽没有能使我获得新生,但我毕竟潇洒(“傻”)了一回。

不过话说回来,青少年时期就是自我观念与行为的尝试期,所以上帝都会原谅年轻人冒傻气的,只是当心傻气不要冒出了格。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无言的结局 岳晓东
《岳晓东》
《红楼梦》心理诊所与情感世界之一:贾宝玉是个好知音 但不是个好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