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岁月 情爱漫漫--回眸60年代生人的爱
作者: 袁辛 / 3117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21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T;@P$Mx!R&e

文载天津《今晚报》04年9月11日“爱河”专刊心理学空间 si!o$f6_&G(gS

M+U?*_pMY0袁辛心理学空间)L[8x'^7j

3xyK J8A%ob0蕊蕊打来电话约稿,嘱我写一篇梳理60年代人情感的文章,正好这两天我的同学电闪雷鸣般地找我,说要在国庆庆典,组委会要我和另外两个男同学做主持,其中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把大家的情感拉回到大学时代,掀开温情脉脉的面纱,把那些陈芝麻烂谷子式忽明忽暗的情感翻出来曝光。正好,给了蕊蕊和我一个谈论60年代人情感生活的兴奋机会。心理学空间u;^9k4?2s|{&? S4VS

心理学空间6b dUG f

60年代人青春萌动的时候正值祖国走进“簇新”的年代,新旧之交。于是,人的情感也在守旧与迎新之间来来往往,即使60年代早期和晚期有些不同,但我以为大体上我们是“情感香蕉人”:和我们的兄长他们相比较,我们已经有了相当的新意,我们的浪漫情感在T

|c7dBqh b0 心理学空间9I}A NNwA U#Z

恤衫(那个年代叫港衫,属于从香港来的洋货)和喇叭裤中翻飞,我们已经可以去追寻自己心中的爱,而不是等待媒妁之言或熬到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日子。但我们的浪漫是在骨子里,行为上我们矜持而保守,谨小慎微。作为女孩子,纵使我们的内心有爱且热血沸腾,但我们要苦苦等待男孩子先开口,比如说我的一个女同学,一心一意只想读和她喜欢的一个男孩子同一个城市的大学,尽管老师认为她应该冲刺北大,追随如此,却还是要等待男孩子先开口,可同龄的男孩子们也多是心中儿女情长却每每英雄气短。他们也胆怯,胆怯得自卑,自卑得不敢表达。我的一个男同学说,当时他很喜欢一个女同学,只要这个女同学走过他们宿舍,他就好几天睡不着,可是他不敢说,因为他很自卑,他来自农村,觉得自己低气不足。后来,女同学恋爱了,男同学为了那份心痛几近休学。现在好了,男同学事业有成,才大气粗,可是黄花菜凉了。

]-}'D9S7uH:MP0 心理学空间7G5pl,|u A{uR3MC

对于爱人的选择,也是浪漫而执着。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不起眼的动作,就掀起一阵爱情的狂风骤雨且经年不息。中学时,我后座的男同学上课说话,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老师问:为人民服务的“为”字是什么意思?同学的脑子根本来不及反应,我帮了他一下:心理学空间$IcT-hc.\

j ?rf"uL0“为”就是“替”的意思。男同学说他就是因为这个“替”字爱上我的,尽管我始终没有从那个角度去感觉,但他的表白是:“什么时候,你要生活得不好了,我就去接你。”大学的一个男同学说他爱上的第一个女同学现在连哪个系的都想不起来了,但爱上她的原因却清清楚楚,恍如昨天:当时男同学和女同学说话,那个女同学短发有刘海,说话的时候随意用嘴吹了一下挡眼的刘海,男同学说那个动作拨动了他的心弦,把我们笑得前仰后翻。男同学说现在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那个动作美在哪里,但却是他小小少年的单向初恋,珍藏至今。大学时代一个高年级学长,为了一个女同学的水蛇腰,图书馆、教室跟前跟后地追了三年,终于追求到手。

&O7YA3~/i(S.W0

$Nl:P ] T9} E0如果爱遭遇冲突,60年代的人通常表现得勇敢而绅士。一个男孩子爱上了自己最好的朋友的女友,准备挑战好友,如同《生死恋》中的大公与野岛。但当他发现他误会了女同学的情感之时,他向自己的好友和盘托出这段经历,风暴之后他们依然是至交。对于60年代的我们来说,尽管有些羞于表达自己的爱,但是敢于爱的,只是表现得浪漫而矜持,温文尔雅,敢于挑战却不巧取豪夺。心理学空间r7lVP%?_(PKt

o?G)Z My,M0X"^e0同时,60年代人的爱不仅“精神”而不“物质”,对爱的坚守也是如此。那时大学毕业还是国家分配,大家可能天各一方。但对于同学爱人们来讲,即使不能星星跟着月亮走,也没有说因为天南海北各奔东西而自我安慰:“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爱一个人,便意味着努力走到一起,纵使千辛万苦,也要努力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JFJ)^Cz.M;N,q$_0 心理学空间X(N,@s sO(M

比起前时代的兄姐,我们是幸运的,我们有爱也敢于爱,比起后时代的弟妹,我们也是幸运的,我们不曾因为快餐年代而经常遭遇转瞬即逝的情感,我们或许有一些伤感,或许比别的年代的人们储存了更多的故事。或许你也能从我同学的庆典宣言中,读到60年代人们的往日情怀,不仅于同窗友情,也是我们内心的情爱:心理学空间[9EO&S(v(z

心理学空间'qoQ:Z s:d9Az

当无意间在旧纸箱里找到那本发黄的弗洛伊德,我已找不到你送的书签;当印着笑脸的照片从书页里忧伤地飘落,我却忘记了当初的颜色;当窗外蓦然传来罗大佑遥远的《船歌》,我怎么也不能再记起歌词;当女排再次登上世界之巅,我诧异着自己为何在激动的同时也平静得如同杯中清茶……我驱车走过应该熟悉但却不再熟悉的校园,他们说校园扩建了,我却觉得拥挤,拥挤到连我们的记忆都被钢筋水泥封存。漂亮的女生还有,白发的先生还在,然而一切都仿佛与我无关。青春是如此的不堪一度,是当初的你我不曾预料到的。它开始于你的微笑,结束于你的背影,当我们学会回忆和追寻的时候,终于恍然大悟——原来你从来就未曾离开过我的心。我不知道现在的你是否和我一样,被生活暗淡了笑容,但我知道和你在一起,我们就能复原初始的灿烂,因为青春的回程中,只有你和我,才有共同的,识破归途的密码。哪怕我们相对无语不知该从何说起,哪怕我们天各一方要放弃一些现实的利益,我只想轻声地问一句:你好吗?

aA}/T q;F-l$b0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让浪漫成为心底的呼唤----看新新人类的爱情观 袁辛
《袁辛》
祝福生命 呵护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