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与不得安宁的灵魂——观“少年汉尼拔”
作者: 张沛超 / 4983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01日
来源: 华中子和心理咨询中心 标签: 创伤 分裂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那个叫做汉尼拔的小男孩早在1944年那个冬天的雪地里死去了”

本是一个祥和的下午,汉尼拔和妹妹米莎在秋日的湖边,做着无忧无虑的游戏。

当德军隆隆的轰炸机声划破澄明的天幕,悲剧的帷幕即将拉开。

那最痛彻最惊恐最疑惑最愤怒的时刻,他看到了妹妹在白雪映衬下单薄的背影,那闪着寒光的斧头,还有那声震颤心灵的“汉尼拔!”消失在飘飞的白雪里。

他不知道,当恶人用勺子装着妹妹的肉汤喂自己时,自己曾经贪婪地吮吸。

于是,那个叫做汉尼拔的小男孩早在1944年那个冬天的雪地里死去了。

成年之后的汉尼拔依旧会从噩梦中惊起,耳边回响的仍是那声“汉尼拔!”

他回到了那间曾是悲剧剧场的老屋,亲手掩埋了妹妹的尸骨。他清晰地听到复仇的誓言。

从立陶宛到巴黎,从巴黎到加拿大。他天使的面孔,冰冷的笑容,和果断地挥刀的瞬间。他砍下仇人的头颅,咽下仇人的血肉,分解仇人的尸体。他让那些人死的明白,他擦干刀上的血迹,留下瘦削的背影。

可是他不明白,自己为何是会这样。事实上,不曾忘记,只是,不能去想。

当匪首临死前吼出:你难道不是贪婪地喝着她的肉汤,你不是在灭口么?!他终于暴怒了,露出从不曾有过的狰狞面容。他挥刀在仇人的胸前写下妹妹名字的字的第一个字母,然后把现场变为一场炫丽的烟花。

他发过毒誓,他没有忘却自己的誓言。

他终于明白,但是却没有回头。因为他明白,自己早在1944年那个冬天的雪地里就死去了。

看了“少年汉尼拔”有很多感想,但是久久萦绕于脑际的还是“分裂”两个字。

灵魂就在目睹悲剧的那一刻,崩解为碎片。只是那碎裂的声音会在梦中提醒曾经的过往。

或许是在喝下自己妹妹的肉汤的那一刻,他就明白,自己只能以一种方式生存。

他成了死神的化身,在他的世界里只能有毁灭的主题。

他自己已经毁灭,但他不能为自己的毁灭而哀悼。他只能强迫性地重复,不断制造血淋的悲剧,好使自己可以与那个创伤的瞬间保持接触。只有在这样的接触中,他似乎还活着。

死本能的烈焰在他心中恣意地燃烧,他的灵魂将永无安宁。

汉尼拔最后走了,走进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创伤 分裂
«拉康的“三个世界” 张沛超
《张沛超》
叙事精神分析(Narritive Psychoanalysis)演讲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