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还是不给—青苹果之惑
顾怡 作者: 顾怡 / 3145次阅读 时间: 2011年4月29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在男友及“闺蜜”所给予的压力下,不少抗拒“婚前性行为”的女孩陷入两难,甚至举起了白旗——

在这几年的心理咨询中,咨询师发现很多青少年涉及性方面的困惑。这些困惑无处不影响着他们的生活,带来的张力仿如失乐园,比如上课注意力不集中、学习下降、情绪低迷或暴躁、与父母发生激烈冲突以及各种人际交往问题等。

如果问他们为什么不去和父母谈谈,大多数的反应是:天啊,和父母谈性,怎么谈?他们会发疯的!从这些反应中不难看出:性,在很多家庭中仍讳莫如深。从小就刻在孩子们意识中的禁忌,深深压抑着青春期蠢蠢欲动的欲望,在强迫与反强迫的对抗中,如果冲动张力无法得到缓解,必然会以其他变异的方式爆发出来。

 

本期知识要点:人的“我”分本我自我,超我。本我也就是通常说的本能的欲望。超我是后天教育得来的,也就是人的价值观,是以道德为原则。自我是以现实为原则,平衡本我和超我冲突。

 

 

21岁的彤彤(化名),某名牌大学大二学生,小巧玲珑,皮肤白皙,声音甜美,打扮入时,像个洋娃娃,有些拘谨的坐在咨询师的对面。

(一)

彤彤:这一个多月,特别是这一周,这两天我感到焦虑不安,甚至坐立不定,有点要崩溃的感觉?

咨询师:发生了什么让你有这种感觉?

彤彤:我谈了一个男朋友,这是我的初恋。我们相处了三个多月,刚开始感觉还挺好的,随着关系递进,我开始焦虑起来,特别是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更加厉害。

咨询师:单独相处的时候?能具体说说你的担心吗?

彤彤:嗯(沉默了一下),就是他提出那个要求的时候,我就特别紧张?

咨询师:那个要求?是指性要求吗?

彤彤:是的。

(二)

咨询师:告诉我,什么原因让你对性感到特别的紧张不安?

彤彤:我是独女,从小妈妈对我照顾得无微不至,非常爱我。她特别强调不允许在婚前有性行为,否则就不纯洁,以后没人要了,全家人也都会被人看不起的。妈妈不允许我读书时谈恋爱,现在我是偷偷瞒着妈妈谈的。高中那会儿,我几乎不和男生说话,可以说一个学期和男生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我和我爸爸关系还好,他比较随和,就是比较忙,不经常在家。

咨询师:哦,那好像是比较特别。你很漂亮,追求的男生应该很多。但你似乎隔离与男生的交往。高中三年里,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彤彤:是的,高一的时候,有个男生对我特别好。有次放学晚了,天都黑了,我在楼道里遇到他,因为没有灯太黑了,所以他拉着我的手下的楼。到楼底的时候他说想吻我,我拒绝了。当时我也没感到什么,回去跟妈妈说后,妈妈把我狠狠骂了一通,说真是名誉扫地,让我以后少跟男生交往。此事过后的3个月里我都非常焦虑,时常会做噩梦,后来就不和男生来往了。当时学习紧张,也没再多想什么。

咨询师:是怎样的噩梦?

彤彤:在梦里,刚开始我还正常地和别人一起学习活动,但最后这些人人都会变得很恐怖,有时是个凶猛的野兽,有时会变成很恐怖的鬼,它们追逐着我,我经常被吓醒。

咨询师:哦,那是会很害怕的。告诉我原来你是不和男生说话的,是什么原因让你现在能谈恋爱了呢?

(三)

彤彤:考上大学后我就住宿了。之前,我和妈妈从没分离过,上大学快走到时候,妈妈还为此大病了一场呢!在宿舍里面,我认识几个很要好的朋友,好几个都谈过恋爱,而且还不止一次二次。我没谈过恋爱,在她们眼里我就像老古董一样。

咨询师:我想问问,你的几个好朋友对性的态度是什么?

彤彤:她们都有性经历了,对性很开放也觉得无所谓。她们一直鼓励我去进行性体验,这让我感到很为难。前段时间,我有个好朋友去打胎,我陪她去的,整个过程真的太痛苦了。

说实在的我并不赞成她们的性价值观,太随便了,简直是糟蹋自己的身体。但她们跟我关系又很好,又很热心地给我介绍男友,还一直问我有没有发展到那一步,这真的让我很为难。

咨询师:似乎你的压力有部分是来自于朋友,从众的压力,是吗?

彤彤:是的,“与众不同”的确带给我压力,还有部分压力源自男友。

(四)

咨询师:男友这方面你感到的压力是什么?

彤彤:男友是有过性经历的。他和前女友发生过关系,所以似乎一直对她念念不忘。我在第一次拒绝他时就跟他说明了,我是个观念保守的人,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很短,对彼此的了解不是太深。他当时也表示理解,说会尊重我。但现在他似乎越来越不耐烦了,我觉得,如果我再不答应他,就要失去他了。其实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特别是我们相拥时,我也想的,但是内心有个声音阻止我。现在我们两人单独一起的时候,我就会变得非常紧张和焦虑,这种感觉简直难以忍受。

咨询师:那个声音说什么?

彤彤:如果你没结婚就发生关系就不是好女孩了。我也担心我不是处女了,以后怎么和结婚的对象解释。

咨询师:这似乎很像你妈妈的声音。

彤彤:是的。

咨询师:说说你对男友的感觉?

彤彤:一开始我是觉得他挺好的,很帅,追求他的女孩也多。后来接触多了发现他挺自私的,而且也不知道体贴关心人,很任性,每次吵架都要我去哄他,想到这个我就不乐意跟他在一起,他还经常和其他女孩出去,分此我们还曾闹过分手。

咨询师:听来你似乎你对男友不太满意,这与你和他单独在一起的焦虑有什么关系吗?

彤彤:当然有啊,我觉得他不是很适合我,所以觉得把我的第一次给他有点不值得。

咨询师:你觉得你爱你男友吗?

彤彤:这个……真的还谈不上很爱。

咨询师:那你觉得你的第一次要给的对象是怎样的?

彤彤:他是我所爱的人,同时他也很爱我。他正直上进,能为未来努力……

咨询师:关于性知识你了解多少?

彤彤:这方面我还是了解得比较多的。网上什么都有,好朋友之间也会谈论的。

 

【分析与帮助】

焦虑源于本我、超我冲突的无法调和

心理学弗洛伊德说过人的“我”有三个,分本我、自我,超我。本我是以快乐为原则,也就是通常说的本能的欲望。超我是后天教育得来的,也就是人的价值观,是以道德为原则。自我是以现实为原则,平衡本我和超我冲突的。

在这个案例中,彤彤的好朋友包括她的男友,都怂恿彤彤去实现自己的本能欲望,代表着彤彤的本我部分。而彤彤的妈妈则是她超我的那部分,是以道德为原则的,这个道德观是如果有性的欲望和冲动是可耻的、是坏女孩的表现。彤彤的妈妈本身是焦虑型人格,她把她的焦虑痛苦不断地灌输在彤彤身上,形成很强大的超我部分。

在彤彤身上,本我和超我的冲突无法调和,现实的自我为了平衡冲突就开始出现焦虑症状,传承了彤彤妈妈的焦虑模式,这也是一种道德焦虑,潜意识的自我惩罚。青春期那个拉手事件而形成的经验,更显现和强化了这个自我冲突。

另外还有一层隐含的深意,彤彤的母亲不能接纳彤彤有欲望,就像不能接纳自己的欲望一样,长期处于抑郁状态。她排斥彤彤已经成人,需要独立这个事实。因为以前彤彤是她母亲释放焦虑可以控制的一个载体,当她发现孩子成人,独立要离开时候,感到前所未有的失落导致焦虑爆发,生了场大病。所幸彤彤现在住宿,受母亲焦虑影响少了,能有相对自由空间去思考和成长。

在过后十多次咨询中,彤彤自己慢慢看清楚了自己和男友的问题,没多久他们分手了。分手是痛苦的,但是这场短暂的初恋也让彤彤感悟很多,加深了她对爱的理解与体会:性不是爱的全部,对性的尊重本身就是一种爱的表达方式;性需要在真爱中才会圆满,而爱本身就包含着责任。彤彤说,这是她此次心灵探索努力所获得的珍宝。

同时,在咨询师的帮助下,彤彤也了解到了自己焦虑的成因,理解此刻这样的焦虑对她自己又是非常必要,这是自我防御的一种应对。当彤彤真正能理解自己焦虑时,她的焦虑症状大大减轻了。

 

【链接焦点】

在很多青少年咨询中,对手淫、第一次、失身、背叛与忠诚、、避孕、性好奇、性冲动控制/性取向等相关问题是涉及比较多的。有数据调查统计,目前在2.2万个大学生中,平均第一次性生活经历都不满20岁,而我们传统的禁止婚前性行为的观念,似乎与目前的社会状态非常矛盾了。我曾经听到一位非常保守父亲说过最激烈的话:等女儿满15岁,我就派人盯着她,如果有人骚扰我女儿,我就叫人打断他腿。我听了莞尔,我见过太多这样控制的家长。恐怕在这样的强迫反强迫作用下,到时孩子会用最极致的手段,践踏自己贞操来作为反抗压迫,以获得自由的手段。因为孩子很明白,这样做会有效让父母愤怒和失控至无助。

那么在目前社会状态下,家长怎么做才是合适的,其实真正性教育应该从3岁就开始,从人体结构,孩子的诞生等,都是可以用坦诚科学的态度、合适的语言去讨论。孩子是白纸,觉得隐晦全是大人的印象投射,只要你是坦诚可以面对,那么你的孩子相信也是没问题的。如果家里已经有青春期的孩子,那么尽量让同性的家长要承担性教育的义务,开放中立的态度去和孩子探讨性的问题,任何孩子的困惑不要强加判断,因为孩子看到感受到的都是真实的,一旦孩子在交流性方面受到批判,孩子立即会变成一个全副武装的堡垒。那就很难让孩子再对你真诚。除了开放、坦诚、客观的态度外,给孩子空间和信任去探索和体验,这非常重要,这点上很多家长也很难把握。要知道孩子不经历失恋和伤害是很难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情,这是一个人成长的必经之路。

另外,还有一点和性教育同样非常重要,除了性教育以外,教孩子什么是爱,怎样才是真正的爱,如何建立关系,怎样树立相对积极的爱情观,孩子未来应该找怎样的人终身相伴,这才是对孩子影响更深远的。性教育就像大禹治水,宜疏不宜堵,否则终有一天,这压抑的张力会以最意想不到的形态淹没心灵,在还没能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付出非常惨痛的代价。

                                                    尚想 顾怡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咨询流云】碰撞的一瞬:痛苦表达爱 顾怡
《顾怡》
失恋33天—艰难得寻“我”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