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与大脑的关系
作者: 心理空间整理 / 10532次阅读 时间: 2009年11月21日
标签: 大脑 记忆 托尔文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dv,}@fS#~9o ^

(本文摘译自E. Tulving, "Remembering and knowing the past", American Scientist, 77:361~367, July-August, 1989.)
`;h!D*_Q|?,R(B!yX0心理学空间Xq},h^,e{x ]b#y
约四十年前,生理学家拉士利(K.Lashley)在长期研究之后,宣布他无法在脑中找到一处特别的区域主掌记忆与讯息的贮存。但以今日我们拥有的证据和数据,我们可推测当年拉士利失败的可能原因:他不晓得记忆系统是复杂且分化为不同类的,也没有用足够精细的方法来量度不同的记忆型式。
8S[,BE { C[0心理学空间HdBc} t
虽然有关学习与记忆的神经生理和神经解剖资料仍十分零散,但至少目前我们有理由认为:大脑颞叶(temporal lobe)中央带与附近的海马回体(hippocampus)、杏仁核(amygdala)组织,以及丘脑(diencephalon)中线部分的视丘背中核及乳头状体(mammillarybodies),这些部位皆在语意记忆的运作上扮演极重要的角色。而因情节式记忆有赖完好的语意记忆运作,所以,上述部位若有损伤,情节式记忆的运作也会受到影响。典型的失忆症患者,对学习新知以及回顾自己的经历,都有困难。心理学空间1V2~[FR+oQ
心理学空间@lPa0]$tu
另一方面,情节式记忆的运作似乎有赖健全的脑前叶,我们的大脑血液分布图支持此说。假若一个人的脑前叶受了伤,他或许仍能学习与回忆知识,但却无法记得与时空有关的某次事件。心理学空间_1m*u9jtt3q

Rf0sXXC0本文的两类证据皆指出,传统的记忆一元说并不正确,记忆系统应是多元的。「记取了人过去经验」与「知晓某类知识」非但不同,甚至可能是更高级的机制。心理学空间|5I&|L+G5Z H0b$s

p B9A`|rK&V0记忆的类型
fH&@}*\%N W0
心理学空间&{'ZN'FN!I
(一)陈述性记忆和程序性记忆---最基础的记忆分类
k1H] F]sP0
1]+N}/T ?!t;l(?'W0  (1)陈述性记忆(declarative memory)是处理陈述性知识,即事实类信息,包括字词,定义,人名,时间,事件,概念和观念.记忆内容可以用言语表达.心理学空间z+C}Rz5X8@
  (2)程序性记忆(procedural memory)又称技能记忆,是记忆程序性知识,是指我们对如何做事情或如何掌握技能的记忆,它通常包括一系列复杂的动作过程.例如,骑车,用计算机画图,游泳和打网球等,都涉及一系列连续的动作过程,而对于其中各个动作之间的协调配合我们往往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即使你是一个骑车和游泳的高手,也不可能精确地描述出某个动作是什么样的.以同一件事情作分析,如打篮球,你所知道的规则和方法是储存在陈述性记忆中的,但你擅长拦板和远投,这些动作技巧储存在程序性记忆中。心理学空间J5j7P"p;t}.h Z

心理学空间;_Y.d(w8Y
Aspects of memory

U4H:{c;k;X#} K%yh0

z5p&q$l?0(二)情景记忆和语义记忆心理学空间&h'WR'kBV?A

v$e s$]"^Ng0随着记忆研究的日益深入,到了20世纪80年代后期,托尔文又将陈述性记忆进一步区分为:心理学空间x+Ob!Wu fzy(f&T
心理学空间Z?)e m/W*BG#{
  (1)情景记忆(episodic memory),是指对个人亲身经历过的,在一定时间和地点发生的事件或情景的记忆。例如,对春节期间到剧场观看演出的记忆,就是情景记忆。我们每天都经历各种事件,有些具体场景我们能够清晰地回忆起来,而大多数的事件都如过眼云烟,没有什么印象了。
N`5V} w8L0  (2)语义记忆(semantic memory),是对字词,概念,规律和公式等各种概括化知识的记忆,它与一般的特定事件没有什么联系。例如,"空气污染对生态环境有影响吗?"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不需要以前任何关于空气污染和生态环境相联系的具体场景,它涉及的是意义。对信息的这种意义特征的记忆不依赖于接受信息时的具体时间和地点,而是以语义为参照。作为一个一般原则,人们在表达情景记忆时会说:"我记得在什么时候……"而在表达语义记忆时则会说:"我知道某事……"情景记忆和语义之间并没有一条鲜明,严格的界限。我们日常所从事的大多数活动中上述三种记忆都要参加。在一场篮球比赛中,知道拉你区比赛的规则或在什么情况下罚球3次,涉及的是语义记忆;记得你如何像乔丹那样在比赛的最后3秒钟投中两分需要的是情境记忆;而知道如何组织进攻,传球,上篮等则是程序记忆。

q&k4~'SHG:b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大脑 记忆 托尔文
«没有了 36 托尔文 | Endel Tulving
《36 托尔文 | Endel Tulving》
Tulving E. 1985. Memory and consciousness记忆与意识. Canadian Psychology, 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