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游戏:谁是你的重要他人?
作者: 迟毓凯 / 5340次阅读 时间: 2011年12月28日
来源: 世纪心理沙龙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HS5pc5?3fR^X

编者按:女作家在毕淑敏在学习了心理学之后写的文章,通俗易懂,令人印象深刻。

x @ w2s/|#t.S7I%@0 心理学空间_Yd3i?7e n`

   做完了第一个游戏,是不是觉得有些累?自派侦察兵窥破内心,这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第二个游戏,程序上相对简单一点,但分量也不轻,游戏名字叫作“谁是你的重要他人?”

w\?/~&k6r@ YI0 心理学空间0i^OLj4| ?

  有人会问,什么叫“重要他人”?

ro*Mv H crq0 心理学空间$I{[N"[:zj

  “重要他人”是一个心理学名词,意思是在一个人心理和人格形成的过程中,起过巨大的影响甚至是决定性作用的人物。心理学空间;kGm o"E

Y$SR9l+`Z2k0W0  “重要他人”可能是我们的父母长辈,或者是兄弟姐妹,也可能是我们的老师,抑或萍水相逢的路人。童年的记忆遵循着非常玄妙神秘的规律,你着意要记住的事情和人物,很可能湮没在岁月的灰烬中,但某些特定的人和事,却挥之不去,影响我们的一生。如果你不把它们寻找出来,并加以重新的认识和把握,它就可能像一道符咒,在下意识的海洋中潜伏着,影响潮流和季风的走向。你的某些性格和反应模式,由于“重要他人”的影响,而被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心理学空间H?Q H-m&t/I

"y(d2P;WY*` d_0  这段话有点拗口,还是讲个故事吧。故事的主人公是我和我的“重要他人”。心理学空间:U*h!d\|{b)o

w:`\ ~ dT0  她是我的音乐老师,那时很年轻,梳着长长的大辫子,有两个漏斗一样深的酒窝,笑起来十分清丽。当然,她生气的时候酒窝隐没,脸绷得像一块苏打饼干,木板样干燥,很是严厉。那时我大约十一岁,个子长得很高,是大队委员,也算个孩子里的小官,有很强的自尊心和虚荣心了。心理学空间.a T+R%a#@

?\R7i0k0  学校组织“红五月”歌咏比赛,要到中心小学参赛,校长很重视,希望歌咏队能拿好名次,为校争光。最被看好的是男女小合唱,音乐老师亲任指挥,每天下午集中合唱队的同学们刻苦练习。我很荣幸被选中,每天放学后,在同学们羡慕的眼光中,走到音乐教室,引吭高歌。心理学空间A ezQfz

心理学空间{~Rn:S(N&y8d

  有一天练歌的时候,长辫子的音乐老师,突然把指挥棒一丢,一个箭步从台上跳下来,东瞄西看。大家不知所以,齐刷刷闭了嘴。她不耐烦地说,都看着我干什么?唱!该唱什么唱什么,大声唱!说完,她侧着耳朵,走到队伍里,歪着脖子听我们唱歌。大家一看老师这么重视,唱得就格外起劲。

h$R]kD.f0 心理学空间\{,u8Uvdk

  长辫子老师铁青着脸转了一圈儿,最后走到我面前,做了一个斩钉截铁的手势,整个队伍瞬间安静下来。她叉着腰,一字一顿地说,毕淑敏,我在指挥台上总听到一个人跑调儿,不知是谁。我走下来一个人一个人地听,总算找出来了,原来就是你!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现在,我把你除名了!心理学空间'bre+G+Vg

;A i2[_ tp-o!tB,ny0  我木木地站在那里,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刚才老师在我身旁停留得格外久,我还以为她欣赏我的歌喉,分外起劲,不想却被抓了个“现行”。我灰溜溜地挪出了队伍,羞愧难当地走出教室。心理学空间0n/C*X4J$F;a l

心理学空间0[,Xgp!Q b.G/b}W

  那时的我,基本上还算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女生,既然被罚下场,就自认倒霉吧。我一个人跑到操场,找了个篮球练起来,给自己宽心道,嗨,不要我唱歌就算了,反正我以后也不打算当女高音歌唱家。还不如练练球,出一身臭汗,自己闹个筋骨舒坦呢!(嗨!小小年纪,已经学会了中国小老百姓传统的精神胜利法)这样想着,幼稚而好胜的心也就渐渐平和下来。

ZX"~?)H$J0 心理学空间%?-e5Sb$?2A}

  三天后,我正在操场上练球,小合唱队的一个女生气喘吁吁跑来说,毕淑敏,原来你在这里!音乐老师到处找你呢!心理学空间 `#]U s4~]Pyw

1_ |U3{Ug9b M;Z7Y0  我奇怪地说,找我干什么?

? ^*i,bN%h)qjp7O0 心理学空间Vv[qd3ciW'l

  那女生说,好像要让你重新回队里练歌呢!心理学空间 |L wM:Q

wL2h%I9P }Z0  我挺纳闷,不是说我走调厉害,不要我了吗?怎么老师又改变主意了?对了,一定是老师思来想去,觉得毕淑敏还可用。从操场到音乐教室那几分钟路程,我内心充满了幸福和憧憬,好像一个被发配的清官又被皇帝从边关召回来委以重任,要高呼“老师圣明”了(正是瞎翻小说,胡乱联想的年纪)。走到音乐教室,我看到的是挂着冰霜的苏打饼干。长辫子老师不耐烦地说,毕淑敏,你小小年纪,怎么就长了这么高的个子?!

R7T j4PxsM;D E$R0 心理学空间sXiFW

  我听出话中的谴责之意,不由自主就弓了脖子塌了腰。从此这个姿势贯穿了我整个少年和青年时代,总是略显驼背。心理学空间Yl | L#q

心理学空间'j2wQAl9Yk

  老师的怒气显然还没发泄完,她说,你个子这么高,唱歌的时候得站在队列中间,你跑调走了,我还得让另外一个男生也下去,声部才平衡。人家招谁惹谁了?全叫你连累的,上不了场!

!a^'D2~q0 心理学空间 ^/A!m-SZ8Y[gt0U

  我深深低下了头,本来以为只是自己的事,此刻才知道还把一个无辜者拉下水,实在无地自容。长辫子老师继续数落,小合唱本来就没有几个人,队伍一下子短了半截,这还怎么唱?现找这么高个子的女生,合上大家的节奏,哪那么容易?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法子了……

&H[7}v?C0 心理学空间3V*z tfE4YQ)V Z

  老师看着我,我也抬起头,重燃希望。我猜到了老师下一步的策略,即便她再不愿意,也会收我归队。我当即下决心要把跑了的调扳回来,做一个合格的小合唱队员!

G~o.v.Vm'p I0

p:VWO KJW0  我眼巴巴地看着长辫子老师,队员们也围了过来,在一起练了很长时间的歌,彼此都有了感情。我这个大嗓门儿走了,那个男生也走了,音色轻弱了不少,大家也都欢迎我们归来。心理学空间(_V*_?.{9me'hh

心理学空间Xxq$G"[j;P%l5K%]

  长辫子老师站起来,脸绷得好似新纳好的鞋底。她说,毕淑敏,你听好,你人可以回到队伍里,但要记住,从现在开始,你只能干张嘴,绝不可以发出任何声音!说完,她还害怕我领会不到位,伸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