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在內心的偏見
作者: 勒曼(Sally Lerhman) / 6114次阅读 时间: 2012年2月01日
来源: 謝佳君 译 标签: Banaji 巴纳吉 内隐 偏见 社会心理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隱藏在內心的偏見

巴納吉用實驗證明了偏見如何把「好」、「壞」連結到各種事物上。
撰文╱勒曼(Sally Lerhman)
翻譯/謝佳君


巴纳吉(Mahazarin Banaji):測驗偏見
■ 身為南印度初入門的祅教徒,巴納吉說,「在探尋心智生命的過程中,我有比其他印度女孩更大的自由。」祅教的中心思想是「善惡的差異」,也是她要受試者在研究中下的決定。
■ 她以不同於社會刻板印象的黑人知識份子與女性運動員的影像做為螢幕保護程式,來和自己的內隱偏見搏鬥。
 
美國洛杉磯的新線影業(New Line Cinema)公司裡,巴納吉(Mahazarin Banaji)正努力架設投影機,而一群資深的執行長則咕噥著進入放映室,他們預期這是11月下午一場關於歧異性(包括他們節目裡角色的缺點)的無意義演講。「我原先以為這會無聊透頂。」新線國際的總裁嘉蘭諾(Camela Galano)承認道。

休息時間還沒到,新線及HBO(皆為時代華納的子公司)的幾位執行長,就圍繞在巴納吉身邊,希望得到更多的資訊。這位50歲的哈佛大學實驗及社會心理學家,一開始放了一連串的影像,展現了人類心智的巧妙。其中一段影片是有一群人在傳著籃球;45位觀看的執行長中,只有一位注意到球賽中有位慢慢走過球場的女子,拿著一把打開的白傘。在舉了更多的例子之後,巴納吉說服了觀眾這類知覺錯誤,或稱「心智錯誤」(mind bug),時時都在發生,尤其是我們對其他人無意識的反應。
巴納吉告訴他們:「這是合理及理性的反應,但也是錯的反應。」 

巴納吉告訴他們:「這是合理及理性的反應,但也是錯的反應。」她解釋說,我們可能都想要公平,但我們在不知不覺中,心智會自動進行聯結,忽略矛盾的資訊。果不其然,這些執行長在紙上測驗中,已經把正面的字和他們母公司時代華納聯結在一起,而他們卻發現很難將正面的字聯結到競爭者華德迪士尼。令他們苦惱的是,他們傾向把正面辭彙和有歐洲人特質的臉連結在一起,而把負面辭彙聯結到有非洲人特質的臉。

巴納吉在1980年代末期和華盛頓大學的葛林華德(Anthony Greenwald)合作,開始研究這些內隱態度和對社會意料之外的影響。葛林華德創立了第一套內隱聯結測驗(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IAT),用來測量人們面對螢幕上的刺激時,手敲鍵盤的反應速度。人們會比較容易把「快樂」、「平靜」和花朵的圖片聯結在一起,而把「腐敗」、「醜陋」和昆蟲的圖片聯結在一起嗎?如同預期,答案是「是的」。後來他開始進行族群、種族相關辭彙與照片的聯結測試。受試者的自動反應與他們所說自己所持的態度並不相符。在社會心理學家尋尋覓覓的研究工具中,「內隱聯結測驗正快速竄起。」葛林華德回憶道。

此後10年,巴納吉、葛林華德和第三位合作者:維吉尼亞大學的諾塞克(Brian Nosek)繼續找尋新的方式,以內隱聯結測驗及其他工具來研究偏見的成因與運作。譬如說,巴納吉和神經科學家合作,結合古典恐懼制約、內隱態度量測及人們自己對跨種族約會的描述,來研究社會族群對彼此的恐懼是如何形成的。巴納吉希望接著與靈長類學家合作,從物種特質來了解偏見如何進入我們的知覺。

即使對於真正抱持平等觀點的人,偏見仍然很常見且根深柢固,並持續在意識外活動。 
巴納吉和她的同事發現,即使對於真正抱持平等觀點的人,偏見仍然很常見且根深柢固,並持續在意識外活動。她的團隊了解到無意識的態度所具有的力量,影響到人們每天的決定,她說:「我們認為我們該做的,就是把這件事公諸於世。」在聯結測驗網站上(implicit.harvard.edu/implicit/),使用者可以進行14項測驗,來知道自己是否會自動偏好年輕人而不是老年人、瘦子而非胖子。現在有10個新的題組,包括專門針對某些國家發展的聯結測驗,如伊斯蘭教之於印度教,以及巴基斯坦之於印度的聯結測驗。

目前至少有200萬人上線做過測試,也有許多人提出建議。巴納吉發現,「一旦你將東西公諸於世,你就必須聆聽人們在說什麼,他們的想法很了不起。」她開始試著到實驗室外進行關於偏見、使用幽默、智慧及善念的教育,同時提醒銀行投資者、媒體執行長及律師,摒棄造成錯誤的偏見。

從神經科學到行銷學,做為一個研究工具,聯結測驗已成就了將近300份論文;它同時也點燃了學術的挑戰與辯論。有一些社會心理學家指控這個團隊刻意偏誤,對結果過度詮釋。有些評論堅持,測驗的結果並不能真正測出無意識的偏見,那只是無害的社會認知,有別於真正的種族歧視。心理學家爭論著其中的認知機制,其中一個計畫發現有些人表現偏見的原因,是他們害怕自己可能有偏見。

然而在巴納吉及葛林華德對61個研究做綜合分析後,他們認為聯結測驗仍然有效。這個測驗比態度表達更能預測與刻板印象和偏見相關的判斷、行為及心理社會反應。康乃迪格大學的多維迪奧(Jack Dovidio)說:「在我研究的細微偏見(subtle prejudice)領域裡,聯結測驗使我們討論多年的概念變得澄澈透明。」他補充道,聯結測驗是優秀的教具。普林斯頓大學社會心理學家費斯克(Susan Fiske)則同意,當使用者經驗了他們在做聯結時自己的不適及慢下來的速度時,就很難忽略它傳達的訊息,費斯克也指出:「巴納吉有一部份的天才,是她看到了聯結測驗影響真實世界議題的潛力。」

還好我們的腦子不會永遠陷入偏見。強大的文化訊息把我們往一個方向推,但自我的覺察、緊密的關係及經驗能再把我們拉回來。 
最近巴納吉開始嘗試找出種族態度最早形成的時間,也就是意識中的信念是何時開始浮上檯面。透過孩童偏好測驗(child-friendly test),巴納吉發現日本及美國新英格蘭地區的白人小孩早在六歲時,就對和自己相像的人有明顯且內隱的偏好。到10歲時,他們無意識與意識中的態度開始分歧。雖然隨著成長,他們越發表現出平等的觀點,但這兩組人一直對黑人臉孔表現出自發性偏見,而日本的受試者在內隱及外顯態度上逐漸對歐洲臉孔變得較正面。

巴納吉現在懷疑如果她能在嬰兒身上進行測試,也會發現偏見的存在。但這並不表示我們天生具有偏見。她說,當然我們的心智機制對社會上的各種事物有喜惡排名,但文化提供了必要的資訊,而且人類很早就開始吸收關於種族地位的概念。在一個對234名西班牙裔美國人的研究中,孩童比較喜歡自己的族群,而不是非裔美國人。但是當他們比較自己和白人小孩,對自己族群的自然偏好卻消失無蹤。巴納吉說:「這個研究說明了我們的價值觀、對好壞的判斷,無所不在。」它可能是來自父母傳達給孩子的警訊,譬如在父母握緊孩子的小手時。成人後,我們則繼續觀察身處的環境,非刻意地調整我們既有的刻板印象,去迎合環境。

還好我們的腦子不會永遠陷入偏見。強大的文化訊息把我們往一個方向推,但自我的覺察、緊密的關係及經驗能再把我們拉回來。巴納吉、葛林華德及諾塞克正發起一個非營利組織,來幫助人們應用這個研究,他們冀望於演講、授課及線上練習的「疫苗注射」。

巴吉納說,把覺察融入到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可以幫助我們的意識態度當權。她對電影工作者解釋道,這就像是規律運動以及健康飲食一樣。她建議他們在生活及工作裡建立保護機制,就像是在飲水裡加氯一樣。她說:「在每部電影裡,若你能做些事來對抗刻板印象,就可能造成改變。」

【本文轉載自科學人2006年7月號】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Banaji 巴纳吉 内隐 偏见 社会心理学
«没有了 马扎林·贝纳基 Mahazarin Banaji
《马扎林·贝纳基 Mahazarin Banaji》
Perspectivism in Social Psychology: The Yin and Yang of Scientific Progress»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