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SD的处理与治疗
作者: 李子勋 / 8215次阅读 时间: 2010年2月24日
来源: blog 标签: PTSD 李子勋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治疗PTSD的基础:
1、 安全的治疗关系是任何创伤治疗的基础:创伤大多来自于人际关系,即人为的创伤,如犯罪等。中立的态度并不适合于治疗创伤,这和普通的心理治疗不同。
2、 症状的正常化(normalization of symptoms):告诉病人他的反应是神经心理学过程,会随着创伤的修复而自动消失。对急性创伤的病人解释一段时间后会有那些情绪反应和心身反应,让他有一个心理适应和准备时间,可以减少PTSD的发生。这一过程,即“心理教育”。
3、 重新获得控制感:PTSD患者对生活的控制感受损,尤其在急性期可能出现自控能力的损害。要在早期提供细致的帮助,无论这种帮助多么细小,以帮助病人重获控制感。例如让病人选择座位,选择是否关闭窗户,拉上窗帘等。
4、 与患者保持合适的身体距离(distance - techniques),不可随意触摸患者以免诱发创伤回忆与恐惧体验。

如何与创伤患者建立治疗关系
最重要的是安全,提供和和创伤性情境完全相反的品质。
1、 给与必要的安全的信息。
2、 让病人感到他已经脱离了危险境地或可以克服现在的危机状况。
3、 让他感觉自己可以选择和控制与医生的接触。
4,与病人保持适当的距离,减少他可能引发的焦虑
5,耐心与和蔼的态度。
6,不要让病人怀疑你的立场,让他确信你只是想帮助他。

治疗原则
1、 把权力交给病人。告诉患者“你付出很大的努力前来看心理医生,你正在做一些对自己好的事情。”
2、 促使病人关注自我,关注现实生活。
3、 让病人感到自己是正常的,可自控的。
4、 首先要做稳定化工作,让病人从惊恐中安定下来。

治疗的阶段
稳定化处理
与创伤情境相反的情境,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帮助病人情绪舒缓下来,不同的患者需要的时间有很大差异。稳定化即帮助病人从应急状态中恢复,再观察病人有无能力来接受心理治疗。
躯体的稳定:可以通过躯体治疗技术,如有节奏的拍打膝盖或身体的某部分,让患者找到躯体感觉。有节制的放松指导,主要指医生语言要用平缓安抚的语调。对酗酒、吸毒者需要先做毒、酒的戒断治疗。
治疗关系的稳定:治疗师要给与病人稳定的感觉,不要随便取消预约,治疗时间医生要先在诊室内等候。
在初期阶段,建立成人间的关系,尤其对二型(慢性复合创伤)病人。如果病人把治疗师看作是父母,要和病人讨论这种扭曲的关系(创伤关系的移情。)与其他方法不同的是,治疗师需要主动投入到治疗关系的发展中。
明确阐述治疗的目的。
给与必要的解释
让病人获得控制感、自我责任感和自我照顾的能力。
不要试图成为拯救者。
帮助患者重新进行生活定向,学习新的生活技能。包括躯体伤残后重新开始生活。
社会关系的稳定:帮助患者建构良好的人际关系,重获社会资源。如果创伤来自于童年,病人可能很孤立,需要帮助病人建立社会网络,例如治疗小组等。如果病人的生活完全没有稳定的基础,例如难民,就需要首先帮助他们建立可以生存的环境,否则治疗要花费大量的精力。
心理方面的稳定:抑郁焦虑严重的可以用药物治疗,躯体化症状明显的要先对症治疗,以便于患者有能力与医生沟通。
海丝讲解稳定化的重要性。
1、 两个反向的螺旋。Bad things and good things. 病人往往有被坏的事情“吸进去”的感觉,我们要用好的事情,用相反的螺旋加以对抗。好的事情总是存在的,因为病人活到了现在。将好的事情和坏的事情加以整合。
2、 只谈好的事情,让患者感觉好些,意识到生活中积极的方面。建立好的内在图像、内在感觉和身体感觉。
3、 反复考虑好的事情,好事情的螺旋就会逐渐扩大,而坏事情的螺旋会逐渐缩小。如果考虑好事情的过程中又想到了坏事情,没有关系,重新进入好事情的螺旋。
4、 考虑好事情之后,可以让病人在10点量表上评估现在的感受。10表示最糟糕的情况,而0表示没有不良情绪。
5、 稳定工作非常重要,可以防止病人的情绪进入我们无法控制的状态。在处理创伤的过程中要反复进行稳定。

创伤的暴露
视情况而定,对急性创伤的患者,在开始时要首先进行稳定工作而不要关注与创伤。如果病人直接开始谈论创伤事件,怎么办?
1, 向病人解释创伤治疗的过程,讲解大脑工作的方式。
2, 努力不去谈论创伤的细节,只谈谈如何应对创伤。
了解创伤的意义,
整合生活,重新定位。分化与重新整合。分化指分辨不同的信号,危险的或不危险的。
比如向患者解释分离症状的功能——一种生存策略(心理防御机制),这些策略有效的保护自己生存。给生活史中所有的事件以意义,将症状与生活相联系。

治疗的进程:
稳定化、治疗关系建立——分化、稳定(成长)、共同面对创伤、治疗关系——成长、区分、稳定、创伤工作、新的治疗关系。
1、 建立安全与信任感。
2、 营建宽松、成熟、开放、友好的气氛。
3、 挖掘或创造病人内心的保护、安全、舒适感。
4、 重新面对、理解和处理创伤过程
如何辨别是否完成了稳定工作?尝试,在安全第一的前提下进行尝试,如果感到病人无法耐受对创伤事件的处理,就回到稳定工作。
在咨询中提议让病人谈谈创伤事件,从病人的反应中可以看出他是否足够成熟可以讨论创伤了。这叫“探针技术”
治疗过程相当于两个成年人(医生与患者)一起治疗患者一个人的内在儿童。治疗过程中,患者不是一个将全力完全交给治疗师的儿童。治疗过程应当相信病人可以帮助自己。“你可以帮助你的内在儿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PTSD 李子勋
«创伤与恢复——《创伤心理学》代序 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
《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
布什的反应是动物性的 Bessel van der Ko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