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的睡眠模式
作者: 沃尔特·A·布朗 / 8454次阅读 时间: 2012年10月26日
来源: 环球科学 标签: 睡眠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科学的睡眠模式

整晚的睡眠被分成两段也许并不算失眠,而是一种自然睡眠方式的体现

撰文 沃尔特·A·布朗 (Walter A. Brown)

翻译 周林文

一般认为,每天7 ~ 8 小时的无间断睡眠是人类与生俱来的需要,稍微少睡一会也会感觉不舒服。因此,为了美美地睡上一大觉,人们甘愿尝试一切手段。就像新千年版的“金凤花姑娘”,他们尝试用加固的床,盖过枕头的床垫和其他所有方式来获得“恰到好处”的睡眠;他们改变了饮食习惯:不吃含有咖啡因的食物,多喝麦片粥和热牛奶;甚至不得不求助医生,全美每年花在治疗失眠的药物上的钱就有30 亿美元之多。

重新研读研究睡眠的经典文献后,我们却发现,一些人之所以对8小时的酣睡念念不忘,只是出于一个简单的原因:“我们需要无间断睡眠。”这个观念已经在他们脑海里根深蒂固。最新的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分段睡眠的观点是对传统观念的严峻挑战,不过发起挑战的并非制药企业的实验室,也不是大学里的研究人员,而是一位历史学家。在2005 年出版的《一天的尾声:在过去的夜晚》(At Day's Close: Night in Times Past )一书中,美国弗吉尼亚州立大学理工学院的历史学教授A· 罗杰· 艾克奇(A. Roger Ekirch) 透露, 在前工业时代,油灯和电力还未普及,人们一晚睡两次,他们称之为第一次睡眠和第二次睡眠。那时,睡眠和自然光照紧密相连。日落后不到1小时,人们就上床了,睡上4小时再醒来。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他们一直醒着,直到凌晨两点,才会再去睡上4个小时左右。 



在前工业时代,电力还未普及,睡眠与自然光紧密相连。

在第一次睡眠和第二次睡眠之间的这段时间,人们可以安静地沉思。当然,如果你的爱人就在身旁,还可以和她/他亲热一下。有时,人们还会从床上爬起来,去做做家务、串串亲戚。在两千多年前,人们就养成这样的习惯。艾克奇说:“他们什么都做。”当然,现在的发达国家里,这样的睡眠习惯早已不复存在,人造光源延长了工作时间。但人类学家们发现,一些非洲部落至今仍保留着这种分段睡眠的习惯。

睡眠科学的惊人发现

在艾克奇的发现公布前,分段睡眠早已被人遗忘。然而,有研究认为,把整晚的睡眠分成两段,更符合人类的生理规律和自然环境。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国家精神健康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托马斯·A· 韦尔(Thomas A. Wehr)和同事公布了一项研究成果。他们故意改变8 名健康男子的日常作息时间,把受试者原来每天16小时光照、8小时黑暗的生活环境,改为每天10 小时人工加自然光照,14小时黑暗的生活环境(与冬季昼夜分布相似)。这样,受试者的睡眠逐渐变成了两段,每段4小时,中间有1~3小时是醒着的。也就是说,这些人一旦从现代生活强加的时间限制中解放出来,就会恢复从前的分段睡眠习惯。

在哺乳类动物的进化过程中,分段睡眠是一个固定的睡眠模式。许多白天活动的动物在晚上睡两次,比如黑猩猩、花栗鼠和长颈鹿。韦尔指出,现代人的连续睡眠模式在整个动物界中都独一无二。

韦尔是美国国家精神健康研究中心的退休科学家,他认为,人们现在的7~8小时无间断睡眠习惯,很可能是长期睡眠不足的结果。比如,当他的实验对象适应了原来习惯的8小时黑夜后,不到15分钟就睡着了,这说明他们很累。这并不奇怪,因为他们平均睡7.2小时。但当黑暗的持续时间延长到14 个小时后,受试者会睡11个小时左右,就像要补上缺乏的睡眠一样。后来,他们的平均睡眠时间固定在了8.9小时(尽管被分成了两个阶段)。同时,他们的入睡时间也更长了,大约需要两个小时。

对于了解睡眠的问题,艾克奇和韦尔的发现都有一定的启示作用。“睡了几小时再醒来并不算失眠,”韦尔说,“这可能是正常的。”但大多数睡眠问题专家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发现,更没有把它们运用到医疗实践中,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很多人尚不了解这些发现。尽管艾克奇的著作深受好评,但喜欢看历史类书籍的人并不多。在研究睡眠的专家当中,虽然很多人都知道韦尔的研究,但他们都把这一研究看作是对睡眠调控机理的研究。

这些发现同样无法纠正现行观点。美国密歇根大学安阿伯分校的睡眠问题专家托德· 阿奈特(Todd Arnedt)称,对于那些不能持续睡眠的病人,他通常会使用常规疗法来巩固他们的睡眠。他不知道艾克奇和韦尔的分段睡眠模式理论,但从症状来看,他认为,常规疗法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他还指出,在某种程度上,病人如何看待自己的睡眠决定了他们的睡眠状况。他曾这样告诉病人:“不要认为自己的睡眠不正常。”艾克奇也说,自从他的著作问世以后,很多人跟他联系,都说“当听到自己的睡眠其实是正常的,终于松了一口气”。

阿奈特推测,如果医生告诉病人间断睡眠是正常的,他们可能就不会这么担心,更容易入睡。美国布朗大学的科学家玛丽· 卡斯卡顿(Mary Carskadon)也同意阿奈特的观点。她也不知道艾克奇的史学发现,但知道韦尔发现的分段睡眠模式,以及一些动物晚上睡两次的习惯。考虑到这些观察结果,她想知道古老的睡眠模式是否有什么作用。睡眠模式的改变,“凸显了人类在当今繁忙喧嚣的生活中失去的东西”,她评论说。

探梦时间

既然分段睡眠在远古时期是一种普遍现象,那么,这种模式究竟有什么意义呢?或者说,我们的祖先仅仅是被动地忍受了这样的间断而已?艾克奇认为,这段清醒而安静的时间,为回忆梦的内容提供了的机会,让人们可以深入到本来很少涉及的精神生活层面。他指出,当时的人对待梦的态度比我们今天认真得多。祖先们认为,梦可以“预知未来,给人的灵魂提供一面镜子,揭示自己与上帝的联系”。并且,梦还影响着人们清醒时的生活。“一场梦使弗吉尼亚殖民者约翰· 罗尔夫( John Rolfe )娶了波卡洪塔斯( Pocahontas )。”艾克奇举了这个例子。在第一次睡眠后,比在早上醒来时更容易回忆起梦的内容。在早上,梦“蒸发得更快”,韦尔的研究支持这个说法。他的实验对象经常在第一次快速眼动睡眠时醒来,那是最容易做梦的时期。

但卡斯卡顿指出,我们的文明让我们再也回不到那纯朴的年代了。“当你必须在早上8点起床,准备上班时,你很难将睡眠调整成两段式睡眠,”她说。

如果你在深夜里醒来时,知道这是很正常的事,而且自己并不孤独,你便会深感慰藉。长颈鹿和花栗鼠,我们的祖先以及一些与你同时代的人,都和你是一样的。如果常规方法不足以让你安然入睡,那么,你可以细细品味这几小时的清醒。这是冥想、做爱和回味梦的时间。或是像韦尔说的,你可以“只是躺着,然后再次入睡”。

本文作者沃尔特·A·布朗是美国布朗医学院和美国塔夫脱大学医学院的临床精神病学教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睡眠
«认识我们的知觉 心理学科普
《心理学科普》
告别偏头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