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的错觉――与死亡抗争的正面心理资源之二
作者: 刘建鸿 / 3964次阅读 时间: 2010年5月03日
来源: 华东师范大学发展与教育心理学博士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uw4v\s2t0  面对病魔,积极的错觉(Positive Illusion,也译为积极的幻想)也有帮助吗?这确实让人疑惑。对此,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心理学教授雪莉?E?泰勒(见右图)做了开创性的研究。她在对患乳腺癌的妇女做了历时2年的研究后认为,在特殊的情况下(如严重的疾病),“积极的错觉不但不是一种调节障碍,而很可能是适当的应对所必需的”。

对乳腺癌患者的研究

;qPRG|1O E5BI0  在治疗乳腺癌的过程中,患者面对破坏体形的手术、痛苦的化疗和死亡的恐惧,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泰勒观察到,与其他患者相比,那些积极“自我安慰”的妇女在应对中表现出了更好的适应。心理学空间Ca7UM!R
  泰勒发现,有益的错觉使患病的妇女萌发了做三件事的愿望:了解患癌症的原因以及癌症在她们生命中的意义,获得控制感;掌握自己的病况,掌握自己的生命;面对悲惨的经历重建自己的自尊。下面是她对这三方面的的具体观察。心理学空间;Hl9r}TGE
  一、尽管乳腺癌的病因连医学家们都不能完全了解,然而,那些积极错觉的妇女中有95%的人相信她们知道自己为什么患上了癌症。有的人抱怨不幸婚姻给她们带来的压力,有的人提到了遗传、误服避孕药以及不合理的节食。甚至还有人提到“那是因为她又一次被‘飞盘’撞到了胸部!”。她们对病因的“了解”似乎让她们心理上好受了许多,这可能会让她们感到“命运并不无常”,自己并不是命运的“弃儿”。
w1wg?(F@Sle O0  还有许多妇女觉得,她们得了癌症之后某些方面使她们生活的更好。有的妇女说“你会发现,亲情――你所认识的人和你的家庭――才真正是你拥有的东西中最重要的,其他的一切不过就那么回事”,有的说,“得了癌症之后,我每天能够感受到更多!朋友们送来的一束玫瑰,早晨起床时听到的清脆的鸟鸣,都让我感到生活如此美好。”心理学空间v,L}}w iH
  二、患癌症带给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为了抗拒这种感觉,三分之二的妇女表示坚信,如果她们正确思考,正确行动,她们就有能力抵御癌症的复发。一位妇女这样说道“我认为如果你感到你在控制它,你对它的控制达到某种程度,你就能完全拒绝再患任何癌症”。
w&ZP.k+DsPc|E0  三、突如其来的沉重疾病往往会削弱人的自尊心,虽然她们并没有过错。通过和其他人的对比却有助于她们重建自尊。一位妇女这样评价自己和病友:“我认为我在这种情况下适应得非常好”“有些妇女不够坚强,她们崩溃了,变得心神不宁”。
`&C'f:t6Rbjfe#y0  很显然,错觉促进了那些妇女的积极自我调适。那么,背后的心理-生理机制是什么呢?在美国国家精神健康基金的资助下,泰勒和她的同事们对艾滋病人进行了大规模的长期跟踪研究。心理学空间e!n f,bF O

对艾滋病患者的研究

*{n7G.z wI0   1992年,泰勒的研究比较了550名检验过艾滋病毒(HIV)的男同性恋者,其中一半人检验出HIV阳性,另一半为HIV阴性。虽然HIV阳性的人患艾滋病的可能性比HIV阴性的人大的多,他们当中却有更多的人“相信”自己将不会得艾滋病,如有的认为“我不会得艾滋病,因为我已经具有一种免疫力”,还有的认为“比起其他同性恋,我认为自己的免疫系统更有能力消灭艾滋病毒”。
#Gb"`uv~aU9x}0  虽然他们的这种“相信”是一种错觉,但他们确实表现出更好的适应。和那些悲观者相比,他们的苦恼水平较低,有益健康的行为(如健康的饮食、锻炼、睡眠充足)也更多。心理学空间k J+g#^-Q&F L y}
  近年的研究中获得了更大的突破。除了跟踪研究中发现积极错觉的艾滋病人存活的时间更长,生活中的感受也更丰富外,临床上的生理指标也表明:与那些接受现实的艾滋病患者相比,存有积极错觉的患者身体内有更多良性的CD4 T淋巴细胞和更少的艾滋病毒!心理学空间{*d:B` Y
  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振奋的发现。它和当代医学向“生物-心理-社会模式”转变的时代精神相一致。当代医学已经不再固守传统的“生物医学模式”,而普遍地意识到,精神和躯体或者说是心与身体在人的生命系统中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并且共同作用于人类个体的全部活动。心理学空间'W#WSmvZ*e

减轻死亡焦虑

心理学空间dB F5m%B#F

  人类学家欧内斯特?贝克尔在《拒绝死亡》中指出了积极错觉的另一个益处。他认为,思考死亡的能力会引起人们的存在恐惧(existential terror),于是内心很大一部分将用来应对这种恐惧。贝克尔认为人类对自己品德、力量和价值夸大的“积极错觉”使生命充满意义,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这种恐惧。心理学空间?$Ls:u.lU7p
   92年心理学家格林伯格(Greenberg)对此进行了验证。在一个研究中,研究者以积极的语句描述一部分参加者的个性,如“你的个性很有力量”;而以中性的语句描述另一部分参与者。然后,在所有的参与者都看一段死亡主题(如尸体解剖)的录像后,对参与者进行焦虑测量。心理学空间.A}@.P5`lY
  结果表明,那些得到积极个性反馈的人看完录像后焦虑程度远远比获得中性个性反馈的人要低。也许,正如贝克尔本人所说,人类如果没有对自身力量和价值一定程度的“夸大”,个体可能会陷入严重的恐惧和焦虑,并由于意识到自己最终会死亡而失去了生活的动力。从这个意义上说,“生命与错觉共存”。(Becker,1973)心理学空间3]nKW^

生活和工作中的积极错觉

OM)dR Sur i.Y0v0  生活中我们不难发现,学前期的儿童是相当自我夸大的。他们对自己能力的“自信”远远地超出了他们实际的水平,“似乎什么都难不倒他”。但请不要小看这些可笑但是非常积极的错觉哦,儿童心理学家比约克荣和格林(Bjorkund & Green)认为,儿童期的“积极错觉”有利于儿童语言的获得,以及问题解决能力和运动技能的发展。“对自己能力不现实的乐观看法……对自身局限性的无知使孩子们乐于尝试更多样化、更复杂的行为。”心理学空间8^yb5?c
  成人也存在类似的情况,虽然表现的没有这么直接可爱。比如一个研究发现,大部分的人对自己的将来都非常乐观,人们总认为自己的未来比他人的未来更好(如有幸福长寿的人生;有幸福美满的婚姻;有一个聪明的孩子;不会遭遇严重的事故等等)。虽然将来不可预期,但大部分人都觉得将比别人过得好显然有一点“错觉”,呵呵,然而这个错觉确是有益的,它让人们更有“信心”地面对将来。
R1S5tE-v p X0  积极错觉还常常和创造性、建设性的工作有关。那些认为自己能力强(实际情况可能不然)的人在工作中更努力,也更有恒心,通常表现也更出色。著名心理学家班杜拉(Bandura)这么总结道“过分虚假的判断的确会引起一些问题。然而,对自己能力的乐观评价如果与可能的情况差距不是很远的话,是有利的,倒是真实的评价会限制自己。人们对自己的能力倾向于高估,这也许是个优点。因为如果他们总是如实评估的话,他们将很少遭遇失败,但也不会付出额外的努力,去超越平常的表现”。
u HJ0y]c{5E0  
4Lb q \~L0  人类的心理是一个奇妙的世界。一般情况下,准确地评估自身和客观的环境有利于我们更好地应对和适应。然而有些时候,积极的错觉让我们更积极地面对世界,改变现状。特别是对严重疾患的病人来说,积极的错觉降低了他们的死亡焦虑,提高了患者的控制感和自尊,也有助于他们更积极地参与治疗和自身康复的过程。心理学空间 JqD'RM"{/k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控制感――与死亡抗争的正面心理资源之一 说生说死
《说生说死》
远去的生命 沉重的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