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为悦己者容?
时间:2014年12月30日|2363次浏览|2次赞

女人去写女人的事,最合适不过了。

都是女人,心同此理,情同此感,更能互相理解,先生说起同事某女如何如何好,太太往往冷笑一声,一一翻案,先生不免对女同事也起了疑。

女人对女人,常常能客观,客观到了刻薄。张爱玲在《更衣记》里写到民国初期女子服饰的变化,有一句“存心不良的女人往往从袄底垂下挑拨性的长而宽的淡色丝质的裤带,带端飘着排穗。”其实男人见了也不见得都起了色心,可女人们总归是“存心不良的”。

女人的嫉羡和提防,常常让伊们互相误解,那么,女人们打扮得漂漂亮亮到底是为了谁?(我这里用了嫉羡而不用嫉妒,是因为在心理学界,伟大的先驱梅兰妮·克莱因女士区分了嫉羡(envy)和嫉妒(jealous),嫉羡是因为看到另一个人拥有自己想要的东西而痛苦;嫉妒的意思是别人拿走了或者被寄予了本应该属于“我的”好东西。这之间的差别导致重要的解释技术,这是后话,在此不提。)

是为了博得男人们的青眼吗?女人就算是为了让男人觉得伊人美,可是男女的审美有别,且各个男子也趣味不同,女人们这样费心,到了胜算几何真不敢说。

说女人们费心打扮了是为了让别的女人嫉羡,虽然听起来很小家子气,细想起来也有几分对。妆容秀美,衣着超逸,总会引得迎面而来的女人们多看几眼,男人们大约更在意于三围,女人们是花,花们互相懂得,才能互相欣赏或指点,花们的心事,草们不会知道。

那么女人们嫉羡些什么?

精神分析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在其源头,站着一群男人,以Freud为首。他提出来,女人嫉羡男人有小鸡鸡,所谓“阴茎嫉羡”,盖因男人有而女人没有,此说几近望文生义。

这个话题,恐怕要从人之初说起。

人的一生,是一个从自闭到建立二元关系继而三元关系的过程。子宫中的婴儿生活在一个全然自我的环境中,就连出生后的一段时间,婴儿都不能够分清楚自己和妈妈及环境的区别。逐渐长大,渐渐能够区分妈妈是另外一个人,但生活中好像只有妈妈和孩子两个人,两个人处在一种共生乃至融合的状态。直到后来,又有一个人,爸爸,介入到生活中来,于是三元关系形成。

在这个过程中,男孩子和女孩子发展道路不尽相同。从二元关系进入到三元关系,男孩子面临着俄狄浦斯情节的修通。男孩子要战胜父亲,成为母亲眼中的骄傲,女人眼中的男人。对应于女孩子的是额拉克特拉情结。俄狄浦斯情结来源于俄狄浦斯王弑父娶母的故事,额拉克特拉情结也来源于一个著名的希腊神话故事。迈锡尼国王,希腊统帅阿伽门农,率军征讨特洛伊,凯旋归来之际,他的妻子与人合谋杀害了他,女儿额拉克特拉长大后,替父报仇,与弟弟设计杀死了自己的母亲。Freud借用这个故事来说明女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排斥母亲,喜爱父亲的内心愿望。这里,女孩子从二元关系里对妈妈的全然信赖,全心喜爱,开始慢慢地起了变化,她的兴趣,更多地投向了父亲。然而父亲是母亲的,母亲又是那么全能,像一个女王。于是,女孩对妈妈的心情变得极为复杂,一方面,嫉羡母亲的成熟,美貌,一方面,依恋母亲的怀抱。小女孩经常会穿上妈妈的高跟鞋,涂上妈妈的口红,以幻想自己成了妈妈一样的大美人。妈妈的一举一动,她都要去模仿,这样的模仿一方面满足她的幻想,一方面抵御嫉羡带来的痛苦。我的一个朋友曾经跟我讲过她三岁的小女儿的一件事:早饭做好了,通常我朋友会站在楼梯口喊她爱人:“XXX,早饭好了!”。一天,她还在厨房,正准备把早饭端上桌,她女儿扭搭扭搭地走到楼梯口,冲上面大喊:“XXX,早饭好了。”学了个惟妙惟肖。

一次,Jeffery Stern博士(芝加哥精神分析研究所核心成员,著名自体心理学家)与大家分享电影《绿野仙踪》。他说,其实,这个故事中讲了一个重要的女性的情结:youth envy,即青春嫉羡,逐渐衰老的女人,嫉羡渐渐步入花季的少女的青春。青春,是一个美好的词,代表着美,健康,生气勃勃,是生命力的巅峰。年老的妇人及年幼的女孩都会嫉羡。妈妈的美光芒四射,当女孩子心中有了父亲之后,就会被这光芒灼伤。爱与恨的两难情境,更增其苦。如果不幸,妈妈再自恋一些,难以照顾女孩的愿望,女孩子就很难有丑小鸭到天鹅的蜕变历程,而一直生活在自卑及嫉羡的情绪里。

女孩子的嫉羡,在幼年与妈妈的互动中逐渐被增加了一个重要的内容:美貌。而幼年的经历,是成年后的底板;幼年的愿望、恐惧改头换面后一直在生活中重复。说到底,女子容妆,不过是青春嫉羡的变形,正常得很,通过这样环保无公害的方式满足内心深处的愿望,不失为一种不错的方法,总比用症状去解决来得好。


更多文章敬请搜索微信公众号:hql_psy,关注何巧丽微心理。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