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魂曲
作者: 李維榕 / 2699次阅读 时间: 2013年12月28日
标签: 安魂曲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安魂曲

2013年12月28日

李維榕

故事从家开始

圣诞节,应是普天同庆的日子,但是同一期间,很多人却失去亲友,这些离逝的人,他们的生命,已经在 2013 年终止,无法见到 2014 年的来临!

孔修来电,问我是否知道 Anna 走了。我说我知道了,但是错过了在大堂的一场送别弥撒。

我与孔修几乎是同一时间认识 Anna 的。那时我们刚成立了香港大学家庭研究院,虽是属于大学的一个中心,但是在经济上却要自供自给,有人提议邀请 Anna加入我们的筹款及推广委员会,她就来了,并且为我们招来很多志愿者,做了很多工作后,才问,你们是怎样找到我的?

Anna 是妇产科医生,她的业务本来就很忙绿,随时要去接生,往往用午饭时间赶来开会,但她永远充满活力,一身是劲,而且还是健行者的忠实会员。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Anna 对文字的尊敬,她每次审阅研究院的宣传册子,都是一丝不苟,尤其看到不通顺的英文,她说:这些文字是会咬人的!

她在病重时还告诉我,正在为一个朋友的新书做校对,那是关于草本植物的书。她得意地说:这不是我的本行,要不断上图书馆翻书,但是书中所犯的小错误都被我发现并更改了!

满怀热诚敬业重业

这就是我所认识的 Anna,一个无论做什么事,都是如此敬业重业,满怀热诚。她爱花,到处摄猎花的色彩,我计算机上仍留存着她寄给我的各种花卉形象,让我一脑子的缤纷。在她情绪低落时,我陪她坐在三师会球场旁的木板凳上长谈;在我遇到困难时,她也陪我边谈边走一直由中区走到铜锣湾。那时她已经病重,对于自己能够走这么远,感到十分兴奋,我却很是内疚,赶快找出租车送她回家。

当我丈夫发病时,她又以「病友」的身份来探望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时,她来我家吃午餐,那天我赶时间,只草草地准备了法式焗饼和蔬菜,Anna 却说她最喜欢法式焗饼;我想她是观察到我心中的不安而故意安慰我的,她永远是那般乐观和容人,我们三人天南地北地度过一个愉快的下午,完全不去理会那在旁虎视眈眈的病魔。

后来各自理病,有一阵子没有联络。孔修对我说,她一直有去探望 Anna。Anna是医生,对自己的病一点也不含糊,知道病情恶化时,还是很清楚地交代了自己的后事。她是天主教徒,深信天主会保护及带领她的灵魂,她就这样安详地走了。

孔修问我有无人陪我过冬节,要不要她过来陪我,因为一个星期前,我的丈夫也走了!

两个活生生热爱生活、满是期待的人,就这样静静地离开了,我始终无法相信这是事实。朋友们陪我去办理丧事,我与治丧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沟通,他们是那样有板有眼,我却嚷着不去死人的地方,不接受任何为死人而作的安排,我不喜欢看棺木!难道朋友们很喜欢看棺木吗?

我察觉到自己的失言!好在他们都没有和我计较,这一段时间,都是几位好友默默地伴着丈夫走完最后的一程,又陪着我这任性而胡涂的人办理所有要办的事,不离不弃,比亲属还要知心!我倒是出奇地听话,他们叫我多睡、多吃,我就捧着大棉被睡了又吃、吃了又睡。如果不是他们一宗宗地为我安排各种事项,我一定躲起来蒙被大睡。

与 Anna 不一样,丈夫并没有吩咐后事,因为他一直以为可以出院,还问我他的鞋在哪里,不是入院时穿的那一双,而是他舍不得穿的一双走长途用的鞋,我答应了给他找来。多年生活在一起,很多事都是不言而喻。我知道他不要去殡仪馆,不要穿西装及打领带,不要对着他哭哭啼啼,最好是大伙儿到他最爱的饭店吃一大顿,不用细数平生,那天梁天伟为我们感谢前来送行的亲友时,久久说不出话,最后只有长长地叹息,那倒是最好的送行。

一声长叹一束鲜花

一声长叹,一束鲜花,还有 Mahler 的第二交响乐,就送丈夫上路!

那是 Maureen Forrester 主唱的一段安魂曲,是孩子们仔细挑选出来的。Mahler 的第二交响乐是关于死亡及死亡后重生的音乐,丈夫生前就爱听,他最喜欢用古老的胆机和一对英国扩音机来听音乐。他说:这样播出来的音质才够精致。他又说:Mahler 的乐章,主题都是围绕着死亡,却让人听着心灵净化!

不用天天往医院走,我大部分时间是抱头大睡,有时悲从中来,痛入肺腑,有时又觉得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大吃大喝。清理了堆积如山的工作,甚至与东南亚各地的同僚成立了亚洲家庭治疗学院。糊里胡涂地,半夜被长途电话叫醒,通知我被选为下年度美国家庭治疗学会一个重要奖项的得奖人。我还以为在做梦,一切都不是真的!只顾躲藏起来,却忘了感谢关心我为我操劳的亲友。同 3学们怕我晚上寂寞,下课后轮流载送我回家;朋友帮我打点丧事后,不想打扰我,纷纷留言问我什么时候才愿意出来。

新岁当前,失去至亲的人不止我一人,也许我们实在没有失去他们,他们一直都在身旁,或是附近,永远不会离开我们的心坎!

也许安魂曲的一些片段,真会净化我们的哀伤:

我们站在至爱的人的棺椁前,他的一生、他的挣扎、他的热诚、他的苦难,以及他在世上的成就,都在我们面前最后掠过,

而在这严肃及感触的一刻,有一把急切的声音迫着我们不能忽视,

它在问,然后又怎样?何谓生?何谓死?我们为什么而活?为什么受难?难道一切不过是一个空虚的笑话?

我们可以活在永恒吗?生与死究竟有什么意义?这些问题必须有答案,不然我们怎样活下去? 一个记忆,一线光辉,来自亡人的生命,一些已被遗忘的快乐共聚时光,突然在你眼底浮现,化作一份阳光,输入你灵魂深处。

站立起来,站立起来!一切都平静而安宁,

我来到一条大路,一个天使守着不让我过去,

不行,我不能走开,

我从神处来,要回到神处,祂将给我光辉,让我充满着爱,照亮我到永恒! 噢,我的心,你并没有失落,你所渴望的,所爱的,所追求的,并没有白费, 逝去的必会再站立起来,不再惊惶。

噢!战胜一切的死亡,现在你将被制服!

在爱的光辉下,我将长上翅膀,

我将死而复生!

李維榕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安魂曲
«這是誰的孩子? 李维榕
《李维榕》
沒有你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