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恋 廖清译
作者: Schultz / 4235次阅读 时间: 2014年6月20日
来源: 廖清 译 标签: 廖清 自恋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在优闺自怜。——《牡丹亭》

  原来有一个叫echo的仙女,住在山林里,她总是闲聊,一直说个不停,于是被施予了诅咒,诅咒使她无法自己说话表达,她只能用微声去重复别人一句话里的最后几个单词。

  在同一个山林里,住着水仙少年,他的故事就不用说了,太美貌,见过他的少女无一例外爱上了他,但是少年只专注于自己,谁都不爱,拒绝了所有的仰慕者。

  一天,少年与朋友们在山林玩耍,但是迷路了,他发现自己一个人,朋友们都不知所踪,仙女看到了他,一眼爱上了他,于是仙女秘密地跟着少年,他毫不知情。仙女其实很想与少年交谈,但是因为诅咒,她做不到。

   少年一边分开树枝前行,一边寻找自己的伙伴,同时大声呼喊,有人么anybody here?少年看了一圈,不知道回答从哪里来的,声音是谁发出的,于是又问到 where are you? come here. 你在哪,到我这边来。随后仙女又回应她here这里。少年还是看不到任何人,但是他知道有人就在附近在身边不远处,于是他继续追问继续呼唤。终于,仙女决定从藏身的地方出来,她现身并出现在了少年面前,打算拥抱他,然而,少年拒绝了她,并飞一般逃离了她,去往山林深处。

  可怜的仙女被深深的伤害,她的心碎了,她开始不进食,并且没过几日就死去了。复仇女神Nemesis 知道后。非常怜悯回声,并且为了少年的自负与冷酷无情而惩罚了他,让他今生除了自己,再也不能爱上任何其他人。

  一天少年口渴去池边喝水,当他正准备饮一小口时,他看见自己水中倒映的脸庞,他并没意识到那只是一个镜映的形象。这个完美的美貌的年轻人的形象,却同时是不可能接近的形象,让少年神魂颠倒。因为这个让他着迷的形象永远都在镜子的另一边,无法接近的绝望最终让少年忧郁的拒绝进食并很快死去,之后他的身体变成了一朵,以他名字命名的很美丽的花朵-水仙。

这荒园堑,怕花妖木客寻常见。

  在纳西斯的神话中,我们可以找到我们称之为“自恋人格”的一些典型特征,比如:他的极度自负,他的被爱以及被他人倾慕的需要,同时还有他内心深处的恐惧,当他与可能会变得对他太过重要的另外一个人发展亲密的近距离的关系时,他害怕会在关系中丧失自己。

  关于这个神话,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也是经常被忽略的部分:就是仙女回声,以及纳西斯与回声的关系。她镜映了他,但是在她们的沟通交流中她不能够贡献出属于她自己的东西。她总是重复纳西斯话语里的最后一个词,正如回声的作用一样。她只是他的补充性的对应物,不能够或者说,不被允许与他去发展一段成熟的关系。而成熟的关系是能够给予纳西斯机会,将他从他自私的牢狱中带离出来的。最终结果就是,两个都死了。她死于不被认可,不被爱;而他死于除了自己不能爱上其他任何人。因此,两个都被困在了他们相互间的自恋镜映关系里。不能将各自当做对方,既有亲密亲近也有相异不同的真实客体关系中的一个独立个体。

本文由廖清翻译自:Object relations, narcissism and self-system  Schultz 1995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廖清 自恋
«没有了 廖清
《廖清》
咨询手记一:美妙的双人舞»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