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社会性危机:整合与失望(60~75岁)
作者: Newman / 5792次阅读 时间: 2015年12月28日
来源: 《发展心理学》524 标签: 失望 心理社会理论 整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nQKHDh0心理社会性危机:整合失望心理学空间2c [0}hUu.|,~,b&P6x

心理学空间I;z&o1ZS^7eg

整合与失望的矛盾将通过回顾过去的生活及自我评价这一动态过程而得到缓解。通过将过去的期望与现在已取得成就的评价相对比,个体就能够把健康状况、家庭关系以及角色丧失或角色转换等因素加以整合。过去的想法可能是稍纵即逝的,也可能是永恒不变的。记忆可能会为了符合当前的事件而加以调整,或者说当前的事件可能会被重新解释以便与记忆保持一致。达到整合是人生的心理社会性成长的最高点。从心理学的角度讲,它就是金字塔的塔尖。它拷问了这样一个终极问题:既然最终要面对死亡这一现实,那么我将如何发现生命的意义呢?在成人晚期,个体实现人格上的整合会鼓舞着年轻一代继续与他们生命阶段中的挑战作斗争。

#?7K%B2}i1|0心理学空间sB"Dt.o!S9{k

整合心理学空间Qy z.VOp\o

\ c.MVM |4QV0整合(integrity)这个术语在埃里克森的理论中被提及过,是指接受个人生活中的现实和面对死亡不感到恐惧的能力。这种能力的获得是个体在生命早期所出现的各种心理社会性危机达到平衡的一个最终结果,所有的自我力量和各种主要的反常状态会伴随着各种心理社会性危机而产生。整合只有在深入思考个人生命的意义之后才会出现。那些具有整合能力的老年人用现实的观点去看待他们的过去。他们意识到正是由于过去的个人满意之处和各种危机的积累,才有了他们现在的生活和个性。整合并非指平常生活中说到的诚实和可信赖的品质,而是一种综合个体过去的历史及目前状况,并对综合的结果感到满意的能力。

Od)[ E!xq1z d0

FSlW/]6J$U0大多数人都有某种遗憾。一个人可能在回首过去时希望自己能充分利用好某种机会,或者在储蓄和投资方面更精明,或者在孩子小的时候多花些时间陪他们(Bawn, 1999)。达到整合的一个挑战就是个体能否以接受的态度去面对过去的经验和决定。在这个过程中,个体要设法找到一条能够帮助他理解过去生活而非痛斥过去错误的综合性线索。

ZJ"y%Wy:i"X%^hXM0心理学空间Pd ? ]i1t,K.@

雷夫和海恩克(Ryff and Heincke,1983)曾采用一个心理社会性模型探讨了在成人晚期改变一个人个性结构的可能性。他们要求处于成人早期、中期和晚期的人分别从三种不同的时间观点对各种陈述做出反应。这三种时间观点分别是从目前的角度、以前年轻一些时候的角度和以后再年长一些的角度。结果发现,无论哪个年龄组的被试都注意到了生产力的问题,认为生产力在成人中期达到最高水平。同样的,认为“整合”在成人晚期达到最高水平。老年人认定自己现在比过去更整合。青年人和中年人希望将来比现在更整合。这项研究表明,人们不仅经历着心理社会性理论所预期方向上的变化,而且他们也希望在生命的各个阶段在所期望的方向上进行改变。这些期望会影响个体如何为将来的生活阶段做准备和一旦步人这一阶段如何对自己做出评价。

w:P;jkRk z0心理学空间[3xv ?;`@?

失望

~'gV8B4H\;K ?J0

r[a$\fzM0与整合相对的另一个极端是失望(despair)。与婴儿以消极方式解决信任与不信任的危机相比,成人更可能会以消极方式来解决整合与失望之间的危机。对于婴儿来说,要体验到信住,他们必须仰仗那些会满足其基本需要并且有责任心的照顾者。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个照顾者就在现场,婴儿会学着去依赖他或她。然而,要体验整合,老年人就必须把自己一生的成就、矛盾、失败和失望整合进自我形象之中。他们必须面对有时被称作“梦想破灭”的现实,即某些他们最为珍视的对自己或子女所抱有的希望,不能在他们的有生之年实现(Oates,1997)。心理学空间2~9`[ F0H4V,P*K2H+c/m

,s0M&i*nN[2w z w#X0另外,老年人可能会面对某种程度的年龄歧视(ageism),即一种来自社交圈的贬低甚至敌视。这种来自家庭成员、同事及青年人的对于其缺乏胜任能力、依赖性增强及老年人守旧方式的否定态度,可能会导致许多老年人对自我价值丧失信心。某些身体机能(特别是听力、视力及运动敏捷性)的逐渐衰退或丧失会导致老年人产生挫折感和抑郁感。老年人认识到,他们不再能够完成某些过去能完成的任务,或者说他们独立发挥作用的领域和优势已经逐渐减少。心理学空间dk-r8lz

心理学空间8YgHj(`:H*Nz

此外,还有一种普遍的文化情感是:相对一名儿童或青年人的死亡来说,虽然人们觉得老年人死亡令人伤心,但对于社会来说并非是很大的损失。因为这个人已经奉献出了他或她能奉献的一切。因此,老年人可能感到社会已经抛弃了自己,甚至是在他们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就已经把他们给抛弃了(Jecker & Schneiderman,1994)。

6Gg|9k$`JYR0心理学空间"Y_kU;nuvV

所有这些因素很可能会导致个体对自己的过去生活感到遗憾,并产生一种想以不同的方式做事的宿愿,或者会产生对自己人生经历的痛楚之情。那些采用失望的态度来解决成人晚期危机的人会忍不住思索:如果条件有所不同时,事情会怎样或者自己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他们对过去总是专注于“要是……多好”的思索,不能冷静地接受死亡 。有失望的个体,他们或是将死亡看成是结束可怜现实存在的一种方式,或是将死亡看成是件极其恐惧的事情,因为他们认为死亡使他们弥补过去失败的希望完全破灭。

5vGqC5zbhOtr0

;C(G$NM xs0抑郁抑郁这个话题在这本书的若干章节中都有所论述,特别是在青少年早期以及在母婴关系方面还作为了一个关注点。它通常与失业和离婚等生活压力联系在一起。考虑到抑郁和失望两个概念之间的紧密联系,人们就不会奇怪抑郁为什么一直是成人期和老龄化方面研究的一个主题了。与人们的刻板印象相反,在抑郁人群中占有很大一部分(61%)的是年龄在18—44 岁之间的成人(National Academy on aAging Society,2000)。大约有5% 独立生活的老年人随时都有抑郁的体验,大约15% 的老年人在晚年生活中的某个时刻会有抑郁的体验(Castleman, 2001)。心理学空间@Z*uP2[)yM

心理学空间H IWs+NzF3@I

许多会导致年轻人和老年人抑郁的因素是相同的,如贫穷、身体健康状况差、缺乏社会参与、单身、离异和寡居等。晚年抑郁的危险并不会影响老龄化进程本身。随着老龄化而产生的生理上的消极变化(如高血压、肺活量减小、肌肉力量减小、反应渐慢、记忆力丧失,视力或听力丧失),与抑郁情绪的产生没有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联系(Lewinsohn, Rohde, & Crozier,1991)。然而,在老年人当中,那些认为自己的健康状况处于中等和不佳水平以及患有慢性病的人,比那些认为自己的健康状况良好甚至相当好的人更容易产生抑郁。很难说清楚到底是疾病导致抑郁,还是抑郁使得人们由于自己的身体局限性而变得更加没有信心了。因此,抑郁作为一种复杂的情绪和认知综合症并不是随着老龄化而自动产生的,它只发生在一部分老年人之中。抑郁特别容易发生在那些经历过行动水平降低、非常亲密的可信赖的人际关系减少和存在着大量身体健康问题(这些身体健康问题会造成行动不便,降低人们对令人愉快事情的热情)的人们身上(Lewinsohn et al.,1991)。

v7@3TG6Q+o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失望 心理社会理论 整合
«心理社会性危机:繁殖与停滞(34~60岁) 教育与发展心理学
《教育与发展心理学》
心理社会性危机:不朽与死亡 (75岁至死亡)»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