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Albert 去哪儿了?
作者: Freda / 10195次阅读 时间: 2016年9月29日
来源: PsyKick 标签: 华生 行为主义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心理学的实验向来以惊叹绝伦,引人入胜和丧心病狂著称。震惊世界的实验数不胜数。巴甫洛夫(Pavlov)的狗,Stanford Prison 实验,Milgram的电击实验,等等。其中,行为主义(behaviourism)的代表实验之一的Little Albert实验让人在对实验所揭示的现象感慨万分之余,也让大家对Little Albert的下落深表好奇和担忧。

1920 年,约翰·布罗德斯·华生(John B. Watson, 一下称 Watson)和他的助手罗莎莉·雷纳(Rosalie Rayner)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探索Classical Conditionning(经典条件反射)的实验。

Watson和助手在一个医院中,选择了一个婴儿,作为他们的实验对象。实验者被取名Little Albert.B,当时不到9个月大。他的母亲是一个儿童医院的工作人员。据传言,Little Albert 的母亲以1$的酬劳同意参与了实验。

Classical Conditioning:

人或动物都有当受到一些刺激的时候,会不经意的有一些反射出来的行为。比如,(在Pavlov的实验中)让狗嗅到食物香味的时候就会流口水,体内胃液和胰岛素就会增加。其中,食物香味叫非条件刺激(unconditioned stimulus、US),它所引起的一系列反应叫非条件反应(unconditioned response、UR)。这种非条件反射是与生具来的,不需要学习的。

而如果狗每次闻到食物香味的时候,都会听到铃声[中性刺激(neutral stimulus、NS)],时间长了之后,不需要食物的香味,光靠铃声,就足以让狗产生流口水等反射。这个通过学习后产生的反应叫条件反应(conditioned response、CR),铃声也就从中性刺激(neutral stimulus、NS)变成了条件刺激(conditioned stimulus、CS)

实验的第一部分中,Watson让Little Albert接触一些常见的物体,包括白鼠、兔子、狗、猴子、有头发和无头发的面具、棉絮、焚烧的报纸等。 当时的Little Albert对这些物品都没有恐惧的反应。Little Albert对小白鼠显出了特别的兴趣。

第二部分:两个月后,当Little Albert 11月的时候,实验正式开始。Little Albert 被允许和小白鼠一起玩儿。之后,每当Little Albert碰到小白鼠的时候,Watson在little Albert背后,用铁锤敲击一个悬着的铁棒,发出巨大且吓人的声响。还是婴儿的Little Albert被吓的哭了起来。这个过程反复重复。之后,当实验员把小白鼠放在Little Albert面前,即使没有身后传来的巨响,Little Albert还是展现出恐惧和逃避。

> 巨响(非条件刺激,unconditioned stimulus、US)出现,引起恐惧(非条件反射,unconditioned response、UR)。

> 白鼠(中性刺激,neutral stimulus、NS)与巨响(非条件刺激,unconditioned stimulus、US)同时出现,引起恐惧(非条件反射,unconditioned response、UR)。

> 白鼠(条件刺激,conditioned stimulus、CS)出现,引起恐惧(条件反射,conditioned response、CR)。在这里,学习发生了。

实验后期,Little Albert的恐惧已经从白鼠延伸到其他相似的物体身上。比如白色的兔子,毛茸茸的东西。Watson有次带上了圣诞老人的胡子,Little Albert同样恐怖不已。

Watson 和助手Rayner 写到:

"The instant the rat was shown, the baby began to cry. Almost instantly he turned sharply to the left, fell over on [his] left side, raised himself on all fours and began to crawl away so rapidly that he was caught with difficulty before reaching the edge of the table."

Watson的计划是在Little Albert被condition之后,他将用相同的classical conditioning的原理将little Albert de-condition。可是Little Albert的母亲对实验表示了质疑,最终放弃继续参与实验。而Little Albert 之后的下落,变成了心理学界的众多一团质疑之一。

2009年,由Hall P. Beck带领的团队在American Psychologist上发表了他们对little Albert长达7年追踪的研究成果。

Hall P. Beck 团队的调查参考了Watson的事业纪录,Hopskin医院的资料,实验当时的影像资料等等。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在下面reference中找到该文章的PDF链接。

该团队最终认为Little Albert的资料和一个叫 Douglas Merritte的男孩的身世十分符合。同Little Albert 一样,Douglas Meritte的母亲是同一个儿童医院的工作人员。两个婴儿都是白种人,男性,生于一年的同一个季节。而且,通过照片的比对,两人面部特征及其相似。可惜的是,Douglas Merritte在6岁那年夭折。文献记载的死因是脑积(hydrocephalus)。

左为Douglas的医院纪录,右为little Albert在实验中的影像记录

文章最后的结论写到:

> Watson 和 Rayner (1920) 在1919-1920的冬天对 Albert 进行了研究。据资料,在实验进行时,little Albert和母亲住在 Johns Hopkins 校园. 而人口数据显示Douglas 的母亲, Arvilla, 在1920年 1月2日住进了Johns Hopkins校园。

> Watson 和 Rayner (1920) 纪录 Albert 的母亲the Harriet Lane Home 的奶妈。 而根据家庭记录显示, Arvilla, Douglas的母亲也在 the Harriet Lane Home 工作。 Douglas 出生于1919年3月9日 ,所以正在产乳期的Arvilla 很有可能做的是奶妈的工作。而纪录显示,当时只有不超过4个的奶妈在the Harriet Lane Home 工作。(Albert的妈妈就是Douglas妈妈的几率很大。)

> Douglas在Johns Hopkins 出生后由其母亲照顾。所以,Douglas很有可能和母亲一起在1919-1920 的冬天在校园住过。

> 假设Douglas确实和母亲Arilla住在一起,那么他和Albert一样,在Johns Hopkins度过了他在世的第一个年头。和Little Albert一样, Douglas在1920年初离开了医院。

> 在Little Albert 8月零26天的时候,Watson and Rayner’s (1920)曾检测过他的生理基线(baseline)。通过查翻Watson和Rayner's的论文,1923年的影像资料,以及Watson和心理学家Goodnow的通信来往,这一天是1919年12月5日。而医院资料表明,当时的Douglas也是8个月零26天大。

> Albert 和Douglas都是白种,男性。而且两个男婴的身体特征,面部特征及其相似。

'No features were so different as to indicate that Douglas and Albert could not be the same individual.'

实验结束89年后,这位心理学界走失的男孩,终于回家了。而Watson 和助手罗莎莉·雷纳(Rosalie Rayner)也在1920年发表了他们的文章。Watson后来与助手罗莎莉·雷纳(Rosalie Rayner)发生婚外情。Watson的妻子向当时心理学board举报了他。Watson的在校科研生涯值此终止。后来,Watson被一大广告公司聘用,薪酬丰厚。Watson离婚后同罗莎莉·雷纳(Rosalie Rayner)结婚,而罗莎莉·雷纳(Rosalie Rayner)在36岁去世。Watson此后一直在他们的农场生活,直至死去,享年80。

约翰·布罗德斯·华生(John B. Watson)

虽然little Albert的身份已经被确定,但是关于他的结局还是有很多疑问。Little Albert的死因:脑出血,是否与他在实验中所受惊吓有关?为什么Watson在收到Albert两个月后才开始做实验?这个实验如果放在现代实验的标准下,是否符合道德规范?

心理学实验的一大部分贡献是参与实验的参与者。没有参与者,就没有数据,没有现象,没有基础。当你手捧着传承近百年的论文时,你是否能看到字里行间,研究者对实验的专心和对真理的渴望?你是否能想象参与者的付出和牺牲?

Little Albert,H.M., 数不清的Abnormal case study。他们的痛苦值得被体会,他们的身份值得被探寻,他们的名字应该被铭记,他们的勇气值得被尊重。没有他们,就没有心理学的发展。而今天,我们只需通过阅读来了解漫长而纠结的实验过程。太多连一整个时代都难以承受的信息,已经被我们当作理所当然……

所以,今天过后,希望对心理满怀热忱的你,能在心中,为实验的参与者,多留一份敬意和感恩。

References:

Beck, H. P., Levinson, S., & Irons, G. (2009). Finding little Albert: A journey to John B. Watson’s infant laboratory. American Psychologist, Vol 64(7), 605-614.

Fridlund, A. J., Beck, H. P., Goldie, W. D., & Irons, G. (2012). Little Albert: A neurologically impaired child. History of Psychology. doi: 10.1037/a0026720

Watson, John B. & Rayner, Rosalie. (1920). Conditioned emotional reaction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3, 1-14.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华生 行为主义
«当代内省心理学的宗教背景 17 约翰·华生 | John B.Watson
《17 约翰·华生 | John B.Watson》
没有了»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