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台灣沙遊之父Dr.Kazuhiko Higuchi 樋口和彥
作者: 梁信惠 / 2489次阅读 时间: 2017年1月16日
来源: 台湾心理治疗学会 标签: 梁信惠 樋口和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懷念台灣沙遊之父Dr.Kazuhiko Higuchi 樋口和彥
文/梁信惠


記得第一次與Dr. Higuchi 談話是在國際沙遊學會的研討會上, 應是2001 年吧?他說他是國際學會的副主席,且有幫忙亞洲地區推廣沙遊治療的責任。我當時只認識Dr. Hayao Kawai, 不知 Higuchi 是何許人物。他笑著跟我說大家都認識Kawai,而他是Kawai 的陰影。很有趣的comment!

2002年五月,我們學會成立時,他就來了。他很用心的幫忙我們的學會成立,並做了講學。同年他邀請我去日本參加他們第十六屆的沙遊演討會。他非常“阿沙利”(日文發音)的,就向日本協會要求、要他們替我付了所有的費用,保括機票。他說本來日本協會有一點點抗拒,他就告訴他們,如果協會不付錢,他就自己掏腰包出錢了。那次在京都,於一夜晚會議結束後,他說要帶我去一個有趣的地方、走了又走,竟然 就來到“中國城”。他貼心的請我吃一些華人的點心。

Dr. Higuchi一共來台四次講學(2002、2004、2006、及2010),不管那一段時間,他都掏出他的心肝,教導大家。樋口博士,人很隨性,要講什麼就講什麼,他人生那麼豐富,有很多可以分享的經驗。下面順便介紹一下他的背景。

Dr. Higuchi 是日本臨床心理學界中重要的人物。他於1927年生於日本橫濱,於1955 及1957年完成東京同志社大學神學士(B.D.)與文學碩士(M.A.)的學位,接著進入美國波士頓安多佛牛頓神學學院,跟隨Dr. John Billinsky研究容格心理學,於 1960年獲得碩士學位 (S.T.M.),並於1975年拿到神學博士 (D.Min.)。1964年前往瑞士蘇黎世榮格學院,在Dr. James Hillman指導下進行其夢境的分析工作,於1983年成為國際精神分析學會 (IAAP) 的成員、及容格分析心理師 (Jungian Analyst)。

他長期地擔任京都文教大學校長,也是日本榮格分析心理學會(JAJA)會長。多年來他並擔任日本榮格俱樂部 (Jung Club) 社長一職,其出版期刊稱為Psyche。在國際上,他擔任「國際沙遊治療學會」(ISST)副主席,並在日本全國性的「日本沙遊治療師學會」(JUST)當主席,同時在專為預防自殺的日本生命線任職會長。Dr. Higuchi 也是一位牧師,多年任職於京都 Marutamachi 教會 (United Church of Christ in Japan.)

對了,他所著作而由心靈工坊出版的『神聖的愚者』是我蠻喜歡的一本書。為它寫書評時,我曾這麼寫:

講道的後四章談到壽命,小孩、死亡、及家庭的主題。作者以深入淺出的方式告訴大家不要為明日憂慮,善用每人內心中的小孩,死亡不是人生的終結,及家庭是最能彰顯神的力量的所在。講章中處處流露出筆者這位好友的智慧與堅定的信仰。接近人生夕陽時段的他(樋口博士已是七十九歲了),對人生的生、老、病、死似已有答案了。

我在書評的結論這麼寫:

在這人本主義相當盛行的心理治療領域,樋口博士把他專業的沙遊治療與容格分析的經驗與理論,應用到他基督教的信仰上,可說是整合了心理學與基督教,也是給了人與神和解一個答案了。身為基督徒的我,拜讀之餘,蠻受感動。在此,我鄭重向大家推薦這相當值得細細品嚐的一本書。

最後見到 Higuchi是2010年12 月,他來台灣、與Barbara Weller,我的恩師,一起做教導。當時他應已是83 歲,看起來還是健壯有力,非常有精神。他每次來台都會跟生命線的人物見面,而且已被台灣生命線邀請今年 (2013) 10 月要來拜訪。殊不知,上帝自有祂的打算,讓86 歲的Higuchi生病且於八月 25日接他回去天家休息了。

跟Dr. Higuchi 的接觸還有一段最讓我感謝及心疼的經驗。今年七月29 日,於國際沙遊學會為台灣沙學的成為會員國的理事會上大家有不同的意見。Alex與Rie兩位主席均 emailed 告訴我說我們的申請案可能會被延後,今年大概過不了。Rie並告訴我說日本的代表提出反對的意見而其他國家也有些覺得台灣入會是有問題的。

接到這訊息,與紀惠容理事(勵馨執行長)討論,她建議我馬上與Dr.Higuchi電話聯絡。蒙上帝的憐憫,我竟然在Dr.Higuchi的家中在找到他, 電話中與他討論台灣成為會員國的情形,他稍稍解釋他與Alex主席之間對這問題的討論,希望台灣、中國與香港三者可以有共識,不會發生衝突。講了半天,我最後問他:“你對於台灣成為會員國反對嗎?”他說沒有反對。我就問:“那可否請你打電話給你們在國際學會的代表說出這意見?”他回答這有困難,因為他的身體狀況不大好。我就拜託他,但也不勉強,並謝謝他。記得我也有邀請他等他身體好一些再回來台灣教學,他一口答應。

話說回來,後來Rie告訴我Higuchi竟然有打電話去給在威尼斯的日本代表,為我們講話,因此我們台灣成為會員國的提案於理事會通過。沒有Dr.Higuchi的這舉動,我猜想也就沒有我們今天成為國際沙遊學會會員國的這件事了。謝謝他也心疼他,在他重病中 也就是過世前的一個月,送給我們台灣沙學這麼貴重的禮物。然而我還是有點對他生氣,因為他沒做到他所說的、病好了就會再來台灣。 Dr. Higuchi,請好好安息吧!我們會永遠懷念你!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梁信惠 樋口和彥
«积极想象、创伤与沙盘游戏 沙盘 Sandplay Therapy
《沙盘 Sandplay Therapy》
沙盘游戏的历史»